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賣!老狼,你走!”

此刻朝陽已經打定了注意,於是朝着sk戰隊的野區走了過去。

燼收掉了卡爾瑪的人頭,此刻女警也終於趕來,一槍一槍的打在了盲僧的身上。

不過嘛,笨雞此時看着女警的位置。 隱婚蜜寵:緋聞影后,你好野! 微微一笑,就怕他不來。

“給我盾,”笨雞笑着說。

已經趕來的李相赫二話不說,直接一個護盾套在了盲僧的身上。

隨後一q穩穩的落在了女警的身上,李自豪一愣,知道他要秒殺自己。

在盲僧二段q飛過來的瞬間,李自豪交出了e技能拉開距離。

可是沒有想到盲僧落地一個拍地板減了女警,並沒有拉開多少距離。

李自豪看着盲僧頭頂上的條護盾,暗道一聲不好,當即交出閃現!

可是他交出閃現,盲僧也是有閃現的!

萌妻到貨:指斷湮弦 於是……

“噌!”

“噌”

兩個人幾乎是同時交出閃現,而此時,條的大招已經拉了出區!

“嘩啦啦!”

條的大招將已經閃現的女警硬生生拉了回來!

李相赫加上來,一個q技能穩穩的將女警收下人頭。

李自豪氣的不行,自己這個女警育的非常好。已經三件套了,可是抵不住一箇中單條啊。

女警陣亡,卡爾瑪陣亡,人馬都殘血,這波怎麼打的起來?

sk戰隊打出了一波零換二,十分輕鬆的拿下了小龍。

林天的瑞茲沒有時間趕去支援,只能快帶塔,將中路二塔的血量帶的非常多。

當條和盲僧等下拿完了小龍趕去中路支援的時候,現二塔的血量已經不多了。

而就在此時,瑞茲居然還不走。堅持要將防禦塔拆完。

李自豪焦急的說:“天哥,你不撤退嗎?你要是陣亡了,我們就要丟大龍了啊。”

林天淡淡的道:“沒事,拆完再走。”

眼看着防禦塔拆的還剩下一小半的血量了,林天十分輕鬆的在身下開了一個傳送門!

這個傳送門的位置落在了極限距離很遠的地方。此時sk戰隊就爲難了。

是去抓瑞茲,還是去傳送門落地的地方等着?

要是他待會不上車呢?豈不是虧了?

林天看着防禦塔還剩下一絲的血量,自己這邊還有幾個小兵,於是微微一笑,走進了傳送門。

sk戰隊的人已經趕來了。看見瑞茲的位置,條一個q技能穩穩的砸了過去。

但是瑞茲一扭身就躲開了這個q技能,隨後在大招消失的最後時間,一隻腳踏進了傳送門裏。

只聽見“砰”的一聲,防禦塔已經被拆掉了!

而此時的瑞茲。已經來到了幾千碼之外的地方!

娜美氣的不行,一個q技能砸了過去,但是卻沒有空,這個瑞茲的反應多技能是真的準。

而且回頭一個技能定住了盲僧租住了他的繼續追擊!

在衆人的包夾之下,林天的瑞茲再次安穩的逃生!

“噢!”

觀衆們看的是驚訝不已,這個鏡頭已經出現很多次了,彷彿是重演一般,瑞茲開大招戲耍着sk戰隊衆人。

國際解說說道:“瑞茲打的真的有靈性,不過可惜剛纔在野區,sk戰隊的處理更加得當,擊殺了god戰隊的輔助和adbsp;?? “是的,也導致這條小龍被sk戰隊拿下了,否則god戰隊可以爭取一下的。”

“不過fad的瑞茲單人帶掉了這座防禦塔,也是稍微挽救一下頹廢的局面吧。”

“大家可以從長遠的戰略性一一來說,現在中路的外塔已經全部沒了,這對sk戰隊來說不是一件好的事情啊。”

“god戰隊如果夠聰明的話,他們一定會猛進攻sk戰隊的中路。”

“不過sk戰隊的防守也是出了名的,只要中路高地還在,god戰隊進攻的可能性不大。” ,!

號外!野狼出沒,請注意! 一波零換二,讓林天的瑞茲推掉了中路二塔,瀟灑走開,也算是止損了。? ? 紫you閣 ..

“我靠!剛纔那個真的瀟灑啊!瑞茲面對sk戰隊四個人並不慌張,塔下開大招,拆完坐車直接走,血量計算的真精準!”

“瑞茲戲耍sk戰隊!哈哈!這個標題真的吸引人!”

“可惜啊,野區遭重了。下路雙人路陣亡,而且小龍也沒了!”

“看開點兄弟,對手是sk戰隊,打成這樣已經很不錯了。”

“對啊,瑞茲一波精彩的操作,把sk戰隊的中路外塔全部拔掉了,雖然損失兩個人,不過還是不錯的。”

“中路的塔防禦價值更高啊,而且兩個外塔全部丟失了,待會在推高地的過程中god戰隊肯定會佔據優勢的!”

推完中路的塔,林天瀟灑離開後不再逗留,直接回城,讓想繼續抓瑞茲的sk戰隊衆人撲了個空!

“哎,天哥,我們小龍有很大劣勢啊。”孤狼擔憂的說。

孫策也說道:“我們打了這麼久。什麼着都使出來了,可就是打不破僵局。 全身家當闖獸世 真的是無奈啊!”

“sk戰隊就是不好打,”林天淡淡一笑,說道,“不過現在。我們有了突破口!”

李自豪眼睛一亮,驚喜的道:“天哥是說要從中路直接抄過去!!”

林天笑而不語,隨後出門,瑞茲此時此刻裝備已經非常豪華了,全場面對李相赫的條也是毫不畏懼!

不過此時場中的局面從整體來說對god戰隊仍然是不太好。

“我們可以看到從開始到現在兩邊戰隊都是在焦灼狀態中,甚至god戰隊在中期一度有了許多優勢,不過他們還是沒能抵擋的住sk戰隊的攻勢!”

國際解說們趁着現在兩邊戰隊稍微穩定一些局勢,立刻展開分析。

歐洲賽區解說笑着說道:“sk戰隊小龍拿的多,視野控制的多,野區資源多,而god戰隊則是在推塔數量上佔有一定的優勢。”

“兩邊真要5v5團戰搞起來,還真不好說啊!”

北美賽區解說說道:“目前已經二十六分鐘了,但是雙方都沒有碰過大龍,有點不正常,我覺得打破兩邊的僵局就是這個大龍!”

“對!大龍團戰非常重要!如果誰在大龍團戰中取得先機,這場比賽的天平就會向誰傾斜!”

“噢?!sk戰隊已經先去做視野了。將god戰隊的視野也排乾淨了,他們看來先動手了!”

隨着朝陽插下去的一顆真眼和假眼被快排掉,sk戰隊和god戰隊拉開了視野爭奪戰。

在遊戲中後期,視野的存在對團戰來說至關重要。

有時候就因爲一個眼位沒有排掉。一個草叢沒有插眼,就導致了自己這邊被先手,甚至就輸掉了比賽!

因此在中期的時候,林天和隊友們對視野就極爲看重。

視野被清空之後。朝陽和孤狼兩人再次去做視野,卻被sk戰隊埋伏住了,朝陽陣亡。

“噢!關鍵時刻死了一個,god戰隊感覺不秒啊!”根號焦急的說。

“是啊,朝陽有點不小心啊,現在做視野正是冠關鍵時刻,怎麼能陣亡呢?”

他們或許忘記了朝陽是臨時轉輔助的,現在打起來已經很不錯了。但是在這種視野的拉鋸戰中,朝陽的經驗不是很足,導致被抓。

此時朝陽也是無奈的苦笑一聲:“對不起各位了,有點大喜。”

孤狼說道:“沒事,沒事,他們佔了視野,待會我們再搶回來就是!”

李自豪也是大聲說道:“就是!把大龍區的視野給他們又如何?!涼他們也不敢打大龍的!”

話是這麼說,但是看見大龍區域的一片漆煙。衆人心中仍然是十分擔憂。

孤狼不停地在大龍附近區域徘徊着,希望能夠騷擾一下,但是sk戰隊十分果決,趁着god戰隊這邊少人,於是立刻開始打龍!

觀衆們出激動的吶喊聲,尤其是sk戰隊的粉絲們,他們歡呼的最厲害!

橘子姐焦急的說:“sk戰隊已經打龍了!這是機會!這是機會啊!”

根號也是語飛快的說道:“打的很快啊,看god戰隊能不能去騷擾一下!”

“是的。以騷擾爲主,然後看能不能搶一下!”

sk戰隊打龍打的非常快,god戰隊三人在大龍附近徘徊着,孤狼看起來十分着急!

在這個關鍵時刻,在全場觀衆,全球收看直播的粉絲的關注中,god戰隊的中單瑞茲卻突然……脫離的戰隊!

是的!

脫離的隊伍!

所有人都覺得很奇怪!

這個瑞茲是在幹什麼?!

根號焦急的說:“瑞茲在往哪裏去?sk戰隊的中路高地?他一個人想推高地。這……”

橘子姐也是十分不解,擔憂的說道:“god戰隊三人在大龍圈,林天在幹什麼?一個人去中路高地。這,是不是有些脫節了啊!”

正說着,孤狼,李自豪等人也是嚇了一跳:“天哥。你這是……”

林天沒有說明原因,淡淡的道:“你們儘量拖延sk戰隊的打龍時間,給我拖住五秒時間就行!”

五秒時間!!

god戰隊衆人聽見林天這樣說,沒有任何思考猶豫,李自豪當即道:“好!天哥!我們拖住五秒!”

正在這時,林天的瑞茲義無反顧的朝着sk戰隊的中路逼了過去!

國內的觀衆們此時並不理解林天的做法,這是在幹什麼?!

“握草!瑞茲要去幹什麼啊?!”

回到宋朝當暴君 “他一個人嚴肅推高地嗎?不會吧!”

“推不了的啊,高地瑞茲又不是adc,能推的完?這不是扯淡嗎?!”

“是不是不想打了啊,這怎麼搞的啊?不去搶龍?打野還在啊,還有可能的啊!”

“是啊,瑞茲在旁邊騷擾,人馬開大進去,我的天,這有可能搶下這條小龍的啊!”

“估計是怕搶不了了吧,就看瑞茲想要幹什麼吧!”

所有的觀衆們都在注視着瑞茲!

此時的導播正面鏡頭給了雙方的大龍圈。而在右下角的副鏡頭,瑞茲正帶領兵線大龍區域奔去!

根號大吃一驚:“難道說瑞茲想一個人推完中路基地嗎?這不太現實吧……”

橘子姐也是有些擔憂的道:“是啊,當務之急。還是要大龍啊,不能着急啊。”

“哎。這波林天有些託大了啊,不該去大龍圈的啊!”

國際解說們也是說道:“sk戰隊要打大龍!瑞茲卻去中路高地,這……”

“推高地的時間來不及啊!”

正說着,sk戰隊衆人也是知道了瑞茲正在奔向自己家的中路高地。

笨雞擔憂的說道:“高地怕是要被推掉一座高地塔,大龍趕快打!”

蘭博說道:“我們打完就回城,我直接中路包夾,這個瑞茲必死無疑!”

衆人都是這樣想着,但是李相赫卻忽然眼神凝重。淡淡的道:“來不及了!”

“什麼來不及了?”衆人問道。

李相赫淡淡的說:“瑞茲……能很快的推掉高地塔,甚至是中路基地!”

什麼?!

衆人都是一驚!

怎麼可能?!

瑞茲又不是adbsp;?? 話音剛落,只見瑞茲在距離sk戰隊中路防禦塔很遠的距離,悠悠然,開啓了大招!

根號渾身一震,隨即大喜:“哈哈!我知道了!瑞茲是在傳兵!他在傳兵啊!!”

大招傳兵?!!

所有人都是震驚!!

只見在瑞茲的大招範圍內,幾乎是兩波god戰隊的小兵被圈在了瑞茲的大招範圍內!

而且緊接着,瑞茲的大招範圍將這些god戰隊的小兵硬生生的傳送到了sk戰隊的中路高地塔前!

噢!我的天!!

所有人都是震驚無比!

瑞茲居然這麼玩?!!

我的天!這……這可是世界大賽啊!

在所有人的注視下。瑞茲的大招將god戰隊的小兵傳送到的sk戰隊高地防禦塔前!

此時防禦塔的仇恨放在了god戰隊小兵身上,而,林天的瑞茲,此時正安穩的攻擊着防禦塔!

國際解說們都是哈哈大笑。激動的吶喊一聲:“哈哈,原來是這樣,我的天!瑞茲真的是很有靈性啊!這個大招,哈哈……厲害了……”

“瑞茲的大招原來是這樣用的?可以啊。真是是厲害了,把自家的小兵傳送過去推對面的防禦塔?哈哈!”

最要命的是此時sk戰隊的中路高地也受到了威脅啊!

所有的人爲林天這一招敬佩無比,尤其是在面對sk戰隊正在打大龍的時候,這一招牽制簡直可以說是完美啊!

此時sk戰隊衆人也是面色鐵青。沒想到他們會用這種方法來對付自己,真的是無語!

蘭博此時憤怒的道:“沒事,我傳送過去阻止這個瑞茲!”

話音剛落,卻現god戰隊已經蠢蠢欲動了,根本就不管裏面幾個人,瘋狂的衝!

人馬,已經開始了大招!

瘋狂的衝向了sk戰隊大龍圈!

女警在遠處開啓了大招狙擊sk戰隊的打野盲僧!

孫策的巨魔放了一根柱子,卡住了sk戰隊的陣容! ,!

god戰隊三個人使出了渾身解數來阻撓sk戰隊的打龍!

這讓sk戰隊的部署遭到了嚴重的考驗!

如果說現在sk戰隊分出一人去阻攔瑞茲,那麼現在就是三打四,在雙方打野都在的情況下,sk戰隊也不可能說這條龍絕對在自己的手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