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葉知秋只守不攻,靜待其變。

準提繼續裝逼微笑,問道:“玄女師妹,我的萬佛寶蓮陣,比你的刀兵殺陣如何?”

柳雪想了想,說道:

“如果說此刻的威力,的確比我的刀兵殺陣厲害。可是,這是一個死陣,不能隨意移動,又必須提前佈置,還要對手配合,自己站進來。如果雙方陡然相遇,你倉促之間,怎麼集中這一萬個和尚?對手要殺你,又怎麼會主動進陣?所以,這種低淺的陣法,只適合看家護院,並沒有大作用。”

準提道人藉着陣法顯擺,柳雪偏偏當成打臉!

你的陣法牛逼,在聚靈池交手的時候,你怎麼不放出來?

在人間道峨眉金頂,你不是一樣狼狽逃竄?

“師妹說的也有道理,不過,如果是倉促相逢,我自然有其他陣法……”準提尷尬一笑,支吾兩句,岔開話題說道:“師妹,你可以和葉知秋破陣了!”

〔10.3日,第一更。第二章到晚上吧,這兩天不在狀態,寫不動。〕

〔本章完〕 “好,我先破你的鬼蓮臺!”葉知秋一點頭,取出乾坤膽,在手裏一磕,催動殺氣射向腳下的蓮臺,喝道:“乾坤殺氣,破!”

葉知秋知道,自己腳下的蓮臺,便是萬佛陣的兇位。

只有逃離兇位,纔可以繼續周旋,尋找破陣的機會。

可是,乾坤殺氣射出的同時,蓮臺上,自動射出一片蓮瓣,與乾坤殺氣相撞。

嘭地一聲響,兩股力道互相抵消,散於無形。

葉知秋稍有優勢,但是並不明顯。

畢竟,無色山以傾國之力對抗,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

準提道人大笑,說道:“葉知秋,如果你出不來,不如干脆拜在我的門下吧。我這裏是極樂世界,保證你無憂無慮,逍遙自在!”

“準提,如果我出得來,你是不是要拜入我的門下?我茅山派還缺一個看門掃地洗衣做飯的伙頭道人,我看你很合適!”葉知秋冷笑,收回乾坤膽,祭出了赤元劍。

劍化無極,無數點劍光,射向四周山頭。

可是無色山萬衆一心,陣法固若金湯,葉知秋的劍氣,總是被鋪天蓋地的蓮瓣所阻擋。

雖然劍氣凌厲,但是很難射到五丈之外。

“聽我敕令,赤元出鞘!”葉知秋再次變招,單發劍氣,射向正前方的山頭。

準提道人不慌不忙,揮手向着葉知秋的劍氣一指。

萬佛寶蓮陣中,無數蓮瓣自動組合,結合成一朵金蓮,來迎葉知秋的劍氣。

錚!

砰!

赤元劍氣撞上金蓮,發出一聲巨響。

金蓮散開,花瓣飄零如雨,但是葉知秋的赤元劍氣,也被化解於無形。

準提道人大笑,說道:“葉知秋,我佛法無邊,你黔驢技窮,我看,你還是就此投降吧。”

“小人得志便猖狂。劍靈,起!”葉知秋冷笑,將赤元劍射出。

赤元劍身在半空,忽然化作葉知秋的模樣,縱橫衝突,迂迴前進,突破無數蓮瓣,衝向西北方的山嶺。

因爲葉知秋一直以靈養劍,以命相祭,所以劍靈既成,也就是他自己的模樣。

也可以說,赤元劍就是葉知秋身體的一部分。

準提道人笑容不改,一揮手,催控着整個大陣,竟然讓整座環形山,都轉動起來!

準提道人座下的蓮臺,也隨之轉動,始終面對着葉知秋的劍靈。

“知秋,這樣也不行,快把赤元劍收回來,以免落入準提的手中。”柳雪說道。

“說的是。”葉知秋一招手,將赤元劍收回。

柳雪又道:“知秋,我在你的保護之下,不知道外部的壓力,是不是對方的威壓很大,我們出不去?”

葉知秋點點頭,說道:“我們處於萬佛寶蓮陣的中間,也是最兇位。我們現在的情況,等於被定在這裏,不破陣,就很難移動。雖然準提也不能傷害我們,但是我們也出不去,處於僵持之中。”

其實,葉知秋身外的壓力巨大。

幾乎整個無色佛國的力量,都壓在葉知秋的身上,情況之嚴重可想而知。

葉知秋雖然可以移動,但是僅限於蓮臺之上。想要帶着柳雪衝出蓮臺,絕無可能。

柳雪想了想,問道:“我們分開行動,行不行?”

葉知秋急忙搖頭:“不行,你的修爲不夠,一旦和我分開,立刻就會被陣法中的殺氣傷害。”

“那怎麼辦?一直耗下去,我們有沒有勝算?”柳雪微微皺眉,覺得自己大意了。

“目前形勢不明,只能走一步看一步。”葉知秋說道。

其實葉知秋也有些後悔,是自己過於託大了。

如果不進這個萬佛寶蓮陣,就不至於這麼被動。

可是師父捏在準提的手裏,遊戲規則不由自己選擇啊!

就在此時,葉知秋的衣襟微微一動,紅山老魔似乎有話要說。

葉知秋一喜,急忙放出神思,問道:“老魔前輩,是不是有什麼好的建議?”

在萬佛寶蓮陣裏,葉知秋擔心準提會聽見自己和老魔的對話,所以用神思交流。

老魔的魔念隨即傳來,說道:“準提這個陣法,固若金湯,破陣關鍵應該不在陣內,而是在陣外。”

“陣外?可是我出不去啊,就是知道破陣點在陣外,又有何用?”葉知秋問道。

如果可以出陣,也就等於破陣了,還說個雞毛?

“那也未必!”老魔冷笑,說道:“聚靈池那麼厲害,你不也出來了嗎?總會有辦法的。”

葉知秋想了想,用神思和柳雪交流,將老魔的話說了一遍,詢問柳雪的看法。

柳雪皺眉思索一番,忽然說道:“我記得,無色山有一朵九品金蓮,牽繫着整個無色山的命脈,維持着無色山的氣運。難道,破陣的關鍵點,就在這朵金蓮上?”

葉知秋茫然,問道:“九品金蓮是什麼東西,在哪裏?”

柳雪想了想,說道:“這個九品金蓮的來源,說來話長,原是混沌初開之時,天地生成之物。它原本是十二品金蓮,後來被上古妖蟲蚊道人吃了三品,降爲九品金蓮。這朵金蓮之中,包含着強大靈力,維持着無色山的運轉……”

葉知秋有些明白了,問道:“我明白了,只要摧毀九品金蓮,也就摧毀了無色山界。摧毀了無色山,我們眼前的萬佛寶蓮陣,也就不攻自破,是不是這樣?”

好比華夏國,命脈之維繫,在於長江黃河,在於崑崙泰山。如果兩河五嶽出了問題,那可就觸及根本了。

柳雪點頭:“差不多,你再和老魔商量一下。”

葉知秋立刻和老魔溝通,轉述柳雪的話。

老魔笑道:“既然九天玄女也這麼說,那還等什麼?我們直接出去,毀了準提的命根子吧!”

“前輩,現在的關鍵,是我們出不去!”葉知秋說道。

“身體出不去,魂魄也出不去嗎?你分出一點元靈,和我的魔靈結合,我帶你出去!我來自於六道之外,你們六道之中的很多禁制,對我無效。”老魔說道。

“好,就依前輩所說,我分神而出。可是,分出多少元靈比較合適?分神太多恐怕不行,我還要抵抗這萬佛寶蓮陣。”葉知秋問道。10.4日,第一更。 分神出去太多,葉知秋在這裏的修爲就會下降,肯定抵抗不住這萬佛寶蓮陣。

弄不好,自己和柳雪都會被準提道人剿滅;

分神出去太少,葉知秋又擔心難有作爲。

因爲分神出去是有任務的,要對付準提的九品金蓮。那九品金蓮既然是天地生成的寶物,想必也不會隨隨便便被摧毀。

這是個難題。

紅山老魔想了想,說道:“分出六分之一,如何?”

葉知秋斟酌了一下,說道:“分出六分之一,自然是沒有什麼大問題。但是,時間不能太久。我感覺,分神以後,我最多隻能在萬佛寶蓮陣中,支撐一天一夜。超過這個時間,恐怕就非常危險了。”

這不僅僅是自己的安全問題,也關係着雪兒的安危,所以葉知秋不敢冒險。

“有機緣,一天的時間足夠了;如果造化不在我們這邊,便是一萬年,也沒用。”紅山老魔說道。

“好,我相信我們的造化!”葉知秋一點頭,悄無聲息地分出一點元神,進入衣襟上的結界之中,與紅山老魔的魔靈融合。

老魔散開魔靈,接納葉知秋的元神。

一炷香之後,融合完成。

葉知秋問道:“老魔前輩,現在你可以出去了嗎?”

“還需要你的幫忙。”老魔說道。

“如何幫忙?”

“你集中全力,攻擊準提道人,分散他們的注意力,我才能趁虛而出。”老魔說道。

“明白!”葉知秋點點頭,再次催動乾坤殺氣,射向準提道人。

殺氣射出之後,葉知秋立刻催發赤元劍,也對準了同一方向。

準提道人哈哈大笑,祭出金蓮來迎:“葉知秋,有沒有新鮮一點的招數?”

“對付你,不需要新鮮的!”葉知秋冷笑,不斷地催動乾坤膽,殺氣一波接着一波,連綿不斷。

寶貝兒,咱不離婚 柳雪和葉知秋夫妻一體,立刻催發自己的修爲,協助葉知秋。

準提道人也不敢怠慢,全力應對。

四周山頭上,上萬僧人齊聲唸佛,全力剋制葉知秋的殺氣。

然而就在此刻,紅山老魔化開了魔影,散作似有似無的黑氣,悄悄地向着陣外滲透。

準提道人忙着對付葉知秋,並沒有察覺。

當然了,老魔來自於六道之外,魔靈的構成也和六道之靈不一樣,所以更難察覺。

一炷香之後,葉知秋的乾坤殺氣泄盡,再也不能繼續施放了,全靠赤元劍支撐。

寵婚,蓄謀已久 但是,紅山老魔也帶着葉知秋的一點元神,悄悄出陣而去。

明修棧道,暗渡陳倉,計策成功了。

準提道人兀自不知,笑道:“葉知秋,我看你已經是強弩之末,撐不了多久了。”

葉知秋收回赤元劍,抱元守一,只守不攻,笑道:“準提,我就在你的萬佛寶蓮陣中,你有本事,來拿我就是!”

柳雪也冷笑道:“準提師兄,你以傾國之力對抗我們,也就是個平手的局勢。誰勝誰負,你自己心裏有數。”

準提道人笑道:“勝負結局,我看一日之後便見分曉!”

以準提的修爲,自然也能對局勢做出判斷。

他感覺到葉知秋後勁不足,所以覺得,一日之後,可以拿下葉知秋和柳雪。

只是準提不知道,螳螂捕蟬黃雀在後,他的大後方,正面臨覆頂之災!

……

話說紅山老魔悄悄出陣之後,遠遁數百里開外,這才現身,然後將葉知秋的元神分離出來。

葉知秋的元神落地現身,打量四周,問道:“老魔前輩,我們這是出來了嗎?我們現在在哪裏?”

老魔點頭,環視四周,說道:“我們剛剛出來,具體地點,我也不甚清楚。”

葉知秋也看着四周,說道:“雪兒跟我說,準提的大雷音寺,就在無色山山頂之上。他的九品金蓮,也就在大雷音寺之中。準提的萬佛寶蓮陣,需要藉助九品金蓮的靈力,想必,大雷音寺就在附近!”

“好,你我隱身前往,不要打草驚蛇,以防被準提知曉。”老魔說道。

這次的行動必須絕密,才能出奇制勝。

葉知秋點頭,和老魔一起,隱身向西遁去,尋找無色山中的大雷音寺。

就在萬佛寶蓮陣的正西方,百里之外,有寶光耀眼。

葉知秋定睛一看,寶光來自於山頂之上。

再仔細看,果然有一座雄偉大廟,藏在寶光之中!

紅山老魔也看見了西方的寶光,和葉知秋心照不宣,悄然前往。

漸行漸近,葉知秋和紅山老魔看得清楚,山頂上的大廟,果然是大雷音寺!

當然了,這可不是唐僧取經的地方。 我真的重生了 唐僧取經的地方,是人間道的大雷音寺。

葉知秋和紅山老魔不敢立刻靠近,各自隱身,在寺廟前後查看。

大約是無色山所有的兵力,都用於佈置萬佛寶蓮陣了,故而大雷音寺防守空虛,前前後後,只有一些老弱和尚與童僧守護。

此刻,剛好有兩個童僧走出山門,向着半山腰而去。

葉知秋心思一動,和老魔一起,跟着兩個童僧。

兩個小和尚修爲不高,自然察覺不對有人跟隨。

前方一轉,兩個小和尚進入了一片竹林。

葉知秋和紅山老魔同時發作,撲向兩個童僧!

風聲微動,葉知秋和紅山老魔同時奪舍成功,附體在兩個小和尚的身上。

紅山老魔轉了一圈,笑嘻嘻地看着葉知秋,合掌鞠躬:“師兄,師弟有禮了!”

“師弟不要鬧,快回寺廟看看!”葉知秋瞪了老魔一眼,轉身便走。

老魔點點頭,和葉知秋並肩而去,走向大雷音寺的山門。

葉知秋和老魔走回山門處,卻被守門的老僧叫住了。

老僧問道:“戒言,戒咎,你們倆怎麼回來了?”

凌霄大聖 葉知秋合掌說道:“我們走到半路上,接到佛祖的通靈指示。佛祖說,萬佛寶蓮陣正在伏魔,讓我等各自持頌經文,不得出門。”

老魔也點頭,煞有介事地說道:“是啊是啊,佛祖讓我們倆,去大殿唸經,不要外出,以免被誤傷。”

老僧皺眉:“這麼說,前方的形勢很嚴重了?否則,佛祖絕不會通靈傳令。”10.4日,第二更。晚上還有更新,補昨天的欠更。

https: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 估計這老和尚也很納悶,爲什麼佛祖通靈傳令,不找自己,卻找了兩個小和尚?

“佛祖說,非常嚴重,讓我們各自持頌真經,或許可以加持佛力,有助於伏魔。”葉知秋說道。

老僧不辨真僞,點頭道:“既然如此,你們快去大殿唸經吧。”

葉知秋和紅山老魔矇混過關,跨過山門,直奔大雄寶殿。

過了山門,是長長的白玉臺階,足有上千級。

一路上,又遇到幾撥僧人盤問。

葉知秋對答如流,還是用剛纔的話來搪塞,並且假冒佛祖之意,讓那些僧人就地打坐唸經。

星際之註定縱橫 僧人們聽說是佛祖的命令,立刻坐了下來,開始唸咒。

葉知秋心裏暗笑,加快腳步衝向大殿。

大殿門前,有兩個頂盔摜甲的武士,手持金鞭侍立,那是佛門的金剛。

看見葉知秋和紅山老魔,兩個金剛喝道:“你們兩個,慌慌張張地幹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