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佳寧看著她哭的眼淚嘩嘩的,她吩咐了一下讓人將她放了,她也走了。

何欣,看來,你還是死性不改啊。

戴佳寧心想,她真的要給何欣一些教訓了。只不過,還不急,讓她再蹦躂幾天,等一等恰當的時機。

她接下來要做的,是找寧樊。

戴佳寧直接開車去了寧樊的家,她知道他家的地址,只是這還是她第一次來。

只是,她剛來到寧樊的家門口,還沒有下車,就看見了何欣。

不,確切的說是何欣和寧樊一起。

他們不知道是從寧樊的家裡出來還是剛剛到,兩人在說什麼。

戴佳寧看著他們,表情變得有一些淡漠。

幾分鐘后,何欣開車走了,寧樊也準備回屋去了。

這時,戴佳寧下了車。

寧樊聽見聲音便向戴佳寧的方向看了過來,在看見戴佳寧時,他的表情有一些吃驚。

很快,吃驚中帶了一些驚慌。

「我是不是來的不是時候?」戴佳寧笑著道。

「佳寧,你聽我說,我和何欣沒關係,我們……」

「那天晚上,你知道何欣給瑟維斯下了葯,所以才在那裡等的,是吧。」戴佳寧直接打斷了寧樊的話。

「確實是何欣讓我去的,但是我並不知道何欣給瑟維斯下了葯,我也是看見瑟維斯才知道。佳寧,你相信我。」寧樊道。

「好,我信你。」

「所以,還是你和何欣計劃好的,你和何欣,還是有勾結。」戴佳寧淡淡道。

就算他不知道何欣給瑟維斯下藥,可是他也知道了何欣有詭計,不是嗎?

盛世醫後,冷帝請接招 寧樊真的很著急,他確實見過何欣,在何欣在精神病醫院的時候。

那天晚上何欣給他打電話,只是說給他一個驚喜,讓他去會場外面,之先,他真的不知道。 「佳寧,我之前真的不知道。」寧樊也有一些無力,他知道,這次,他是說什麼也不能消除這個誤會了。

「我知道,你之前就有懷疑了,你的試探我們也不在意,可是,寧樊,我們一直把你當朋友,你就是這樣對待朋友的嗎?」

寧樊真的是說不清了。

而且,他試探瑟維斯也是事實。

「好了,寧樊,就到這裡吧。」戴佳寧垂下眸子,「以後,你不要再來找我們了,我們也不要再見面了。」

「佳寧,我承認,我確實試探過瑟維斯,還找過何欣問瑟維斯的情況。但是,那天晚上的事情我真的不知情。」寧樊知道,這次戴佳寧是真的對他失望了。

戴佳寧已經不想聽他說了,她直接轉身,離開。

寧樊看著戴佳寧的車子越走越遠,最後消失不見,他的心情也是十分的複雜。

他真的不想和何欣有什麼牽扯的,今天何欣來找他,也讓他很意外。

而更讓他意外的是,戴佳寧也來找他,而且還看見了那一幕。

寧樊的臉上帶著幾分苦笑。

他和戴佳寧的關係,真的就這樣結束了嗎?

其實,和他們做朋友也是很不錯的。

寧樊想,現在他們的情緒都不太穩定,所以,等過一段時間再去找戴佳寧吧。

戴佳寧並沒有將她看見的事情告訴瑟維斯他們,她的心裡確實是聽生氣的還挺失望的,但是她並不是完全的不相信寧樊。

只是,一想到他和何欣有勾結,她就覺得不能忍受。

戴佳寧一直在等一個合適的時機,只是,她還沒有找到這個時機,何欣便又有了新動作。

這段時間,何欣開始漸漸重新回到了大眾的事業。

一開始,她只是出席一些小活動,網上也會出一些她的通稿,後來,她又接了一個電影的小角色,雖然只是一個小角色,但是卻話題量十足。

於是,何欣現在的話題越來越多。

看來,何欣是已經準備好翻身了。

就在這時,何欣的新電影舉行發布會,何欣自然也到了場。

只是,現場卻有記者問到了瑟維斯的問題。

若是正常的情況,一般人應該都很忌諱這樣的問題,可是何欣卻一點都沒有不高興,反而十分高興談瑟維斯的樣子。

「何小姐,您之前非說瑟維斯是狼變的,這是為什麼呢?這都是你想象出來的嗎?」

「何小姐,您和瑟維斯還有聯繫嗎?」

「何小姐,你之前說那樣荒誕的謊話,是因為報復嗎?」

那些記者的問題都十分的犀利,何欣仍然沒有任何的尷尬和不自然,她的臉上一直帶著笑。

或許大家都以為她此時會迴避這些問題,或者只是簡單的回答「沒有」、「不是」就可以了。

可是,她竟然當著眾多媒體的面,義正言辭地道:「那些話確實不可思議,但是,都是真話。」

她的話像是一枚炸彈,頓時掀起了層層波浪。

那些記者愣了一下,接著就是一個問題接著一個問題地拋了出來。

何欣看著那些爭前恐后的記者,她知道,現在大家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她的身上,而這也正是她想要的。 她伸出手,讓那些記者安靜下來。

「我知道,你們此時也一定以為我是瘋了,但是請你們相信我,我的精神沒有任何的疾病,而且,我有證據可以證明,瑟維斯並不是人類。」

何欣的話又是一枚重磅炸彈,那些記者互相看了看,只是低聲議論,不再提問,等著何欣的證據。

何欣從手包里拿出一份資料,在媒體面前展開,道:「這是我用瑟維斯的血液化驗的,結果顯示,他的基因和我們並不相同。」

「瑟維斯不是人類,他是一頭狼。」何欣斬釘截鐵地道。

「何小姐,僅憑這一張紙不能證明什麼吧,誰知道這是不是用狼的血化驗的呢。」

「沒錯,何小姐,你還有其他的證據嗎?」

何欣被追問,並沒有任何的驚慌,而是道:「我還有證人,他也見過瑟維斯變成狼。」

證人?可靠嗎?

大家不敢輕易相信相信,畢竟,這樣事情可不簡單。

但是不得不說,何欣這次十分的成功。

她將全場的注意力都吸引到了自己的身上,而且,此時網路上還有直播,她就是要全天下的人都知道。

「我的證人很快就到了,大家不要著急。」何欣看出那些人的懷疑,於是安撫了一下那些人的的情緒。

她的話音剛落,何欣就看見了她找的寧樊。

寧樊一進入大廳就看見了何欣,此時她被眾多人圍著,而且他們還都向他的方向看了過來。

何欣笑了笑,沖寧樊招了招手。

寧樊不知道她在打什麼主意,但是此時那些記者已經圍了過來。他被簇擁著不得不向何欣的方向走去。

何欣笑的很是開心,她甚至挽住了寧樊的胳膊。

寧樊的臉上閃過一抹厭惡,然後將自己的胳膊更何欣手裡抽了出來。

「你又想幹什麼,你叫我來有什麼目的。」寧樊輕聲和何欣道。

帝王寵之萌后無雙 何欣笑了笑,沒有說話。

「這位先生,何欣小姐說你也見過瑟維斯變成狼,請問是真的嗎?」

寧樊一愣。

何欣到底想做什麼?他從來沒有和何欣說過瑟維斯在他的面前變成狼。

其實,那天何欣來找他,就是問他這件事情的,只是他否定了。

沒想到,何欣竟然還當眾說了出來,還讓他來作證?

寧樊最討厭的就是這種自以為聰明的人。

而且,她憑什麼認為他會聽她的話?

寧樊看了看何欣,又看了看面前記者,道:「沒有,我從來沒見到什麼瑟維斯變成狼,一個好端端的人,怎麼會變成狼呢?這樣荒謬的事情,大家還是不要相信了。」

何欣沒想到寧樊這樣說,她愣了一下,神情有一些慌,道:那天晚上你一定已經看見了,你為什麼說謊!你之前一直懷疑的!」

寧樊笑了笑,「何小姐,我不知道你為什麼要拉我過來做偽證,但是我是不會做的。」

何欣本以為今天一定能打敗瑟維斯的,可是沒想到,寧樊竟然沒有按照她計劃的來!

她那天過去找寧樊,雖然寧樊沒說,但是她可以看得出,寧樊知道了一些事情。 何欣還有一些得意,因為這些日子她查到,寧樊似乎喜歡戴佳寧,所以,她想,如果瑟維斯不能和戴佳寧在一起,那麼寧樊也是受益人吧。

她以為,寧樊也會是這樣的想法的。

可是今天,她卻被寧樊給擺了一道。

「寧樊,你應該知道,這樣說對你沒有任何的好處!」何欣咬牙道。

寧樊笑了笑,好處?他根本就沒有想過什麼好處。

「大家,你們在這裡聽一個精神病人在這裡裝神弄鬼,真的有意思嗎?」寧樊和那些記者道。

記者們面面相覷。

「我不是精神病!我沒有病!」何欣一聽,頓時炸開了。

她被當做精神病的時候是她最屈辱的時候,她永遠都不會忘記。

何欣突然激動了起來,嚇的那些記者們都向後退了退。

何欣一看,更是生氣了。

「我說了,我不是精神病,你們要是誰再用那種眼神看我,小心我不客氣!」何欣有一些抓狂。

她受夠了被人當做精神病的樣子。

寧樊知道他想要的已經達到了,他可以回去了。

於是,寧樊沖著何欣笑了笑,想要離開。

只是,何欣卻一把拉住了他。

「你告訴他們,你看見了瑟維斯變成狼的樣子,你告訴他們啊!」何欣拉著寧樊的手,她的樣子倒真的有些像瘋了了。

那些記者們此時怕是沒有人會相信何欣的話了。

寧樊扯開何欣的手,出了包圍圈,出了宴會廳。

「你們要相信我,瑟維斯真的是一頭狼,你們要相信我,我有化驗報告!」

那些記者見何欣狀似癲狂的樣子,都不敢上前了,反而都漸漸散開了。

何欣真的太恨了。

為什麼他們就不信她呢!

一定是她的證據不夠,好啊,她一定會找到更有力的證據的。

只是,她怕是沒有機會再去找證據了,因為不知道是誰給精神病醫院打了電話,精神病醫院的醫生和護士很快到了,他們抓住了何欣。

於是,何欣再一次被帶回了精神病醫院。

這場直播,戴佳寧他們三個是在電視上看見的。

一開始戴佳寧只是好奇何欣會怎麼回答瑟維斯的問題,可是沒想到,她竟然還有其他的準備。

看來,她早就計劃好了,要趁著發布會的機會搞一些事情。

其實,之前何欣說的那些什麼化驗報告戴佳寧並不吃驚,可是在看見寧樊的時候她還是聽震驚的,同時,也有一些擔憂。

不過,讓她安心的是,寧樊並沒有說。

戴佳寧在心裡十分的感激寧樊,其實她也知道,那天的話或許是她說的重了。

寧樊根本沒有和何欣勾結。

戴佳寧想,她需要和寧樊道個歉。

「這小子還可以啊,沒有出賣我們。」瑟維斯也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