拿到武器的胖瘦雙傑走回演武場中,看着單手持刀的葉荒眼中露出了不解的神情,他們知道葉荒從未修習過刀法,不知道他今天爲何要使用武器。

“葉荒小子,武器作爲手臂的延伸和力量的擴張,雖然能夠提升一個人的戰鬥力,但你若是從未修煉過這方面的功夫就貿然的使用武器,在實戰中可沒有多大的好處。”拿着一柄板斧的胖傑說道。

“不僅如此,武器也有專精,就像你讓我拿着胖兄的板斧來和你打,我非得累死不可。”瘦傑說道。

這些道理葉荒自然懂得,他說道:“就讓我試試吧,最近需要對付的敵人越來越危險,有的時候赤手空拳太過侷限了。”

“好,那你就不要怪我們出手太重了。”

“請!”

胖瘦雙傑對視一眼,默契十足的衝殺了上來,他們兩人的配合依舊是天衣無縫,一個進攻一個支援,讓對方找不到進攻的機會,從而被帶入他們兩個人的節奏。

經過上一次和葉荒的交手,他們兩個人對出其不意的佛門獅子吼也早有防備,不會再敗在同一招之下,好在葉荒這段時間以來也有些進步,與閉關之後的胖瘦雙傑再度打成了平手。

戰鬥你來我往,兵刃碰撞迸濺出一串串的火花。

打了幾十個回合,兩方相互後撤了一段距離。

“哈哈哈哈!好小子,原本以爲這次閉關之後有所突破能夠吊着你小子打,一雪前恥,沒想到你小子進步也不慢,厲害,厲害!”

“不愧是年輕人,成長的腳步果然比我們這些老傢伙要快。”


“兩位前輩纔是老當益壯,晚輩佩服。”

葉荒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和胖瘦雙傑對戰於他而言是一件十分暢快的事情,這種旗鼓相當的對手能夠讓他站交手的過程中察覺到自己的不足和缺點,只有瞭解不足,克服缺點自己纔有可能進步。

“再來!”


“不客氣了!”

三人再度戰在了一起,刀光火影,戰鬥異常的激烈。

不知何時,演武場外已經有不少圍觀者,吃過晚飯的吳家弟子,幾個閒着散步的吳家長老,以及下班夏琳和剛回家中的吳溫柔都在圍觀。

“好厲害!葉教頭比當日初次與胖瘦兩位教頭交手時又強了不少,但是胖瘦兩位教頭更厲害!”

“你們覺得這一次是誰能贏?”

“我覺得是胖瘦兩位教頭,上一次葉教頭是以獅子吼出其不意的制勝,這次怕沒這麼簡單了。”

“這可說不定,葉教頭可是化勁八重啊。”

在議論聲中,三人的戰鬥進入了白熱化的階段。

葉荒以鋼刀施展出了少林七十二絕技之中的劍術——達摩劍法。這套劍法,他並未修習過,只是曾經看小師叔施展過,再加上他精通達摩劍法之中的一葦渡江,瞭解了達摩劍法一部分的精髓,此刻依葫蘆畫瓢般的施展出了達摩劍法。

達摩劍法精妙,但可惜葉荒此刻的招數卻徒有其表,在胖傑和瘦傑雙重的攻勢下,鋼刀應聲而斷。

當!

一聲脆響,葉荒手中的鋼刀斷成兩截。

葉荒見狀連忙將手中剩下半截的鋼刀往後一丟,以少林握石拳和拈花擒拿手對抗胖瘦雙傑。

丟棄了鋼刀後,葉荒的力量彷彿得到了增強一般,落於下風的情況得到了改變。

赤手空拳的和胖瘦雙傑打了一百多招,三個人各自後退。

“不打了不打了!”胖傑將武器收在了背後,說道:“再打下去也沒有意思。”

瘦傑的一對匕首收回了衣袖中,說道:“你小子戰鬥過程中隨機應變的能力比以前強了許多,防禦的滴水不漏,這樣繼續下去想要分出勝負只有一種方法,要麼你累趴下,要麼我們兩個老傢伙先累趴下,點到即止算是平手,這要打下去你年輕力勝,是要勝過我們一籌。”

葉荒氣沉丹田, 豪門之路 :“兩位前輩有意相讓,晚輩不是兩位前輩的對手。”

“你並非不是我們的對手,而是你沒有強橫的進攻招式。”胖傑說道:“羅漢拳,拈花擒拿手,綿掌,你所修煉的這三門武學,雖然是少林七十二絕技,但在進攻性上都不強,傳說中一指禪修煉到最高境界,一指山崩地裂,但沒有深厚的修爲,無法發揮一指禪真正的威能。”

胖傑話音剛落,瘦傑便接着說道:“金剛不壞體神功,大挪移功法,一個讓你防禦驚人,一個讓你身形詭異莫測,哪怕是面對實力稍強與你的人,你也能夠置於不敗之地。但是,你最大的不足就是,你有與敵交手的能力,卻沒有傷敵的手段。”

不愧是兩位成名已久的前輩,一針見血的就指出了葉荒的不足之處,這也是葉荒最近才察覺到的自身的缺陷。

是的,他在進攻方面的手段太薄弱了,最近遇到的對手,都讓他深刻的體會到了這個,這與他之前一直生活在嵩山少林寺從未面對過需要真正生死對決的敵人也有關係。因爲以往的對手,都是同門師兄弟,所以葉荒修煉的也都是拳掌擒拿這些較爲平和的武學,並不是說這些武學不強,而是說這些武學在面對需要斬殺的敵人時,終究還是不如大刀長劍。

“不過這些問題對你來說,都不是什麼大問題。”胖傑說道:“你剛纔使用鋼刀作爲武器的確是正確的,你對武器似乎有着天生的嗅覺,你現在所缺乏的是系統的修煉以及……”

“一把好刀!” 葉荒低頭看了一眼地上斷成兩節的鋼刀,覺得胖瘦雙傑說的話在理。

他不僅要開始修煉刀法劍法等進攻性較強的武功,而且還迫切的需要一把好武器。

他剛纔隨手在演武場旁邊兵器架上挑選的鋼刀,是由鋼材打造而成,鋒利之餘韌性也很強,但這種普通材質通過流水線機牀製作出來的鋼刀想要承受葉荒的力量,以及胖瘦雙傑兩位化勁強者的攻擊還是差了太多。

武器若是在戰鬥中折斷,對於武器所主來說,是一場莫大的災難。

葉荒凝望胖瘦雙傑手中的武器,無論是胖傑的板斧還是瘦傑的雙刃匕首,從材質到冶煉的方法都不是尋常之物。

葉荒想要得到一把好武器,至少也要是和胖瘦雙傑同級別的。

“請問兩位前輩所持兵器,是出自何處?”葉荒問。

胖瘦雙傑相視,皆是露出了得意的神情。

“我這柄板斧,看似簡單,但卻是以玄鐵爲材加之鑄兵谷的百鍊之法鍛造而成。”胖傑將手中的板斧往前一拄,地面都輕微的震動了一下,看着這把陪着他闖蕩江湖幾十年的老夥計,胖傑臉上露出了緬懷的神情說道:“爲了得到這老朋友,我可是花費了不少功夫。”

“我這匕首也不簡單,也是鑄兵谷的百鍊之法鍛造而成,它們陪我闖蕩江湖幾十年,一直是趁手的好夥計。”瘦傑抽出一對雙刃匕首,在夜色下匕首散發着寒冷的光芒。

聽到兩人所說,不少人第一次得知他們兵器來源的人都露出了羨慕的神情。

東方鑄兵谷,西方天工山,這兩個家族乃是武林中鑄兵造甲的集大成者,其中西方天工山便是武林七大家族之一的葉家,而東方鑄兵谷齊家雖然在家族勢力上不及葉家,但其鍛造技術也有過之而無不及,再加之現如今葉家閉山不見外客,尋常人再難於葉家手中求得一物,齊家的鍛造技術也就越發顯得珍貴起來。

齊家鑄兵谷的武器一物難求,物以稀爲貴,漸漸的江湖武林中都以能夠手持鑄兵谷所出的武器而感到自豪。

葉荒也能夠理解胖瘦雙傑的得意,當初苦禪大師兄,因爲幾件善舉而得到了鑄兵谷的贈送的一把破戒刀,可是讓很多師兄弟們羨慕了很久。


“看來我的希望是落空了,原本還打算也去弄到一把和前輩們品級相同的武器。”葉荒遺憾的說道:“齊家鑄兵谷遠在東海一帶,不說我沒有時間親自去拜訪,就算我去了,想必齊家也不見得會願意幫我鍛造武器吧。”

“誰說我們的武器是去東海齊家鑄兵谷得到的?”胖傑說道。

葉荒有些愣然,如果不是齊家鑄兵谷那麼還有誰會齊家的百鍊之法呢?

“不是鑄兵谷,那是從哪裏得到的?”

“從一位自齊家脫離而出的老鐵匠哪裏得到的,那位老鐵匠就在崇慶市所轄的一座縣城裏。”

諸天修道者 ,其他人也豎起了耳朵,露出了興致勃然的神情。

瘦傑環顧了四周一圈說道:“當初答應過幫我們鑄造武器的那位,不會輕易的將他的行蹤暴露出去,他說過若有人誠心問他住所求兵器,我們可以告之,但那個人必須先滿足兩個條件。”

“什麼條件?”葉荒的問題代表了在場其他人的心聲。

“第一,自己準備鍛造的材料。”胖傑說道。

自己準備材料,這不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嗎?這種條件又有何難,衆人這般想到。但是胖傑下一句話就讓衆人的這種念頭消散。

“老鐵匠非天外隕鐵,無色寒石等級別的珍貴材料不鍛造。若沒有這樣珍惜的材料,就算遭到了老鐵匠的住所,他也不會幫你開爐。”

天外隕鐵,無色寒石!?

稍微對冰刃鍛造有些瞭解的武林衆人都知道,這種級別的東西是多麼的稀缺,在江湖武林人的手中,一塊無色寒石的價值,根據重量十倍於黃金而且還有價無市,天外隕鐵同樣如此。想要得到這種級別的材料,不僅僅需要財力,更重要的是機緣。

光是這一個條件,就讓很多人不抱有期待了。

但葉荒卻沒有多大的失落遺憾,繼續問道:“那第二個條件呢?”

“第二個條件說起來就有些莫名其妙了。”瘦傑摸着自己的大肚皮說道:“老鐵匠說來造訪的人,必須帶着美人前來。”

帶着美人來?難不成那隱居的神祕老鐵匠還是個色心不改的傢伙?對於很多人來說,第二個條件不算什麼,只要能夠達到第一個條件,第二個條件無非就是隨便砸個幾萬塊就能搞定的事情。

聽完胖瘦雙傑的講述,葉荒稍微沉吟了一會說道:“我會想辦法,看能否找到無色寒石這種級別的材料,等我找到了再來詢問兩位前輩,那位老鐵匠的住所。”

“不用這麼麻煩,我們先告訴你住址也行,只是沒能夠達到兩個條件之前,你千萬不要去叨擾老鐵匠。”瘦傑說道。

葉荒臉上露出喜色,說道:“多謝兩位前輩。”

胖傑讓葉荒附耳過來,悄聲將地址告訴了他,葉荒聽後連連點頭,保證自己絕不會去叨擾老鐵匠。

交談了一番之後,胖瘦雙傑離開了演武場,沒有了比試其他人也各自離去。

吳溫柔與夏琳走上前來,夏琳詢問葉荒道:“葉荒,剛纔胖瘦兩位教頭告訴你地方了嗎?”

“在哪裏說說看?”吳溫柔也好奇的問。

“等我得到了無色寒石,就帶你們一起去吧。”葉荒說道。

“帶我們去幹嘛?”

“第二個條件不是要帶美人去嗎?你們兩個這麼漂亮應該符合美人的條件吧。”葉荒很是認真的說道。

吳溫柔和夏琳相視,愣了片刻後展顏一笑。

夏琳咧嘴一笑,拍了拍葉荒的肩膀說道:“喲,小光頭,不對現在不是光頭了,小夥子……看不出來嘛,現在說話這麼討人喜歡了。”

“我們陪你去可以,但你有天外隕鐵,無色寒石這種東西嗎?”吳溫柔問。

“我還真的有!” 夏琳狐疑的看着葉荒說道:“想不到你還會開玩笑了。”

雖然自身沒有習武,但是夏琳好歹也是夏家子嗣,從小耳傳目染還是瞭解很多武林中的知識,她深知這類東西的價值。

葉荒信誓旦旦的說道:“我不僅有,而且還有很多,大概有十幾斤那麼多。”

這下就連吳溫柔也開始認爲葉荒在開玩笑,無色寒石,天外隕鐵這種東西,有着十倍於黃金的價格,現在黃金的價格大約是三百塊一克,一公斤黃金是三十萬,一公斤無色寒石是三百萬。葉荒自稱有十幾斤,換算成金錢就是幾千萬……這個看上去身上總是不超過一千現金的小和尚,居然身懷幾千萬?

“你真的有?”

“真的有!”葉荒說道:“是小師叔給我留下的,說我以後總能用得到。”

一直聽葉荒說小師叔小師叔的,她們對這個小師叔也不禁好奇了起來,是什麼樣的小師叔纔會這麼大方豪氣,隨便就給師侄留下價值幾千萬的東西。

“不過,那些石頭都被我藏在了後山的一個山洞了,知道地方的只有大師兄和喬喬。我也不可能回去拿,看來我得寫封信回去了。”葉荒伸出手指算了算,臉色一驚說道:“下山這麼久了,答應過師傅每個月寫一封信回去的,差點就忘記了。”


聽葉荒口中說着師門,師傅,大師兄等字眼,吳溫柔和夏琳覺得有些突兀。

從認識葉荒以來,葉荒給人的感覺就是一個孤身一人的浪子,沒有根基漂泊在水面上的浮萍一般,沒有依靠,沒有背景,無論發生了什麼事情只能一個人扛着。

但事實並非如此,他不是江湖浪子,而是一個根正苗紅出生正派宗門的人,他不孤獨也並非沒有後路,他有親人好友,他的後臺很強。

作爲少林寺被寄予厚望的弟子,他的身份地位絲毫不亞於夏琳和吳溫柔。

三人閒聊了一會之後,一起去吃了晚餐,隨後各自回房睡覺。

在吳家睡的最後一個晚上,葉荒還是與夏琳住在一起。

兩人進入房間,葉荒說自己要寫信,借用了夏琳的電腦桌,拿着紙筆葉荒卻開始冥思苦想起來了,最近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有點多,他要怎麼樣才能夠將這些全部告訴師傅呢?

夏琳則靠坐在牀上,玩着手機,她有些心不在焉,手機裏的內容無法吸引她的注意力,手機屏幕被她關閉又打開,打開又關閉。

“無聊!”夏琳關掉了手機,目光轉望,正在咬筆頭的葉荒。

正在思索中的葉荒,看上去就像一個被函數題困住了的高中學生一樣。說起來,葉荒也才十八歲,像他這個年紀的其他男孩子,都在爲考試和能否交到女朋友犯愁,而他卻已經肩負起了與年齡不相符合的責任——安全局的執行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