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對於那些依舊選擇武僧,然後堅持不懈的修鍊下去的玩家,索恩多少還是有些敬佩的。

「來自銀松平原的深石城,獨自在荒野上修行,磨鍊自身的意志,去感受空靈、寂滅、混元的力量。」

精靈武僧再次保持着無喜無悲的淡漠表情,輕輕的回答道。

「深石城?我聽人提起過,據說是一座充滿光輝的城市。」索恩回想起墮落聖武士布蘭特與他介紹的深石城說道。

「的確如此,與這片翡翠原野相比,那裏更像是我們玩家的天堂,讚美受難之神!」

精靈武僧轉身看向一望無際的荒野,最後又抬頭望向遙遠的天際,神色很是恭敬的說道。

「天色不晚了,我們也要趁天黑之前趕往暮光鎮,那麼就此告別了,有緣再見!」索恩再次雙手合十微微行禮道。

「有緣再見,告辭!」精靈武僧轉身回禮,隨後快速消失在荒野之中。

「這個精靈玩家感覺已經完全融入這個世界了,武僧的修行道路果然都是一些狠人。」

安德麗娜望着消失的精靈武僧轉身對索恩說道。

索恩聞言,不知該如何接安德麗娜的話語。

從兩人的談話中,他可以隱約感受到對方之所以變得如此淡漠,很有可能也是一種對心性的磨鍊。

想了想,索恩向安德麗娜隨便問道:「這個精靈武僧的進階職業你能看出來嗎?」

武僧這個基礎職業,他大概還是了解一些的,不過對於進階職業卻絲毫不知,最多只知道一些以徒手為主的拳法大師。

至於雙刀流武僧,完全就是他的知識盲區。

「看到過一些相似的資料,在草原的游牧地區,偶爾會出現一些以鍛煉戰爭舞蹈為主的雙刀武僧,他們的攻擊方式,狂野、奇異、而又致命,被游牧部落稱呼為:狂舞僧!

這種進階職業是速度、迅捷、放縱的縮影,精通狂野之舞、不倦之舞和死亡之舞!

是一種致命舞蹈與自己攻擊節奏相結合的近戰職業。」

安德麗娜思索一番后,回想起翻看過的一些書籍說道。不知不覺時間來到了10月份,西甲將迎來一場焦點之戰。

對戰雙方分別是馬德里競技和巴塞羅那,可以說這一場比賽是這一輪最受矚目的西甲比賽了。

而且華夏球迷也非常關注這一場比賽,因為他們難得將看到在西甲迎來華夏德比。

只是蔡健沒能來到現場,因為之前他和體育頻道達成合作。

《我是足球經紀人》第500章西甲焦點戰 江南曦看著夜北梟,忍不住眉眼溫柔。

喬伊這麼長時間住在江家別墅,夜北梟沒有一句多餘的話,這讓江南曦很感動。畢竟他之前,太冷酷霸道,目中無人,現在的他,包容隨和了許多。

她笑道:「你能這樣說,我很開心,我替喬伊謝謝你!」

夜北梟低笑道:「謝我做什麼?那畢竟是你的房子,你讓誰住都是可以的。」

他說到這裡,頓了一下道:「等你生了女兒,我們去錦園吧?那裡我都重新裝修了,本來準備當做婚房的,你卻還沒去看過一眼!」

江南曦也才意識到,夜北梟其實一直隨著她,住在娘家了。

她不禁失笑:「好啊,我也的確是該去看看。」

住不住的,再另說了。

兩個人一路說著話,到了中心醫院。

兩個人先去看了夜皓,他畢竟是被夜北梟連累的。

兩個人到了病房,夜皓正在他老婆的殷勤照顧下,吃早餐。

江南曦和夜皓不熟,也沒見過幾面,卻也知道,他和夜北梟長得有幾分的相似。

夜皓剛被夜北梟提拔當了副執行總裁,主要負責天曦計劃。

夜北梟做這樣的安排,也是給夜皓機會,另外也是分擔他的壓力。他想騰出時間來,多陪陪江南曦。

夜皓的老婆,名叫李若芷,是一個文靜嫻雅的女人,在一所大學,教授國畫。

兩個人已經有了一個兩歲的兒子,此刻正被夜皓抱在懷裡,還不安分地扭動著小身子。

他看到夜北梟和江南曦,奶聲奶氣地叫著:「大伯,大伯母!」

李若芷看到兩個人進來,連忙起身笑道:「大哥,大嫂來了?」

夜北梟點點頭,問道:「怎麼樣,還好吧?」

夜皓道:「沒事了,就是頭還有點暈,視力有點模糊!」

江南曦和李若芷打過招呼,上前搭住夜皓的手腕,道:「做頭部ct了嗎?有沒有顱內出血?」

李若芷連忙把片子拿過來,讓江南曦看:「醫生說,只有點水腫,沒有出血。」

江南曦一手把脈,一手接過片子,看了看,的確沒有什麼大礙,就說道:「還是腦震蕩引起的,我來給你做針灸吧,恢復得快一些!」

她說著話,讓夜皓坐到床邊,她站到他身後。

李若芷連忙把兒子接過去,抱在了懷裡,害怕他調皮,影響了江南曦治療。

小傢伙看著江南曦把長長的銀針,刺入爸爸的頭,驀地長大了嘴巴,奶聲奶氣地說:「大伯母,爸爸的腦袋裡,是有蟲子嗎?」

孩子的想法,都是千奇百怪的,讓眾人都笑了起來。

江南曦笑道:「你爸爸的腦袋裡,沒有蟲子。」

「那有什麼啊?」小傢伙好奇地問。

江南曦笑道:「腦袋裡有什麼?這可複雜了,裡面可都是好東西呢。我們之所以能說話,能蹦蹦跳跳,都是腦袋裡的不同部分控制的!」

小傢伙似懂非懂,睜著一對明亮的大眼睛,看著自己的兩隻小胖手。

他的小胖手不停地晃動著,他又問道:「大伯母,我的手能動,也是腦袋控制的嗎?不是手控制的嗎?」

江南曦笑了:「果果真聰明,說對了,都是腦袋控制的。」

小果果被誇了聰明非常興奮,在他媽的懷裡上躥下跳的:「大伯母,我這樣蹦,也是腦袋控制的嗎?腦袋這麼厲害的嗎?我的手和腳,為什麼要聽腦袋的?」 清晨時,只見逗逗捧著一碗湯藥來到了陸鴻的面前。

「給,虹貓,這是我剛剛煉製的新葯,你把這個喝下去吧!」

陸鴻看著逗逗,有些無奈的說:「那個…逗逗,我說……你這個葯,已經是第三十六次了吧……」

這個月來,他真的喝了太多葯……

逗逗尷尬的一笑,好生的說道:「額呵呵……那個虹貓啊!這一次不成功,沒準兒下次就成功了!你上次沒成功,沒準兒這次就成功了!不是嗎?無數傑出人士都是經過千百次失敗最後才終於成功了的!再說了,只是喝個葯而已……藍兔他們現在正在臨摹陣圖以抵抗邪靈!你是七俠之首,是大家的主心骨,大家還等著你找回長虹劍七劍合璧對抗那個邪靈呢!所以,你就忍受一下吧!」

陸鴻低頭,無奈了笑著,便說:「這個……你不說,我也知道啊!」

然後,他從逗逗手裡接過了葯,鼻尖飄蕩著湯藥的氣息,心裡瞬間有萬千思緒纏繞交織著……他嘆了口氣,便先用勺子舀了一勺試了試,再直接斷著碗喝了下去。

「嗯……」逗逗看著他,「我們這幾日輪流著幫你練劍法,感覺你也學的挺快的嘛!就那樣子,威風凜凜的,真的很有當初的模樣啊!哈哈哈!」

陸鴻聽著,淺笑了幾分。

他說:「逗逗,你說,我如果……其實不是虹貓呢?」

說真的,他到現在還是不太敢相信。

逗逗笑著說:「虹貓,你別這麼不自信!我知道……經常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離了不起的事情很近!但是,你就放心吧,我們好歹也是七俠,跟你在一起那麼多年,哪裡會把你認錯呢?」

陸鴻看著他認真的樣子,笑了笑。

「謝謝你,逗逗!」

逗逗摸著頭隨便笑笑:「額……呵呵,好了不說了!你就安心點吧,希望你有一天早點想起來然後找回長虹劍,我們七俠就又可以真真正正的在一起了!」

「對了,藍兔還說了,等一切解決完后,我們一塊兒去登長城~俗話說不到長城非好漢,站在城牆上複式山河,那種感覺想想就美哉,哈哈哈,你說是吧?」

陸鴻笑著點了點頭,然後說:「好吧!我知道了,你們大家就放心吧!」

「對了,藍兔宮主說了~今兒晚上大家在桃花林里燒烤啊!有魚有雞有豬肉有牛肉,還有香菇、韭菜、鴿子蛋啥的……你要不要來嘗嘗啊~~!」

「哈哈哈哈!」兩個人不禁一起笑著。

廳堂中,六俠正在說著事情。

「宮主!崑崙派人送來了請帖!」宮女蕊兒倜然小跑進來將請帖呈給藍兔。

「哦?」

藍兔疑惑的接過請帖,一邊打開一邊念著:「按日子來算不久后便是崑崙創派兩千年的慶典了!那是整個江湖同慶的大日子,七俠被邀請了也不足為奇,只不過現在我們正在忙著那邪靈的事情,怕是忙不過來吧……」

一邊的逗逗說:「確實,可是若是不去也是不給昆崙山面子,會被人說的!」

「倒也真是不是時候啊!」跳跳笑著道。

藍兔不說話,打開請帖詳細看了看。

「這……」藍兔突然露出一副驚訝的神色。

「怎麼了藍兔?」

藍兔把信放在大家面前,給大家看,然後她說:「信上說,此次昆崙山慶典,副掌門嚴正我特地點明讓我們六俠全部去,那天正好是掌門十五歲的及笄禮,想請我們在那時表演六劍合璧以示慶賀!他還說,想要與七俠聯盟成友!世代相交彼此往來!為此還特地準備了許多大禮!」

「我天!不是吧!」跳跳拿過信看著內容不禁很驚訝。

逗逗無奈的笑著:「人家這麼好,真的不去也不行啊……那樣也太不給人面子,想推都推不掉啊!哈哈!」

「真是早不來晚不來,真是俗話說得好,越忙越多!」大奔說。

這時,宮女瑩兒急匆匆的來了。

「瑩兒,怎麼樣了?」

「稟報宮主,稟報各位少俠,有宮人來報,在袁家界黑虎崖有人似乎發現了邪靈的氣息!」

「什麼!」六俠皆是一驚。

「瑩兒,消息可屬實?」

「應該不假,信中說,黑虎崖上空一股邪氣圍繞,前去探查的人很多都邪氣如體變得十分瘋狂兇惡!」

達達上前道:「黑虎崖自幾年前魔教覆滅后便一直荒廢著,之前因為黑心虎多翻為非作歹,所以使那裡陰氣很重久久不散也不足為奇!」

「既然如此,我們便去看一看吧!若邪靈真的遊盪在那裡,正好將其降服!也不用擔心崑崙之行了!」莎麗說。

「嗯!」藍兔點頭若有所思。

「只不過,虹貓他……」

跳跳說:「藍兔,你放心吧,雖然現在沒有長虹劍,但是莎麗幫他重新練過火舞旋風,虹貓似乎掌握的很好!火舞旋風的力量何其強大,六劍合璧加上火舞旋風的力量,應該可以對付邪靈的!」

雖然他們沒準備周全因此不免有很多風險,但是既然有了線索,自是要去的。

「那好吧!我們準備一番后,便去黑虎崖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