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鬥已經持續了足足半小時,並漸漸進入白熱化階段。亞當克斯很自信,只用了兩條機械龍,炮兵則全部保留,跟其他機械龍一起觀戰。即便這樣,森林駐兵也打得很艱難。若非兩名將軍配合巧妙,多次局部突圍、兩翼包抄、重點轟破,他們早就敗下陣臺了。

機械龍“戰場絞肉機”的稱號真不是蓋的,兩名將軍算是徹底認識它們的厲害了。一條機械龍,尤其是這麼狂暴的,居然可以橫掃兩個團的森林駐兵。細細一算,援兵五分之二都用來拖住兩條機械龍了。

“再這樣下去,我們一定潰敗啊。”矮個子將軍神情嚴峻,嘴脣緊抿。站在他身旁的高個子將軍點點頭,忽然自嘲道:“虧我們還以爲憑自己兵力可以跟亞當克斯抗衡,現在想想真是可笑。這些機械龍太可怕了,機械兵根本對抗不了。”

話音一落,兩名將軍同時嘆了一聲。

確實,森林駐兵只能鉗制機械龍,不讓它們造成更大的破壞,但傷害它們不了。那厚厚的外殼,恐怕只有加農炮或者脈衝炮才能打出傷痕來吧。

“小心!”忽然,矮個子將軍大吼一聲,縱身一撲,將高個子將軍摁在地上。“轟”,幾乎同時,一聲震耳欲聾的爆炸響了起來。艱難站起身,兩名將軍愕然見到,地面居然凹下一個大坑。在坑裏,堆着很多森林駐兵的殘骸。

兩人面面相覷,嚥了一口,想不到機械龍這麼可怕,竟然還能從口裏噴出火彈。這枚火彈,威力那是相當厲害,一下子就斷送了幾十個森林駐兵。說時遲,那時快,不遠處又傳來一聲爆炸。

不用看都知道,另一隻機械龍也噴出了火彈。

形勢,瞬間對兩名將軍不利起來。本來都只能堪堪對抗了,如果機械龍腹中的火彈還有很多枚,那戰鬥根本進行不下去。它們只需噴火彈,就能掃平所有森林駐兵了。“不用怕,我看這也是不分敵我的炸彈。”高個子將軍一針見血,細看那些殘骸,就發現不光有森林駐兵,也有亞當克斯那頭的機械兵了。

原來,機械龍的進攻是不分敵我的。但是,這並不意味着兩名將軍能扭轉局勢。因爲兵量是不斷消耗的,而機械龍卻毫髮未損,只是打殘亞當克斯的步兵和槍兵,這根本沒有傷到他的根基。

噴了火彈後,機械龍更爲狂暴,再也不看情況了,在戰場上胡亂蠻衝,不知踩死了多少個機械兵。兩名將軍望着他們一手製造、培養起來的森林駐兵一個個倒下,既心疼又無奈。

矮個子將軍默默望着亂成一團的戰場,忽然,他感覺額頭有點溼潤。伸出手抹了抹,遞到眼前一看,他就愣住了,竟然是紫色的液體。

怔了怔,矮個子將軍緩緩擡起了頭,不禁失聲起來:“紫、紫色的雨……”

天空,竟然下起了紫雨! 第3415章

這裡的病人都比較麻木了,如果不是實在沒辦法,他們也不會住在八荒公會的,就是因為他們的病症,曾經自己和家族都無計可施,只能選擇住在八荒公會等待別人研究出結果為他們治病!

因此,對於小鳳和墨九狸等人,他們沒有任何錶情,不期待,不抗拒,順其自然,任由小鳳他們把他們帶出來,放在一起待著!

表情木然!

墨九狸也理解他們的心情,所以也沒計較,也沒多廢話!

直接來到其中一個老者的身邊,神識進入對方體內仔細的檢查了一下對方的情況,然後拿出銀針,在對方有反應的時候,已經扎的滿身都是銀針了!

老者對於墨九狸扎在身上的銀針,確實有些好奇,但也只是一瞬間的好奇而已,很快就恢復平靜了!

等到墨九狸運行銀針,讓他察覺到自己的情況,發生了巨大變化時,老者震驚的看著眼前的墨九狸,完全沒了反應!

墨九狸掐著時間,差不多之後,雙手飛快的一震,所有銀針,如同有意識般的,在老者身上飛了起來,然後墨九狸拿出一瓶剛才把丹藥溶解成的藥液,遞給老者說道:「喝了!」

老者幾乎是下意識的照著墨九狸的話,接過藥液直接喝了下去,接著沒多久,張口吐血幾口淤血!

墨九狸再次遞給老者一顆丹藥,丹藥入口即化,很快老者有些虧空的氣血就補回了八成,整個人比剛才年輕了至少十歲不止!

老者蹭的一下子站起身,微微一晃,還是穩穩的站住了,在一邊走來走去,臉上都是喜悅的神情,多少年他都沒感受到這種一身輕鬆的感覺了啊!

老者的變化,也讓其餘幾個人紛紛傻眼了!

都是一起跟老者待了多少年的同伴了,他們都沒想到老者這不過短短片刻變化這麼大!

如果不是容貌沒怎麼變化,他們都以為換了一個人啊!

「姑娘,謝謝你啊!」老者激動的跪在墨九狸面前說道。

墨九狸往邊上一閃道:「前輩不必如此,我也是為了積分而來的,前輩的身體已經沒事了,最好到一邊恢復些靈力!」

「好,好,我知道!我知道姑娘為八荒大比的積分來的,但是姑娘卻救了我一命,以後姑娘有什麼事情,我馮雲萬死不辭!」名叫馮雲的老者看著墨九狸認真的說道。

「好,我知道了!」墨九狸聞言想了想說道。

然後,墨九狸走到另外一個老夫人身邊,檢查了下對方的情況,開始為對方治療,這次墨九狸用的依舊是藥液,然後是丹藥,最後才用的銀針……

等到老夫人突出幾口黑血,徹底解毒之後,整個人也終於恢復了過來,之前不能使用的靈力,終於可以用了,臉色雖然還是很蒼白,卻看上去依舊精神!

本身老夫人就是一個實力不弱的強者,因為中毒空有一身實力不能使用,為了安全,才會住在八荒公會內的!

老夫人也對墨九狸是千恩萬謝,還給了墨九狸一塊玉佩, “天吶,這是什麼?!”高個子將軍呆呆望着紫色的雨撇下來,內心十分驚訝。黑色的雨、綠色的雨他見過,不過那是受到污染的。但這種紫色的雨,他真的是第一次見到,不知道有什麼用呢?

然而,他還沒想完,耳邊就傳來矮個子將軍又驚又喜的聲音:“洛倫佐,快看!” 契約婚寵,秦少的小嬌妻 順着矮個子將軍達達里奧指向的地方,洛倫佐愕然看到,無數掉在地上的紫雨竟然自我凝結起來,聚合成一個個“紫體戰士”。

沒有五官,只有手腳,這些紫體人卻能自己指揮自己,有條不紊地衝向機械龍。紫體人數量不多,也就四五個。它們一下子躍到機械龍頭上,似乎不畏懼機械龍會噴出火彈。不知爲何,瞬間紫體人又融化了,變成液態。

紫色的古怪液體蒙在機械龍眼上,令人驚奇的是,兩頭原來狂暴無比、四處躥動的機械龍居然變得平靜起來,甚至停止了活動。

兩名將軍看得眼都傻了,這些紫雨竟然如此厲害,可以使機械龍停止?來不及細想,就聽空中傳來一陣陣螺旋槳的聲音。

兩人擡起頭,嘴角忍不住彎了起來。

原來,瑞文的救援來了!

巨大的鐵甲飛船,頓時垂下一根根繩梯,方凱、喬姆斯和庫倫都攀下繩梯,然後放開手,身體穩穩落在地上。

“喬姆斯,真是太不可思議了。”方凱扭過頭,望着那艘龐大無比的鐵甲飛船,瞳孔裏盡是難以置信的神色。不一會兒,在飛船的甲板上,忽然出現一隻只黑點。仔細看,才知道這些黑點原來都是一些機器人!

藍眼睛的喬姆斯舔了舔嘴脣,盯着戰場上那些紫體人,喃喃道:“是啊,想不到,‘飛狐’兵工廠里居然放着這麼多祕密。

庫倫擦拭了一下衣衫,然後拍拍高個子將軍洛倫佐的肩膀,笑道:“難爲你們撐這麼久了,現在,就輪到我們爲了提卡爾城戰鬥吧。”庫倫擁抱了洛倫佐和達達里奧,然後轉過身,對方凱和喬姆斯認真道:“兩位勇士,感謝你們爲聖城作出的一切,我相信提卡爾的歷史會永遠銘記兩位的。”

沒想到庫倫會這麼說,方凱頓時怔了怔。現在他回想起剛見到彼得,也就是庫倫假裝的那個人的場景,不禁哂笑起來。

“這些話還是留到以後再說吧。現在….”喬姆斯眺望着面色陰沉的亞當克斯,嘴角彎起一個弧度:“戰!”簡簡單單的一個字,徹底揭開了反攻的序幕。

瑞文坐鎮飛船,不停往戰場投入兵量。原來他知道奎華斯的機械龍有多厲害,所以一直命令“飛狐”兵工廠要研製出一種能剋制機械龍的東西。事情十分機密,所以“飛狐”兵工廠附近戒備森嚴,即便是潛在瑞文身邊的奎華斯間諜,也不知道兵工廠裏面究竟有什麼。

爲了安全起見,瑞文還將兵工廠地表部分空置了,只放了一批機械兵,用來混淆奎華斯一方的視聽。奎華斯見插眼不行,於是直接發射衛星,想窺探“飛狐”兵工廠內的情況,結果只看到一些破爛的機器人。

初時奎華斯一方還心存孤疑,畢竟“飛狐”兵工廠守衛森嚴,但內容物卻如此小,這不科學呀! 暮雪奇緣王子的私房女孩 只是,奎華斯用監察衛星偵查了足足兩年,看到的只有數量越來越多的破爛機器人,心中那份戒備就漸漸降了下去。

殊不知,這正中瑞文的下懷。

瑞文心裏十分清楚,奎華斯必定利用衛星監視自己的兵工廠。於是,他下令在地底開闢一個空間,然後將一切儀器、人員都遷到地下,進行研製工作。皇天不負有心人,前不久,他們終於開發出一種液體,能剋制機械龍。

顯然,就是方纔那些神奇的紫雨了。

紫雨實際上是一種等離子聚態腐蝕劑,只要在分子式中提前設定了程序,就能自我拆毀重組,在固體和液體間全天候轉換。但是,這種腐蝕劑融蝕的不是實物,卻是電磁波。換言之,紫雨能切斷機械龍的控制信息源,使得它們停止活動。

這樣一來,就算機械龍在場,也不怕被它們掃蕩了。

相比之下,亞當克斯就不那麼淡定了。紫雨的厲害他是有目共睹的,而原理他也能看得出,只是卻沒有對策。不錯,機械龍能爆開重組,變得更爲兇猛,但這是消耗性的。每重組一次,機械龍的持續壽命就減去幾分。

也就是說,一條機械龍最多隻能爆開重組三次。一旦超過三次,機械龍就徹底廢了,成爲一堆渣。所以時間很緊迫,要想扭轉局面,亞當克斯就要在全部機械龍重組三次以前,將瑞文黨完全擊潰!

而有了瑞文的支援,雙方的機械兵在數量上已經大致持平了。這暗示着,拉鋸戰已經消失了,換來的就是生死決戰!誰勝了,誰就是聖城提卡爾的主人!

“呵,區區幾個紫色人,就能奈何得了我十幾頭機械龍?簡直是笑話!哈哈,這樣也好,將你們一網打盡。今天過後,我,偉大的亞當克斯,就是聖城的主人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亞當克斯瘋狂獰笑,爆開了派往戰場的兩頭機械龍,進行第二次重組。

緊接着,亞當克斯大手一揮,餘下的機械龍和炮兵不再猶豫,氣勢浩蕩地加入了戰場。十數頭機械龍在混亂的戰場上分散拉擊,將瑞文一方的機械兵分割成幾十個部分。

毫無疑問,這是化整爲零,逐一消滅的戰略。

“兩位將軍、勇士,瑞文前輩讓我指揮地面戰場,你們可有異議?”見方凱等人搖了搖頭,庫倫又接着說:“很好,那現在就請兩位勇士駕駛戰車,去引開機械龍的注意力,儘量讓它們合成一團,然後一舉消滅。至於兩位將軍,就麻煩你們在後面指揮,帶領機械兵遊走了。還有切記,千萬不要被機械龍的火彈轟到,記得!”

庫倫握緊方凱等人的手,神情懇切。

說時遲,那時快,這邊方凱等人依照庫倫指揮行動起來,那邊庫倫自己率領衆多奴隸,在戰場上佈設陷阱,試圖減緩敵方的進攻速度。戰爭就是這樣,一旦那方掌握了節奏,那方就容易取得最後的成功。

而節奏,就是靠戰術、戰略和戰鬥來推動的。

瑞文站在甲板上,眼睛一轉不轉盯着地面戰場。漸漸地,他額頭滲出細密汗珠,拳頭不知道什麼時候捏緊了。這場決戰對他來說十分重要,一旦輸了,亞當克斯就會上臺。以他的野心,一旦會日夜製造機械兵,來掃平聖城周邊的勢力,最後稱霸尤卡坦半島!

倘若真發展到那個樣子,那麼半島上就沒有寧靜了,到處都會成爲戰爭的沃土,硝煙的樂地,這是瑞文不願見到的。爲了聖城,爲了尤卡坦半島的和平,他勢要消滅亞當克斯。

想到這裏,瑞文咬緊牙齒,拳頭重重砸落在護欄上。

一隻只機械兵被擊潰,一隻只機械兵被轟炸。激光、子彈、火彈,戰爭的硝煙瀰漫整個場地。兩邊都在沉默中廝殺,在沉默中死亡。

戰爭從來都是血腥的,戰爭從來都是殘酷的。在這場對峙中,不論是瑞文黨,還是亞當克斯都損失慘重,整個聖城的大部分兵力,都被投入這場戰爭中!

然而,提卡爾大金字塔只是安靜地聳立在雲端下,像一個滄桑老人一樣,將智慧的目光投向無情的戰場中。

“哼,螻蟻們,你們末日到了!”驀地,亞當克斯握緊了拳頭,只見一頭頭機械龍衝到瑞文黨士兵那頭,自爆開來,進行重組。爆炸產生的怪風將這些機械兵通通刮到地上,幾乎同時,亞當克斯的機械大軍涌了出來,撲向瑞文黨倒在地下的機械兵。

“可惡!”方凱捶了捶地,翻身起來。他往四周看了看,倒下的機械兵竟然有足足幾個團!細看之下,那些機械兵表面佈滿傷痕,顯然是怪風造成的。

因爲有機械兵擋住,怪風颳的範圍僅僅限制在戰場前方。而站在後方的庫倫和奴隸們沒有受到影響,只是問題在於,亞當克斯的目的不在於用怪風吹走敵兵,而是打亂它們的節奏,從而快速取得勝利。

明白這點,庫倫抿了抿脣,然後馬不停蹄從袋口裏掏出一瓶裝有青色液體的東西。庫倫頓了頓,然後將瓶子往前用力一擲,瓶子飛到半空。庫倫沒有猶豫,取出槍對準瓶子射了一發,青色液體飛濺而出。

這些液體一遇到空氣,立馬變成雨絲,飄落在倒在地上、傷痕累累的機械兵。雨絲剛打在機械兵身上,神奇的一幕頓時出現了。

只見原本縱橫交錯的裂痕,竟然漸漸癒合起來。更令人驚訝的是,機械兵居然漸漸“站”起來,重新投入戰鬥中。

見狀,庫倫頓時長吁一聲,幸虧還有一瓶“修復藥水”,不然一定被亞當克斯得逞。只是,機械兵雖然修復了,但戰鬥力比先前削減了一點。

反觀亞當克斯那方,機械龍更加瘋狂,而機械大軍則步步相逼。形勢對瑞文一方,一下子變得不利起來。

在甲板上佇立的瑞文,則神情凝重,一言不發。 第3416章

讓墨九狸有危險的時候再拿出來,墨九狸推脫不掉,也只好收下了!

夏老直到墨九狸治好了老夫人,這才知道自家小徒兒的醫術多麼強悍!

夏老滿是驕傲的跟一邊康復的老夫人,炫耀自己的徒兒,所以夏老乾脆在一邊被墨九狸治好的人身邊,跟他們閑聊了起來!

小鳳和楊老則去幫墨九狸打下手去了,楊老看著墨九狸治療,在邊上也學會了不少,本身他就是煉丹師,自然一看就懂了,墨九狸需要什麼丹藥,簡單的就直接讓楊老煉製!

就這樣,天黑的時候,墨九狸已經把十個人都給治療完成了,十個人全部都好了!

看了眼天黑了,但是小院四周有夜明珠,倒是很亮堂,墨九狸確定都治好了之後,捏碎了老者走時留下的玉牌!

「小姑娘,你要終止任務嗎?」之前的老者出現后,看著墨九狸問道。

「不是,任務我完成了,請前輩驗收一下吧!」墨九狸聞言笑著說道。

「什麼?治好了?這怎麼可能?」老者聞言一愣的問道。

「向會長,我們確實都被墨姑娘治好了!」這時,第二個被墨九狸治好的老夫人看著老者笑著說道。

「姜長老你的毒真的解了?」向會長看著說話的老夫人驚訝道。

「哈哈哈……確實,不信你可以挨個給我們檢查一下就知道了!」 海賊之圣光大領主 姜長老笑著說道。

其餘人也紛紛附和著!

向會長難以置信的挨個給他們檢查了身體,發現他們體內的隱疾,多年無法根治的病症,全部都消失了,如果他不是八荒公會的會長,對於這些人的病情了如指掌,他可能會都不會相信!

「這位姑娘,你是醫師?」向會長好半天才看向墨九狸緊張的問道。

「算是吧,我是煉丹師,自然也對醫術毒術有所涉獵!」墨九狸謙虛的說道。

「好,好啊,真的是年少有為啊,你的八荒令牌給我吧!」向會長連聲讚歎道。

墨九狸聞言把令牌遞給向會長,只見向會長拿著墨九狸的令牌,對著任務本上23號任務的那一頁一放,然後拿下來遞給墨九狸,墨九狸就發現自己的積分從4分變成了9分!

「向會長,明天我再接這個任務吧!」墨九狸指著23號旁邊的22號任務頁說道。

「好,那你們跟我去休息的地方吧,明早我再帶你們過去!」向會長聞言說道。

「墨姑娘,你在八荒公會會待幾天?」姜長老看著墨九狸問道。

「需要賺取50積分,可能還會逗留幾天的!」墨九狸指了指自己的積分令牌說道。

「那好,等我們回去一趟,過兩天再來這裡跟你道謝!」姜長老說道。

墨九狸點了點頭,其餘人也跟墨九狸告別,然後墨九狸跟著向會長離開,順便向會長也帶著其餘人,一起送出了八荒公會!

向會長把墨九狸等人安排到住處后,自己則回到了22號小院,在周圍轉了一圈后,然後回到一間密室,暗處傳音石聯繫了八荒公會的一眾長老們! 其實瑞文自己心裏十分清楚,再這樣下去,他們只會輸。現在勝利的天平已經漸漸傾向亞當克斯,倘若沒有奇蹟出現,那他們的潰敗就成定局了。

“唉。”瑞文既無奈又憤怒地嘆了一聲,他只怪自己無能爲力,苦心鑽研幾年的成果卻也敵不過對方。“莫非,天要亡我?!”瑞文怒吼,將頭擡了起來,癡癡望着天空。

神的意旨在哪裏?瑞文看不到。但是他知道,提卡爾城已經沒有希望。他們一旦失敗,那麼整座聖城就必然陷入水深火熱、無盡黑暗之中。亞當克斯會調集一切資源和力量來研製武器,機器士兵,然後窮兵黷武,荼害周邊地區。

“可惡!”瑞文從未試過這麼頹喪,他咬緊牙關,拳頭往下重重一砸。被擊到的護欄渾身一顫,竟然微微凹了一些。

但是,就在瑞文束手無策、亞當克斯勝利推進的時候,寬廣的地面忽地震了震。震動非常劇烈,兩邊人馬都忍不住愣了愣。不一會兒,又一波震動襲來。令人驚奇的事情發生了,平整的地面忽然像浪花一樣波動起來!

“啊……”瑞文那頭,有些奴隸驚叫,發現自己身體搖晃,根本不受控制。場上廝殺的機械人,都被地面的波動“震倒”了。那些機械龍,更是失去了平衡,“轟隆”一聲跌在地上,壓壞不少機械兵。

方凱急忙蹲下,保持重心。他臉色慘白,茫然道:“天吶,怎麼回事?”可是,沒有人搭理他,再看喬姆斯和庫倫,都倒在地上了。

好端端的推線居然被一場震動毀壞了,亞當克斯不知該笑還是該哭。他怔着神,呆呆望着自己的士兵在戰場上“翩翩起舞”,然後倒下來。

地面上發生的這一切,自然逃不過時刻緊盯戰局的瑞文。看到地層如同大海一樣“波濤洶涌”,瑞文霍地抓緊了護欄,神情激動:“光,光!神的意志….”瑞文喃喃自語,興奮得手舞足蹈起來。

可是,哪裏有光呢,大地分明在甦醒啊。

但瑞文話音一落,青碧如洗的天空忽然多出一團形狀古怪的雲。緊接着,雲朵瘋狂旋轉起來,並且想四周擴散,整個天空都被雲朵漩渦籠罩着!

一道堪比天柱的光束從漩渦中心射了出來,狠狠轟在起伏不定的地面戰場上。瞬間,所有人的視野只剩下一片白芒。此時的天空,猶如一頭猛獸,而那束突如其來的光柱,彷彿是猛獸在咆哮一般。

白光將戰場,甚至是金字塔都籠罩起來。大地,剎那被箍上一個倒翻的白碗。白光籠罩了足足一分鐘,然後光芒才漸漸消褪。

再看偌大的戰場,地面已經平復了,機械兵都還在,只是全都靜止不動起來。它們彷彿被白光定格在某一刻,動作也停留在那一刻。奇怪的是,戰場上沒有一個活人。

巨大的鐵甲飛船還懸在半空,但瑞文卻不在了;機械龍樣子依舊兇狠,但亞當克斯卻不在了;森林駐兵和瑞文援兵還一副拼死抵抗的樣子,但方凱、喬姆斯、庫倫、洛倫佐還有達達里奧等…..通通消失了。

沒有一個人類剩下,他們似乎從未在地球出現過。

有風,輕輕吹過。所經之處不論是機械兵,還是機械龍,都化成粉末,隨風而去。天地,重歸寧靜。聖城最爲龐大的金字塔,依然巍峨聳立在蔚藍的天空下,彷彿大戰那一幕,並沒有發生過一樣。

他們死了,消失了,還是…..被神祕的光束帶走了?

在尤卡坦州南部,聳立着一個以井口爲建城基礎、以公路爲南北分割線的古城。不像提卡爾古城那樣佈滿機械人,這個古城很寧靜,沒有一絲一毫現代的色彩,全都是遺址性的場面。古城看上去似乎不設防,而且沒有人居住,但細看之下,就發現古城上空有一層淡淡的虹膜。

這座古城,就是瑪雅人和托爾特克人曾經引以爲豪的奇琴伊察。

放眼望去,古城遺蹟和長滿樹木、青草的土坡,還有森林恰到好處地結合在一起,簡直相得益彰,充分詮釋了國家公園的含義。

但這片寧靜,很快就被一個光團打破了。

只見原本安靜無事的虹膜,驀地凹了進來,原來是一個類似於彗星一樣的光團壓了下來。光團速度很快,眨眼間穿破了虹膜的阻遏,狠狠砸落來,卻沒有發出一絲聲響。虹膜也很快癒合了,並沒有發出警報。

彷彿這一切,從未發生過一樣。

奇琴伊察有個著名景點,叫做千柱大廳。說白了,也就是地面上聳立着無數根石柱。石柱上刻着一些圖案,也有瑪雅文字。這些石柱到底是幹什麼的,沒有人知道,大多人猜測是用來祭祀的。

只是,哪有祭祀這麼怪,要立着一根根石柱?

此刻,在大廳西南角,承載着一個碩大的光團。不錯,方纔那個類似於彗星的光團就墜落在這裏。大約過了一分鐘,光團漸漸消失,一個個“人”從裏面掉了出來,滾在地面上。細看之下,這些人竟然全是提卡爾大金字塔前戰場上的人類!

換言之,亞當克斯還有瑞文黨的人都被那束莫名其妙的光柱帶到了奇琴伊察。

“唔,這裏….這是什麼地方,怎麼有這麼多根柱子?”人羣中,首先醒來的就是方凱。此刻,望着四周的環境,方凱不禁暗暗失神。記得剛纔他還蹲下來,防止地面的搖晃影響自己的戰鬥,不料白光一閃,自己就昏了過去。

醒來時,就來到這個鬼地方了!

“喬姆斯、庫倫、瑞文、洛倫佐、達達里奧……..”方凱將認得的、不認得的人通通叫了一遍,在他的推搖下,喬姆斯等人漸漸甦醒過來。“你們快看,這裏到底是什麼地方?我們怎麼會來到這裏,我們不是應該在戰場上戰鬥嗎,我的老天。”方凱攤着手,將四周的情況一五一十說給瑞文等人聽。

此時亞當克斯已經被奴隸們用衣服撕下來的條子綁在一根石柱上了,也不見甦醒。而喬姆斯和庫倫等認真聽方凱描述,唯有瑞文的神情有點古怪。

這種表情帶着茫然,帶着興奮,又有一絲絲的畏懼。方凱眼神銳利,將瑞文的古怪表情收在眼內,卻沒有說什麼。

正在衆人議論紛紛的時候,亞當克斯竟然幽幽醒了。

“這是什麼地方!啊,你們、你們這羣螻蟻,快放開我,綁着我幹什麼。信不信,信不信我讓機械龍踩死你們,阿?!快放開我,快!”亞當克斯拼命掙扎,雙眼狠狠瞪着兩旁的奴隸,顯然想掙脫束縛。

庫倫挑挑眉,退出了議論,然後面無表情走到亞當克斯面前。他冷笑一聲,緩緩開口:“想不到吧,你也有今日。”庫倫居高臨下,瞳孔裏滿是毫不掩飾的鄙夷。庫倫一開口,亞當克斯就沉默了。

見對方不說話,庫倫又淡淡道:“你也不用埋怨,命運就是這樣。如果沒有那團光束,如果我們沒有被它帶到這裏,勝者還是你。不過,現在,你輸了。”庫倫一字一頓,鏗鏘有力。每一個字,都刺入亞當克斯的心。

“你輸了”——簡簡單單的三個字,猶如晴天霹靂,狠狠打在亞當克斯的耳朵旁。“不,我沒有輸,輸的是你們!哈哈,我怎麼可能會輸?我可是亞當克斯,我是亞當克斯!”憤怒的亞當克斯怒視着庫倫,雙眼通紅。

見狀,庫倫倒是笑了笑,又迴歸了平靜:“我相信,這個結果也是莎蒂願意看到的。希望,她能在天堂上得到一點欣慰。來人,將亞當克斯殺了。”庫倫話語平淡,不知道內情的還以爲他是個魔鬼,殺人還能這麼平靜。

聽到“莎蒂”二字,亞當克斯彷彿回憶起了什麼,蠢蠢欲動的身子漸漸鬆弛下去。他神情呆滯,連庫倫的話都聽不進去了。不過,眼前幾名凶神惡煞的奴隸還是讓他從回憶中抽回神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