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出手機看了看時間,發現距離進去只過去幾秒。

蘇起剛感嘆一下,耳邊就再次響起提示音。

【在你感嘆之時,本次推演的收穫已發放,具體如下:史前人類體質、生命果×10、智慧果×13。】

蘇起一愣,看到獲得的東西,臉上不由露出了一些笑容。

生命果!

智慧果!

推演世界裏的東西,竟然真的能拿出來!

震撼之餘,他心中不由冒出了一個疑問。

推演世界真是假的嗎?

不然這東西是怎麼拿出來的?

就在他冒出疑惑時,一股暖流出現在了他的身體中。

暖流流遍四肢百骸,原本略有些疲累的身體瞬間精力充沛!

蘇起一愣,瞬間就想到了這次的第一個物品,史前人類體質。

這次的東西貌似和上次的沒有區別吧?

一個史前人類體魄……

一個史前人類體質……

等等!

蘇起眼睛眯起,瞬間想到了不對的地方。

「史前人類的長壽體質嗎?」

從身體的狀況分析出一些東西來后,他嘴角抽搐。

這東西得到了和沒得到又有什麼區別?

更何況自己還有生命果!

況且……

感受着獲得體質后,還是隱隱作痛,幾乎沒有什麼改變的身體,他不由嘆息了一聲。

看來哪怕是史前人類漫長的生命周期,面對癌症也是不會有什麼用的。

雖然有些失望,不過這次的推演物品,還是讓他多了些希望。

既然能獲得史前人類的體質,那要是推演出超能力世界線,自己會不會獲得超能力體質?

並且推演世界裏的東西也能拿出來,治癒癌症的希望也更大了!

就在他思考完,準備把注意力放到生命果和智慧果上時,系統的提示聲繼續。

【『史前文明2』存檔開始剪輯上傳……上傳成功!】

蘇起臉色一變,連忙拿出手機,開始查看起『起源網』。

……

哪怕是大早上,起源網還是有幾百萬個網友觀看。

這會看着看着,忽然有人注意到了不對的地方。

網站中間的電影資源選擇區域,好像多出了一個電影?

名字是……

「史前文明2?」

網友們愣了幾秒,接着齊齊驚呼了起來。

「卧槽!」

「兄弟們,這網站更新了!」

「史前文明2,難道是後續的電影?」

「一定是!」

「頂樓上!」

「哈哈,我早說了肯定有後續,這不是來了嗎?」

網友們很是激動,好奇和探究的慾望在心中不斷浮現。

「那些史前人類到底在膜拜什麼,這次肯定知道了!好奇的我一個晚上沒睡好!」

「同!」

「沖沖沖,兄弟們沖啊!」

史前遺跡現場。

「教授教授,起源網更新了!」

一道驚喜的呼喊從營地里響起,張浩一臉激動地衝進一個大帳篷中。

原本精疲力盡,正躺在床上睡覺休息的陳教授,瞬間被大喊聲驚醒。

他剛要生氣,迷迷糊糊間瞬間就被張浩的話語吸引了。

「教授快看,起源網更新了。」張浩把筆記本電腦往教授身前一放。

「什麼?快給我!」陳教授急忙接過電腦,然後看着上面的史前文明2,瞬間精神一振,一絲困意也沒有了。

他迫不及待的,連忙朝着這個電影選項點去。

在兩人期待的眼神中,電影畫面播放區閃爍了一下,接着一個動態畫面出現。

【02:49】

「怎麼回事?」

陳教授和張浩齊齊一愣。

不止他們,幾百萬網友也或早或晚愣住。

直到看到過了一分鐘,數字從『02:49』跳到『02:48』,人們才不斷反應過來。

此刻評論區內,一堆網友早就刷屏了好一會。

「卧槽啊!這什麼鬼?」

「尼瑪還有倒計時的?三個小時?」

「法克,這網站的管理在哪?我要抗議!我要投訴!」

國內、國外罵罵咧咧的網友們,瘋狂地刷著屏。

評論刷新之快,充分表面了網友們憤怒的心情。

這垃圾網站竟然還吊胃口!

而且還是三個小時!

看着那慢慢倒流的數字,他們只感覺心如貓抓。

他們想看電影,想看後面發生了什麼!

陳教授看着那些評論,握着筆記本的手一抖,差點直接把它扔出去。

他也感覺一股無名火冒出。

緩了一會他才冷靜下來,嘆息了一聲,他無奈地和張浩對視了一眼。

「等吧,唉……」

時間就在這種情況下,慢慢的流逝。

雖然網友們知道還要兩個多小時電影才能看,但還是有一堆人忍不住地守在手機或電腦前,想要第一時間看到電影。

聽到消息聚集在起源網的人也越來越多,人數很快就達到了五億以上!

時間來到了最後一分鐘!

【00:01】

在萬眾期待下,最後一個數字緩緩清零。

【00:00】!。 許半夏面色鐵青,剛想說話,後面卻傳來了林漠的聲音。

「你想要什麼交代?我來給你!」

許半夏看到林漠,不由大喜過望,連忙站起身:「老公,你回來了!」

其他人看到林漠,面色也皆是變了。

這些代理商,雖然蹦躂的厲害。

可事實上,真正見到這位廣省之尊,他們還是很畏懼的。

就連剛才一直坐在沙發上的袁德萬重山等人,現在也都站了起來,看林漠的眼神充滿了敬畏。

林漠笑著朝許半夏點了點頭,目光掃過那些代理商,徑直走到許半夏身邊。

「各位,來的挺齊啊!」

「咋的,這是早就籌劃好了,準備聯合一起,來我們許氏葯業鬧事嗎?」

林漠冷聲問道。

幾個代理商面色難堪,面面相覷,最終都看向了袁德和萬重山。

這裡的代理商,本來也都是以袁德和萬重山為主。

袁德深吸一口氣,朝林漠拱了拱手:「林先生,您誤會了。」

「我們不是來鬧事的,我們是來跟許氏葯業講道理的。」

林漠輕笑一聲:「講道理?」

「講道理鬧出這樣?」

「站在這裡,指著我妻子的鼻子亂吼亂叫,這就是你們講道理的方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