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所有的憤怒都給喊了出來,我原本以爲他的喊聲只是爲了發泄而已,沒想到的是,這一聲喊之後,從房子裏面竟然陸陸續續開始出來一些鬼了。

他們一個個全部都從大門裏出來,朝我們這邊蜂擁而上。

數量很多,至少一百。

他們的手上個個都拿着傢伙,朝着霍逸軒的方向衝去。

霍逸軒看到了自己的身後有一幫鬼,但是他要抓緊時間把自己眼前的大Boss給解決了,如果錯過了這一次機會,還不知道等到什麼時候呢。

所以他完全沒顧得上自己的後背,全心全意地在和城主對打。

當霍逸軒手上的樹枝快要刺進城主身體的時候,霍逸軒的身後,有一個拿着一把刀正在朝霍逸軒那邊衝過去。

我看到這幅情景之後,拔腿就跑了上去,不能讓霍逸軒受傷,絕對不能。

重生98之燦爛人生 我跑得很快,希望自己可以趕上,我要拉住那個鬼,不讓他得逞。

不過,雖然我跑得很快,但是追上那個鬼似乎有點困難。

在最後的關頭,我實在是沒辦法拉住他了,就直接用自己的身體去擋了,這一次,算是我還給霍逸軒的人情吧,上一次他救我了,這一次,我要把人情給還了。

當霍逸軒的樹枝插進城主的胸膛的時候,那隻鬼的刀也狠狠地插到了我的胸口。

在那麼一瞬間,我就感覺自己的靈魂好像快要離開自己的肉體了,眼睛開始迷迷糊糊的,看不清前方。

隱約感覺到有一雙手接住了我的身體,之後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因爲我完全昏迷了過去。

當我再次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張牀上,而身邊坐着霍逸軒。

他現在正手撐着自己的頭,在睡覺的樣子。

我不忍心吵醒他,就自己睜開了眼睛看着上方,等着霍逸軒自己醒來。

“你醒了?”我就這樣一直盯着上面,忽然一張臉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恩,醒了。”這張臉的主人是米亞蒙,他朝着我微微抿了抿蠢,一把拍醒了霍逸軒。

我原本想要喊住米亞蒙不要這樣做,讓霍逸軒多睡會好了,但還是遲了。

“啊!你醒了!趕快把這碗藥給喝了吧,現在還是溫的。”霍逸軒醒來後的第一件事就是讓我喝藥,我接過他手中的藥,一口氣就給喝了下去。

奇怪的是,這藥一點都不苦,就跟白開水一樣。

喝完藥之後,我就把空碗遞給了霍逸軒,他把碗放好,看着我的臉,看得我渾身都不舒服了。

“怎麼了?我的臉上有什麼東西嗎?”霍逸軒笑着在看我,我就以爲自己的臉上有了什麼東西,問了他一下。

“沒,我就是看看你的氣色怎麼樣了。”霍逸軒跟我解釋道。

我朝房間的其他方向看了看,並沒有發現錢樂,心中就開始擔憂起來了。

“錢樂呢?”我一提到錢樂的名字,霍逸軒和米亞蒙就全都閉上了嘴巴,一語不發。

“錢樂呢!”我又再次問了一遍,這一次,幾乎用的是吼的。

“錢樂她……”米亞蒙只是開了一個口,但是並沒有把話給說完整。

我就這樣一直盯着米亞蒙看,想要知道錢樂到底怎麼了,難道是她出事了嗎?

他一直不說,我就會在心中亂猜,一臉驚恐地看着米亞蒙。 “錢樂到底怎麼了?是沒有救出來嗎?”我睜大眼睛看着米亞蒙,他微微點頭。

怎麼會這樣呢,我和米亞蒙特地回去,就是爲了救出霍逸軒和錢樂的,現在霍逸軒是沒事了,可是錢樂還在那邊,拿不是還要去一趟?

我們根本就打不過那個城主,再去一次,豈不是又凶多吉少了?

“再去一趟?”我看着他們,想要詢問他們的意見。

米亞蒙的意思是,上次去的時候,不是救不出錢樂,而是根本就不知道錢樂被關在哪裏,他們幾乎是找遍了所有的地方,都沒找到錢樂,就連上次關押我的地方都找過了,也沒有錢樂的身影。

說完錢樂的事情之後,我就開始奇怪了我們是怎麼逃出來的。

“對了,當時那麼多的鬼,你們倆是怎麼打敗那些鬼的?”我真的不敢相信,就憑他們兩個就能抵擋那麼多的鬼。

當我問到這事的時候,他們倆卻對視一笑,之後也沒有告訴我的意思。

我又問了一遍,就被他們用其他的話題給帶過去了。

接下里,米亞蒙讓我和霍逸軒在這裏等着,他會和手下一起去找錢樂的。

只要找到錢樂,他就會第一時間通知我們。

他讓我等,我根本就坐不住,只要還沒確定錢樂的安全,我就渾身難受。

“你就讓我們一起去找吧,呆在這裏的話,感覺度日如年。”我趕緊下牀來到了米亞蒙的面前,抓去他的手,求他讓我們一起去。

米亞蒙想了一下,最後抵不過我的死纏爛打,還是答應了。

“城主的根據地不止那一個,這個加油站算是一個,還有一個夜總會,實際上是有三個,加油站是所有鬼都知道的,夜總會是我負責管轄的,所以只有我知道,而第三個,是屬於鳳九的,所以我不是很清楚。昨晚被我們這麼一搗鼓之後,我估計城主是不會呆在這裏了,他也不會去夜總會,那麼就只有第三個地方可以去了。”米亞蒙跟我們分析了一遍,最後得到一個答案,那就是找到第三個根據地。

“那這第三個根據地在哪呢?”這是問題的關鍵,如果不知道這個根據地在哪,那我們要去哪裏找呢,根本就沒有方向,就如同海底撈針一般,要找到,真的是太難了。

米亞蒙對着我搖頭,他目前根本就不知道第三個根據地在哪。

當我問完米亞蒙,正處於失落狀態的時候,忽然發現一個鬼影在窗戶上寫字。

“快抓住他!”我喊出了聲,霍逸軒和米亞蒙快速轉身來到了門口,那個鬼影剛擡起手,就被我給發現了,他剛想要逃的時候,就被米亞蒙給抓住了。

我在後面趕到之後,就看到他一直在掙扎,想要逃掉,米亞蒙押着他左手臂,還問他是誰派來的。

這隻鬼好像沒有說的打算,霍逸軒笑着說沒事,他有辦法。

“你把他的舌頭給弄出來。”之後就看到霍逸軒從自己的衣服口袋裏拿出一支毛筆,接着把毛筆放在自己的嘴邊,用舌頭舔了一下。

米亞蒙捏住了鬼的下巴,讓我幫忙把鬼舌頭給拉出來。

我蹲下來,看着這隻鬼,伸出手就要拉了,然後這隻鬼忽然就嚇了我一下,我直接被他給嚇得坐到了地上。

“沒事的,你放心拉吧,他就算是想咬你,嘴巴也合不上。”米亞蒙給了我勇氣。

我重新起來,蹲在鬼的面前,伸出手就拿住了他的舌頭,然後使勁往外拉。

接着霍逸軒就手中拿着毛筆,在這隻鬼的舌頭上開始畫符。

那符文一圈圈地繞着,看起來很複雜的樣子,等他畫好之後,就叫我可以放手了。

放開鬼的舌頭之後,霍逸軒就開始提問了,首先問的問題肯定是他們的城主現在在哪裏。

這隻鬼像是中了邪一般,霍逸軒問什麼,他就答什麼。

最後我們又問了錢樂在哪,不過這個問題,他似乎不知道。

問了一圈之後,該知道的問題,我們基本上全部都知道了。

霍逸軒點了點頭,一掌敲在這隻鬼的頭上,他立馬就暈倒了。

“我們現在就去那個賭場。”鳳九管轄的地方就是賭場!

我們三一起去了那個距離這邊有點遠的賭場,聽說那個賭場和米亞蒙管轄的夜總會是一樣的。

都是很多年前,被一把火給燒掉了,然後店家也死在了火場中,最後那幾個地方就再也沒建造過任何的建築物,漸漸地就被鬼給佔據了,就算有開放商買了那幾塊地皮,等到半夜的時候,那些鬼就會出來嚇住在這裏的工人,慢慢地謠言傳開了,就再也沒有人敢在這裏建房子了,也就成了荒地。

米亞蒙不知道哪裏來的車,讓我們都坐上去。

“這車怎麼看着那麼眼熟呢?”我看着這輛車,感覺好像在哪裏見過。

“這車啊,是我一個手下送給我的。”米亞蒙開着車跟我說道。

我想了一下,好像想起是在哪裏看到過的了,“你的那個手下是不是隻有一個頭啊?”

在問的同時,我的眼睛還盯着米亞蒙看着。

“對啊,你怎麼知道的?”米亞蒙開着車回答道。

我的嘴角頓時就露出了一個尷尬的笑,想不到王小雷的車竟然落到了米亞蒙的手中,真是呵呵了。

“我見過你的手下,當時她可把我給嚇得,差點魂都沒了,還好米落及時出現。”嘴巴一順就說到了米落的名字,心中也是一抽,米落好像已經不在了,他已經回到陰間了。

心情頓時差了好多,低下頭開始鬱悶了。

“怎麼了,想米落了?”米亞蒙很快就發現我的情緒有點低落,開車的同時還往我這邊看了一眼。

我點了點頭,並說是的。

“米落走了,我不是還給你召喚來了米尼麼,以後有什麼事情把米尼交出來就可以了啊。”米亞蒙說的到是輕巧,這米尼就跟大爺似的,完全就不聽我的話,還會跟我頂嘴,我都搞不清楚,到底我是她的主人,還是她是我的主人了。

“我現在把米尼叫出來,你跟她好好說話吧,反正我覺得我跟米尼之間好像相處不行。”說着我就在戒指上親了一下。

米尼出來了,她一副很嫌棄的樣子看着我,“我說,你有口臭嗎?怎麼那麼臭啊?”

我直接朝着米尼尷尬地笑了一下,然後什麼話都沒說,等着米亞蒙和她交涉。

“米尼啊……”米亞蒙還沒說完,米尼就直接撲到了霍逸軒的懷中。

“哎呀,主人,好久沒見到你,人家好想你啊~”米尼一副小女人的樣子朝着霍逸軒開始撒嬌。

我和米亞蒙聽到之後,全都愣住了。

還是跟上次一樣,米尼只認霍逸軒,根本就不認米亞蒙。

“米尼!”米亞蒙有點生氣地叫了一聲她的名字,可是似乎根本就沒有什麼效果,米尼還在霍逸軒的懷中蹭着,完全沒搭理米亞蒙。

米亞蒙一下就感覺自己的威嚴受到了威脅,來了一個急剎車,我和米亞蒙坐在前面,有安全帶護着,但是霍逸軒就不一樣了,他在後面根本就沒有安全帶,整張臉差點就撞到前面的椅子上了,是米尼擋在了他的面前,護着了霍逸軒的臉。

“哎喲!開門的你在幹嘛呢,差點就把我主人的臉給毀了,他那麼帥,要是毀容了,你賠得起麼!”米尼用那嬌滴滴的聲音對米亞蒙說道。

米亞蒙的臉色一下子就變了,有一種要火山爆發的感覺。

“米尼你認清楚,我纔是你的主人,而我讓你保護的人也是你的主人,你現在到底在幹什麼呢!”米亞蒙就像是父親在教育自己的孩子一樣,兇她,然而米尼根本就不把米亞蒙的話聽在耳朵裏,一直在問霍逸軒有沒有怎麼樣。

“主人,你疼不疼啊,要是疼的話,米尼給你吹吹啊。”米尼現在的樣子,和我對話時的樣子,完全是兩個版本,我實在是承受不住這樣的她。

米亞蒙還在繼續跟米尼說他纔是米尼的主人,但是這樣的話,說了好多遍,根本就沒效果。

霍逸軒尷尬地看了我一眼,然後拉開了米尼的雙手,對她說,她的主人在前面,而他根本就不是她的主人。

“誰說你不是?你就是!我米尼不是米落,不是瞎子!我沒認錯人!”米尼的話一下子就把全場的人都給震住了。

她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米尼,回去,我命令你,以後聽趙小叨的吩咐,如果她遇到危險,你就要在第一時間保護好她,知道了嗎?”在米尼那麼一說之後,霍逸軒就變得一本正經起來了,他開始囑咐米尼要保護好我,基本上和米亞蒙的本意是一樣的,只是米尼只聽霍逸軒的,而不聽米亞蒙的。

目睹了全程的米亞蒙一下子就呆住了,他一定想不到,爲什麼自己召喚出來的戒靈竟然會認霍逸軒做主人,而不認自己。

“好吧,那我就勉強把這個臭女人當做是我的主人吧。”說着,米尼就在霍逸軒的懷中蹭了兩下,來到了我的面前,“主人你好,我是米尼。”

現在的米尼比先前的乖巧多了,她用嬌氣的聲音對我說道。

我一時之間有點不適應現在的米尼,對着她也是傻笑了一下,然後就讓她先回戒指裏去了,如果有事的話,我會再叫他出來的。

“那主人再見~”米尼的臉上掛着一個大大的微笑,然後就消失在了我們的眼前。

這一前一後的表現,簡直是天壤之別,我差點被嚇到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先前的時候,霍逸軒還不願意承認自己是米尼的主人,但是在米尼的一句話之後,霍逸軒就跟變了一個人似的,好像是承認了自己就是米尼的主人,並且叫米尼保護我,要聽我的話。

“沒什麼,快點開車去救錢樂吧,時間緊迫。”霍逸軒看上去根本就不想回答這個問題,我是滿滿的好奇心,但是在聽到他說這話之後,我也覺得還是救錢樂咬緊。

米亞蒙用一種不解的眼神看向霍逸軒,似乎就這樣看着霍逸軒的話,好像能夠把他給看穿。

都市之從洪荒世界歸來 然而這並沒有什麼用,霍逸軒還是一臉平靜的樣子,好像米尼把他當做主人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車裏一路前行,大概行車了四十分鐘的樣子,我們就到了賭場的廢墟地。

因爲現在還是白天,這裏還只是廢墟的樣子,只有等到了晚上,纔會看到一家繁華的賭場在這裏開着,凡是進去的,都是死人。

米亞蒙把車停在了離賭場有點距離的地方,他的意思是,停在不明顯的地方,他們就不會太快發現我們來了這裏。

在天還沒黑之前,我們就在這裏熟悉了一下環境,這裏基本上沒什麼住戶了,一片廢墟的邊上是搬空了的居民樓,也不知道是因爲房子太舊了,大家都搬走了呢,還是因爲這裏鬧鬼。

這裏看上去根本就沒什麼居民,想要找個人來問清楚,那就不可能了。

我四處觀望了一下,發現在一個樓梯口的邊上,坐着一個老奶奶,她正朝我們這邊看着。

老奶奶坐的位置是背離太陽的,雖然她面對着我們,但是那雙眼睛,看上去好像是瞎的。

沒有一點的焦距,只是睜着眼睛的樣子。

正好可以問問老奶奶這裏的情況,我這麼想着,於是就朝前面走去了。

來到了老奶奶的身邊後,我就蹲在老奶奶的身邊問了起來,我問老奶奶這裏原來的居民都去哪了,而老奶奶還是一副看着前方的樣子,根本就沒搭理我。

難道說這個老奶奶不但眼盲還帶耳聾?

我心中想了一下,如果真的是眼盲加耳聾的話,那我根本就不能從她的口中問出什麼了。

站起來準備要走了,老奶奶突然就開口講話了,“二魂六魄,一魂一魄,哎,拼不成三魂七魄啊。”

老奶奶的一句話,立刻就把我給吸引住了,她說的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老奶奶。”當我轉身再朝老奶奶看去的時候,剛纔的椅子上,根本就沒有什麼人了,連個影子都沒了。

這是怎麼回事?老奶奶人呢?剛纔還在這裏的,爲什麼說了那句話之後就不見影了呢?

我轉了好幾圈,找了好久,也沒找到老奶奶,什麼二魂六魄,一魂一魄的,她到底在說些什麼?

“怎麼了?”這個時候,米亞蒙和霍逸軒來到了我這裏,問我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告訴他們我在這裏看到了一個老奶奶,我叫她的時候,一個反應都沒有,而當我快走的時候,她卻說了一句奇怪的話,接着就立馬消失了。

“一個老奶奶?”米亞蒙託着自己的腮幫子,開始想着這個老奶奶會是誰。

“好了好了,別想了,天馬上就要黑了,我們在這裏養足精神了,等會還要救錢樂呢。”我立馬就打斷了米亞蒙的思路,拉着他們趕緊回到車裏養精蓄銳。

當你特意等着時間的時候,你就會發現,時間怎麼過的那麼慢。

一個小時的時間,讓我感覺等了整整一個下午。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四周那些燈,沒壞的,都亮了起來。

遠處的那塊廢墟,正在一點點地開始變化。

賭場的門口正在顯現出來了,門口的燈也亮了起來,沒一會,一個巨大的賭場就出現了。

裏面搖骰子,下注的聲音,很快就傳了出來。

“我們可以進去了。”霍逸軒看到時間差不多了,就準備開車門了。

“等一下。”米亞蒙把我們給叫住了,然後他先下車,從後備箱裏拿出了一個袋子。

他把袋子扔到了我們的面前,“把衣服換了,你們身上的衣服有人類的味道,很快就會被發現的。”

果然還是米亞蒙想得周到,竟然還想到了這一點,我和霍逸軒都拿了一套衣服穿上。

穿好衣服之後,我們三就朝着那個賭場前進了。

到了門口之後,門口四個穿着西裝的保鏢看着我們,然後叫我們把手給舉起來,這是要準備檢查我們。

我的身上是沒什麼東西的,很自然的就把手給舉起來了,但是霍逸軒不一樣,他的衣服裏全都是抓鬼用的道具,要是被查到的話,那不是很麻煩?

我擔心地朝霍逸軒那邊看去,看到他的臉色還是那麼平靜,沒有一點的擔心。

奇怪,怎麼會這樣呢?

在鬼保鏢把我給檢查完之後,就輪到霍逸軒了,我看着霍逸軒被搜,緊張得嚥了一口口水,想着該不會被查到吧。

一圈之後,霍逸軒竟然通過了檢查!

我用不可思議的眼神看着他,而他卻轉頭對我一笑。

等我們全部都被檢查完之後,就被允許進去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