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說,我們此時的見面,有可能就是最後一面?

想到這裏,看着面前容祁修長清瘦的背影,我的心裏,突然好像解開一樣的疼痛,眼眶也微微發酸。

可就在我的淚水要奪眶而出的時候,前方的容祁,突然止住了腳步,轉過頭。 我一下子愣住了,趕緊忍住眼眶裏的淚水,怔怔地看着容祁,“容公子?”

容祁看着我,一臉欲言又止的模樣,猶豫了片刻,還是開口問:“劉姑娘,你還會留在我們府裏嗎?還是……你要回去?”

事到如今,容祁肯定知道我並不是一個尋常的女子,來到這容家,是有特別的目的。

現在他是要趕着去找老夫人,把藥給送過去,所以沒時間審問我,但給老夫人的藥搞定之後,恐怕就是要找我秋後算賬了。

我嘴角彎了彎:“怎麼?容公子還想審問我的身份嗎?”

“你如果願意說,不願意就說,我也不強求。”容祁淡淡道

我沒有說話。

容祁看着我,似乎猜到了我這是要走的意思,驀地淡淡道:“如果要走的話,劉姑娘可否今天晚上等我一下,我有話有一些話想跟劉姑娘說。”

我心裏奇怪,容祁有什麼話想跟我說?

“可以嗎?劉姑娘。”容祁又問我。

我現在只想將容祁的危險降到最低,所以一刻都不想在容家逗留。

因爲我知道,葉家人肯定在暗處觀察我的行爲,我們從高麗回來了,可我的蠱蟲還是沒有種下去,葉家人肯定察覺了,以他們的效率,很可能今夜就會行動。

所以我多在容家待一會兒,都是多給容祁一份危險,雖然心裏話很好奇容祁想跟我說什麼,但想想我現在還是葉婉婉,知道了又有什麼意思,乾脆也就不好奇了。

我雖然心裏打定主意馬上就走,但爲了不讓容祁懷疑,我還是點頭答應:“好,沒問題,容公子。”

容奇並沒有口頭跟我說些什麼,便很快離開去找老夫人了。

而我並沒有回到自己的房間,在路口轉了個岔,就離開了榮家。

此時,已經是深夜,我一直走到容家到外面,轉頭看着,巍峨的榮家老宅,一時之間有些怔怔

我記得容祁說過他和葉婉婉見過三次。到現在爲止,我應該還算沒有改變什麼歷史。

第一次,他救了她;第二次她救了他;第三次她殺了他。

我沒想到,我竟然已經經歷了容祁和葉婉婉的第一次見面和第二次見面。

第一次在李家村,容祁救了作爲葉婉婉的我。

美食供應商 第二次在海上,作爲葉婉婉的我,救了他。

原來這就是他們的緣分。

之前聽容祁說的輕巧,什麼只見過三次,但他都沒有告訴我這三次見面竟然是這樣長的“見面”,也沒說過他們一起經歷了那麼多。

我心裏苦笑,讓自己壓下這些奇怪的念想,足尖一點就躍入黑暗之中。

我要帶着這蠱蟲離開,越遠越好。

可我飛身不過剎那,突然之間,就感到前方有一陣凌厲的靈力掃過。

我心裏一驚,頓時停下了腳步,迅速的在丹田中凝聚靈力警惕的看向前方。

緊接着我聽見黑暗之中,響起一聲微弱的嘆息。

“唉,婉婉,你真的太讓我失望了。”

我的背僵住,根本就來不及反應,擡起頭就看到一抹身影緩緩的朝我走來。

那是我此時此刻最不想看見的人,葉青眉。

我萬萬沒有想到葉清梅會在這個時候出現在這裏。

葉家人的動作竟然那麼快!

我心裏感覺到不妙,剛想走,可是葉青眉只是微微一笑,開口道:“婉婉,你爲什麼要急着走?容祁不是已經約好今天晚上要見你嗎?這個是你給他下蠱蟲的大好機會,你這是急着去哪裏?”

我心裏轟的一聲,葉青眉這話說出口,就代表着她什麼都知道了。

我默默的凝聚靈力,往後退了一步,冷聲道:“姑母,我不想給他下蠱蟲。”

事到如今,我也沒什麼好否認了。

“爲什麼?”葉輕眉依舊笑的溫柔,只是眼裏多了幾分冷意。

“因爲我……因爲我已經愛上他了。”我咬着牙,說出一個理由。

“胡說八道!”可不想,葉青眉的憤怒在這一剎那爆發,我甚至都來不及躲閃,她就唰地衝到我面前,擡起手死死卡住我的脖子,。

我心裏同時感到震驚,爲什麼?

爲什麼葉青梅會那麼快發現我要離開。我在她眼中應該只是葉婉婉,葉婉婉應該會絕對乖巧伶俐的遵守她的要求,去給容祁下蠱蟲。

可是爲什麼葉青眉會那麼快對我起疑?難道說她已經發現我其實不是葉婉婉了嗎?

我心裏驚懼,可還來不及細想,我的疑問就得到了答案。

“婉婉啊婉婉,我還以爲你只是當年一時糊塗,可我沒有想到這個,這個愚蠢的夢竟然做了那麼多年!”葉青眉瞪着我,一臉的失望對我狂吼道。

“你在說什麼姑母?”我有些反應不過來,只是在她手裏掙扎着。

“事到如今,你難道還要跟我裝傻嗎?”葉青眉怒吼一聲,啪的把什麼東西甩到了我的臉上。

我顫抖的手接過那個東西,卻發現竟然是一個古代的日記本。

我看了筆跡,才發現竟是葉婉婉的日記本。

真想不到葉婉婉這個歹毒用心的女人,在活着的時候竟然還有這麼少女的一面,還記日記。

我掙扎着翻開日記本,看着裏面的東西,頓時變了臉色。

這本日記本的確是葉婉婉所寫,而裏面的內容幾乎只關於一個——

容祁。

我迅速的翻動日記本,越看到後面的東西臉色就越發的慘白。

我從來沒想到過,容祁和葉婉婉的故事,竟然是這樣的。

我也終於明白,爲什麼葉青眉會那麼快懷疑葉婉婉,原來是因爲,葉婉婉早就已經喜歡上了容祁。

我曾經一直以爲葉婉婉應該和容祁一樣,就是在這三次的見面中愛上了容祁。可是我萬萬沒有想到,葉婉婉早在這之前就已經喜歡上容祁了。

這本日記本里面記錄着,葉婉婉在十四歲那年,曾經在一個玄學子弟的茶會上,見過容祁。

所謂驚鴻一瞥,一見公子誤終身。

那年,才年方十四的葉婉婉竟然就在那個剎那愛上了容祁,是到如今都沒有放下。 我這時這刻才終於明白,葉婉婉的確沒有騙我,當年他跟容祁見過這三面之後,她的確是被強行吞服下了什麼喪失記憶的藥物,所以關於前兩次見面,葉婉婉其實一點印象都沒有。

我之前還覺得奇怪,葉婉婉既然對容祁的這兩次見面一點印象都沒有,她爲什麼在之後的九百年裏面還一直喜歡着容祁?

我現在才終於明白,那是因爲她早在這兩次見面之前就已經愛上了容祁。

雖然我討厭葉婉婉討厭到了極致,但我不得不想承認這個本子裏面的描寫,完全就是一個少女的美好跟期待。

【今日我見到了他。 祖傳仙醫 他是我此生此世見過最好看的男子,哪怕哥哥都無法與之匹敵,他只是輕輕地彈指間,便將那些叫囂不斷的公子哥兒全部都打敗,我想這纔是真正的高手,哪怕是自詡奇才的哥哥都無法和他相提並論。】

【今日,我又見到了他,遠遠的他騎馬而過,卻沒有看見我,我一直以爲自己已經十分優秀,所有的公子都傾心於我,但我卻只是想得到他多餘的一個眼神,他卻不肯給我。】

【今日姑母告訴我。需要我去潛入容家,我必須得承認,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我覺得很開心,因爲我終於有一個名正言順的理由可以接近他,但姑母又告訴我,她讓我去容家的原因是要我給容祁下蠱蟲,我真的不願意,可我不敢反抗姑姑。

【我問姑姑爲什麼,她告訴我,因爲容家想要殺了我們葉家全家。我跟姑姑說我會想辦法說服他,但姑姑跟我講是沒有用的,因爲他已經發現了我們家在殺童男童女。我真的覺得很無辜,這個術法是皇帝陛下讓我們做的,我們做錯了什麼,什麼都沒有做錯,爲什麼容祁將錯怪在我們身上,我好想告訴他一切的真相,可是我不能,因爲這些事關到我們整個家族的命運。】

我一直以來都早已經習慣將葉婉婉塑造成一個冷血無情的女人,但此時此刻看見她的日記,我才意識到她內心也有過掙扎跟糾結。

她的愛情和她的親情將她死死地夾在中間,註定她無論活着還是死去都痛苦不堪。

這一剎那,我心裏突然有點同情葉婉婉,這個我一直以來最恨的女人。

“婉婉?”我還沉浸在沉思之中沒有清醒過來,就聽到葉青眉暴怒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

我這才猛地清醒過來,意識到我現在最需要解決的還是眼前的情況。

“姑母求求您放過容器吧,如果真的只是因爲害怕容祁滅了我們葉家滿門,拜託您讓我去跟他說,我們這個玄術真的不是我們所情願的,是陛下的意思,他一定會因此而理解我們的。”我苦苦哀求,哀求我那麼憎恨的葉青眉。

“你別傻了!”葉青沒掐着我喉嚨的手驟然用力,卡的我頓時說不出話來,“你難道以爲對容祁下手只是我們家的意思嗎?你怎麼不想想?我們能夠下出這樣的決定,到底是誰在背後示意。”

我頓時呆住了,我當然明白姑母這句話的意思。葉家一直都是聽命於誰,我心裏在明白不過了。

最初的震驚過後,我突然又覺得一切是合理的。

我雖然只來到這個宋朝,不過一個月,但我也隱約的感覺到了,似乎在帝都百姓之中,隨着容家玄術能力的越來越高強,很多百姓心目中對容家的崇拜之情,早就已經超過了對於天子的崇拜之情。

沒辦法,玄術,這是近乎於神的力量,所以愛百姓心目中,或許容家的人會比皇帝來說更加像天上天之驕子的感覺。

這樣子的威脅。皇帝怎麼樣能夠容忍,相對比之下葉家更加偏遠,對於身在帝都的皇家威脅自然比較小,這也就是爲什麼皇家表面上寵幸容家,可背地裏面卻是將各種真正重要的事情全部都交予葉家處理。

此時此刻我才意識到自己到底是有多天真。當年容家跟葉家的這一場腥風血雨,我還以爲只是玄術之門之間的鬥爭,卻不知道其中真正牽扯到的利益有多麼的深遠。

“姑母,我明白了。”事到如今,我知道硬性的反抗葉青眉是沒有用的,我只能夠將計就計的假裝放棄。

葉青眉眯着眼看我似乎並不信任我,“我知道你對這小子用情有多深,一下子就能放棄?”

“可是,就算我再喜歡這個男人,更重要的是我們葉家不是嗎?”我擡頭看向葉輕眉,假裝真誠的說道。

我這話說的當然是假話,我畢竟不是葉婉婉,就算葉婉婉有多無辜,葉家有多無辜,對我來說,都不重要。

容祁纔是我唯唯唯一真正在意的人,我穿越這900年來找到他,只是爲了救下他,讓他免受蠱蟲之苦,所以哪怕是要無數條人命來與他陪葬,我也一定要救下他!

我說的很真誠,葉青眉的臉色果然緩和了很多,可就在我以爲她終於相信我的時候,她突然手指驀地點出,落在我的肩膀上。

“對不起婉婉,這事關我們整個葉家的生死,我還是不能夠信任你。”她低聲道。

我震驚的想要驚呼,可是卻已經發現自己的身體完全僵住,甚至連話都說不出來。

葉青眉一把抄起我的腰,就帶着我重新躍回了容家。

不得不說,葉青眉的的身手着實不凡,直接嵌入了容家,也沒有人發現。

她帶我將我帶回了我的房間之中,讓我坐在牀上,然後又讓房門大開,自己掐了一個藏身決藏在房間的暗處。

我知道,她是在等着容祁晚上來找我。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我心急如焚,凝聚體內所有的靈力,想要衝破葉青眉給我立下的穴道,可偏偏葉青眉的實力太強,葉婉婉身上的靈力又不足,無論如何都掙脫不了這個穴道。

很快,我突然聽見一個清冷的腳步聲從門口響起。

剎那間,我只覺得自己渾身的血液彷彿都要凝固。 我頓時心裏更加着急,在心裏頭不斷的吶喊,容祁,不要過來,這裏危險,你千萬不要過來!

可是我叫不出聲,而容祁也聽不見我心裏的聲音。網

很快我就聽見那個清冷而又熟悉的腳步聲近了。

我的眼淚幾乎要奪眶而出,可是我依舊發不出一點聲音。

當我看到容祁修長的身影,被月光打成了影子映在我房間的門口時,我幾乎要崩潰。

這時,躲在暗處的葉輕眉突然擡手,只聽見咻的一聲,我看見一小顆東西迅速的朝着窗外的容器飛去。

是蠱蟲。

容祁根本就沒有想到他會在我的門口遇害,頓時被打中。

不得不說,這個蠱蟲的確非常厲害,它這樣子直接擊中榮旗,容祁這樣謹慎的人竟然都沒有任何的意識,不愧是無色無味無香的毒蟲。

我真的好想大喊一聲,告訴容祁他被蠱蟲所擊中了,可是我卻喊不出一句話來。

容祁繼續朝着我的房間走,我以爲我們還能見上最後一面,卻不想這個時候葉青眉一把抄起我的腰,在我耳邊低語。

“好了,婉婉我們該走了。”

話落她根本不顧我臉上憤恨的眼神,直接帶着我躍出了窗外。

我的眼淚止不住的從臉上流下。?

我知道,終歸一切還是晚了,容祁還是中了葉家的蠱蟲,我回到了過去,費盡千辛萬苦,卻終歸是什麼都沒有改變!

我好恨自己的無用,恨不得是現在就咬舌自盡,哪怕是流逝在時間的長流裏也不在意!

但是我還是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渾身顫抖地想——

舒淺,不要放棄,是這世界上能救容祁的,只有你一個人,你一定要想辦法救他!

這是葉青眉還帶着我在外面飛奔,冷風不斷地吹拂過我的臉頰,我迅速的讓自己冷靜了下來,並開始思量自己該怎麼辦。

之前慕桁就跟我說過,想救容祁只有兩個法子,一個方法就是我之前嘗試的穿越回過去,直接從一開始就改變,讓容祁從最開始的時候就沒有中蠱蟲。

而第二個方法是他們並不是十分建議的,就是我去問葉家的老奶奶。根據他們的說法,葉家老太太作爲葉家當時最年長的人,應該知道解開這蠱蟲的另一種方法。

只不過我不確定如今我不確定葉家老奶奶會不會告訴我,以及她告訴我的那個方法,我能不能夠實施。

但事到如今我也別無他選了,我必須得拼搏一番,一定要確定能夠從這些老奶奶口中探出什麼。

想到這裏,我深深的憋住眼淚。

“婉婉你在哭什麼呢?”這時,我一旁的葉青眉驀地開口,語氣中帶着幾分無奈,“我知道你喜歡容祁那小子,說真的,他與你也算是門當戶對,如果不是因爲這件事他想對我們葉家下手,我自然是願意,代替我死去的兄長替你去說這門親事。”

我低着頭,真是忍得好辛苦,才忍住沒有直接朝朝她投出怨恨的眼神。

葉青眉沒有注意到我的異樣,還在那邊繼續說:“而且你放心,他中了我們的蠱蟲,只要我們加以威逼利誘,他肯定就會受我們所控制,放棄對我們家的攻打,這樣一來,大家也算是表面上的和氣,而且你可別忘了。這個蠱蟲的驅動者就是你,我們葉家的嫡女,也就是說只要你,他如果想要活命,他就必須與你在一起與你成親,這不是你想要的麼?”

我知道我還必須得以葉婉婉的身份回到葉家去打聽消息,所以此時此刻,我絕對不能夠讓葉青眉看出什麼馬腳。

想到這裏,我重新擡起頭,眼裏對葉青眉的恨意已經全部壓下,嘴角還揚起一抹淡淡的笑容,點了點頭。

葉青眉看我這樣,才鬆懈了一些點,解開我的穴道,“這纔是我們的乖婉婉。”

我面上笑着說:“姑母,是我之前不懂事了,我只是希望他能夠真心待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