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葉回此時就給出了一個最適合的借口。

高萬國心下嘆氣,這姑娘不去做間諜不去做外事工作,就真心屈才了。

「好,就按你說的做,我馬上就給總大使館去電話,那邊的情形我會讓他們全部徵求你的意見。」

掛掉電話,兩端的二人同時虛脫般擦了把額前的冷汗。

葉回只慶幸緊要關頭,高萬國沒有犯糊塗。

她出門去叫領事進來,沒過兩分鐘桌上的電話就響起。

領事一臉嚴肅的接完電話,一邊張羅人手準備,一邊認真的看向葉回。

「葉回同志,我知道紀律,知道有些事不能多打聽。

「但剛剛大使的話說的有些模糊,我怕等一下會拿捏不準外交辭令,所以你能告訴我一點我可以知道的細節嗎?」

「此行要打著的旗號想必你已經知道了。

「多餘的我沒辦法告訴你,你只要記住一點。

「他們的命都在你們的手上,你今天要是不能將人帶回來……」

葉回臉色蒼白,領事瞬間更加嚴肅。

「我明白了,就算不能將人帶回來,我也一定不讓他們離開我的視線。」

「嗯,拜託了。」

領事館的大門匆匆拉開,車隊聲勢浩大的依次開出。

葉回在走廊中晃蕩著,找到了之前接引她的那個男子。

「有吃的嗎? 快穿:說好的只是任務呢 我餓的不行了。」

只要腦中的那疊圖紙不徹底變成一把手槍的模樣,她餓不得的毛病就無法解決。

男子最初時還只當葉回是無理取鬧,結果……連領事都能指使,真是好厲害的樣子啊! 「領事館的晚飯時間已經過了,現在只能讓廚房的師傅為你下一碗麵條。」

麵條!

從來到米帝就一直是三明治,熱狗,義大利面……

曾經讓她覺得寡淡的麵條,在記憶里已經變成了無上美味。

葉回忙用力的點頭:「麵條好,麵條好,不過一碗不夠,我飯量很大。」

兩人並肩向著主樓後面的裙樓走著。

剛出樓門,葉回的心尖就是猛地一顫。

這感覺實在太過熟悉,她扯上男子就連忙往樓里跑。

子彈的破空聲傳來,射入他們二人剛剛站過的位置。

葉回神色冷凝,看著樓外目光陰沉。

男子一直知道米帝這裡對槍支沒有管控,但這樣不管不顧的射殺到領事館他還是第一次遇到。

身邊的姑娘好像……比他還要冷靜啊!

男子微微有些汗顏,「米帝這邊的治安不是很好,這種事也算經常出現,你以後會習慣的。」

「這些人是沖著我來的。」

葉回的聲音很平靜,那個我字就像是指代的並不是她一樣。

她轉過身,帶著歉意的看著男子。

「那些人是沖著我來的,他們還沒有離開,所以我不能出去了。

「你剛剛跟我一起,現在出去估計也會有些麻煩。

「所以,麵條可以讓廚房做好端到這邊來嗎?」

男子:「……」都這麼嚴重了,她怎麼能還想著吃?

葉回像是能聽出他的心聲一般,很好心的又解釋了一句。

「未來的一段時間,大家的日子肯定都不會好過,所以能吃點好的就盡量吃點吧。」

男子:「……」她還是閉嘴別說話了!

領事館有簡單的迎賓車隊,領事帶著人手大張旗鼓的上路。

像是生怕旁人不知他們有行動一般。

威廉收到消息又是一拳砸在桌子上。

「威廉,咱們現在怎麼辦?是去將人強行帶走還是跟上級彙報?」

「兩手準備,你們帶人帶車先過去,我先打個電話。」

新婚總裁很勇猛 領事館那裡能如此迅速的做出應對,肯定是被葉回發現了問題所在。

她下午來找紀凡……應該是來求助的!

威廉恨恨的撥著號碼盤,等他打完申請電話的,他不介意先一步送紀凡去見上帝。

總大使館那裡已經開始有所動作。

正式發出公文,強烈譴責米帝這邊的相關人員對夏國交流團的輕視怠慢之舉。

這種小事還用正式的外交公函實在是顯得可笑。

但大使館這邊就直接拿出處理緊急事務的架勢,追咬著米帝的相關負責人。

威廉的電話撥過去,就立馬受到了一同訓斥。

這麼點小事都做不好,還能惹來這麼多麻煩!

威廉只能攥著拳默默的聽著,他怎麼能想到調查資料上顯示無比腦殘的一個人,正常起來心眼會這麼多。

上面罵的累了,就只交代了一句:按原有計劃行事。

必要時刻可以使用武力手段。

難得的強硬態度讓威廉暗暗咬牙。

家有蠻妻 這個實驗室到底研究出了什麼,能如此不管不顧。

史密斯已經帶隊直奔實驗室,威廉心頭憋著一股氣就直直的向著拘禁紀凡的隔離室走著。

他就應該帶著紀凡一道去實驗室,讓他看著他的那些隊員會被一個個處置。

而他也逃不開這樣的命運。

威廉笑的無比邪惡,瞬間就覺這樣的念頭真是再適合不過。

隔離室外看守的人已經被史密斯帶走。

他手中捏著鑰匙,突然就想到如果紀凡的身手比他好,他一開門,人直接跑了怎麼辦!

如果葉回之前過來時已經想辦法將消息泄露給他……

威廉只要想到葉回之前居然用性騷擾來坑他,就恨不能親自將她從領事館里拖出來。

如果紀凡知道了實驗室的事,他一定不會再有所顧忌。

從這裡逃出去肯定會一頭扎進領事館,尋求庇護。

威廉這樣想著,手中的鑰匙就立馬收了回來。

就先讓這個傢伙在辦事處享受兩天!

威廉快速的消失在樓梯的轉角。

他身後,一道如鬼魅般的身影跟在他身後,一同出了辦事處。

領事黃忠傑帶著人和車隊一路向實驗室飛馳著,領事館和密州大學在城市的對角線上。

他很怕特工局那邊收到消息,會先一步到實驗室將人帶走。

交流團一行十幾人,都是青北校園裡最有前途的老師和學生。

不提王蘭英首長夫人的身份,她身為科學院的院士,桃李滿天下,又有遍布在世界各地的老友。

段洪林就是在她不斷的鼓動下,最終下定決心準備回國的。

這樣的科學家,他們就是拼了性命也不能讓她出事。

黃忠傑心中焦急,只恨不能長對翅膀直接飛到實驗室。

王蘭英他們下午在實驗室中過的並不平靜,葉回雖然提醒過何小東不要亂說話。

但他最終還是沒能忍住,找了個機會就將上午那份資料的重要性跟王蘭英提了出來。

他的本意是希望王蘭英能夠通過外交的途徑去交涉。

爭取讓整個交流團還能繼續研習那個項目。

但王蘭英的政治敏感度是非常正常的,她瞬間就意識到實驗室這邊一直不讓他們離開回學校,一定是跟那份文件有關。

「文光,你確定那份資料里提到的是吸波塗層?」

這麼重要研究成果,在夏國還都是只是一個舶來的概念,他們怎麼就一不小心看到了?

王蘭英完全無法接受這個現實,看著何小東,眼中不知是期盼還是複雜。

「王教授,我原本的研究方向也是塗層,不過是耐高溫跟……嗯,具體方向您可以想到的。」

涉及到專業,何小東就變得格外認真。

王蘭英扶額,如果這個傢伙說的沒錯,他們一行人可就要攤上大事了!

「將人全部叫過來,從現在起我們所有人都要聚集在一起,任何人不得單獨行動。」

「好可惜,要是能有時間將那份資料仔仔細細的看上一遍就好了。」

何小東心下感嘆,嘟噥了一句就拉著劉湛文去找人。

「葉子去哪裡了?她吃完午飯好像就不見了。」

何小東看著名單,不用認真比對都能發現少了一張他最為熟悉的面孔。 「她說有事要先回一次學校,今天都不會再過來。」

葉回走的時候有些驚慌,劉湛文很少會在她身上看到這種情緒,所以印象尤其深刻。

王蘭英越想越覺得不對。

如果那份資料真的比較機密又被他們無意中撞到。

現在他們全都呆在這裡,這簡直就是在等著人家不費力的將他們全部抓走。

「文光,咱們不能在這裡繼續待下去了,我去找負責人說一下,你讓大家都到門口等消息。」

是她帶隊將人從國內帶出來的,她就有義務將人在安全的帶回去。

王蘭英站起身,心中已經有了初步的打算。

過往不算豐富的經歷,讓何小東對這些事的感知有些遲鈍。

他不明所以又去叫人,不出意外的又聽到隊員的抱怨聲。

在米帝的種種遭遇都讓出行的老師和學生,變得格外心浮氣躁。

稍遇到一些不順心的事,下意識的就會開始抱怨。

他們在門口等了許久,也不見王蘭英的身影出現。

「王教授到底是怎麼回事?不是說要走,怎麼遲遲不出來。」

上午的資料其實並不是在所有人手上都走過一遍,學生中就只有葉回比較幸運看到幾眼。

其他人也就只能圍在老師身邊時,掃上幾眼。

上面太過學術的名詞看起來格外晦澀,他們對資料上到底是什麼內容,一無所知。

姜丹丹想到王蘭英對她和葉回的區別對待,也就顧不上王蘭英的身份,心下有不滿就會發泄出來。

有偷盜室友財務這一條罪證在,她現在已經破罐子破摔。

何小東瞪她一眼:「王教授那裡也許遇到了什麼事,讓你等你就聽話的等著就是了。」

真狗腿!

姜丹丹不屑的白了何小東一眼。

這些人對著王蘭英畢恭畢敬的,還不是看著她的身份。

一刻鐘過去,半個小時過去,一個小時過去……

原本還能鎮定的等在這裡的眾人都開始坐不住。

王教授要是不準備現在就走,那幹嘛要讓他們在這裡等。

雖然看不到實驗室里的資料,但他們剛剛呆的房間里有不少書,都是一些研發類的期刊。

這些期刊里有不少乾貨,學上一些思路,回去也能立項開始做研究。

眾人的心又開始變得痒痒的,既然不能走,那還不如回去繼續看資料。

何小東此行的身份就只是一個普通老師,也沒有辦法對同行的老師和學生約束太多。

只能跟劉湛文去盯著這些人的去向,防止他們亂跑會找不到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