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一切,都很明確了,因爲那位頂級妖靈師,正是蘇言。

他們不告訴自己,是在保護他,這要是換做自己,也會這麼做的。

陸北玄臉色一陣發白,只感覺頭暈目眩,因爲蘇言,沒救了。

怪不得那幾人讓他給交代,火神門的前途,毀了!

在場的所有人,都不是傻子,從這十位妖靈師的話語和神情就已經看出了一切,他們,全都被嚇住了。

一旁的段清風更是嘴脣發乾:“原來,他就是宗門的頂級妖靈師。”

是呀,原來,我們所有人的一切,都是因爲他帶來的,因爲他,公會那邊賞賜了許多頂級的古神血和龐大的修行資源,可是,只給他分了三滴十代精血,其餘,都留給他們。

哪怕那些長老,也分了些許的丹藥和各種強悍的術法戰技,沒人在意他。

千瑚島二十年一次的拍賣會邀請函,也是向着他發放的,宗門卻拋下了他,帶着他們去見世面了,人家又悄悄跟來,然後順利進入,因爲張嘴喊了一句三十萬神源的東西,就被趕了出去,坐在門外。

他和安盈盈此次的晉升,也全都依賴那些頂級古神血。

而如今,身爲宗門的榮譽,就這麼孤零零的躺在那裏,無人救得了。

十名頂級妖靈師,甚至將仙王所贈與的仙丹都用上了,可是依舊不行,此刻蘇言的身體八成變成了透明,連着衣服都乾癟下去,至於意識,早就不在了。

會長炎熠全身顫抖着,他們發現,自己救不了他,一點機會都沒有,哪怕用了所有的辦法,到底是誰,透露出了蘇言的身份,讓的歹人下如此重的手段,一直偷偷保護着,害怕的就是這樣。

可最終,還是成了一直所擔心的樣子。

盤龍公會第十一位頂級妖靈師,就這麼慢慢的在他面前在消散死去。

錢陌眼睛發紅,這都是他害的,如果不是因爲自己讓他提煉那瓶龍血,他就不會成爲妖靈師,也不會被有心人害成這樣。

他還只是個孩子,這片世界上好多東西他都沒見過呢,卻因爲他們這羣老不死的,讓他這般快的結束了一生。

大叔,要抱抱 所有人全都垂下手來,心中的難受無以言表,看着緊閉着瞳眸,身形透明的蘇言,安安靜靜的送他上路。

他們,真的無能爲力了,總舵那邊,給蘇言申請和註冊的身份剛剛通過,還沒來得及告訴他,一切,就這麼結束了。

看着十人如此的樣子,凌鈺腿一軟,坐在地上直接痛哭了起來,而後撲過來,想要去搖晃蘇言,讓他起來,別跟他開玩笑,卻發現,自己的手從他身體穿了過去。

“不——”凌鈺哭喊起來。

一旁的安盈盈看着曾經一直惹她生氣的人,此刻就這麼在消散,心中也是難受的很,眼淚流淌而下,直接轉身,將頭靠在段清風的胸膛處,無聲抽噎着。

畢竟,一同經歷過,面對身邊的人就這麼突兀的一下走了,誰心裏都不好受,整個丹峯,全都瀰漫着一股濃濃的悲哀,陸北玄更是心痛的踉蹌後退,被人扶住。

幾天前,十四名第三步的長老死了,今天,數千年來出來的一名頂級妖靈師,也走了,火神門這次,是真正的傷筋動骨了,甚至更慘,因爲接下來,不管是什麼原因,妖靈師公會與火神門,徹底的決裂了。

火神門損失慘重,公會又何嘗不是!

唳!

就在蘇言的身體已經消散九成的時候,凌鈺痛哭,衆多妖靈師眼睛發紅時,一聲淒厲的鳴叫聲突然自頭頂響起。

幾人擡頭間,發現是凌鈺的那頭金烏,它似乎感受到了什麼,此刻在空中不斷盤旋悲鳴,這種失去,它在不久前已經經歷過一次了,回來的時候,發現蘇言竟然還在,便又高興了起來。 故而這幾天,時而出來看看蘇言的,而它之所以和蘇言要好,是因爲蘇言身上有一股奇妙的氣息,讓他非常的舒服,忍不住的想要去親近,這種親近,只有血脈非常高的古神獸才能感應道。

而在今天,它來找蘇言時,才發現,蘇言的氣息乃至身體和魂魄,全都在消散,不由悲鳴不已,下方自己的主人還在絕望的痛哭着。

盤旋兩圈後,金烏飛身落下,龐大的翅膀掀起的氣浪將周圍些許人扇的連連後退,但也知道兩者之間的關係,畢竟它是凌鈺的坐騎,蘇言又是凌鈺的徒弟,當初艦船返回時,它還圍着蘇言歡快的蹦跳呢。

如今蘇言這樣,想必它是來送行的。

金烏眼中透露出濃濃的悲意,而後仰天嘶鳴,接下來的一幕,讓所有人震驚了。

只見到金烏悲鳴後,全身金色的羽毛竟然在飛快的變黑,身形更是變大了許多,不光如此,它的肩膀處,又長出來了一個腦袋。

雙頭黑鴉!

這是金烏血脈到了一種頂級後才能發生的蛻變,很少有人知道,包括凌鈺。

安盈盈和段清風更是差點尖叫起來,這隻雙頭黑鴉,他們見過已經不止一兩次了,幾天前還見到。

原來,它是金烏的化身,那麼,那個和蘇言長的一模一樣的古翎又是誰?而且還是同樣的大聖境圓滿,天地間的巧合,已經不能解釋了。

他來時夜色正濃 怪不得當初在遇到安盈盈被排斥後,人家會一路耗費心神將她送還回來,怪不得此次,他會以自己的生命爲代價去救安盈盈,畢竟,三人只是見過一次面而已,哪怕是親人,也不可能做到這一步。

也怪不得當初回來時,金烏會悲鳴,而後又很快的和蘇師弟開心的互動,

所有的一切,那位古翎做到了,只因爲,他,就是蘇言!

安盈盈眼中的淚水無聲滑落,放開段清風,腳步踉蹌向着蘇言而去,她似乎又看到了那個一直惹她生氣,滿嘴痞子氣的蘇言,還有星空中,裝着一副高冷範兒的化名古翎。

當初她返回來時,還當着他的面說,你跟他差的遠了,根本沒有可比性,人家卻一點也沒在意,如今的兩副面孔,卻在悄然的融合着。

怪不得她的心會痛,怪不得他會義無反顧的救自己,怪不得在將她推出去的一刻,他會喊着,我欠他一輩子,怪不得,這麼多強者,救活不了他。

原來,早在多日前,蘇言就死了,是爲了救她死的,而眼前祭壇上的這個人,她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但是可以確定,他是蘇言,也不是蘇言。

蘇言救不了了,也沒辦法救,他死了,他死了……

在見到金烏化形的一刻,韓青羽以及其它幾名長老也是呆住,這頭雙頭黑鴉他們又何嘗沒見過,當初跟着盈盈第一次進入星空時,就是他抱着盈盈回來的。

當時許多人都將他認作了蘇言,也包括五長老江辰希,那時候,他的身邊就是跟着這頭黑鴉的。

而此次回來的三十多名長老,也是親眼看到,那位古翎救了盈盈,犧牲了自己,他當時是多麼的心有餘悸,對於那位古翎感激不已,是他,救了他徒弟啊。

如今,在看到雙頭黑鴉的一刻,所有的一切,全都明白了。

金烏變身後,張開巨大的翅膀,散發着第三步的修爲,左右兩個腦袋中,巨嘴一張,一大一小,一金一紅兩個晶體慢悠悠飛了出來。

“妖丹,還是一主一副的雙妖丹!”炎熠震驚不已,這頭金烏的血脈非常高級啊,否則,不可能可以有兩種形態,還結出了雙系妖丹。

此刻兩顆妖丹飛出口中後,原本躺着,已經透明近乎看不見的蘇言身體,慢悠悠從祭壇上飄起,耷拉着腦袋,兩顆妖丹飛快的在他周身旋轉,兩股顏色的力量不斷涌入他體內。

甚至於在這兩顆飛行妖獸妖丹的刺激下,蘇言的純黑天使之翼也是瞬間展示了出來,讓的衆人眼睛一亮,有效?

在看到那黑色的羽翼時,安盈盈哭的更大聲了,繼續踉蹌走着,只有她自己知道,這都是無用的,蘇言已經死了。

果然,只是一瞬間,那羽翼的顏色就由黑色變成了灰白,又趨向透明,彷彿曇花一現。

金烏,救不了他,在那麼多人的目光下,蘇言最後的身體部分,在烈日下,化爲一縷青煙,迴歸自然。

只有那一件黑衣飄落下來。

安盈顫抖着身子走到了祭壇處,凌鈺哀嚎一聲就此暈厥了過去,金烏悲鳴着,十位頂級妖靈師擦着眼,送走了蘇言最後一程。

安盈盈看着天空蘇言消散的地方,緩緩閉上了眼,淚流滿面,她輕輕撿起蘇言的衣衫,而後來到昏迷過去的凌鈺跟前,將衣衫放在他面前,而後雙膝跪地,不斷磕着頭:“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火神門這些天所發生的一切,一件比一件衝擊着其他宗門,每一個消息,都讓他震驚不已,畢竟,太過震撼,甚至於在蘇言死後,安盈盈去認凌鈺當師父,敬孝道,也被凌鈺趕了出來。

整座丹華峯,又只剩下了他一個人,不過,他不再居住自己的房間,而是一直待在山的另一邊,蘇言的住所。

盤龍公會這邊,取消了火神門所有的榮譽,連着那三位高階妖靈師雲痕、林梵和歐陽雲琦的在線註冊也徹底的註銷了。

甚至下令,所有盤龍公會註冊過的妖靈師,一律不允許給火神門任何一人提煉精血,被發現一次,開除公會名額和相關俸祿。

至於其它的,就只有許多很難打探到的小道消息了。

火神門,此次因爲蘇言一人,徹底的被衆人破鼓萬人捶了。

與此同時,在星空泡泡的肚子裏,蘇言一直想方設法和這位戰神搭話聊天,但人家話很少,也不理自己,大多數的都是抱着棺槨在說話。

“嗯?”就在這時,蘇言突然心有所惑,神識進入倉庫中,看着自己的分身慢慢凝聚,直至成了一個布娃娃一般,躺在角落,有些愣住了。

這是怎麼回事?難道因爲距離遠,信號不好,給斷開了?我去,我分身衣服呢?蘇言頓時尖叫起來。 穿越-傾城萱王妃 對於分身,竟然詭異的出現在他系統倉庫裏,這點讓蘇言非常震驚的,這不應該啊,蘇言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連着分身衣服都給扒了。

泡泡的身體非常巨大,蘇言找了一個地方,再次將分身召喚了出來,好在,分身的衣服還穿在他身上,其它都還好好的。

想了想,應該是本體與分身相聚太遠的緣故,導致兩者斷開,分身迴歸,而且藉助分身的記憶,也是停留在了學習的那一塊,然後來了個心絞痛,至於後面的,就什麼也不知道了。

算了,權當消失一段時間吧,等日後回去了再給師父解釋,反正在宗門那邊也是沒人在意他這個黴神的,唯一關心的他只有凌鈺,只希望他別擔心。

蘇言似乎想到了什麼,連忙拿出盤龍公會的徽章,嘗試去聯繫大家,畢竟自己一定短時間回不去了,分身又撤了回來,那每個月的十萬供奉可咋整。

和大家商量一下,反正師父凌鈺是知道他身份的,就讓他領吧,就當徒弟孝順的。

可是這一聯繫才發現,根本無人理睬,哪怕蘇言按個發消息也是,不會吧,距離一拉長,連通訊設備都給斷了一個徹底啊。

蘇言垂頭喪氣的回來,一屁股蹲在地上,然後召喚出來的小白,將它的一根肋骨丟出去,然後撿回來,又丟出去……

“我說兩位前輩,你們不覺的旅行的途中有點無聊嗎,好歹咱們是三個大活人吶,”蘇言這次算是真的前不着村後不着店了。

八荒戰神墨凡塵,就守着棺槨,一直在盯着靈嵐仙王的屍體看,龍王青雉則盤膝打坐,閉口不語,蘇言本來是一個活潑好動的人,如今明明有三人大活人,卻一個個都不說話,悶不悶呀。

還是沒人說話。

蘇言起身來到玄玉棺槨面前,然後掏出了祖靈果,遞給莫凡塵:“墨前輩,我的故事你也聽說了,也沒什麼遺漏的,還有靈嵐仙王的也是,這是她結的祖靈果,我聽青前輩說,能夠活死人生白骨,要不,你試試?”

墨凡塵看着蘇言玉匣中的人臉靈果,搖搖頭:“你拿着吧,這對她無用。”

聽着嘶啞聲音的墨凡塵終於說話了,蘇言暗舒一口氣,說話就好,這麼幾天不說話,我害怕你得抑鬱症啊,萬一哪根筋搭錯,大殺四方咋辦。

“其實復活靈嵐仙王也不是沒有辦法,只要有不老泉乳,將她放下去,過段時間鐵定復活,無生的妻子蝶舞,那都死了多少年了,只剩下一滴眼淚了,都能復活,更不用說身軀完整的她了。”蘇言的話剛說完,墨凡塵猛地轉過頭來,一把抓住蘇言的手。

“你剛纔說什麼?”

這一刻,甚至於閉目打坐的青雉也是睜開眼來,眼中爆發出精光:“對呀,我怎麼把這茬給忘了,這很有可能,不過想要復活一位仙王,需要的量一定要大,而且靈嵐本就是林木所化,生機對她而言,會有很大的加持!”

蘇言嚥了一口唾沫:“前輩,我之前給你講時,是不是忘記說了關於無生和他老婆的愛情故事了。”

賴上鬼魅冷殿下 墨凡塵點點頭:“從未聽過說過,快說。”

“好嘞,這話說來就話長了,那我就長話短說了,話說,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很單純可愛的女子,來自羽族,有一天呢,她偷偷跑出去遊玩,然後碰見了……”

蘇言開始將了有關無生的故事,還有自己幫着他完成心願的事。

墨凡塵聽完後,原本絕望的心終於開始了重新燃燒,蘇言說的沒錯,這很有大機率是可以救活靈嵐的,他不是孤獨一人。

“話說的是沒錯,但是在星空中,不老泉乳的珍稀程度,你又不是不知道,有時候甚至一兩滴都難以找尋,那都是天價,更不用說大量的。

而有如此海量的,也只有咱們真界內,所謂的遠古戰場存在,還是回到了原點,復活靈嵐,還是要打開九黎真界的,但是真界內那神祕的東西還在,估計我們一進去就是被滅殺的份。”青雉道。

“那怎麼辦?”看的出來,墨凡塵此次彷彿莫塞頓開一般,對於眼前的生活有綻放了新的激情,畢竟,有機會復活靈嵐的。

青雉看着墨凡塵,搖搖頭:“單憑我們的力量,根本不行,所以,我打算先回龍域,然後再慢慢想辦法,如果你想要救她的話,不妨趁着這段時間,將你的八荒戟修理好,那個時候,你纔有話語權。”

青雉說完,看了一眼玄玉棺槨,而後繼續打坐,但嘴角卻露出了一絲微笑。

墨凡塵聽完青雉的話後,一伸手,損壞的八荒戟便是出現在掌心之中,然後看向蘇言:“謝謝你!”

“不用謝,都是自家……”蘇言的話還沒說完,人家就像是客氣了一下,而後坐在棺槨旁邊,雙手仙力涌動,不斷打入到戰戟之中。

“靠!”蘇言頓時一陣氣結,這所謂的戰神都是這麼高傲嗎,就不能好好說話嗎。

蘇言有些委屈的往旁邊一坐,雙手抱胸,開始了生悶氣。

…………

新龍域很遠,位置很偏僻,畢竟當初九黎真界是最後一個融合進來的,星空中能瓜分的早就差不多了,要知道,光是第一個道晨真界,就要比九黎真界早早融合將近兩萬年。

星空很大,大的有些難以想象,星空土著古神以及古神獸們,在此地不知道生活了多久,可以說,這就是他們的家,可是對於這個家,也只是探查了連七成都不到。

而如今所有的真界加起來,加上搶奪過的地盤,在古神們這七成中,也只是佔據了一半而已,足可以想想,這星空到底有多龐大。

而且危險係數高的難以想象,這也是爲什麼這麼久以來,古神們躲進了星空深處,真界不敢進一步探查的原因,因爲稍不注意,就落了個全軍覆沒的下場,你還不知道是怎麼死的。

目前敢於探查的區域就這麼大,蛋糕也只有這麼一塊,九黎真界爲了趕上其它真界的速度,也爲了新的資源,只好孤身往更深處去探索,去開闢,去駐守,這也使得,他們的損失是所有真界中最大的。

畢竟,九黎真界所要面對的,是更大的一個地方,就像一個圓,其它所有真界都待在圓圈內,去享受自己的成果,而九黎真界,則要面對圓圈外的世界,圈外,是無窮盡。 危險叢生,各種兇獸,古神獸都是活躍的,也使得九黎真界所開闢出來的七十二分部,東一塊,西一塊,就像無邊無際海洋中的零星島嶼,很難守望相互。

本來開闢這些殖民地,九黎真界天庭真仙,近乎有一半隕落在了開闢的途中,開闢成功後,還要面對其它真界乃至星空的危險,派了些許仙人駐守。

沒想到,最後一個出來的真界,被不知名力量淪陷時卻是第一個,快的簡直難以想象,許多仙人大驚,連忙返回,就此一去不復返。

這般在圓圈外的殖民地,沒了仙的守護,只有那些兵將,而且其他的又距離遠,一時援助不了,這等野生的美味食物,誰不喜歡,所以,他們以最快的速度將那些分部給吞噬佔據。

藉助這些圈外的殖民地,彷彿落腳點一樣,派自己的兵駐守,然後就可以探索更遠的地方,這五千多年下來,生生將其餘七個真界所在的圓圈直徑,擴大了一倍有餘。

而龍域,可以說是到如今爲止,九黎真界七十二分部所遺留的最後一個殖民地了,當然,這個遺留,並不是說還在九黎真界的掌控中,還有什麼駐守者和仙兵仙將守護着。

而是此分部距離那個圓圈太遠了,深入的星空也是最大的,跟個與世無爭的孤島一般,沒人去搶,那本就是當初九黎真界的前哨之地,地盤小,沒有什麼資源,也沒搶奪的必要,一旦發生什麼危險,別說救援了,信號一時都發不過來。

真界淪陷,其它分部被搶奪,遠在前沿的龍域駐守者本來就相比其它,少的可憐,如今,五千多年下來了,當年駐守的其它仙人,早就壽元枯竭而死,成爲孤身一人的駐守者龍王青雉,看着曾經的地盤,選擇了離開。

留着他一人給誰看,還不如去拼一次,這些年,他經歷了無數的危險,有星空的,古神的,其它真界的以及許多未知的。

可是,他沒找到其它還存在的夥伴,只遇見過一次行如死屍的戰神墨凡塵,也去了九黎真界的附近,感受着裏面讓人頭皮發麻的氣息,轉頭離開。

如果再找不到其他人,或者壽元即將告竭時,他就一頭扎進去,就算死,也是死在了故土中。

可是,不久後,就碰到了昊天真界的幾名仙王,用卑劣的手段將他困住,挖去了龍珠,剝了逆鱗,抽了龍骨,自身更是他們巴結那些高階妖靈師,成爲了一個不斷供血的器皿,簡直可悲至極。

這麼多年下來,遠在星空深處的龍域地界,反倒繁榮了起來,這裏聚集了各色各樣的人,像個黑市一樣,有化形的妖獸,有其它真界的仙,還有神祕的星空生物,被通緝的恐怖罪犯,星際海盜……

這裏沒有規則,卻有無形規則,這裏沒人統治,卻沒人敢來鬧事,這裏,是流亡之地,是交易之地,是打探消息之地,這裏的每個人,或許是無名小輩,或許是某一方的大佬。

而青雉之所以帶着蘇言來到這裏,是因爲這裏是危險的,但也是最安全的,然後慢慢打聽消息,再做對策。

畢竟,此地是他們龍族所開闢的地方,更是在九號真界留下了古道,當初的古道守護者敖月出現,所需要的最低要求是仙,因爲這裏的分部的前沿,不是仙,活不了太久。

所以,蘇言和熊大他們進不了,只好退而求其次,從泰山那邊踏上了古道。

泡泡作爲一名仙王的坐騎夥伴,又是星空古神獸,速度有多快不用說了,途中遇到一些古神獸或者其它真界的人,也是趕緊躲開,可以說,是一路綠燈的前往,可饒是這樣,光趕路就花費了將近兩個月的時間。

蘇言一路的枯燥沒的說,只好將之前金烏所抓捕,沒來得及提煉的一些古神獸取出來,進行煉化,效果是很好,總共只提煉出了六滴十代古神精血。

蘇言將它們全都撞在六個羊脂玉瓶中,而後一轉頭,就看到了青雉和墨凡塵正不斷盯着自己。

一時之間,空空氣安靜的可怕:“你們,來點?”

蘇言拿起兩個瓶子,有些不捨的遞給兩人。

兩人並沒有去接,而是看着蘇言,青雉更是嘖嘖稱奇:“原來你是妖靈師!”

蘇言一愣:“我以爲你知道,當初在盤龍島的時候,不是你把我弄上去的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