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我不知道!”我擡起頭看向霍逸軒,心中十分的混亂。 我變得有點精神恍惚,感覺眼前一片混亂,整個人都快要不好了。

“你自己好好想想,你當初是怎麼想盡辦法要擺脫米亞蒙的,現在卻在我的面前跟我說要去等他出來,等他出來之後再讓他一直纏着你嗎?”霍逸軒站在我的面前,不斷地問我,這些問題直接把我問得死死的,讓我不知道如何去回答。

我語塞了,直接愣住。

我是該好好想想了,當初的自己,和現在的自己,是有多麼的不同。

霍逸軒把我一個人扔在了房間,讓我好好地想想,想清楚了再去找他。

我癱坐在地上,開始認真地想。

我爲什麼要這麼在意米亞蒙,他殺了安雅和秦天,一次又一次地讓我陷入了殺人案件中,每個人都罪不至死,可是在他的眼中,人命好像螻蟻般低賤,只要他米亞蒙出馬,就一定會讓那個死。

表面上是在幫我,幫我把那些對我不安好心的人給解決掉了,可實際上呢,根本就沒有解決完全,安雅在死後還來找我索命,甚至差點傷到了我的好友錢樂。

一切的一切都是米亞蒙造成的,如果沒有他,就不會發生那麼多的事情,我應該恨他的,但是,心裏卻怎麼都恨不起,難道是因爲他給戴上的這枚戒指嗎?

擡起了手,看着手指上的戒指,心中有點惆悵,說好的要娶我,難道要食言了嗎?

等一下,我剛纔在想什麼?爲什麼會忽然想到嫁給米亞蒙?

這到底怎麼回事!我使勁搖晃了幾下頭,想要使自己保持清醒。

我到底在胡思亂想些什麼!竟然會想到這種事情。

也不知道米亞蒙怎麼樣了,糾結了很久,我最後做出了一個決定,不去找他了,也許米亞蒙就這樣被鬼城城主給說服,回去繼續做他的左使了呢?

我是人,他是鬼,我們之前,終究有一道跨越不過的鴻溝。

想明白之後,我就去找霍逸軒,對他說明了自己的想法,霍逸軒聽了我對他說的話之後,臉上露出了安慰的笑,然後就跟我說,在他這裏再住一個星期,一星期之後,米亞蒙所做的事情,在大家的腦中都會消失,那些什麼殺人案件也就自動結案,讓我不用再擔心被警察叫到警察局去審問了。

我點了點頭說知道了,事情就這樣結束了,米亞蒙不再纏着我了,而我也可以迴歸正常生活了。

在霍逸軒家中呆的這一個星期裏,我幾乎是三點一線,客房,餐廳,花園,只有這三個地方是我的活動範圍,其他的地方,根本就不能去,一去就會迷路。

不知道爲什麼,霍逸軒的家給我一種會動的感覺,這整個房間好像會移動,這一秒整個房間是在這裏的,下一秒就變了一個地方。

現在的話,也就我房間的位置沒動過,我猜大概是因爲我住在裏面的原因纔會一直沒動,有時候走在樓道里無聊的時候,我就會去觀察那些房間,有明顯的變化,這些房間的位置,一定是被移動過了。

當我發現這個問題後,一個星期的時間很快就到了。

霍逸軒把我叫到了花園,讓我等在這裏,他去開車。

當車子開出來的時候,我擡頭朝房子裏面看去,卻意外看到了米亞蒙好像在上面看我。

我的心一震,腳不聽使喚般地就往裏面衝,按照那個房間的位置的話,應該是上樓之後,左拐的第二個房間。

在這裏呆久了的好處就是,站在花園裏擡頭朝上面看窗戶,我很快就能辨別出哪個窗戶是第幾個房間的。

我幾乎用了百米衝刺的速度一路向前跑,到了門口,停下喘了幾口氣,很快就把門給打開了,開燈一看,裏面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只是窗戶還像剛纔那樣開着。

難道是我出現了幻覺?我在心裏問着自己。

不會的,我在這都呆了一個星期了,從來沒有看到過米亞蒙,可是卻在剛纔看到了,那麼就說明,米亞蒙是在這裏的。

我的腳不由自主地往裏面走了,這個房間是木地板,走在上面會有啪嗒啪嗒的聲音。

走到了房間的中心處,轉了一圈,看遍了所有,都沒發現米亞蒙。

到底是我看錯了呢,還是他知道我進來了,估計躲着我呢?

“米亞蒙!你出來,我知道你在這裏!”我對着空氣開始喊,多麼希望能夠得到迴應,他能夠回答,我在這。

但是事實卻是殘忍的,我喊了一聲之後,在房間內轉了一圈,看向房間內的每個角落,都沒看到米亞蒙。

難道真的是我眼花了嗎?

失落地從房間裏走了出來,回到了花園中,霍逸軒看上去等我很久了。

他從車上下來,問我去了哪裏,我回答說是忘記一件東西了,回去找了下,花了點時間。

霍逸軒聽了我的解釋之後,也沒多問什麼,直接喊我進車了。

坐上車後,我打開了車窗,還向那個房間去看了一眼,還是沒看到米亞蒙。

“你在看什麼?”霍逸軒繫好安全帶後,看我在看窗外,就問了下。

“沒,沒什麼。”回過頭也繫上了安全帶,就把注意力全部都放到了前面。

也許,真的是我想多了,米亞蒙怎麼會來到這裏呢,如果他真的來了,也會纏着我呢,又怎麼會躲着我呢。

後來因爲坐在車上沒事情做,我漸漸地就睡着了,進入了夢鄉。

醒來的時候,車外已經漆黑一片,霍逸軒就坐在駕駛座上,玩着手機。

“你怎麼不叫我?我擡起頭,然後朝霍逸軒看去,他正在認真地玩着手機遊戲。”都到我住的地方了,他竟然還淡定地玩着手機遊戲,難道就不回去了麼?

“看你睡得挺熟的,就不想打擾你。”霍逸軒對着我笑了一下,他說話的語氣聽起來有點噓,我想要問下他到底怎麼了的時候,還沒問出口呢,他就急着把我給趕下車。

我直接被推下了車,然後霍逸軒就開車走了,連聲招呼都沒打,就急匆匆地走了。

我還站在原地看着霍逸軒離去的背影,總感覺哪裏不對勁。

到底是哪裏呢?

我的第六感告訴我,霍逸軒一定有什麼事情瞞着我,可是在他家中呆的那一星期,根本就沒發現什麼地方不對勁,現在的話,就更加沒什麼不對勁了。

到底是哪裏出了問題呢?我拼命想要找出破綻,可就是想不起來哪裏有不對勁的地方。

難道,一切就這樣過去了嗎?

霍逸軒的車子已經開走好久了,我也基本上看不到他的車影了,就算有再多的疑惑,也不能去問了,因爲霍逸軒跟我說了,從此以後,我再也不會遇上鬼怪,所以沒事的話,我就他都不要去找了。

米亞蒙,霍逸軒,都成爲了我生命中的過客。

而我也要開始新的生活了,來到租的房子內,由於長時間沒有居住人,地上已經有了厚厚的一層灰,我嘆了一口氣,打算找來抹布打算一下這個地方。

卻意外看到地上有一排腳印,這個腳印明顯要比我的大,而且我剛纔進來的時候,根本就沒有這排腳印的,也就是說,這腳印是在我進來之後纔有的。

我提着心看着地上的腳印,腦中不斷地猜想會是誰進來了?

秦天?安雅?越想心中越是害怕,霍逸軒都不在我的身邊,他們要是來找我的話,那我豈不是完蛋了?

“你在想什麼?”忽然一隻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嚇得我直接叫了起來。 “啊!”我大喊了一聲,但是聽到聲音之後就覺得有點熟悉,轉身看去,發現拍我肩膀的是龍五,他怎麼來了?

我立刻就問龍五怎麼會來我這裏。

龍五直接說想我了,我把他的回答當做笑話聽了。

他的這個回答,根本就不是我想要聽到的。

“米亞蒙呢?”我試探性地問了一下,沒想到龍五直接打算走了。

我立刻就喊住了,並給拜託他告訴我,米亞蒙去哪了。

龍五原本要走的腳步,在原地停留了一下,然後就轉過身朝我看了過來。

“我知道的也不是很清楚,就是前幾天看到我姐在命令手下在擺祭壇,然後聽說好像是爲米亞蒙和那個道士擺的。”龍五把他知道的都告訴了我,而我聽了之後就覺得十分的鬱悶。

擺祭壇?爲了米亞蒙和霍逸軒?這又是在做什麼?

難道他們要對米亞蒙和霍逸軒做什麼嗎?難怪霍逸軒要我以後沒事就不要找他了,原來是因爲這個。

鳳九和霍逸軒之間究竟說了些什麼!他爲什麼要聽鳳九的話!

我覺得事情變得好複雜,此刻,唯一的想法就是趕快去救出米亞蒙和霍逸軒。

我求着龍五現在立刻就帶我去賭場,我要去阻止這場祭壇的實施,不能讓他們做出傷害霍逸軒和米亞蒙的事情來。

龍五露出了爲難的表情,他撓了撓自己的頭,好像要說什麼拒絕我的話,去被我給堵回去了。

“如果你幫了我,那麼我就答應你一個條件。”我立刻就搶在龍五之前說了這句話。

龍五聽到我說的話之後,嘴角立刻就露出了滿意了的笑容。

然後就湊到我的耳邊說了一個條件,我被他的條件給嚇到了,有一種不可思議的感覺,真的會發生那樣的事情嗎?

先不管會不會發生,我現在只要答應他就好了,其他的事情,在救出他們倆再說。

龍五抱起了我,然後就帶着我朝着賭場的方向飛去。

在去的路上,我也已經想好了,雖然我沒什麼能力,但是我還有米尼和龍五,只要他們倆齊心協力,就一定可以把霍逸軒和米亞蒙給救出來,然後大家在一起逃出去。

只要能夠救出他們,就可以了。

在去的路上花費了比較長的時間,龍五把我抱得十分緊,就怕我給掉下去了。

等到了賭場門口之後,他就把我給放了下來,站在賭場的門口,心中有千思萬緒。

我在戒指上吻了一下,並叫了一身米尼,她很快就從戒指裏出來了,並且單膝下跪,問我有什麼吩咐。

“這一次,我們主要是爲了來營救米亞蒙和霍逸軒,所以米尼,拜託你了!”我一臉嚴肅地和米尼說道,她也立刻就瞭解到了事情的嚴重性,回答我的時候,聲音都是正常的,沒帶一絲嬌氣。

轉頭看向龍五,他給了我一個準備好的眼神。

於是我們一起朝賭場裏面走了進去,今天的賭場和往日的不同,裏面沒有鬼在賭博,四周一片安靜。

這賭場一安靜,就準沒好事。

突然一顆骰子的聲音響起,我們的視線全部都落到了那顆發出聲音的骰子的身上。

等到骰子完全靜下來之後,緊接着就有了一陣掌聲,循着掌心看去,是鳳九。

她拍着雙手從門後走了出來,來到了骰子的邊上。

“真是沒想到你會來,怎麼?是來見證奇蹟來的嗎?”奇蹟?我奇怪地看了龍五一眼,他只是對着我的一笑,也沒說什麼,而我現在也沒什麼心情去問這奇蹟是什麼東西,我只想帶回米亞蒙和霍逸軒。

“他們在哪?”我直奔主題,也不和鳳九廢話。

“他們?應該是他吧!他可不是你想見,就能見的。”按照鳳九的說法,難道霍逸軒還沒來這裏嗎?不對啊,我猜霍逸軒這種人應該是剛把我給送完,接下去就應該是來這裏了,可是鳳九隻說了一個他,她口中的他應該是指米亞蒙了,霍逸軒去哪了?

我對着鳳九問霍逸軒去哪了,她卻開始哈哈大笑說我是不知道呢,還是啥呢。

我一下子就被鳳九說的話給弄迷糊了,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呢?

現在沒有時間去問清楚鳳九說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現在我就是想要見到米亞蒙和霍逸軒,不能讓他們倆有事。

我想要繼續朝前走,卻被鳳九伸出手攔住了去路。

“讓開!”我想要強行突破,但失敗了。

“哼,就你,也想要從我這裏過去?門都沒有,我是不會讓你破壞儀式的!”鳳九擡起頭俯視着我。

我在鳳九的眼裏,根本就什麼都不是,如果不是龍五在邊上,我想她只要輕輕一捏,就能夠把我給捏死吧。

喊上米尼,嘗試着想要突破鳳九,還沒動手呢,就中了鳳九的陷阱,米尼很快就被鳳九給擒住了,龍五在邊上根本沒怎麼動,他說,一般和他姐動手的,他都是圍觀看的,所以這一次,也是。

米尼被擒,而我根本就沒有能力去和鳳九比拼,很快就陷入了困境中。

眼睛朝四周看了一遍,然後視線完全落在剛纔的那顆骰子上面,也許這顆骰子可以幫我。

“我不是道士,根本就打不過你,這樣,我們用擲骰子的方法來定輸贏,如果我贏了,你就給我讓開,如果你贏了,我立馬就回去。”我走到桌子邊上,伸手就拿起了容器中的兩個骰子。

“好,三局兩勝!”鳳九看上去對擲骰子很感興趣,撩起袖子就先坐到桌子上。

看到她霸氣的樣子後,我瞬間有一種想要退縮的想法,但是最後還是在心裏暗示自己,不能退縮,我還要去救米亞蒙和霍逸軒了。

雙方之間都有三次機會,每次擲出來的骰子總數更大的一方算勝。

鳳九把骰子推到了我的面前,讓我先來。

我看着小盒子裏的骰子,心中十分的沉重,不斷地祈禱着自己一定要比鳳九的大。

閉上眼睛開始祈禱了一分鐘,鳳九在邊上看着就笑了。

我沒有去在意她的看法,祈禱完之後,就拿起小盒子開始搖了。

想象着在電視劇中看到過的那些賭神之類的人物在搖骰子的時候的氣勢,就照模學樣地開始搖晃骰子,搖了一會,啪地一下,就把小盒子放到了桌上。

大家的眼神全部都集中在這盒子上,我的手一直放在盒子上沒有拿開,我的心跳得很快,我有點害怕,害怕這個點數太小了,以至於第一局就輸給了鳳九。

嚥了一口口水,就慢慢地把上面的蓋子給揭開,兩個骰子的總和加起來是11。

心裏一下就安心了不少,鳳九要是想要贏我,那就必須擲出兩個六,不然的話,根本就不能贏我。

鳳九拿起了小盒子,臉上沒有一絲表情,一臉認真地開始擲骰子了。

搖晃了幾下,就把骰子放到了桌上,她很利索地就把蓋子給拿了起來,總和加起來是10,比我少了一點,第一局,我贏了。

被壓抑的心情終於緩和了一點,第一局讓給我給贏了,那麼就看接下去的兩局了,也是至關重要的兩局,我如果這兩局我都輸了,那就不能從這裏過去了。

第二次擲骰子,我擲出來的是總和是7,而鳳九擲出來的總和是8,她贏了。

兩局下來,我們之間打了一個平手,不分上下,那麼關鍵的就屬於第三局了。

這一次,我緊張得手心都快出汗了,拿着裝有骰子的盒子,拿在手中都會有一點慌張。

這骰子在我的手裏搖了好久,我聽着裏面搖晃的聲音,有一種不敢放下的心情。

放下之後,如果裏面的數字很小,那該怎麼辦呢?

“好了沒啊!”鳳九等得有點不耐煩了,催促我道。

我還在搖骰子,最後我在心中告訴我自己,這都是靠運氣的,現在是看運氣女神附身在誰的身上了,是我還是鳳九,不夠總的來說,我覺得幸運女神還是比較喜歡人類多一點,鬼的話,根本就不需要幸運這種東西的。

想到這裏,我就把盒子給放到了桌面上,閉上眼睛等了一會,接着就猛地睜開雙眼,打開了蓋子,結果看到上面顯示的數字是3!

1加2等於3!竟然是3!這麼小的數字!讓我怎麼贏啊!除非鳳九擲出兩個1,那麼就得2了。

可是鳳九哪有那麼好的玉琴,會搖出那個出租呢?

接下去關鍵的就是看鳳九搖出來的骰子到底是多少價錢呢。

鳳九不像我,在空中轉了很久,她還是跟前面兩次一樣的頻率,搖晃幾下就放下來了,不過這一次揭開蓋子的速度放慢了一點。

鳳九稍微揭開了蓋子一點,自己去瞄了一眼,我和龍五都打算湊過去看下,但是什麼都沒看到。

在她看完之後,就朝我這邊笑了一下,我的心一下就涼了,這難道是總和比我大了嗎?

心撲通撲通地跳着,每跳一下,都感覺自己不正常了。

鳳九的手慢慢地把蓋子給打開了,最後,我們都看到裏面竟然是兩個1。

我幾乎似乎瞪大了雙眼去看的,在鳳九看到兩個數字之後,也是一驚,看完骰子就怒視了龍五。

從鳳九臉上的表情上看,我心中也差不多明白了一點,但我就是不說破。

“你輸了,按照約定,讓我過去!”我贏了,事實擺在眼前,“還有,把米尼給放了!”

鳳九氣不打一處來,伸出手就是一揮,一陣狂風就扇了過來,我以爲自己就要被這風給刮到了,沒想到的是,龍五一下子就被我給摟緊了懷中,救下了我。

“龍五,你又開始幫她!”鳳九看到龍五幫我,直接一眼瞪了過去。

龍五隻是淡淡地笑了一下,“姐,我只是救她,可沒害你啊,沒用那眼神看我。”

“好了姐,認賭服輸,你就讓她過去吧,反正她去了也阻止不了。”龍五說什麼,我朝他看去,他就對我聳了聳肩。

我意識到自己是不是來晚了,推開鳳九就往裏跑去。

這扇門和上次進的門都一樣,要寬敞很多,門很大,一進去,就來到了一個比較寬廣的地方。

進去之後,一眼就看到了赤裸着上身,被綁在柱子上的霍逸軒和米亞蒙。

而他們面前站着的,應該就是鬼城城主了。

我快速跑到了祭臺的下面,對着上面喊快停下,不過這鬼城城主幾乎當我不存在,繼續他的儀式。

見他不搭理我,我就拼命地爬上了祭臺,打算自己動手去救出他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