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黑山魈繼續靠近幾人,完全沒有被沮喪的雲果所影響。

然後在頭領老山魈的刺耳叫聲中,幾隻黑山魈毫無花俏的對五人就撲了上來,彪悍之風盡顯,張牙舞爪還有聲音恐嚇,黑山魈和眾人異能和弩箭等攻擊就面對面來了個大碰撞! 山谷中的潭水旁露營燈的光芒下,七隻幾乎一人高的壯碩黑山魈沖著人群的中央撲去!

那隻最為狡猾,毛髮幾乎都有些發白的老山魈最為毒辣,它指揮其餘山魈全部撲向人群中最弱的雲果,雖然有異能防護盾擋住山魈尖銳指甲的攻擊和撕咬,但是明顯這幾個人都很在意那個弱小的女人,防護力量全部都擊中到她的前面,然後就把他們自己的身周給露出破綻了!

老山魈就專門尋找這樣的機會,在其他山魈的鋪天蓋地的攻擊中,尋找到了一處防護罩空隙一把就抓向了小森的胳膊,只聽「撕拉「一聲,小森的防護服就這樣毫無抵抗之力的被撕開了幾條口子,露出裡面血肉反卷的傷口!

穆君然見狀一把密集的金屬尖刺對準老山魈激射而去,老山魈反應極快,一擊得手也不戀戰在戰鬥經驗十分豐富的幾隻山魈的掩護下,全身而退,連一根金屬刺都沒有刺中它!

雲果一邊瞅准機會用弩箭射擊,一邊急聲吩咐:「大家集體向後退,以湍急的河水作為依靠,這樣就全力攻擊、防衛三個方向就可以!「

她話音剛落,就用敏銳的五感察覺自己的頭上有異動,不用抬頭,她就看見山魈外圍有一隻格外靈巧的黑山魈踩著同夥的肩頭,就這樣跳躍起身,想要從頭頂的方向跳過防護盾抓向自己的腦袋!

雲果提前察覺它的動作,所以在和大家一起後退的同時,伸手就從后腰上掏出一把電擊槍來對準自己的頭上空中就是一槍!

「滋啪啪~~「

一道刺眼的白色強烈電流從槍口激射而出,正好迎接向了撲到頭頂的那隻山魈,因為打了提前量,所以山魈就像自己撲到電流上一樣,瞬間就爆發了一聲尖銳慘叫,毛髮燒焦的向後倒地抽搐!

其餘山魈竟然毫不理會同伴的遭遇,並且好像被那慘叫聲刺激一樣進攻的更加兇猛了,甚至以傷換傷,寧願中箭也要對包圍圈內的眾人抓傷一把,那猙獰的樣子和眼中的血腥讓人不敢直視!

有時候距離太近,雲果她們甚至都在山魈的血盆大口中聞到了腥臭的氣息!

幾隻山魈勇猛糾纏著後退的幾人,老山魈卻跑到火堆旁邊,伸爪把兩隻烤好的野兔抓到嘴邊極快速的啃吃起來,沒用一會,那兩隻三四斤的大兔子就被連骨頭帶肉的啃光了,然後更加興奮的尖叫著沖了上來戰鬥!

「這是吃上好了!「穆君然冷眼看著山魈的動靜,發現老山魈食髓知味,越打越興奮,當下也是氣不打一處來。

就在此時,老山魈的一聲尖叫,山谷外又傳來了幾聲差不多的嘯聲回應,顯然是還有山魈就在附近很快就會來增援了!

雲果也察覺不好,索性抽出了背後的大砍刀,一推身邊護住自己的穆君然,讓他向外退兩步同時帶動防護盾也偏離了眼前的位置,頓時就露出空檔來!

穆君然雙眼一立眉目含煞,不贊同的撇了一眼雲果,剛想把那處漏洞補上,就見一隻見縫插針的山魈已經張著血盆大口沖了進來,而雲果一夫當關萬夫莫開架勢,雙手握緊彪悍的大砍刀,對準那山魈的腦袋就是直劈而下!

「噗「

山魈腦袋一歪躲了過去,卻從它的肩膀開始一直到胯下,竟然就被雲果這全力一刀給活活劈成兩半!

「卧槽,怪力女!「周洲使勁全力的做著兩面的防護工作,好讓另外兩個夥伴能夠全神貫注的進攻,可他在配合不上穆君然的防護罩時詫異回頭,看到的就是雲果的這驚天一刀。

不過驚訝歸驚訝,好爽有木有!

可惜山魈不給你感嘆的時間,縫隙中一隻剛被劈成兩半,另一隻的爪子就緊接著伸進來,直直的抓向雲果的面門,讓收勢不急的雲果來不及舉刀再砍,而是一個就地翻滾,抓著大刀的雙手就勢橫向一掃~~

「噗噗「兩聲,那隻偷襲的山魈就這樣被毫不留情的砍斷了雙腿,噗通摔倒在地慘叫!

穆君然抓緊機會也是幾根金刺,這下毫無懸念的刺中了那隻受傷山魈的嘴巴,刺進了它的大腦,成功的結束了它的生命!

至此黑山魈兩死一傷,七隻黑山魈就剩四個戰鬥力了。

雲果這方,小森胳膊受傷只能單手勉力控制著木系異能偷襲山魈腳下攪亂它們的節奏,雲果卻算是異軍突起的暴力女,所以勉強算是四個半的戰鬥力,所以雙方暫時斗個旗鼓相當!

雲果不再被山魈當做最弱的一位了,因為失去戰力的三隻山魈都是她搞定的,所以老山魈改變了戰略,佯攻雲果主攻小森。

小森胳膊流血不止有些體力不支,之前遭遇的襲擊太過突然,所以包裹里的急救藥品都沒有拿出來,所以他不能治療只能帶傷戰鬥。

如今老山魈把目標定到了他的身上,讓他的壓力更大,一個品階不高的木系異能者攻擊速度根本就不比不上輾轉騰挪速度極快的山魈!

所以在山谷口幾聲尖銳的山魈叫聲刺激下,緊張的小森一個失手,就讓他頭上的位置有了可乘之機,老山魈就特別雞賊的踩著同伴用之前攻擊雲果的那個戰術抓向他的頭頂!

穆君然怒吼:「畜生你敢!「

他不顧護在自己和雲果身邊的防護罩,雙手可以全力的攻擊向那隻老山魈,另一個小夥伴也同樣不顧拚命抓向周洲防護罩的三隻山魈,稍顯緩慢的土刺也刺向了老山魈!

只苦了周洲一個人全力支撐防護罩還要再加多穆君然放棄防守的一面,大家齊心合力的想要去挽救小森這一舉動已經來不及了,老山魈動作更是快若閃電,在穆君然的大吼聲中它就撲向了小森的頭頂!

那五指大張的充滿了毒素的尖銳指甲就那樣抓向了小森的面門,被他的幾根藤條阻攔也都被那指甲切斷,絲毫沒有緩衝機會,幾乎是一眨眼那指甲就直奔他的面門摳向了他的眼珠子……

「吼「

一切攻擊都來不及之時,卻見老山魈抱頭慘叫,一個哆嗦就頂著滿頭的異能尖刺滾落倒地…… 在老山魈致命一擊又莫名一頓的情況下,大家的攻擊隨後而至扎了它滿頭的異能尖刺,鼻孔還有眼睛這些軟弱部位更是血肉模糊慘不忍睹!

老山魈倒地慘嚎,這下算是損失慘重的山魈群開始驚慌了,其餘三隻還能蹦噠的黑山魈見到它們最偉大的頭領都不行了,這三隻本身也是遍體鱗傷體力不足,只能一聲尖嘯后逃離這處光源后竄進周圍的藤蔓中消失不見!

女二號 雲果等人半響僵立不動,一直到山谷外的長長短短的嘯聲遠去,他們才看了一眼腳下已經斷氣了的幾隻醜陋黑山魈后,鬆了全身肌肉並散去手中的異能。

小森這時候才搖搖晃晃的一屁股坐到了河岸邊鵝卵石上,顧不得屁股下硌的生疼倒地猛喘,剛剛那最後一下他順著老山魈的黝黑指甲,他都預見到了自己最後腦漿迸裂的場景,彷彿都看到了死神在向他招手,實在是太恐怖了!

周洲也是全身脫力,但卻依舊連滾帶爬的去火堆邊,尋找被山魈撕扯的到處都是凌亂的帳篷處找到還算完好的背包,踉蹌的拖了過來手腳顫抖的翻找裡面的藥品給小森治療~

估計是小森手臂上的動脈血管破裂,至今還汩汩流血不停,煞白的臉色缺血到幾乎都要暈厥過去的程度了。

看到周洲也不給力,另外一個小夥伴搶過藥水噴霧就噴向了小森的傷口,直到把他受傷最嚴重胳膊弄好后,才去幫助其他人治療身上不小心被劃到的傷口,只有抱著腦袋倒在地上的雲果完全不知道怎麼治療。

穆君然冷著一張臉彎腰抱起雲果,走到火堆邊給她烘烤冰涼的身上意圖增加點溫度,而自己身上護住雲果時受的傷卻任由小夥伴處理了。

周洲躺在火堆邊勻氣,然後看著火苗皺眉:「我要是火系異能就好了,這些兇猛的傢伙最怕火燒它們的毛了,膽子再大都會怕,反而我這土系對它們幾乎沒有什麼威脅。「

穆君然依舊冷著臉沒有心情說話,只低頭看著懷裡白著臉的雲果,伸手用毛巾不斷給她擦汗,眼裡眉梢都是心疼。

小森剛緩過一口氣,全身無力的躺在一邊昏睡,自是也不會和他說話,只有那個一向沒有什麼存在感的另一名土系異能者田剛,也難得贊同的點點頭:「很多時候我也覺得土系異能除了出大力蓋牆外,就沒有什麼作用了,哪怕作為護盾也是頗為笨重靈活度不足。「

周洲自己糾結可以,但是卻聽不得別人妄自菲薄,「我們這種力量就適合團隊作戰,大氣敦厚可靠有安全感,要是沒有我們這樣老實的笨傢伙,其他異能者哪能放心自己的背後!就像火系,這異能攻擊力彪悍,可那防禦力~嘖嘖……「

他這邊自說自話,單純的田剛還去接茬,穆君然卻是知道他特意打岔,他是想轉移注意力,不讓傻乎乎的田剛去問雲果為什麼頭疼,田剛幾次糾結的看向雲果還有那欲言又止的樣子,早就讓人看在眼裡了。

穆家包括雲果自己都不想暴露她精神力與眾不同的問題,別說如今一個健康的精神力異能者有多稀罕,更何況她還這樣神奇~

可惜他的好意田剛沒有能夠領會,幾番猶豫最後還是問了出口:「君然,剛剛老山魈那最後一下停頓是不是雲果的功勞啊?要不然以它的速度和精神頭完全不像是意外,還有雲果如今的痛苦模樣……「

他憨厚的臉上露出一抹疼惜:「我,哦不,我們能幫上什麼忙么?「

周洲扶額,這老實人也太老實了,連個眼色也不會看,越是阻止他反倒是越想說出來。

果然穆君然沒啥好臉色,他被田剛提醒,抬頭四下打量了一下周圍的環境--雲果最後一下耗費了全部精神力,在緊要關頭刺激了老山魈的腦域,成功的阻止它后自己也歇菜了,如今沒有了她精神力的監控,大家只能在這黑暗的山谷中自己想辦法警覺了。

「田剛你還有力氣,就先用異能建起一個土屋吧,安全點建著,我先把雲果放下讓她好好休息再說。「

聽到穆君然的吩咐,田剛其實對於雲果總會時不時暈倒頭疼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了~

實在是她的精神力太過廢材,每次關鍵時刻一使用后就和對手同歸於盡了,如果敵人還能有力氣爬起來,那麼就是她的末日到了。

所以也不追問,看穆君然表情估計雲果沒有什麼嚴重後遺症,便也老老實實的起身去蓋房子去了。

五個人卧倒兩個半,剛入夜就遇到百年難得一見的黑山魈,真是不走運。

不過幸好人都還健在,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夜晚遷移不容易,還有一群瑟瑟發抖的山羊擠在刺藤蔓牢籠中心呢,夜晚人走了山羊帶不走,留在這裡純粹就是喂山魈的點心了!

死守山谷是他們唯一的辦法,最起碼這裡能防住除了靈長類動物以外猛獸的最佳地理位置。

田剛用了最簡單快速的方法建土石屋:

四根粗壯的柱子分別立於房屋位置的四個角落兩長兩短,中間留出十幾平米的空地,足夠幾人休息;

然後在高低柱子之間搭上石柱架子,形成斜坡的房頂,最後包邊立牆還有平房頂,最後形成了一個簡單使用並且不怕雨水的土房子。

雖然從外表看起來有點丑,不過對於這一點倒是沒有人在意的,這種危險的野外環境,有的地方好好睡就不錯了,如今這樣都算是奢侈了!

田剛異能消耗劇烈,幾乎是面目赤紅也不停手,直到最後把破爛帳篷里的行禮都找出來鋪進了土房子里,才幫著周洲把小森抬進去躺好。當然還有雲果也被穆君然抱了進去好好睡一覺。

最後穆君然把所有的小夥伴都推進了屋子裡去睡,自己一揮手把石屋的空缺的門口用金刺門給封好了,除了通氣口用細密的鐵絲網防蚊蟲外,整個石屋就幾乎是全封閉了!

看著能頂一陣猛獸攻擊的石屋搞定,穆君然一個人在外頭守夜。

他把火堆填旺,扔了一塊白蟻巢進去熏蚊子,自己起身去周圍綁警示鈴去了…… 估計是穆君然他們隨身攜帶的山羊惹的禍,山谷外一晚上都沒有安靜,都是或遠或近的獸吼,在漆黑的夜晚另人心底發寒。

而山谷內也沒有多安全,黑山魈們不知道是不是記住了這裡有食物,竟然聚集到山谷四周的岩壁上,躲在岩石和樹木的後頭一直大聲尖叫著盯著這火光範圍,直驚的周洲他們都完全睡不著,也都爬起來守在火堆旁邊警惕的打量著周圍。

「哈欠!」周洲疲憊的打了個哈欠,抬頭看了看這一小方天空上露出的幾點星芒發覺時間還沒過去半夜,苦著臉用拳頭錘了幾下自己麻木的腰和腿,對一臉疲倦卻雙目圓睜的穆君然道:

「君然你說它們要跟著我們多久?會不會我們明天早上離開這裡,它們也會在後面跟著我們,想把我們拖垮?」

自從帶上山羊這群累贅,一行五人的困難和麻煩就沒有減少過,後面隨行的大型動物還越來越多,誰都想在他們這塊兒肥肉上啃上一口。

一連幾晚上都沒有好好睡覺,還要精神緊繃那種頭腦崩潰的痛苦簡直讓人抓狂!

穆君然低頭看了看自己光腦上投射出來的地圖顯示,又揉了揉抽疼的太陽穴,才聲音略帶沙啞的緩慢開口,「看路程顯示,不出意外的情況下,我們大概就要三天時間就能走出去了。」

其實在無路且兇險的叢林中帶著一大群山羊走走停停,統共用一個多星期的時間就能從山林深處回到家裡,已經都是很快速的腳力了,可如果這一個多星期來幾乎都不怎麼睡覺還需要精神繃緊,那過程就無限蔓延放大痛苦了,可謂度日如年!

「還有三天啊~~」周洲有氣無力,「我覺得的我三個小時都頂不住了,我覺得我要昏了!」

周洲閉著眼睛呢喃的說著話,實際上聲音越來越小眼睛的是真的要閉上迷糊過去了。

「進去睡,保持體力,等一下叫你倆起來換我,要是這些山魈有什麼異動我會叫你們出來,沒問題的。」

穆君然又喝了一口熱水提神,滿是紅血絲的眼睛澀澀的又瞪圓了。

周洲頭腦有些迷糊,冰冷的山風和嘩嘩作響的瀑布水聲都完全沒有辦法刺激醒他,他現在只想管他天崩地裂,什麼事也別想阻攔他睡覺!

不過穆君然的清冷聲音還是讓他有一種對於老闆的下意識的敬畏心裡,最終還是跟在田剛的身後爬回了石屋,留下穆君然幫助他們又把石屋的門口封住。

山魈們漸漸地好像也睡著了,吼叫聲也少了下去,加上瀑布水聲的不間斷沖刷,最終穆君然也倚著用金屬籠子把自己關在其中,外面布滿了尖刺,就這樣蜷縮在裡面坐著睡著了~~

異能消耗太多,聖人也有些受不了了,更何況是一些還在長身體的少年們……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了,啟明星也逐漸升了起來,夜晚到達了一天中最黑暗的時刻,也就是凌晨一點左右。

山谷里的生物大部分都睡著了,除了蛙鳴和蟲鳴,就連受了驚嚇的山羊們都依偎在一起閉目倒嚼,安靜的不發出聲音,讓山谷中瀑布下水潭邊的幾個借宿的小夥伴終於能好好睡了幾個小時。

突然,正昏昏沉沉迷糊著的穆君然腦海里有一聲緊張的叫喊:「君然哥小心!「

還以是做夢的穆君然也被一個激靈嚇醒,慌忙睜開眼睛抬頭查看,卻發現幾隻黑山魈已經鬼魅的爬到了火堆不遠處,已經離他很近的距離了!

他立刻做好了防禦準備,整個人卻沒有出了身周的金屬防護欄,想要等到它們攻擊過來再去通知夥伴們也來得及,現在的防護措施也還能頂一會。

大家都沒有休息好,異能根本就不夠用,就是叫起來了也是頂不住這些傢伙的狂猛攻擊!

誰知,發現穆君然已經發現它們了,那幾隻山魈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爬起身體就閃電般竄了過來,黑乎乎長手長腳齜牙咧嘴的恐怖樣子在火光明明暗暗的照影下,看的穆君然後背發緊~~這種生物實在是太丑了!

而山魈不是過來賣丑的,只是動作迅速的抓起了依舊躺在一邊的四隻山魈,包括那隻老山魈,全都被拉起背在它們後背上,沖穆君然齜了齜牙后才一連串的跑走了,躲進山谷的黑暗中消失不見……

穆君然渾身緊繃的站在那裡,眼中的凶芒完全不遜色于山魈的兇殘,一絲懼怕之意都沒有–

叢林生存法則:狹路相逢勇者勝!

山魈的生存字典里其實沒有退縮的這一個說法,只是這群山魈似乎是剛剛分群來尋找地盤,在發現這裡已經被佔據后又打不過原生居民,又為了保存實力,所以還是轉道去了其它地方了,畢竟叢林里多的是好地方,一般的猛獸也沒有這幾人這樣難啃!

狡猾兇猛的山魈終於退去,等了半響發現這些傢伙是真的走了,就連山谷中蟲鳴鳥叫彷彿都輕鬆了起來,讓人心裡不由得就是一松~剛剛還以為還有一場惡戰呢!

穆君然確認了黑山魈已經離開了山谷,在山谷外傳來的嘯聲也越去越遠,這時他才完全放心,走到房子門口用異能熔化被封死的金屬門,也好讓大家透透氣。

屋裡的幾個男人還在睡著,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倒是雲果讓人意外的起來了,竟不是精神力用光后沉睡一晚上的情況了!

「你怎麼醒了?「剛打開金屬門,還在疑惑是不是真的有人叫醒自己的穆君然果然看到了雲果站在屋裡,困得頭疼的他還有些反應遲鈍。

雲果從穆君然的手臂下鑽出石屋,心疼的看著少年憔悴的神情和一身冰冷的露水,夜晚睡在火堆邊,河水又潮氣很重,所以也算是冰火兩重天的遭罪了!

「君然哥趁天還沒亮,你也進去睡一會吧,我的異能有了點進步,所以耗空后恢復的也快了許多,以後再鍛煉鍛煉也許就不會這樣狼狽了,你不用擔心我。「

知道雲果的精神力發現危機的能力比自己要強上許多,著實頂不住的穆君然也只能點點頭先去睡。 凌晨到上午十點之間,可算是風平浪靜的讓大家睡了一個管它天崩地裂的好覺。

天還沒亮的時候,雲果用打坐恢復精神力來休息,然後等天剛蒙蒙亮就起身用砍刀把羊籠子給打開一道口子,放山羊出來自由的吃草喝水。

這一段時間到勞碌奔波,也苦了這些山羊一直沒有怎麼好好吃草,今天打算讓穆君然他們多睡一會兒,所以這些山羊也就借光可以好好的吃一頓。

雲果自己卻選擇了河中心有幾處大石頭的位置衝刺跳躍過了河岸。

她夜裡打坐,早就把這處山谷里裡外外探查了一遍,發現在瀑布下的河流的另一側岸邊,再往裡走,穿過了如同門帘一樣的藤蔓和榕樹,裡面是一個花草豐富的草地,在一個角落裡是一大片野菜細田穀。

雲果早就心痒痒的想要去查看了,所以一早就坐不住了,踩著大石頭全力跳躍過河流~最後一下馬上就要到河岸淺水區卻掉進水裡濕了半截褲腿也毫不在意。

穿過榕樹的氣生根形成的天然大「門帘」就眼前一陣寬敞,鼻息間也有陣陣草木花香傳來鳥蟲清脆悅耳的鳴叫,天色雖然還不明亮,只能在霧氣中模糊的看到不遠處景色,卻有霧裡看花那樣的朦朧美~~

雲果顧不得欣賞景色,只粗略看了一眼景色就不解風情的直奔那片細田穀而去!

細田穀分叉特別多,長成大大的一團能有一人多高,葉子呈寬厚的柳葉形狀,有人手掌大小呈綠色中帶點淺紫紅,多枝丫尖端開滿細碎的紫色小米樣小碎花,長勢特別喜人!

雲果撲了過去,興奮的去幾棵高大粗壯些的細田穀上,有些的乾枯的花朵上去尋找種子。

大清貴人 在花朵中一尋,果然發現米粒般的小紫花中,一顆顆都是黑色的小種子,雲果也沒有耐心去一粒一粒剝開它們,而是用手中的刀把整棵花朵一起砍了下來。

而一棵細田穀上,除了頂端上的花朵之外,周圍的細枝頂端都有花朵,整個植物顯得花團錦簇。

這些已經成熟的種子都被雲果收入囊中,直到把這一片幾十棵的細田穀種子都收起來之後,雲果才低頭尋找地面上成熟種子落地后,剛剛發出來的細田穀嫩苗。

這些嫩苗,還有大棵細田穀周圍長出的嫩芽全都是很鮮嫩的,可以食用的。

她抖落開手裡的兩個大布袋子,一個裝種子,一個裝嫩芽,一直到幾乎把這片細田穀摧殘到颱風過境后的狼藉樣子才住手,這才樂顛顛的回到宿營地的那裡給大家做早餐。

細田穀不是農作物,而是一種有藥用效果的野菜,平日里多吃點野菜最起碼會清涼去火營養好並且還有最重要的一點是~野菜沒有家裡種植的小菜那麼嬌氣,不生蟲子還口感好,絕對值得大力推廣!

回到河岸另一邊的火堆旁,雲果先把細田穀的種子收好,這才在火堆上架起一口鍋,裡面加水和一隻剛剛抓到並宰殺好的野雞熬湯。

然後就是等待雞湯熬的奶白之後要出鍋的時候,把細田穀嫩芽放進去灼燙,這樣就有一鍋美味香濃的雞湯,裡面還有鮮嫩爽滑的細田穀解膩,算是一個不可多得的美味補湯,也好讓熬了幾天的幾個小夥子補補身體。

雞湯現在火上慢慢熬著,雲果又起身去了河對岸,那片草地水土肥沃,她在上面還發現了不少野淮山,去挖出一些來洗凈掰斷蒸熟,也是很補腎養胃的一個健康早餐主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