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魔獸,都跟本身的相貌有了很大的改變。魔毒不但影響了它們的心智,而且還改變著它們的相貌,將它們變得面目猙獰,體型也強壯怪異。

可是這些猴子卻依然是猴子的模樣,身上的魔氣卻比其他魔獸還要濃郁,所以玄寶很奇怪,這到底是一幫什麼東西,怎麼會有這等怪異的情況發生在它們的身上?

可是它們的攻擊力卻很可怕,就連火猴兒都抵擋不住它們的攻勢!火猴兒把一隻黑毛猴子給扔在了樹上,摔得鮮血飛濺,可是自己也被三隻黑毛猴子給抓住,差點被開了膛,幸虧他的反應夠快,躲過了那猴子的撕扯,卻也被三隻猴子給扔了出去,摔在了遠遠的地上!

而那隻被火猴兒扔出去的猴子雖然被砸出了血,行動卻是絲毫不受影響,依然對著神獸沖了過去,跳到了一頭神獸的背上,雙手插進了它的背脊,把它的脊柱骨生生拔斷!

好可怕的戰力!原本神獸和魔獸的大戰,已經快要接近了尾聲。在赤虹流雲和火麒麟這些高級神獸的幫忙之下,魔獸已經被殺的差不多了。

當然獸戰沒有敗退,遠比人戰要慘烈的多,只要沒有接到主人的命令,不管是神獸還是魔獸,都只能是一往無前的進攻!

一方在實力上出現了頹勢,那就肯定會受到對方氣勢如虹的廝殺,所以兵敗如山倒在獸戰上也體現的非常淋漓,現在的魔獸已經只有招架之力,沒有還手之功了!

可是這些黑毛猴子一來,神獸們頓時進攻受阻,這些黑毛猴子很強悍,就算是火麒麟的火攻都奈何不了它們,明明是全身噴火,它們卻依然沖勢不退,好像這靈火都燒在了別人的身上,它們自己根本沒有什麼知覺!

而更可怕的是,它們身上的靈火併不會燃燒太久,最後會自己熄滅,對它們產生不了太大的傷害!就算是身上也被咬傷,這些黑毛猴子也不會因為疼痛而停止攻擊,它們好像沒有痛覺,傷痛對它們造成不了任何的影響!

只不過眨眼之間,已經有兩頭神獸死在了它們的瘋狂撕咬之下,還有數頭神獸受傷,那原本快要被殲滅的魔獸開始反撲,就在上百頭黑毛猴子的幫助下,竟然逐漸扳回了劣勢!

看到這一幕,玄寶心中大吃一驚,真不知道這種超越魔獸戰力的黑毛猴子,到底是一些什麼東西!

這應該不是魔獸,也不是靈獸和凡獸,似乎超越了這些等級的實力,變得無可戰勝!

不能看著自己的神獸就這麼一個個被殺死,玄寶對著畫兒大叫一聲:「撤退!退出魔林!」

玄寶可不是魔虎他們,寧可讓這些魔獸全部戰死,也不讓它們敗而後退。他不會讓自己的人,自己的神獸死拼,在明知不敵的情況下,就必須撤退,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聽到玄寶的招呼,眾女馬上開始招呼自己的坐騎撤出戰場,畫兒也命令那些無主神獸撤離,從原路撤退。

蔚兒有些擔心的看著大樹下面,對小茵說:「大姐,相公他…」

「沒事,他已經過來了!」小茵看著前面的那個人影,深吸了一口氣說:「只要他說先讓我們撤退,不管發生了什麼,我們都要先退出去,明白嗎?」

蝶軒一邊走一邊說:「可是夫妻同心需要我們在一起才能發揮作用,而且相公如果遇到危險,我們如果在旁邊還能幫一幫他…」

「不用!」小茵神色嚴峻的看著眾姐妹說:「夫妻同心是結界,一旦布置結界之後,就算我們能防住很多的攻擊,也是處在被動挨打的地步,所以能不用就不用!」

眾人一聽,紛紛點頭。小茵繼續對大家說:「也不要以為自己能幫相公多少忙,在大部分情況下,我們可以幫忙,但是在情況特別危急的時候,也就是在相公也沒有把握的時候,讓我們撤退,就必須要馬上退走,因為那個時候,我們不是幫手,而是最大的危險!」

眾女一邊撤退,一邊靜靜的聽著。心中對這句話多少有些不服,特別是蝶軒,撅著嘴小聲的說:「可是相公在戰鬥,我們卻跑了,是不是有點…」

小茵提高聲音對眾女說:「我不是在問你們意見,而是鄭重告訴大家一件事,遇到這樣的情況,如果相公已經讓離開了,還有人故作聰明的幫忙,就一定會受到家法處置!我來執行家法!」

這是小茵第一次以大姐的身份來說話,眾女見慣了她平日淡然恬靜的模樣,此刻一聽到這種凜然的語氣,都在心中打了個突,下意識的回應:「是,大姐!」

小茵不再說話,帶著眾人迅速往林外跑去。眾人進攻的時候勇不可擋,撤退的時候也是所向披靡,神宮衛們在前面開路,神獸在後面殿尾,反擊魔獸和黑毛猴子的追殺,撤退的速度比玄寶預想的要快的多。

大家退走,玄寶也不會留在此地,跟火猴兒招呼了一聲,一起隨著眾人往後退。

剛走出幾步,玄寶突然鬆開了火猴兒的手,兩人往兩邊一分,剛才站立的地方,就被兩道天雷給炸出了兩個大坑!

想不到那個人竟然也會使用玄寶的龍雷引!玄寶的臉色變了,看著地上的兩個土坑,知道再不能久留此地,將誅魔劍拿在手中,一劍將衝過來的魔虎逼退,對著似乎猶有不甘的火猴兒大叫一聲:「退!」轉身往林外跑去!

一道道天雷就在他和火猴兒的身後爆炸,土石飛濺!玄寶心中震驚的無以復加,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原本是自己的專屬神技,竟然並不只是他會使用! 這裡是魔林,是魔虎的地盤,這裡的每一棵樹,每一塊石頭,都是魔虎進攻眾人的武器!

好在魔虎也受了傷,而那個站在大樹上的「大魔尊」不知道什麼原因,並沒有下來追擊眾人,這使得他們的追擊力量變得很有限,在玄寶和火猴兒跟眾女會合之後,追兵就停下了腳步,任由玄寶眾人帶著神獸退去!

玄寶並沒有留在魔林,而是一口氣退到了魔林之外,這才停了下來,臉上卻依然帶著一股驚懼的神色。

眾人全都垂頭喪氣的坐在魔林之外的沙土堆上,神獸已經被玄寶送回了原界,這裡就剩下了帝妃和神宮衛。

有幾個人受傷,但是傷勢並不重,小茵正在跟他們上藥。被魔獸抓傷了胳膊的游螈一臉憤然的說:「這仗打的,還真夠窩囊的,被人家趕出來了!」

旁邊的小彈弓踢了他一腳說:「怎麼?你還想在裡面送死?帝尊讓出來,那是緩兵之計,下一次就該那幫傢伙出來了!不對,他們連出來的機會都沒有,全都被咱們在裡面給一刀宰了!」

雀狟嘆息了一聲,然後搖頭苦笑:「想不到我們卻是被一群猴子給打敗了!」

「那絕不是普通的猴子,我從來都沒有遇見過那麼厲害的猴子!」虎眉神色凝重,看著玄寶說:「帝尊,你真的確定,那不是魔獸?」

玄寶搖了搖頭,那些黑毛猴子身上的確有很濃的魔氣,可是他可以確定,那些不是魔獸,因為它們沒有綠眼,這是魔獸最主要的標誌!

不是魔獸,卻比魔獸還可怕,什麼時候這世上竟然出現了這麼一個可怕的獸類?最可怕的是,眾人現在根本就沒有對付它們的方法!

聽著眾人的吵吵嚷嚷,玄寶一陣煩躁,擺擺手說:「別說了,讓我靜一靜,想一想!」

眾人頓時安靜下來。玄寶坐在沙土堆上,心中也對這一次的敗退非常的惱火。這些年大大小小的戰鬥也打過不少了,或許順風順水的多了,像這樣窩囊的戰鬥還真的是不多見!

那些黑毛猴子給他留下的印象太過深刻,以至於現在滿腦子都是那隻被「大魔尊」抓在手中,不斷吸食**的場景,還有那些黑毛猴子不發一聲,兇狠沖向神獸的模樣!

「畫兒,你對那些猴子有沒有感應?」玄寶扭過頭,看著身旁的畫兒。

馭獸術不只是針對凡獸或者是靈獸的,對魔獸也有些感應。只不過那種感應很小,幾乎可以忽略。因為魔獸的思維太過混亂,就像是凡人之中的瘋子,根本無法去控制或者是揣測它們的思維,這就是畫兒無法駕馭魔獸的原因。

聽到玄寶的問話,畫兒搖了搖頭,一臉不解的說:「這就是我感到很…奇怪的地方,我好想感覺不到它們有任何的想法,不管是正常的,還是混亂的!」

玄寶點點頭,不再吭聲,看著面前的那一片魔林,突然有一種無力感。沒想到只是一個魔奴,就把自己逼成了現在這種樣子,犧牲了一名神宮衛,還死了幾頭神獸,受傷者無數,卻始終沒有將魔林拿下,讓魔奴伏誅!

「火猴兒呢?」玄寶扭頭看了一下,有些奇怪的看著眾人。剛才他跟火猴兒一起出來的,怎麼這一會的功夫,那傢伙又跑不見了?

眾人也是面面相覷,現在的火猴兒已經不是當初那個調皮搗蛋的小猴子了,大家都知道他已經長大了,所以並沒有拿他當小孩子看,而是當成了一個大人,不會限制他的行動。

游螈和冷光也不用吩咐,馬上分頭去找,過了一炷香之後回來,對著玄寶搖了搖頭。

蝶軒指了指前面的魔林,有些擔心的看著玄寶說:「不會是自己又進去了吧?我看那小子的脾氣比以前更倔了,不會那麼輕易認輸!可他如果自己進去純粹是送死啊!」

「烏鴉嘴!」雀舞輕輕打了她一巴掌,目光中帶著一絲嗔怪,嚇得蝶軒趕緊看了一眼旁邊的小茵,閉口不說了。

也不知道為什麼,她從來沒有害怕過玄寶,可是剛才出來時聽到小茵說的那番話,竟然她的心中對這個看似柔軟的大姐生起了一絲敬畏之心。

蝶軒這輩子最怕的人就是師娘,因為在凈水蓮座那麼多年,挨得唯一的一頓打,就是師娘動的手!

那一次挨打的原因蝶軒現在都忘了,可是師娘打她時的模樣卻記得清清楚楚。那個平時根本不會有一絲怒容,對誰都是笑眯眯的可敬師娘,唯獨那一次板起了臉,當著眾師姐妹的面,用藤條將她抽的遍體鱗傷,足足在床上躺了一個月!

雖然後面師娘也流淚在床邊伺候了她一個月,可是蝶軒卻每逢想起師娘發飆的模樣,就禁不住心中顫抖,手足發冷。

而剛才大姐說話的語氣和模樣,就如當年師娘教訓她的時候一樣,也同樣讓她感覺到了心中的震顫!

感受到了蝶軒那敬畏的目光,小茵微微一笑,為火麒麟的背上塗上一層葯汁,然後讓玄寶將火麒麟送回原界。

玄寶站起身,對眾人說:「你們就在這休息,裡面的人也不會輕易出來,離開魔林,他們的戰力會下降三成!」

蛟兒皺眉問他:「你要幹什麼去?進去找火猴兒嗎?我覺得你是在冒險,你要是進去,我們也會跟著的。」

玄寶想了想,搖搖頭說:「我不進去,只是想走走,放心吧,我知道火猴兒沒事,我只是心中煩躁,想一個人靜靜!」

聽他這麼一說,蛟兒也不說話了。這一次的落敗,對於玄寶來說也是一次打擊,所以他才會有這樣的低沉,不過眾女都相信,他會走出來的,他只是一時想不到對付裡面那些傢伙的辦法,並不是心感絕望。

饒是如此,眾神宮衛卻還是不放心,都站起來悄悄的跟了上去,也裝成是散步的樣子,並不靠近玄寶。

這裡只剩下了小茵和眾姐妹,大家一時相對無言。小茵微微一笑,知道自己剛才那番話對眾女都產生了一定的影響,畢竟這是她第一次用大姐的身份去警誡眾人,多少會讓大家產生一些排斥。

「我給大家講一個故事聽吧!」小茵看著大家微笑著說著:「這是我親眼看到的一個故事。」

眾人不知道大姐為什麼會在這個時候給她們講故事聽,小豆芽和畫兒卻是受不了這種壓抑的氣氛,也最是喜歡聽故事,拍著手說:「好啊好啊!大姐快講!」

眾女也都坐在了小茵的四周,把她有意無意的圍在了中間,洗耳恭聽。

小茵看著遠處的落陽,輕聲說:「那是我在蓮花渡的時候,遇到了一對雌雄大盜,因為偷了鎮江王爺的一件寶物,而遭到了五鎮通緝,被堵在了蓮花渡。」

聽到了鎮江王爺這個名頭,雀舞和蛟兒相視一眼,都會心一笑。她們的結識,就在螭江之上,也跟這個鎮江王爺有些關聯。

小茵繼續說:「那一對雌雄大盜,男的叫草上飛,輕身術很厲害。女的叫掌上嬌,身體很柔軟,據說沒有她開不了的箱子,沒有她穿不過的木籠!」

「呀!」旁邊的藍月兒掩嘴驚叫一聲,神色看起來有些奇怪。小茵扭頭看著她說:「你認識的,是嗎?」

藍月兒眼圈一紅,咬著嘴唇點點頭說:「算起來,是我的大師兄和二師姐!我爹收的第一對徒弟,就是他們!當年他們違背了我爹的意思,所以被我爹趕出了飛麓山,可是我知道我爹還是想他們的,一直都在打探著他們的消息!大姐,他們現在還好嗎?」

「他們都死了!」小茵毫不掩飾的看著她說:「你要把這個事實告訴霸爺。他們已經死了五年了!」

畫兒的眼淚馬上流了出來,緊攥著小拳頭說:「死了?是誰殺了他們?我要為他們報仇!」

小茵搖搖頭說:「他們的仇,玄兵已經幫你報了!他們就死在了寅軍的手中,是被寅軍折磨而死的!而實際上,他們本不用死的!」

眾人都愣住,吃驚的看著小茵,不明白她話中的意思。小茵接著說:「那天下午,他們原本是想過江的,可是因為風大,只好在蓮花渡暫住一晚。我就跟他們住同一家客棧,聽著男子在出門的時候曾經囑咐過,一旦有什麼情況,就讓女子馬上撤回銅城,可是…」

說到這裡,小茵的臉上浮現出惋惜的神色,似乎又回到了那個令人膽戰心驚的江邊渡口。

草上飛原本是想去租船的,這江風總不能吹一天一夜,聽江北的老艄公說,這種換季風也就是吹上兩三天的事,而且白天風大,夜裡就小了很多。

只是來到蓮花渡,他就感覺到不對勁!好像走到哪裡都有人在盯著一般。

那個從胭脂樓出來的老頭真的是個大官不成?這一次自己真的踩到釘子上了?

不過要讓他把懷中的這一對碧蘿飛仙珠丟掉,那也是不可能!這一對寶珠足夠讓他和阿嬌無憂無慮的生活一輩子了,幹完了這一票,他們倆個就可以金盆洗手,在越州城買一棟大房子,開開心心的過日子!

當然這個房子一定要大,三進的,最裡面的那一套,就留給師父!雖然被師父趕下了山門,可是草上飛卻沒有忘記,自己這一身的本事到底是怎麼來的,更重要的是,他雖然跟師父在慪氣,卻也知道,師父這一輩子,最疼的就是他和自己的二師妹!

不管那老頭是什麼身份,這寶貝是肯定不會還給他的。而且他也不覺得那老頭能抓住他,只要阿嬌那邊沒事,他有的是辦法回到銅城,哪怕是過江都不怕,隨便給他一塊木板,都能夠到達對岸! 從江邊回來,草上飛一直覺得很奇怪,怎麼就覺得這麼彆扭呢?別的艄公都搖頭,只有那一個艄公在點頭?

看那艄公的年紀,也就三十齣頭,可是雙手上老繭卻挺厚。其實艄公常年乘船,手上的老繭都很厚,只是別的艄公雙手粗糙,老繭遍及掌心,而那個艄公卻是五指上繭多,手背上的皮膚卻很白嫩!

這不是乘船留下的,這是公門之人常年握刀所致!想通了這一點,草上飛頓生警覺,由此也推斷出自己已經被人給盯上了!

雖然不知是哪裡出了紕漏,泄露了身份,但是草上飛馬上覺醒,此刻如果要回客棧,肯定會被官兵一鍋端!所以他當機立斷,裝作不知道情況一樣,從客棧門口走過,一直往南走去。

一直留在客棧的掌上嬌就在窗口看著下面,她也感覺到了這蓮花渡氣氛的古怪。看著下面那個熟悉的身影要回來,她心中猛跳,也不知道為什麼,現在她就想抱著自己的師哥,什麼都不想做!然後她就告訴他不用過江了,這種寶物的出手,用不著去江南,江北如果沒人要,那他們也不要了,這幾年的存余,已經足夠他們生活上十年八年的了!

可是師哥並沒有抬頭看她,也沒有回到客棧,而是目不斜視的一直往前走。馬上驚醒的她馬上看向師哥的後面,很快就發現了隱藏在人群中的幾個人,他們鬼鬼祟祟的跟著師哥,偽裝成路人的模樣,可是在走動之間,卻露出了身上的公服!

這些是差人!看來自己和師哥的行蹤已經暴露,此地已經不能久留!掌上嬌馬上收拾包裹,匆匆到樓下跟掌柜結算了房錢,然後就出了客棧,想了想,跟師哥走了一條相反的道路。

這是她跟師哥約好的,一旦被差人盯上,如果敵人數量不多,就一起將對方解決掉,如果對方人手超過了兩人聯手對付的能力,那就先跑一個,另一個想辦法逃脫。

這麼多年了,兩人就憑藉這樣的約定,在差人的手中逃跑了一次又一次,甚至有一次掌上嬌都被抓住了,關進了木籠,在押運回城的途中,還被她從木籠車裡鑽出來,逃之夭夭!

這一次也不過是一場小風波,只要師哥到了沒有人的地方,就可以憑藉出神入化的輕功擺脫那些人的抓捕!

而草上飛的想法也在這一刻跟掌上嬌不謀而合,只要師妹能平安離開客棧,他就有辦法擺脫身後的這群尾巴!

既然目標是銅城,那就要穿過蓮花渡南邊的那一片老林。所以草上飛現在所走的方向,就是前往那片老林。而他也沒有想到,掌上嬌從另一條路上,也是往那一片老林前進,只不過在腳程上,要比他慢了一些。

等到草上飛已經看到老林的時候,他的臉上浮現出得意的神色。他綽號草上飛,其實在樹上也是可以飛的,他的輕身術一直都是賴以生存的本事,罕逢敵手。

可是這一次,他卻看到了令他吃驚的事情,因為在樹林的邊上,他看到了大量的寅軍!

全都是身穿盔甲,手持箭弩的正規寅軍!密密麻麻的在老林邊站了數排,神色冷然的盯著他。

只不過是偷了一對珠子,怎麼會招惹上了軍隊?那老頭到底是什麼身份?這回踢得不是釘子,而是刺蝟?

預感到不妙的草上飛馬上轉身,想繼續回到蓮花渡,可是卻看到後面出現了大量的公差,正在脫下身上的百姓裝束,露出了裡面的公服!

前有狼,後有虎,草上飛的臉色這才真正變的蒼白,想不到自己竟然被人家瓮中捉鱉了!

還要師妹已經逃了!前些日子他才知道,師妹已經有了他的骨肉,否則他也不會有了收山的念頭,做了這麼一件大案!

師妹帶著自己的孩子逃走,那他就算是被抓了也無憾。更何況別看現在想抓他的有上千人,真要抓住他,也沒有那麼容易!

除非這兩邊的人都不把對方的性命放在眼中,那就可以用弩箭射殺他,否則的話,憑藉自己的輕身術一旦混進對方的陣營里,然後再跑進老林,想脫困而出,也並非是不能做到的事情!

就在這個時候,他看到了那群差人的騷亂,好像遇到了什麼攻擊一般,出現了一個缺口。

草上飛第一時間的反應,就是要從這個缺口衝出去!只要能衝出去,他就能甩脫這些追兵,跑到蓮花渡,過江之後,就算是神仙都難以抓住他了!

可是他不敢跑,因為他已經看出來,那個缺口是他的師妹掌上嬌衝出來的!

掌上嬌在離開蓮花渡的時候,也沒有想過師哥會走這麼一條路。在半路上,她遇到了一個背著葯簍的年輕女子,那女子戴著面紗,攔住她說:「前面已經被官兵封路了,行不通!」

掌上嬌看不出這個女子的模樣,但是卻分辨的出她的氣味,知道這是住在自己隔壁的那個女孩子。

干他們這一行的,眼睛和鼻子都比常人要靈敏的多。一進客棧房間,她就聞到了胳膊房間的藥味,想來住在裡面的,應該是個大夫,沒想到竟然是這麼一個年輕女子。

這個女孩,當然就是小茵。她本來不想住店的,第二天一早就要過江,在哪裡都能湊合一晚上。

可是從鎮江府調來了大量的官兵,把蓮花渡包圍了起來,要不是她因為治好了銅城知府的老娘兒得到了一面通關腰牌,那些官兵說不定就把她當成掌上嬌給抓起來了!

小茵也不知道蓮花渡發生了什麼事情,更想不到竟然是為了眼前這個女子和她的師哥才擺出了這麼大一個陣仗!

她也是在客棧出門的時候,見了這麼一對男女一面,當時兩人在登記入住,雙方只是打了一個照面,並沒有多看。

現在小茵還是一眼就認出了這個女人,而且從她的氣色和走路的姿勢,就已經看出,她已經身懷有孕。雖然不知道前面的布置就是為了抓這個女子,小茵還是把情況告訴了她,免得一個孕婦白跑一趟,徒耗體力。

掌上嬌也不知道站在她面前的,就是大名鼎鼎的元寶神醫。只是聽到她的警告之後,突然感覺到,這一趟師哥有難了,不一定能夠順利跑掉!

「我要去找師哥!」掌上嬌說了一句,就往南跑去,小茵皺了皺眉,也不知道為什麼,一向不喜歡看熱鬧的她竟然轉過了身,緊追掌上嬌而去。

等到掌上嬌遠遠看到老林那邊的陣勢,更是面如土色,現在她已經肯定,這一次自己和師哥是碰到一塊大鐵板了!想不到對方竟然這麼厲害,能夠調動軍隊和官差聯手抓捕,看來那個老頭果然是朝廷大官了!

如今就算是把寶貝交出去也沒有什麼用了,看這樣的陣勢,擺明了是要將他們兩人緝拿歸案,如果拿不住活人,就當場格殺!

「你不能過去,否則的話,你們倆個誰都不能走掉!」小茵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到了掌上嬌的身後,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

掌上嬌不知道這個萍水相逢的女子為什麼要替她擔心,但是從對方的眼睛中,她看到了無邪的正氣,所以也就誠心誠意的對小茵說:「這樣的情況如果我一個人逃走,豈不是無情無義之人?況且就算我逃走了,又如何一個人存活於世?」

「可是就算你不想活,也要考慮肚子里的孩子!」小茵有些著急的看著她說著。

掌上嬌搖了搖頭,看著小茵說:「我不知道你身份,但是我知道你是好人,聽聲音年齡也小,所以我就叫你一聲妹妹吧!你還小,不知道女人這一生為誰而活,等你找到了你的意中人,就明白姐姐今天所做的一切了!」

看著遠方那個逐漸收縮的隊伍,看著那個站在人群中間的人,掌上嬌攏了一下頭髮,語氣哀絕的說:「我知道他的本事,如果想跑掉,也不是沒有可能!可是我也見到了今天的陣勢,所以知道今兒個就算我們真的跑了,也要花費很大的代價。更可怕的是以後,我們要天天生活在官府的追緝之中,這跟以前的那種情況不同,我們不死,官府就不會罷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