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她的唇都給咬重了!

好過分!

既然這樣,就別怪她報復他了!

顧九九的眼睛瞥到了旁邊的盆栽,嘴裡嘿嘿一笑。

四下看了看,趁著沒有人,跑過去小手摳了一塊泥巴過來。

再跑回來,圓圓的黑眼睛四處張望了下,然後把那小塊泥巴扔到了給北冥夜泡的咖啡里。

「哼哼!讓你欺負我,不給我漲工資,不給我發獎金,我讓你嘗嘗我特別為你的咖啡!」

顧九九端著煮好的藍山咖啡回到了書房,空氣中飄散著一種濃郁的咖啡香味。

北冥夜的嘴角勾起一抹笑容,他放下了手中的文件,微微伸了個懶腰。

姿態慵懶,那張臉英俊得讓女人想要尖叫。

顧九九端著咖啡慢慢朝著他走來,她的臉有點發紅,不知道是不是被咖啡的熱氣給熏的。

北冥夜聞著空氣中咖啡的香味,就知道是上品。

顧九九緩緩走近,把咖啡放下,臉上帶著諂媚的笑容,「四少,你的咖啡。」

北冥夜盯著她看了一眼,覺得這女人不對勁。

平常讓她做點什麼,推三阻四的。

這回泡咖啡居然這麼利索?

「四少,快喝啊,這種咖啡就是要熱的才好喝。」顧九九催促道。

北冥夜淡淡地看了她一眼,「這麼燙,等下喝。」

「哦。」顧九九的語氣微微有些失望。

她把咖啡放在那裡,便走到一旁,重新拿起了抹布,「那我繼續幹活了啊。」

「笨手笨腳的,不用擦了,過來給我捏捏肩膀。」北冥夜說道。

「我一直在幹活,辛苦的是我,還要我給……」

「捏一分鐘給一百塊。」她的話還沒有說話,北冥夜就頭也不抬地說了一句。

「好嘞!」顧九九立刻扔掉了手裡的抹布,走到了北冥夜的身後,小手按上了他的肩膀,開始殷勤地捏起來。

北冥夜享受著小姑娘的服務,很滿意地微微眯了眯眼睛,然後修長的手指端起了桌上那杯咖啡,放到了嘴邊。

只輕輕喝了一口,俊臉就變了色。

「顧、九、九!!」北冥夜咬牙道:「你在咖啡里放了什麼?!」

嚇!

她都忘記了,她剛才的惡作劇了。

顧九九小手一抖,「沒,沒什麼啊!」

北冥夜的黑眸盯著咖啡里漂浮起來的泥巴,氣得想要掐死這個女人,「你往裡面扔泥巴了?」

媽蛋,被發現了!

顧九九想偷偷溜走,卻被抓了個正著。

北冥夜絲毫不留情,把她一把揪住,大手不客氣地按住她的小屁股,啪啪啪的重重打起來。

「叫你玩泥巴!你還玩不玩了?!」

「嗚嗚嗚!別打了,好疼啊!」顧九九呼救道:「救命啊!」

「今天不好好教訓你,你還真的反了你了!」北冥夜怒道。

只是打著打著,就變了味了。

那大掌開始在她的小屁股上從打變成了撫。

顧九九感覺腿上一涼,小褲褲不知道什麼時候被退了下來。

然後啪啪啪變成了,另一種有節奏的啪啪啪。

如果不是後來的一通電話解救了她,不知道她還會被折磨成什麼樣。

北冥夜接了一通電話,似乎是他的朋友打來的。

「四哥,我到允安市了,這裡竟然有個不錯的賽車場。怎麼樣,有沒有興趣出來賽一局?」

北冥夜看著某個咬著唇,眼淚花花看著他的小女孩,微微一笑,對著電話書說:「來唄。」

顧九九狼狽地扶著小蠻腰,覺得自己的身體都快要散架了。

「穿衣服。」北冥夜挑眉,道:「不然的話,你想換個姿勢再來一次?」

「我才沒有那樣想!」顧九九嘴裡嘟囔著,急忙把衣服給胡亂地套上。

她真是怕了北冥夜近乎變態的體力了,生怕他真的壓住她,再來一次。

顧九九穿好了衣服,忽然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問道:「四少,你這裡有紙和筆嗎?可以借給我用一下嗎?」

北冥夜隨意地指了指桌上,「自己拿。」

「哦。」顧九九順手拿起了一支簽字筆,又拿了一張白紙,低著頭在上面寫著什麼。

「在寫什麼?」北冥夜漫不經心地問道。 顧九九垂著頭,一邊寫一邊回答:「在記錄你答應的獎金數額。」

北冥夜皺眉,從她的手裡拿走了那張白紙。

上面用小巧娟秀的筆跡寫著:1月26號,打掃衛生獎金一千元,按摩肩膀十分鐘五百元。

北冥夜的嘴角抽了抽,道:「你這樣記錄,是怕我賴賬?」

顧九九從他手裡搶回了紙張,搖搖頭,道:「不是,是怕我忘記了,以後是要拿這些錢來賠償你的衣服錢的。」

跟她開個玩笑而已,沒想到她還當真了。

北冥夜也懶得解釋,道:「我現在要出去,你跟著去。」

「現在嗎?」顧九九擰起了小眉毛,皺著小臉道:「可是我現在好累了。」

北冥夜的俊臉忽然湊近,薄唇幾乎貼著她的唇,曖昧地道:「剛才一直都是我在出力,你累什麼?」

顧九九捂住了臉,這個人怎麼什麼事情都能扯到那方面去!

「反正我就是累了。」她小聲地說。

「五千塊獎金。」北冥夜站直了身體,淡淡地說道。

「好嘞!四少,您等等我哈,我去換件衣服。」顧九九眼睛一亮,立刻跳了起來,急匆匆地跑出去了。

北冥夜沉思,他是不是不應該這麼大方?

不然她很快就可以還清債務了,到時候還拿什麼哄騙這小女孩?

顧九九一溜煙地從書房跑出來,回到主卧房,衝進了浴室。

剛剛雖然北冥夜沒有做到最後,但是她還是覺得腿心那裡很不舒服。

匆匆清洗了一遍,從小書包里翻出了換洗的衣服,動作麻利地穿好,然後再次跑了出去。

北冥夜那廝居然也換了套衣服,人摸狗樣地站在那裡。

從遠處看,還真是個翩翩佳公子。

顧九九在心裡狠狠吐槽,千萬別被這廝的外表給騙了!

北冥夜淡淡地瞥了她一眼,就抬腳徑直走了出去。

在樓下大門口,一抹淡青色的瘦弱身影,有些可憐地等在那裡。

仔細一看,可不就是之前陪著北冥夜打高爾夫球的,大明星蘇媚嘛!

北冥夜皺眉看著站在鐵門外的那個女人,聲音不耐煩地開口:「她怎麼在這裡?」

管家有些為難地說道:「四少,我已經跟她說了您不見她,但是她還是不肯走。」

「四少?」蘇媚聽到北冥夜的聲音,頓時一臉驚喜地跑了過來。

然而,在即將要走近的時候,立刻換上了一副又嬌又弱的表情,朝著他說道:「四少,我現在要做帝豪產品的代言人,所以我時刻都想著提高自己的知名度。現在有一部好萊塢電影要開拍,我如果能夠拿到女主角的話,對帝豪來說,也是一個宣傳的好機會啊!」

「你想要提升知名度?」北冥夜挑眉。

「是的,四少。」蘇媚朝著北冥夜狂拋媚眼,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她眼角抽筋了。

蘇媚得到消息,知道有一部好萊塢大片要拍,要選一個東方面孔做女主角。

如果她能拿到這個角色的話,就有機會打進好萊塢,一躍成為國際一線的女明星。

思來想去,只有北冥夜有這個實力幫助她。

所以,她才會一大早就跑到北冥夜這裡來刷臉。退而求其次地說,就算拿不到這個角色,能夠趁機接近北冥夜也是賺了。

「我是個商人,在我這裡想要得到東西,必須要先付出。」北冥夜淡然地說道。

「我懂的。」蘇媚一聽,大喜道:「四少,人家隨時都準備好了,什麼都可以做。」她說完,還伸出舌頭舔了舔唇瓣,做出一副誘人的姿勢。

北冥夜點點頭,道:「那你就在這裡跳一個小時的脫衣舞,我會叫人把全市的記者都叫來給你直播,到時候你一定會成為今年知名度最高的女明星。」

蘇媚嘴角抽了抽,隨即媚笑道:「四少,你在跟人家開玩笑對不對?」

「我從來不開玩笑。」

「四少,人家想要換一種方式……」

她一邊說著,一邊身子朝著北冥夜靠過來。

北冥夜皺著眉頭朝後面退了一步,躲過她想要抓住自己衣服的手,聲音陰冷地喊了一聲:「顧九九。」

「四少?」顧九九趕緊上前一步,朝著北冥夜恭恭敬敬地喊了一聲。

「拔掉她的頭髮。」北冥夜眯著一雙墨玉般的眼睛,聲音冷冷地命令道。

「啥?」顧九九愣了一下,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睛滿是疑惑地看向他。

「五千塊。」北冥夜薄唇輕啟,一字一頓道。

「好嘞!」顧九九立刻兩眼發光,二話不說就從北冥夜的身後竄了出來,朝著蘇媚的滿頭秀髮就伸出了爪子。

蘇媚整個人都愣住了,直到顧九九揪住了她的頭髮,不管三七二十一就開始狂扯。

「啊啊啊!」蘇媚慘叫著:「你滾開!」

「對不起啦,我也是沒辦法,你乖乖站著別動,讓我拔掉幾根回去交差。」顧九九滿口商量的語氣。

「你神經病啊!!!」蘇媚大喊著,捂住腦袋抬腿就跑。

但是她還是捨不得跑遠,不想就這樣失去見北冥夜的機會,於是就在大門的空地前,繞著圈子地跑。

顧九九今天早上幹了不少活,又被北冥夜給強睡了,本來就沒什麼力氣,跑了一圈下來,就氣喘吁吁累成狗了。

但是想到那五千塊的獎金,頓時潛力爆發,狂追不舍。

北冥夜抬眸,看到顧九九漸漸落了下風,跑不動了,便聲音冷冷地說:「去幾個人,按住她!」

「是!」

立刻走過去幾個彪形大漢,像是拎小雞似的一把把蘇媚給提起來。

「啊,四少,你不能這麼做!」蘇媚大喊了一聲,兩眼一翻,竟然就昏死了過去。

手下回答道:「四少,人暈過去了。」

顧九九彎著腰,雙手按在膝蓋上,大口喘了半天的氣,才看向北冥夜,表情嚴肅而認真地問道:「四少,還要繼續拔她的頭髮嗎?」

五千塊啊五千塊!

為了這五千塊的獎金,她不能就這樣敷衍了啊!

剛才蘇媚跑得太快了,她連一根頭髮都還沒有拔下來呢!

如果北冥夜還想要拔人家的頭髮的話,她可以繼續拔啊! 不過說起來,北冥夜還真是變態啊變態!

蘇媚好歹也是個大明星,又沒有得罪他,他居然開口就要拔掉人家的頭髮。

簡直太過分了。

不過想想,蘇媚那個千嬌百媚的美人兒,要是頭髮被拔掉那畫面,哈哈!

不管了,誰叫她欠了北冥夜的錢呢?

只要他給獎金,叫她幹什麼都行,必須早點把債務給還掉,不然誰知道這個變態會不會真的去找爸爸要錢啊!

「你在想什麼?」北冥夜微微皺眉。

這小女孩,又一臉神遊的樣子!

顧九九下意識地回答:「我在想,世界如此美好,你卻如此暴躁,這樣不好不好……」

還沒有說完,顧九九立刻反應過來,滿臉驚恐地捂住自己的頭髮,誰知道北冥夜這個變態會不會也叫人扒掉她的頭髮啊!她才不想做小禿子呢!

誰知道,北冥夜只是冷冷地看了她一眼,便徑直朝外面走去。

「四少?」顧九九遲疑了一下,還是忍不住開口喊了他一聲。

「什麼事?」北冥夜的腳步微微頓住,他轉過頭來,皺起眉毛,烏黑深邃的眼眸看向顧九九。

「那蘇媚呢?」顧九九伸手指了指,像是一條死狗一樣倒在一旁的蘇媚,問道:「是等她醒來后,我再去拔她的頭髮嗎?」

「不用。」北冥夜聲音清冷地吩咐手下:「把這個女人丟出去。」

「是!」那些手下便抬起蘇媚,朝著外面走去了。

顧九九眼睜睜地看著那些手下們,七手八腳地把蘇媚從地上給抬起來,就像是抬麻袋一般,朝著外面走了。

顧九九忍不住回過頭來,朝著北冥夜扯了扯嘴角,道:「四少,她可是大明星啊!」

北冥夜抬起腳步朝外走,邊走邊說:「所以我才沒有揍她。」

顧九九嘴角抽了抽,趕緊跟上北冥夜的腳步。



城外賽車場賽道。

北冥夜開著一輛性能極佳的紅色跑車,帶著顧九九到了賽道。

他們到達的時候,遠遠就看到已經有一輛騷包的黃色大黃蜂在等著了。

北冥夜按了下喇叭,表示招呼,對方立刻閃了下大燈。

北冥夜的車子和那輛大黃蜂並列著,對面的車裡坐了一個帶著頭盔的人,看不清楚臉。

「四哥,來比一場?」對方笑道。

「好。」北冥夜勾唇一笑。

兩輛汽車在跑道上並排著,油門轟轟地發出轟鳴聲,輪胎時不時地朝著前面竄出一點點。

一黃一紅的兩輛汽車,就好像是兩頭蘇蓄勢待發的兩頭獵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