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出來又插,直到江驢徹底沒了氣之後,屍氣已經消失不見,江驢變成一具乾屍,我才停下來。

我喘着粗氣,看着地上江驢的乾癟的屍體,心裏的仇恨解不下去。

此時學校外面的特警衝了進來,封鎖整個學校,江驢的事情雖然結局了。

但是……宅東和傻強死了,被老穩殺死的。

我站在老穩的面前,拍着老穩的肩膀苦笑道:“你爲什麼下得了手?”

笑着笑着,我便哭了起來。

老穩眼神呆滯着說着:“不是我,不是我乾的。”

“你說句話啊!”儘管我知道老穩被人用邪術操控着殺人,可是我還是不解氣,一拳打在老穩臉上罵道:“你說話啊!”

“夠了張孽!”白雪把我給推開,對着我喊道:“你就會職責別人,你呢?你擅自行動,知道你這次攪亂了大局嗎?”

我看着白雪,頓時語塞。

天空逐漸暗了下來,稀稀落落的下起了小雨,雨水與地面的血混合在一起,讓整個深大充滿了血腥味。

……一個月後。

豪門契約:億萬總裁嗜血愛 深大的事情傳開了,政府傳出是黑社會來學校鬧事,至於死人的事情,沒有公開。而江驢帶來的那夥黑社會被抓了。

魯三廿,黃山明,李玄清追查玉蓮教的蹤跡。

而我回到了老家,在家裏待了一個月,整天死氣沉沉的,老爹也沒問我爲什麼,大學畢業證,龍建雲幫我搞到,可是這根本沒什麼用。

我想起了今天是老穩進入特殊監獄的一個月,當時我鬧進了公安局,讓他們放出老穩,老穩是無辜的。

可是龍建雲卻不買賬,說所有人親眼看見老穩殺了傻強和宅東,懷疑老穩有精神病,需要隔離審問。

到後來,白雪告訴我,老穩進入了特殊的監獄被看守着,因爲他們在老穩的手臂,發現了一個蓮花紋身。

老穩是玉蓮教的邪師,直到我去探望老穩的時候,老穩依舊眼神呆滯的坐着不說話,那蓮花紋身氾濫着陰氣。

傻強和宅東被龍建雲葬在一個墓地園內,我跟老爹說出去找工作,其實去祭奠一下我兩位兄弟。

捧着兩束白色的花,來到墓地園內,把花放在面前的兩個墳墓前,點燃兩隻煙,愁帳着,想要說什麼,卻說不出。 「靈樂公子聽了這些話風輕雲淡,可是我們卻還可以看得出來,他的心中是憤怒的。

後來,可能是夜神殿的人看見我們沒有回去,就主動進攻村子,我們被藏在地牢當中,不知道外面是什麼情況,但是也可以聽到戰鬥的聲音。

一直到兩天以後,外面的戰鬥聲音才停下,我們出去的時候,我們不敢相信外面發生的事情,整片村子,全部被踏平,全部都是屍體……

幾乎所有的人都死在那裡,村子里二百多口人,除了活下來的孩子們,大人幾乎全部被殺光了。

其實,那些孩子也是要被殺了的,但是夜神殿的幾個長老發現,這些孩子身上的血液非常純正,覺得有很大的天賦,就想把他們給帶回夜神殿。

交到了神靈大人的手裡,由她來處置,這樣才保住了那些孩子的性命。

我們在這些孩子當中發現了瑾瀾公子,但是瑾瀾公子在昏迷當中,本來我們想偷偷帶他離開,想要送他離開去安全的地方,可是卻被夜神殿的人發現了,我們兩個人也受到了處罰,就此和瑾瀾公子分開。」

短短兩天時間,村子的人都死完了,夜冰依閉了閉眼,渾身散發出一股寒氣,二百多口人就這麼被他們滅完了,簡直是太沒有人性了!

偶像歸來之老婆回家做飯啦 夜冰依緊緊的抱著渾身顫抖的哥哥,跟他感同身受,雖然沒有那些印象,但是她卻完全能夠想到那慘烈的一幕。

親人一個個離開哥哥的身邊,哥哥那麼小,看到這一幕,內心該是怎麼樣的煎熬恐懼。

夜冰依真的很心疼,哥哥又是怎麼了受得了,一直忍到現在的。

他對夜族的恨,比任何人都要來得更加深,每天活在仇人的眼皮子底下,但是卻不能夠報仇,他活的好苦啊。

夜冰依不知道該說什麼,抱著夜瑾瀾唯有默默的落淚。

夜瑾瀾也緊緊的回抱著她,兄妹兩個人緊緊相擁,夜瑾瀾摸了摸她的長發,「依依,你不是一直想知道你為什麼去了深神魔大陸么?就是如此。」

夜冰依點點頭,聽著他說話。

「先前,夜家曾經受過我們家的恩惠,為了報答夜家,他們也決定跟著我們姓是姓夜,讓他們祖祖輩輩都姓夜,所以他們雖然都姓夜,但是卻跟夜族一點關係都沒有。

當時我們的爹爹知道了夜神殿的人想要對我們下手,他就立即讓人送我們兄妹一起離開這裡。

哪位夜大人,距離邊城不遠,跟我們在的村子很相近。

爹爹去找他保護我們,他就答應了下來,但是,爹爹卻不願意離開,他跟母親留下來,準備跟村子里的親人們一起共存亡。」

說到這裡,夜瑾瀾眼眸通紅,後來,我們兩個被送到了夜將軍的手裡。

夜將軍知道我們的爹娘有危險,他就將我們送給了他的朋友,然後自己帶著人趕來支援我們的爹娘。

他那位朋友妻子和女兒也在,他夫人,也很喜歡你,親自照顧你,我看到有人對你這般照顧,心中很放心,就一個人跟上了回去,打算跟爹爹娘親在一起,我不想看到這樣,就算是死也想跟他們死在一起。」 蹲在傻強和宅東墓前,我自己也點了一支菸,當年我們宿舍四人,只有我不吸菸,不知道爲什麼,這件事情後,我便迷戀上吸菸。

實在說不出話,我站起來,對着傻強和宅東的墳墓鞠躬三下,慢慢的往墓地園走出去。

三年時間,誰也想不到,我們竟然陰陽相隔,我也想不到,老穩竟然是玉蓮教的邪師,可是三年了,老穩從來沒有害過我們。

我搭上長途車,去了市公安局,找到了龍建雲,龍建雲正在辦公室整理資料,見到我來了,微笑道:“小孽來了?有事嗎?”

“我想見下黃運穩。”我低沉說道。

“爲什麼?”龍建雲問道。

“三年兄弟情,說破裂就破裂,我也捨不得,很多事情我不清楚,我想問下他。”我說道。

“跟我來吧。” 闊少的不乖前妻 龍建雲放下資料,然後下樓上了他的警車,接着驅車一小時來到一個偏僻的地方,我看向這地方的名字,寫着:廣州白雲區監獄。

看着這威嚴的地方,我還是第一次來,接着龍建雲吩咐其它警察,帶着我,上了審問樓層。

進入一個窄小的審問屋後,我看見老穩穿着一套監獄勞改犯的服飾,手上和腳上都被帶着鐵拷。

依然是呆滯的表情,似乎還沉浸在畢業當天那件事。

“你問吧,我在外面等你。”龍建雲對我說道。

等龍劍元出去後,我拿出一支菸,塞到老穩的嘴裏,然後點燃,苦笑道:“老穩啊,你倒是說句話啊。”

老穩慢悠悠的擡頭看着我,嘴角上揚笑了笑,把煙拿出嘴,夾在手指上,回答道:“有什麼好說,我親手殺了傻強和宅東。”

“我知道這不是你願意的,你說句話啊,你是被冤枉的!”我揪住老穩的衣服喊道:“你給我解釋一下啊!”

“放開!”老穩盯着我說道:“媽.的,天大的公安局冤枉我,說我是邪教的人,老子哪知道這紋身什麼來的!”

說着,老穩把自己的衣服給扯開,露出一朵蓮花紋身,我看着老穩那紋身,說道:“玉蓮教!我與他們勢不兩立!”

“小孽,聽我一句話!”老穩沉重的對我說道:“假如我出獄了,我們有緣見面的話,以後我們不再是兄弟了!”

我幫老穩整理這衣服,輕輕的拍打着老穩的肩膀,微笑道:“我幫傻強和宅東報仇,我會保釋你出獄的,等我,兄弟!”

老穩對我笑了笑,不再說什麼。

老穩這一笑,包涵了很多意思,我猜不透!

我打開審問室的門,走了出去,龍建雲見我完事後,問道:“怎麼樣,還有什麼疑惑嗎?”

“沒了。”我回答道。

“那就回警局吧。”龍建雲對我說道。

“去警局幹嘛?”我問道。

“之前不是跟你說過,要建立一個特殊的組織嗎,你畢業了,就在我警局裏待着吧。”龍建雲笑道。、

“暫時不去吧,我想回老家安靜一段時間。”我回答道:“等我平復心情後,再找龍局您吧。”

龍建雲冥思了一會兒,答應了我的要求。

下午,我回到了村裏,疲憊的我躺在家裏的沙發上,老爹見我這麼的頹廢,便問道我:“怎麼,沒找到工作嗎?”

“工作崗位有,可是我不習慣。”我閉着眼睛說道:“老爹,我在家啃老一個月,你不介意吧?”

“到時候幫我做農活就行。”老爹笑道。

我點了點頭,老爹走出了家門,說是出去辦事,我從沙發上坐起來,看着家裏那幾張黑白相片。

再次回想起當年爺爺穿着紅嫁衣上吊自殺的事情,這一路走過來,我道術增進了很多。

無聊之下,我把玄冥子的魂魄召喚出來,然後倒下一杯酒,放在玄冥子的面前。

玄冥子環顧着我家周圍,說道:“小子,你是道門世家?”

“道門世家?什麼意思?”我問道。

“這遺照是你什麼人?”玄冥子指着爺爺他們五兄弟的黑白照片問道。

“我爺爺。”我回答道:“我爺爺右邊的五排黑白遺照,他們生前是龍虎山的道士,後來下山經歷過文鬥,很多事情,我也不太清楚。”

“龍虎山的道士啊。”玄冥子飄去我奶奶的遺照前,說道:“這位應該是你奶奶吧,看樣子是養鬼人。”

“你怎麼看得出?”我問道。

“一般養鬼人的眉心都有一束黑線,我道行比你高,你看這遺照是看不出,我道行高看得出。”玄冥子回答道。

“哦,原來是這樣。”我無趣的拿起一杯白酒灌入口。

“怎麼,還想着那天雜毛屍王殺你朋友的事情?”玄冥子飄到我旁邊,坐下問道。

“嗯。”我回答道:“我始終都不相信,他是邪教的人。”

“你死去的兩個朋友,你有去了解過嗎?”玄冥子問道。

“去了解?”我看着玄冥子問道:“瞭解什麼?”

“天命控制不了殭屍,卻可以左右人的命運。”玄冥子回答道。

我看着玄冥子,似乎明白了一點事情,立馬撥打了龍建雲的電話,詢問了宅東和傻強的信息。

才發現,他們兩個都是孤兒,無父無母。

天命把宅東和傻強的命運給篡改,但是下輩子投胎後,一定會投一好人家,不過我不明白天命爲什麼要這樣做。

“有時候,天命做的事情,可以說是正確的,也可是說是惹人憎惡的!”玄冥子說道:“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說完,玄冥子鑽入我的鬼紋裏。

我站起來,看着天空的彎腰,腦子裏想着宅東和傻強的事情,這一切都是天命安排的,我們都反抗不了。

如果當時玄冥子出來解救宅東和傻強,或許死的人是草坪上那幾百名的學生!

如今我現在太多的事情要去解決,腦子太亂了,天命啊天命,一百年前就安排我的命運,讓我做遊戲的主角。

相當於一本小說,我是主角,而作者是天命。主角的命運在作者手中。

小說裏的主角想要逆天,衝破作者的束縛,這有可能嗎?

我當然希望是有可能,五弊三缺害了多少人?玄冥子說可以算出破解五弊三缺的方法,只是需要時間。

莫非?

玄冥子是天命留給我成功路上一個金手指? 「但是走到半路里,夜將軍遇到了敵人,被困,我一個人朝著村子先回去,可是當我回去,發現村子里的人全部都被人殺乾淨了。

我找不到爹爹和娘親,有人說,爹爹被人追殺,可能現在已經死了,我當時不相信,我覺得天都要塌了,一直疼愛我們的父親,怎麼可能就這麼死了呢?

還有人說,娘親被一些高手們護送,逃離山下,然後我就追了過去。

終於,我在山中發現了倒在血泊當中的娘親,娘親身旁的高手們也都死了。

她抱著我,只說了一句話,說我一定要好好的活著活夜著,照顧妹妹,要不是因為娘親這句話,我真想跟著她一起去死。

我不想讓她失望,就點點頭,答應,我要活著,活著一定要為我們的族人報仇。」

夜瑾瀾眼中快速閃過一抹殺意,但是很快就被他很好的隱藏了起來。「沒多久,夜神殿高手又追殺了過來,我知道我跑不了,他們也不會放過我。

所以,我就把我自己給弄暈了過去。

想著如此大不了他們殺了我,要不然就看我是個孩子,我已經暈倒,就不再管我,到時候我就可以去找你。

可是我沒想到,他們也沒有殺了我,但是也沒有直接把我扔掉,還把我帶回去了夜族。

後來的時間,我開始努力修鍊,兩個大陸也完全隔絕,我再也沒有看到你,但是我知道,我只要活著,就還有希望見到你的那一天。

於是我就一直修鍊,快速的提高實力,想著為爹娘族人報仇,再見到我的妹妹……」

夜瑾瀾望著夜冰依,眼中閃過一絲迷離,好像又是在看其他人。

夜冰依的眼一紅,落下淚來,愧疚的說道,「哥哥,對不起。」

夜瑾瀾搖頭笑了笑,「不用對不起,這就是天意,你就是我妹妹。」

他是這麼說,可是夜冰依還有些愧疚,他忍辱負重,活著就是為了自己的妹妹,可是他妹妹卻已經死了,這對他來說,是有多麼大的打擊呢。

夜瑾瀾緊緊的抱住她,說道,「依依,我有你這樣的妹妹,我很開心,真的。」

他自己的妹妹,之前也絕對沒有她厲害。

豪門邪少:老婆你就從了吧 夜冰依這才破涕為笑,奇怪的問道,「對了哥哥,剛才你還說,夜家還有一個女兒,我怎麼沒有見過。」

夜瑾瀾點頭,「對,她女兒的名字好像也叫做這個名字,所以之前看到你的時候,我還以為你是別人家的女兒,但是後來,我發現你長得跟母親越來越相像,一點也不像夜家人。

夜冰依恍然大悟,「所以那個時候你還偷取了我的血去檢查,就是看看我是不是你妹妹么?」

「錯,我確實用這種方式驗證你是否是我妹妹,結果出來我很開心,你不知道我有多麼的興奮,但是我卻不敢跟你相認,因為我要是告訴你的話,那些人,肯定會發現端倪。

那個時候,我還沒有保護你的能力,我不敢冒這個險,我想要壯大自己的勢力,到時候我就可以跟你相認。」 「不過還好,你比我想象中的要幸運很多,你的實力,各方面都很出眾,還嫁了一個如此疼愛你的夫君。

所以我相信,就算我現在不陪著你,你也會很幸福的。」

夜冰依總算知道,之前哥哥為什麼一直幫助自己,但是又什麼話都不說。

還有,聽娘親說的,自己曾經是一個黑衣女子送到她的身旁的。

這件事情還有蹊蹺,到底怎麼樣?恐怕她只有以後的時間來證明了。

隨後,夜冰依轉過頭看向身旁的兩個高手,他們也彷彿是回想到了之前的事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