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源頭,其他的事就好辦多了。龍行雲使用了幾個陣法,很快就把黑洞封印了起來,連帶附近十米方圓都被封印了起來。沒有補給的凶煞厲氣就如同一隻紙老虎,只能嚇唬嚇唬人,煞龍很快就把已經擴散在外的凶煞厲氣全部吸收了,他也變得有百丈大小,威猛不凡。煞龍完全繼承了凶煞厲氣的特性,而且有了意識,比之凶煞厲氣厲害了很多。

好運又一次惠顧了龍行雲,他不但沒事,還收了一條煞龍,完全聽從他命令的龍,厲害無比的龍,作用巨大的龍! 老頭、雷霆、林風、張雷、趙雄、雷雪、芬妮、陳飛燕、陳雨、風雲二人十一人加上龍狼、小刺蝟、黑龍三魔獸遠遠的望着凶煞厲氣,眼裏是說不出的擔憂。除了小刺蝟,其他人和魔獸都與龍行雲相處了很長時間,建立了深厚的友誼,四女更是深愛着龍行雲。他們是發自內心的憂慮,擔心龍行雲是半點不作假的。老頭還有深深的內疚,這本應該是他的責任,他不停的告訴自己:“我要是早點進去,就不用小子進去了,都是我的錯!” 除了這些老頭還在怪龍行雲不該敲暈自己,特別是剛醒來的時候,他幾乎大罵出聲,很快他就在不停嘮叨:“小子,你快出來吧,我不會怪你打暈我的。”

可誰知道龍行雲出來時會是什麼樣子?老頭那時會幹什麼?甚至,龍行雲能不能出來?

沒有人能夠回答上來。

小刺蝟也很擔心龍行雲,是因爲龍行雲對他有再造之恩,是龍行雲讓他有了神智,從而他知道了自己的存在。可以說沒有龍行雲,就沒有小刺蝟,有的只是只知道殺戮的碧蠡獸。所以,小刺蝟對龍行雲的擔心一點不比黑龍、龍狼少。

老頭等十一人三獸在外面是度日如年,等待等待!出了等待還是等待!他們的眼睛一瞬不瞬的望着凶煞厲氣區域,希望龍行雲能從裏面出現。可他們等了三個小時也沒有任何反映,凶煞厲氣也沒有變化。張雷、陳雨都好幾次想衝進去,都被攔住了,最後還是老頭喝醒了他們,他們纔沒有再衝動。其實,老頭又何嘗不想衝進去,龍行雲可以說是他的忘年交,是唯一的朋友,他以前的朋友也許都死了,也許都過着隱居的生活,總之是不在了。而趙雄等人都把他當成前輩,只有龍行雲,龍行雲是他唯一的朋友、知交。老頭很想去救他,去看看情況,他甚至想自己去代替龍行雲,可是他不能,他要控制住局勢,要顧全大局。要是龍行雲不能成功,就只有他還可能控制住局勢,但也不是一定能,即使他把以前的名頭拿出來。他不行的話,那其他人就更不行了。

要知道,老頭以前的名頭可是很大的,大到一點都不輸與龍騰魔武學院的校長龍皓。老頭和龍皓年齡相近,是同一時期、同一學校、同一班、從小一起長大的人,最重要的是他們還同時愛過一個女人,也許現在還同時愛着那個女人,不管那個女人是死是活。不同的是他們身份差距很大,大到猶如天壤之別。龍浩貴爲王子,身份高貴,一出生,榮華富貴就享用不盡,要什麼有什麼。而老頭從小就是孤兒,連名字都沒有,更別說其他了。在他幾歲的時候,被龍皓的師傅遇見,發現他資質絕佳,就收他做了徒弟。從那時候起,他就被取名爲龍衛,和龍皓一起生活、學習、練武,成了龍皓的貼身侍衛,也可以說是書童,只不過老頭是風系魔法師,而龍皓是劍士。他們年齡差不多,而且都好武成癡,所以很快成爲了朋友,最好的朋友!

再後來,他們一起去龍騰魔武學院學習,遇到了李玲。李玲是李家的千金,長得溫柔可愛、清純善良,是一個人見人愛的姑娘。龍皓和龍衛見到李玲後,同時成了李玲衆多愛慕者之一。而李玲呢,她沒有愛上英俊瀟灑、身份珍貴的龍皓,也不喜歡其他年少俊才,偏偏喜歡上了瘦弱膽小的龍衛。龍衛是很羞澀的,怕見生人,不大說話,連看李玲的時候都是偷偷的看,只要李玲目光一轉向他,他就耷拉着頭,不敢擡起來。

龍衛雖然膽小,但不傻,他也發現了龍皓很喜歡李玲。一則龍皓可以說對他有恩,而且是他的朋友,在則自己的身份和李玲相差懸殊。所以他決定離開,他做事雷厲風行,很快就離開了學校,加入了軍隊。

短短兩年,他就憑藉着赫赫戰功從小兵升到了大隊長。可兩年後,當他回到嘯天城的時候,李玲已經成爲了龍皓的妻子,迫於家裏的壓力,再加上龍皓是真正的喜歡她,而龍衛自從加入軍隊後也再沒有迴音。種種因素之下,她嫁給了龍皓。當然,龍皓並不知道李玲喜歡龍衛,也不知道龍衛喜歡李玲。貴族、王子都有些粗線條,而且除了自己,很少關注身邊的人,再加上龍衛的膽小,什麼都藏在心裏,龍皓不可能知道他也喜歡李玲。而李玲一個女孩子,也不會主動去表達自己喜歡龍衛,何況她也沒來得及去表白,龍衛已經離開了。

龍皓聽到李玲答應嫁給自己欣喜若狂,他還以爲是自己打動了李玲的芳心,使她愛上了自己呢!貴族都有些自傲,當然,龍皓也有那個條件、有那個實力自傲,他也拋不開貴族的一些陋習。

龍衛知道李玲和龍皓結婚了後,並沒有要做什麼,他默默地爲他們祝福。再次默默的離開了,回到了戰場上去,當時騰龍帝國正和傲天公國交戰。

十年後,龍衛親自組建了龍威軍團,成了龍威軍團的軍團長了,戰爭也結束了,他再次回到了嘯天城,可佳人已經不在,李玲已經去世了。李玲嫁給龍皓後,龍皓對她極好,可她還是放不下龍衛,生活得並不開心。龍皓很聰明,很快就發現了李玲的異常,知道了她喜歡龍衛,可一切都太晚了,一切已經不可挽回。雖然龍皓儘量去愛護李玲,可李玲還是在十年後鬱鬱而終。

龍衛知道後,以爲是龍皓對李玲不好,李玲才這麼早去世的,他並不知道自己冤枉了龍皓。他去找龍皓決鬥,龍皓也沒有解釋,他雖然沒有已經戰場的洗禮,可畢竟條件優越,資質也比龍衛強,而且夠努力,所以最後龍皓稍勝一籌。

龍衛失敗後,辭去了龍威軍團軍團長的職務,遠走他鄉,勤練武功,挑戰強者,希望能夠使武功更上一層樓,爲了打敗龍皓。最後他也沒能打敗龍皓,卻在天元大陸闖出了很大的名聲,習武之人沒有不知道“邋遢戰狂‘龍衛的。邋遢是形容他不修邊幅,戰狂是說他好戰的。他的名氣在當時無人能比,龍皓也不行。

後來,龍衛知道全部真相之後,非常自責、內疚,責怪自己的懦弱,內疚自己錯怪了自己的好友龍皓。從那以後,他消失了,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也沒人能夠早到他。他再次出現的時候,也就是遇到龍行雲的那次。

這也就是他不願意見龍皓的原因了!

老頭的身份一直沒有介紹,在這裏我作了個詳細說明。

趙雄等人眼睛都看木了,隱隱生痛。終於,凶煞厲氣起了變化,從擴散到不擴散了,再到逐漸變稀薄了。從一開始變化,他們就目不轉睛的看着,心情卻千變萬化,緊張、擔心、欣喜等等,不一而足。直到最後完全消失,衆人才放下心裏的大石頭。

凶煞厲氣一消失,老頭九人三獸就迫不及待地衝了過去,看見龍行雲完好無損的站在那裏,他們流下了欣喜的淚水。四女更是不顧羞澀,直接衝進了龍行雲的懷抱,又哭又笑還不停捶打着龍行雲。龍行雲九死一生,更覺感情的珍貴,緊緊地摟着她們,一句話也沒說,此時無聲勝有聲。

趙雄、林風、雷霆、張雷、老頭、龍風、龍雲、三獸都沒有去打擾他們,打心眼裏高興,爲他們祝福着。

過了許久,對龍行雲和四女來說可能很短暫,他們五人終於分開了,四女是淚水沒幹,面若梨花,又有些羞紅,惹人愛憐。

“臭小子,你竟然敢把我敲暈,自己獨自去冒險,你說該怎麼辦。” 老頭不滿道,他果然忘了自己剛纔的承諾。

龍行雲笑了笑,沒有說話,還一副無所謂的表情。老頭看得牙癢癢,卻又不能真正責怪龍行雲,畢竟龍行雲也是爲了他才把他敲暈的。

老頭想了想,道:“就罰你袋會兒多幫我烤點烤肉,回去之後多幫我買些好酒。” 他是在爲自己找臺階下。

龍行雲微笑着答應了!他現在覺得很幸福,很開心。經過這次生死考驗之後,讓他明白了感情的珍貴,讓他懂得珍惜現在的美好生活,珍惜眼前的朋友、愛人。

“大哥,你是怎麼處理凶煞厲氣?怎麼一下就全沒了?” 趙雄問。

這個問題問得好,大家都想知道,齊刷刷的望向龍行雲,等着他的回答。

“難道你還想留下一些嗎?” 龍行雲微笑着道,“凶煞厲氣全部被我收進了真幻戒中,怎麼樣?真幻戒厲害吧!” 說着,他揮舞帶着真幻戒的手,露出戒子。

除了龍行雲,所有的人都無言語了,他們怎麼也不會想到,一個儲物用的戒子竟然有這麼大的功效。要不是他們見過很多龍行雲的不凡之處,有些見怪不怪了,也許他們早已經開始說龍行雲吹牛皮了。

“真幻戒這麼厲害!要是我也有一個就好了。” 陳雨道。她的意思很明顯,就是想有一個真幻戒一樣的東西。其他人也和陳雨一樣的心思,不管是誰,知道了真幻戒的好處,沒有不想要的。

可這次龍行雲也無能爲力了,道:“真幻戒我只有一個,已經認主了,而且真幻戒不是我能煉製出來的,連真幻戒有什麼用途,我到現在還沒有完全弄明白。”

陳雨等人都露出了失望之極的表情。 轉眼過去了十天,龍行雲等人在死亡森林已經待了十天,他們已經走遍了三分之一個死亡森林。

在十天裏,龍行雲一行十二人加上五十個龍虎門的弟子分別從不同的方向對死亡森林進行了地毯式的搜索,主要是收集各種靈藥、煉器材料、魔晶等珍貴物品,當然五十個龍虎門的弟子中沒有幻獸的每人都有了自己的幻獸,而且還得到不少幻獸卵,收穫頗豐。龍行雲現在的真幻戒裏材料堆積得跟小山似的,比以前張真人收集的還多,龍行雲不得不感嘆“人多力量大”。靈藥也是種類齊全而且數量也多,最主要的是真幻戒中的藥園擴大十數倍。這些都讓龍行雲欣喜無比、高興萬分。

這其中的一天晚上,龍行雲帶着龍狼回到了他們住了十多年的地方,緬懷了一下以前的快樂生活。當然也少不了把潭底的魔晶都收集走,雖然只隔了一年多時間,可潭底積累的魔晶一點也不少,讓龍行雲大豐收了一把。

龍行雲爲什麼要悄悄回去呢?難道他還沒對趙雄等人敞開胸懷嗎?

當然不是,龍行雲不想讓趙雄等人知道自己生活十多年的地方有一個巨大的極品魔晶礦脈,不是想隱瞞什麼,而是因爲讓趙雄等人知道後,他們難免會告訴家族,那時人多嘴雜,很容易泄露出去,即使不泄露出去,他們家裏肯定會派人進入死亡森林淘寶。可龍行雲住的地方在死亡森林的中心處,進去的人很可能一去不返,死亡森林的名頭不是蓋的,沒有實力就別想進去,即使有實力還要看運氣。就象這次,龍行雲等人遇到碧蠡獸,要不是有龍行雲,他們也只有逃跑的份。誰也說不好下次會遇到什麼 魔獸,龍行雲也沒有把握一定能對付得了。他不想讓趙家和陳家在死亡森林裏損失人手,他覺得還不如不讓他們知道,自己可以把魔晶或者成品分一些給他們,這樣反而好很多。也爲死亡森林免去一場災難,簡直一石二鳥,何樂不爲呢!

十天後,龍行雲一行人再次和五十個龍虎門的弟子聚在了一起,最讓龍行雲高興的是他們都完好無損。五十人見到龍行雲這個小師傅也很開心,當然最讓他們開心的是他們可以留下自己在死亡森林得到的魔晶,那可是一筆巨大的財富,誰突然有了這麼一筆財富也會開心的。他們一點都不在意龍行雲拿走了他們收集的靈藥、材料、幻獸卵,因爲他們知道這一切可以說是龍行雲給他們的,而且所有東西最終也是給他們這些龍虎門弟子使用的。

龍行雲看着完好無損而且實力有所增長的五十個龍虎門的弟子道:“東西都收集得差不多了,我們也該回去了。”

大家雖然都有些不捨,但都毫不猶豫的答應了。

如此既能訓練自己又能有大把的金幣可賺的地方,誰也不願意離開。但龍行雲的話雖不是命令,他們都會不問原由、毫不遲疑的去執行。這就是訓練的結果,要知道一年來龍行雲可是按照軍隊一樣的訓練他們,也許比軍隊更嚴格、更艱苦。當然這其中還有龍虎門的弟子對龍行雲的一份敬重在裏面,他們是真把龍行雲當師傅了。

回去的速度就快了,他們基本上是急行軍一樣,很快就出了死亡森林,到了蘭樓小鎮。


這麼多人在死亡森林裏生活了十多天,身上又髒又臭,非常不舒服,他們迫不及待的找了一家客棧,準備洗個熱水澡,然後大吃一頓,再睡個好覺,那就美不可言了。因爲他們不但身上不舒服,胃也很不舒服,特別是五十個龍虎門的弟子,不怎麼會做烤肉,都吃的帶去的乾糧,嘴巴都快淡出鳥來了。當然在森林裏要想睡好覺不容易,在死亡森林裏就不可能了,因爲他們要無時無刻防備着,怕被魔獸偷襲。可以說十多天來,他們是身心俱疲,在死亡森林裏有所收穫時還好,大家都處於飛行狀態,還能支持得住。一出死亡森林,沒了危險、也無收穫後的喜悅,他們高度繃緊的精神一下就鬆懈了下來,現在特別想睡覺。


現在正值正午,客棧裏很清閒幽靜。龍行雲一行六十三人加上魔獸龍狼一進去(紫芸出了真幻戒,而小刺蝟和黑龍不想待在外面,都進了真幻戒。),客棧老闆當即眉開眼笑,這可是大顧客啊!老闆馬上迎了上去,親自接待,熱情無比。

“龍哥,你從死亡森林裏回來了,太好了,你再不回來,我們就去找你了。” 龍行雲剛進去,親切的聲音響起,龍行雲眼光一掃,原來是達克正一臉高興的望着他。

“你們都在啊!” 龍行雲微笑着道。他走了過去,趙雄、林風、雷霆、張雷、老頭、五女、風雲二人都走了過去,五十個龍虎門的弟子都在老闆的招呼下各自坐下。

達克一桌除了達克,還有冷言、許健、陸恆三人,他們都龍行雲最好的朋友,也是他最得力的手下。


他們熱情的打過招呼,並把紫芸介紹給了達克四人,然後才各自坐下,叫了酒菜。

龍行雲問:“你們怎麼都在這裏?許健,你們沒有帶天龍傭兵團的人進入死亡森林嗎?還有冷言,你怎麼會過來?”

龍行雲一問就是一連串的問題。

達克首先小聲道:“局勢複雜有變,所以我們都在這裏了。”

許健道:“我的人已經去過死亡森林了,不過收穫不大。” 他們晚了龍行雲等人一步,收穫怎麼大得了。

冷言道:“我專程帶消息來給龍哥的。” 他說話語氣嚴肅,而且親自帶消息來,龍行雲知道肯定有什麼大事發生。

龍行雲道:“先吃飯,一會兒去房間再說。”

客棧客房,龍行雲、趙雄、林風、雷霆、張雷、老頭、五女、達克、冷言、許健、陸恆都在,龍行雲佈置了一個隔音陣法,大家坐定,正在嚴肅的交談。

龍行雲問:“冷言,到底發生了什麼大事?”

冷言道:“現在時局很緊張,萊西帝國竟然同時陳兵於傲天公國和雷神帝國兩國的邊界處,好象準備兩線同時作戰。據可靠消息,萊西軍裏面有很多獸人,估計萊西帝國已經和猛虎王朝結盟了。”

龍行雲打斷他的話,道:“傲天公國和雷神帝國有什麼反映?”

冷言接着道:“兩個國家讀派了大量的軍隊駐紮在邊界,和萊西軍對持着,隨時都有開戰的可能,而且兩國也簽定了同盟,準備一起應付萊西帝國的進攻。”

龍行雲臉色如常,道:“還有嗎?”

冷言微微色變道:“騰龍帝國也開始動亂了,正東的五座城池同時出現魔族的蹤跡,四處破壞,帝國正派軍隊去剿魔。”

龍行雲還是很平靜,道:“正東五城都是擁護丞相的城池,看來其中定有古怪。五城有什麼佈置?”

冷言鎮定了很多,道:“五城都有派兵去圍剿,可傷亡慘重,都在求援。”

龍行雲笑了笑,道:“欲蓋彌彰!這些都是假的吧,丞相肯定已經投靠了魔族。”

達克道:“我們也是這樣認爲的。”

龍行雲問:“皇上派誰去?”

冷言道:“還沒有指定誰,可誰也不願意去。龍威軍團在西邊守護邊界,不能去。皇家戰龍團人數太少,而且要守衛皇城,也不能去。李家掌握的猛龍軍團在東南,也沒有什麼重要的事,能抽出兵力來,可他們也沒有主動請纓。現在皇上還在等誰主動請纓呢!”

龍行雲沉思一下,道:“冷言,你把消息從這裏傳到嘯天城要多少時間?”

冷言道:“只要兩天,我們有專門送消息的魔獸千里鳥。” 說到這,他很自豪。

龍行雲大聲道:“好!馬上給爺爺送消息,叫陳霸以最快的速度接下剿魔的任務,不能叫別人搶先了。”

陳飛燕問:“怎麼讓我哥接這麼危險的任務?”

龍行雲微笑道:“我可以肯定,這次魔族只是小打小鬧,而且到最後王霸天一定會接這個任務,我們一定要搶先一步,不能讓他如願。” 龍行雲頓了一下,接着道:“這都是魔族和丞相的陰謀,我會讓龍虎門的弟子幫助你哥的,這可是一次立大功的機會啊!”

屋裏所有的人都不苯,反而都很聰明。馬上想明白了其中的厲害關係,都露出了原來如此的表情。

龍行雲又問:“還有什麼消息嗎?”

冷言道:“神族在猛虎王朝活動頻繁,好象已經和猛虎王朝、萊西帝國結盟。”

龍行雲微微皺眉,道:“這就有些好玩了。”說完,他竟然露出了招牌式微笑。

龍行雲又道:“我們也要早做些準備了。達克,叫全國內四海商團的分店全力買進糧食、武器等軍用物資。”

達克道:“我五天前收到冷言的消息,已經吩咐下去了,估計現在已經買了很多了。”

龍行雲道:“好,很好!達克明天跟我去自由聯盟一趟,許健、陸恆、冷言、趙雄、林風、張雷你們帶二十個龍虎門的弟子以及商隊、天龍傭兵團的人回嘯天城去,不要多耽擱了,有什麼事你們商量着辦,多問問幾位爺爺。”

“是!” 所有的人都沒有異議,雖然有些人因爲不能跟龍行雲一起行動很不高興,但他們都知道以大局爲重。

聽說要去自由聯盟,最高興的當然是芬妮了,她終於可以回家了。 龍行雲、老頭、雷霆、紫芸、達克、雷雪、陳雨、陳飛燕、芬妮、龍風、龍雲等人以及三十個龍虎門弟子一路坐着馬車,興致勃勃向自由聯盟走去,所有的人都高興不已,特別是芬妮、達克,他們都可以回家了,激動萬分。再下來就是雷霆了,趙雄、林風、張雷都回嘯天城了,只要他留了下來,他能不興奮嘛!其他人高興大多因爲能和龍行雲一起行動,而且還能長見識,這可是難得的機會。

龍行雲和五女坐在一個豪華大馬車裏。

超品風水師 大哥,你去自由聯盟是做什麼?是不是專門去看我父母啊?” 芬妮微笑着道,她的樣子嬌媚無比,讓人忍不住從心底升起一股慾望。她知道龍行雲去自由聯盟肯定有事要辦,不過,她還是忍不住以半開玩笑地問。

龍行雲輕輕地摟着她,溫玉滿懷,輕輕道:“當然,我要去看看我岳父母。” 末了,還偷偷在芬妮的粉臉上輕吻一口。

陳雨看見了龍行雲的小動作,嬉笑出聲,道:“哥哥又在使壞!” 芬妮馬上玉臉通紅,嬌豔欲滴,簡直誘人犯罪。

紫芸不解,問:“使什麼壞?”

龍行雲瞪了陳雨一眼,道:“沒有什麼?小芸,習慣坐馬車嗎?”

陳雨不賣他的面子,微笑着回瞪他一眼,但沒有再說話。其他三女都“撲哧”出聲,只有紫芸不明所以。

紫芸道:“坐馬車好舒服啊!我以前從來沒有坐過。哥哥,我們是要去哪?”

龍行雲道:“我們去自由聯盟,去買東西,那裏有很多好玩的。”


紫芸歡喜道:“真的嗎?太好了,我要買好多好玩的物品。”

他們就這樣有句無句的聊着,由於有紫芸在,龍行雲想要的旖旎香豔之旅只成爲泡影。紫芸很沾人,他把龍行雲當成最親的人了,一步也不願離開,龍行雲又不能不帶着她,所以很是無奈。

路途上經過原豐城,龍行雲等人在一個小鎮裏小吃一頓就繼續出發了。這次五女坐一輛馬車,而龍行雲和達克、雷霆、龍風、龍雲五人坐在一起。龍狼躺在車頂睡大覺,悠閒無比。

達克問:“龍哥,我們去自由聯盟是去買東西嗎?而且是買糧食和武器裝備。”

龍行雲道:“不錯,我們是去買東西,也是買糧食和武器裝備,不過,你只說對了一半。”

雷霆接過話題,笑着道:“那另外一半是什麼?難道是去看大嫂芬妮的父母?”

龍行雲敲了下他的頭道:“這只是其中的一個原因。”

龍行雲接着道:“我們此去的主要目的是爲了和自由聯盟的一些大商家建立合作買賣關係,一旦發生戰爭,我們纔會有源源不斷的軍用物質來源。或者轉手賣給他人,或者留着自己用,主動權都在我們手上。而且,說不定會有大用的。要知道‘三軍未動糧草先行’,打仗最重要的是什麼,不是人數,也不是戰士有多厲害,而是糧草。沒有糧草,再厲害的軍隊也是軟腳蝦,沒有什麼用處。”

達克道:“龍哥真厲害,想得真周到。”

龍行雲笑了笑,道:“你也不錯,能夠一早叫人購買糧食、武器,很有先見之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