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聽見老易的話以後頓時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其實到了現在我仍舊覺得陳浩偉不是本意要做出這些事情的,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還能再見到陳浩偉一次呢。

而這個時候老易跟着嘆了口氣,看着我說道:“其實從咱們第一次從我師傅那裏那裏回來的時候我就已經懷疑陳浩偉了,但是因爲礙着你的面子,我沒有說出來,真的以爲我們都不知道陳浩偉的所作所爲嗎?”說到這的時候老易笑了起來。

我聽到老易的話以後,頓時感覺有些奇怪了起來,緊跟着問道:“你早就懷疑過他了,爲什麼還要跟他去吃飯!”

老易這個時候看着我笑了一下,說道:“我有辦法帶你離開這裏。”老易的這句話說完以後繩子一下子就被解開了。

我看到這一幕的時候頓時整個人都驚訝了,我看着老易問道:“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老易跟着拿出來一把小刀子,在我的眼前晃了晃,說道:“其實我開始就知道陳浩偉沒有按什麼好心,做到這一步只是爲了讓你相信現實,這個陳浩偉並不值得你去信任了。”

原來老易做的這一切都是計劃好的,我心裏不禁有些不相信的樣子看着老易問道:“那你爲什麼一開始不逃走呢?”

老易跟着笑了起來“今天我也不會逃走的,我會讓你看清陳浩偉是個什麼樣子的人的。”老易說完以後將手裏的小刀子給收了起來。

我跟着看了一眼老易說道:“那你倒是把我的繩子也給我解開啊!”

老易跟着嘿嘿的笑了一下說道:“不行,你的演技太假了,萬一待會露餡了就傻了。”

而這個時候老易的話剛剛說完,一陣腳步聲傳了過來,我隱隱約約感覺這個事情越來越不對勁了,老易到底是怎麼知道這些的,他又是如何知道陳浩偉要綁架他呢?

而這個腳步聲非常的熟悉,像是陳浩偉的腳步聲,而老易看了我一眼,跟着他假意將自己的繩子綁上以後,和我一樣靠在了牆邊。

陳浩偉這個時候提着盒飯走了進來,看着我說道:“小道,我們見面了!”

我看了一眼陳浩偉,想說什麼,卻也沒有說出來,而這個時候老易看了我一眼,示意我不要露餡。

而這個時候陳浩偉把飯盒放在了地上,蹲在我的面前,看着我說道:“小道,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經歷,我不是故意要害你們的,我也是沒辦法了,我實在受不了這陰陽眼的折磨,我真的特別害怕見到鬼魂,我每天閉上眼睛就能看到鬼魂,我想過讓你幫我,你說你沒有辦法,我就沒有爲難你,但是陰四爺卻找上了我,他說他能幫我,我纔跟他合作的。”說到這的時候陳浩偉一臉痛苦的樣子看着我繼續說道:“小道,我知道這樣對你很不公平,但是我也是沒有辦法纔會這麼做的。”

我聽到陳浩偉的話以後愣住了,我跟着開口問道:“陳浩偉,你知道嗎?你這樣會害死我和劉易的。”

“我也是沒有辦法才這麼做的,而且我還有選擇嗎?”說到這以後陳浩偉有些怨恨的樣子看了我一眼,說道:“趙小道,入股不是當初你勾起我的好奇心,我又怎麼會落到這步田地,咱們兄弟也不至於走到這一步,不是嗎?”

“滾,你不配跟我說什麼兄弟。”我冷冷的罵了一句。

陳浩偉也沒有生氣,跟着他深呼了口氣,看着我說道:“小道,這個世界上不是所有人都跟你一樣命那麼好的,我要工作的,你知道這陰陽眼給我帶來了多少不方便嗎?在公司上班,公司裏的人見我一驚一乍的都以爲我得了神經病了呢,如果不是陰四爺給了我邪佛,給我極陰之血,我能有今天嗎?我也不可能升職加薪,我家裏也不可能過的那麼好的。”

“嗯,你做的沒錯,只不過你不應該把我和老易,甚至很多人的性命陪在裏面!”我說道。

而這個時候陳浩偉愣了一下,跟着他看着我說道:“小道,陰四爺不會要了你們的命的,陰四爺答應過我,說只取你的血液,而劉易,陰四爺也答應了我,說只要他的一隻眼睛,並不會傷害到你們的性命的!”

我聽到這的時候突然有些無語了,甚至感覺有些可笑了起來“你知道嗎?陰四爺是要我的魂魄,取其魂魄,必取其命,你知道嗎?陳浩偉,你真的太天真了,我是真的瞎了眼了,認識了你。”

陳浩偉跟着愣住了,他看着我說道:“不可能,陰四爺是不會騙我的!”

“他他媽從頭到尾都一直在騙你,他只不過是利用你來害死我和劉易罷了,你還真的以爲你是他的什麼徒弟嗎?陰四爺這個人根本沒有人性,草菅人命,沒有他做不出來的事情,你還妄想着他會放過我和老易,你太幼稚了!”我的聲音越說越大了起來“陳浩偉,我他媽看錯你了!”

陳浩偉聽完我的這句話不怒反笑了起來“小道,人都是這樣的,這叫人性,至於你所理解的人性,我只能說你太幼稚了。”

我沒有理會陳浩偉,陳浩偉這個時候看着我笑了笑說道:“小道,我會跟陰四爺求情的,我相信他一定不會殺了你的,我也一定不會允許他殺掉你的。”

我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心裏倒是沒有什麼感觸,我突然感覺陳浩偉在無形之中就變了,變得太多太多了,甚至已經變得我無法理解的程度了。

劉易這個時候看着陳浩偉笑了一下“你真的知道什麼叫人性嗎?如果你真的知道什麼是人性就不會如此傷害我和小道了。”

“我當然知道什麼叫人性了,因爲人性都是自私的。”說到這以後陳浩偉看着我笑了笑說道:“趙小道,就算你現在恨我我也要說,你太幼稚了,這個世界沒有人像你那麼好的命,每個人都揹負着自己的命運,我要好好的活着,我父母沒有你父母那麼好的工作,他們都在吃苦受罪,我也要讓他們過好,我不像你,一人吃飽全家不餓,所以你覺得你怎麼樣活着都無所謂,但是我不一樣,我需要這份工作,我不能沒有,只有陰四爺能幫我,你幫不了我!”

陳浩偉的這句話說完以後,老易看了我一眼,陳浩偉繼續說道:“好了,小道,我也不想跟你廢話了,總之我不會欠你的,我也會讓你好好的活着的。”說完以後陳浩偉拿起來飯盒看了我一眼,說道:“先吃東西吧。”

我跟着把腦袋別到了一邊,沒有理會陳浩偉。

老易這個時候衝着我使了個眼色以後,跟着我便明白了老易要做什麼,果然老易一下子就掙脫了繩子,衝着陳浩偉的身上一腳就踹了上去。

陳浩偉整個人直接倒在了地上,剛剛想起身的時候,老易看了我一眼,扔出來一個小刀子對着我說道:“小道,把繩子解開!”

大俠又跑了 我跟着嗯了一聲以後,順勢把自己的繩子解開了,回過頭看過去的時候,老易和陳浩偉兩個人已經廝打在了一起,我跟着走上前的時候,陳浩偉已經死死的把老易壓在了身下。

狠狠的掐着老易的脖子,我剛想說話的時候,老易對着我大聲喊道:“小道,救我!”

我跟着心一橫,衝着陳浩偉的後背一腳就踹了上去,我這一覺可謂是卯足了力氣,陳浩偉被我這一腳踹過去以後,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我跟着將老易扶了起來,老易看着我說道:“快走!”

我跟着嗯了一聲,準備往出走的時候,陳浩偉一下子就從後面抓住了我的腳脖子,我回過頭看了一眼陳浩偉說道:“你放開我!”

陳浩偉搖了搖頭說道:“小道,你不能走!”

而這個時候老易也怒了,不知道什麼時候老易手裏多了一塊木板,跟着老易拿着木板對着陳浩偉的腦袋上就砸了上去“去尼瑪的!”

而陳浩偉一下子就被這木板砸暈了過去,我心裏多少還是有些不忍,我跟着蹲下來摸了摸陳浩偉的鼻息,確認了他還有呼吸以後,老易看着我說道:“行了,別在耽誤時間了,趕緊走吧,再不走,待會就來不及了!”

我跟着點了點頭以後,便和老易順着這裏就往出走了,到了樓梯口的時候,老易停下了腳步,回過頭看着我說道:“從這裏走!”

老易跟着在這牆上狠狠的踹了上去,只見那牆面有些脆弱的樣子,像是隨時都能被老易踹開了一樣,而這個時候樓梯上已經傳來了腳步聲,顯然是那些大漢起疑心了。

老易看着我說道:“小道,你閃開!”

我跟着嗯了一聲, 老易跟着卯足了力氣,一下子就撞了上去,只聽見“咣!”的一聲,那牆壁就已經被老易撞開了一個豁口。

我和老易也沒有墨跡,從那個豁口鑽出去以後,鑽到了一片麥田裏,老易看了我一眼,說道:“帶手機了嗎?” 295 老易的套路

我衝着老易點了點頭說道:“帶了,咱們現在往哪兒走?”

老易看了一眼這片麥田以後,指了指前面說道:“往前走。”

說着話老易便往前走了,我緊緊的跟在了老易的身後。

其實我此刻心裏對老易已經充滿了疑問了,老易到底是怎麼知道這裏能出去的?而且他爲什麼隨手帶着刀片呢?更主要的是,老易明知道自己能逃脫了,爲什麼還要我來救他?

這一切的一切在我心裏成了一個謎團一樣,讓我百思不得其解。

而這個時候老易扭過頭看了我一眼說道:“你給胡小玉和韓菲菲他們打個電話,讓他們趕緊找個地方躲起來,我相信陰四爺肯定會去賓館找咱們呢,讓他們躲起來!”

我聽到這以後跟着點了點頭說道:“好,我這就打!”

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我已經掏出來自己的手機了,好在陰四爺抓我的時候並沒有把我的手機收走,我找到了韓菲菲的號碼撥了過去。

跟着那邊嘟嘟嘟了幾聲以後,韓菲菲就接了電話, 跟着開口說道:“小道,我和胡小玉這就去救你去!”

我聽到這的時候心裏泛起了一陣暖意,我緊跟着壓低了聲音對着電話說道:“你們找地方躲起來,咱們隨後再聯繫,我和老易已經從陰四爺那裏逃脫了,你們放心吧,我們會平安的。”

爹地,媽咪又逃了 “你說什麼?你們已經逃脫了?”韓菲菲的語氣興奮了起來“小玉姐姐,小道他們已經逃掉了。”

很快,電話裏換了一個人,是胡小玉的聲音“小道,那你們現在在哪呢?我去接你們吧。”

而這個時候老易回過頭看了我一眼說道:“別讓她們來找咱們了。”

我跟着嗯了一聲以後對着電話說道:“你們別來了,我和老易會想辦法躲起來的,倒是你們兩個姑娘,別在亂跑了,等着我聯繫你們就行了,千萬別繼續在那個賓館裏住着了,他們一定會找你們的。”

“好,我知道了,那你們注意安全了!”胡小玉說道。

我跟着嗯了一聲以後就將手裏的電話掛斷了,跟着和老易在這麥田裏走了一陣。

而這個時候後面突然傳來了一陣聲音“就在前面!”

我這個時候回過頭才發現,原來我們在麥田裏走過的地方都已經形成了一片壓倒勢的印記,而這個時候顯然老易也聽見了,只見老易回過頭看了我一眼以後說道:“跑啊!”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便和老易拼命的往前跑了,跑出麥田以後,我和老易也不知道自己這是在哪兒個村子,跑了很久很久纔看到了高速公路。

我和老易上了高速公路以後,看了一下上面的牌子“西京高速路,”當我看到這幾個字的時候頓時懵逼了。

我和老易對視了一眼,老易看着我說道:“他奶奶的,咱倆居然跑了六十多裏地!”

我聽到這的時候頓時心都死了,現在倒是好了,安全是安全了,可是怎麼回河西市呢,這是一個問題了。

我看了一眼老易,說道:“我是沒什麼力氣了,你想辦法吧!”

老易看了我一眼,只見這高速公路此時已經一片漆黑了,我拿出來手機看了看,現在已經是凌晨四點多了,高速公路雖然有很多車,但是晚上想攔一輛車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

當即我和老易決定,翻過去,去高速公路的邊上小路往回走,我也沒有什麼辦法了,只能按照老易說的去做了,就這樣我們兩個人翻過去以後,找到了鄉間的一條小路往回走,至於能不能走到家誰也不知道,反正我也沒有走過,但是看這個方向應該是不會有錯了。

一邊往前走老易一邊看着我說道:“小道,你餓不餓?”

我回過頭沒好氣的白了一眼老易說道:“當然餓了,不然你以爲呢?”

老易跟着嘆了口氣說道:“咱們還是別走了,歇會吧!”

我想想也沒有比這更好的辦法了,跟着點點頭以後,跟着老易找了一個草垛子,坐了上去,好在這村裏都是種地的,坐在草垛子上也沒有感覺多寒冷了。

我擡起頭看了一眼這漫天的星空,感覺自己第一次如此的狼狽,想到之前發生的事情以後,我看着老易問道:“老易,我問你個問題。”

“你問吧!”老易看着我說道。

侯爺寵妻:重生庶女狠囂張 我跟着開口說道:“你能跑掉爲什麼還要讓我去救你,還有,你明知道陳浩偉他是要抓你,你還要去跟他吃飯?還有,你是怎麼發現陳浩偉不對勁的?”

老易看了我一眼,說道:“你一下子問這麼多問題,我怎麼回答你呢?”

“一個一個回答唄!”我一臉無所謂的樣子。

而這個時候我的肚子也開始咕咕咕的叫了起來,不過好在我身上有煙,我掏出來一根菸遞給了老易一支菸,我自己也點燃了一支菸。

災厄收容所 老易抽了口煙以後,看着我說道:“其實從那個邪佛的事情裏我就知道陳浩偉變壞了,當時我也沒有在意,我想他應該也是有什麼不得已的原因,所以我也沒有在意,畢竟他也是你的朋友,我這麼無憑無據的去懷疑他顯然沒有什麼好處,不過,那天你說跟他借錢的時候,我就知道了,他騙了你,因爲在你借錢之前他接了一個電話,電話裏的聲音大概也是告訴他不要把錢借給你,結果沒有想到吃飯的時候,你就開口跟他借錢了,結果他還真的沒有借給你,當時我就已經非常懷疑他了,後來胡小玉也開始懷疑他了,其實胡小玉懷疑他的時候不無理由,因爲胡小玉曾經發現他房間裏有極陰之血。”

我聽老易講到這的時候心裏大概也明白了一些,這極陰之血應該就是我在陳浩偉家冰箱裏看到的東西吧,想到這以後我不禁苦笑了一下“沒想到老易你的心思如此縝密。”

老易搖了搖頭說道:“其實也不是我心思縝密,最後一次讓我確定他出賣咱們的時候,大概是咱們去拿了白骨笛回來的那天,那天你在車裏睡覺,當時你的手機響了,我給你關了手機以後,我就發現他下樓了,我就悄悄的跟在他後面了,但是我卻沒有想到他去公園見的人還真的就是陰四爺,當時我沒有敢走太近,但是我卻看的很清楚,那人就是陰四爺,我心裏一下子就確定了,這些事情都是被陰四爺安排好的,至於我爲什麼要去吃飯,又爲什麼要讓你來救我,這些都很簡單,我想知道陰四爺到底在做什麼,也順便讓你看清楚陳浩偉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老易說了這麼多以後,我心裏如同大海一樣,波濤洶涌。

想到這以後我看着老易說道:“老易,你的膽子真大!”

“我也是在賭,其實在你剛剛去了東北的時候,我就悄悄的打探過這個房子了,要不然我怎麼可能知道這裏的牆壁那麼脆呢。”說到這以後老易深深的吸了口煙“好在這些謎團都已經解開了,你和我暫時也是平安的了。”

“那咱們下一步怎麼做?”我看着老易問道。

“先想辦法和他們會和吧,至於剩下的事情咱們在另想辦法了,不過現在的陰四爺肯定已經暴跳如雷了。”說到這以後老易不禁笑了起來“計劃被咱們知道了不說,還被咱們兩個人逃脫了。”

我聽着老易得意的笑聲以後,我的心裏也輕鬆了不少,又一次的逢凶化吉。

我和老易休息的差不多的時候,緊跟着我們兩個人繼續往前走了,這一路上除了抽菸還是抽菸,好在六點多的時候天已經亮了,我和老易拉了一輛私家車以後,坐了進去,給了人家五百塊錢,人家答應把我和老易送到河西市。

等我們到了河西市的時候都已經是上午十點多了,我不得不佩服我和老易這個奔跑能力,居然跑出了那麼遠,不過好在已經回到了河西市。

而回了河西市了,我們兩個人也算是無家可歸了,不過眼下的事情就是先聯繫上胡小玉和韓菲菲他們,想到這以後我拿出來自己的手機找到了韓菲菲的號碼撥了過去。

沒多久,韓菲菲那邊就接了電話,我緊跟着對着電話說道:“菲菲,你們在哪呢?我和老易已經到了河西市了。”

“我們沙茶路北環,這邊有一個小旅店,特別隱蔽,你打車過來,等你到了給我打電話吧。”韓菲菲說道。

我聽到這以後稍稍思索了一下,緊跟着開口說道:“那好,你們注意安全就好了,”說到這的時候我頓了一下“我和老易這就去找你回合去!”

“好,那你們一定要注意安全啊!”韓菲菲在電話裏叮囑了一句。

我跟着嗯了一聲以後就掛斷了電話。

剛剛掛斷電話以後我的手機又響了起來,我跟着看了一眼手機上的號碼是陰四爺打來的,我跟着就接了電話,笑着對着電話說道:“喲,陰四爺,您老人家打電話所爲何事呢?” 296 艱難的抉擇

電話那頭的陰四爺接了電話以後,跟着笑呵呵的說道:“趙小道,你很能跑嘛,我找了你一晚上都沒找到你。”說到這以後陰四爺笑了起來“不過,你覺得你這樣一直躲着有意思嗎?”

“沒意思,但是也不想被你抓到。”我說道。

“放心吧,我相信,你們總會來找我的。”陰四爺對着電話說道。

我聽到這的時候頓時泛起了疑惑,緊跟着開口問道:“你到底是什麼意思?”

“你知道什麼叫噬魂陣嗎?”陰四爺對着電話問了一句。

聽到噬魂陣三個字的時候我心裏跟着一驚,我哪兒裏不知道噬魂陣呢,這陣法就是吞噬鬼魂,強大自身的,想到這以後我跟着開口說道:“陰四爺,你別沒完沒了的。”

而這個時候陰四爺不急不緩的笑了起來“呵呵,沒事,我不急,你們幾個人,我遲早都會一一抓到的。”

“陰四爺,你是不是瘋了?你知道不知道你這樣會遭天譴的?”我對着電話說話的聲音都大了起來“我勸你最好不要這樣做。”

“我怎麼做不需要你來指點,總之三天之內我見不到你,那麼我就啓動噬魂陣,你們也可以選擇逃跑。”說完以後陰四爺跟着就掛斷了電話。

掛斷了電話以後我整個人有些茫然了起來,心裏有些亂,因爲我非常清楚這噬魂陣,這噬魂陣很危險,如果在城市裏佈下這噬魂陣,只怕這個城市將來都會被成爲一座死城,所有死去的靈魂都將會被這噬魂陣所吸引走。

而這個時候老易回過頭看着我問道:“你怎麼了小道?”

我跟着深呼了口氣便把電話裏的事情跟老易講了一遍,老易聽完以後,當即就怒了,狠狠的攥着拳頭回過頭看着我說道:“我看這個陰四爺真的是瘋了!”

我跟着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因爲要想解決掉陰四爺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況且我和老易的能力根本不足以解決陰四爺,想到這以後我擡起頭看着老易說道:“咱們現在肯定不能回去,如果咱們回去的話,那就是自投羅網了。”

老易在一旁嘆了口氣,悠悠然的說道:“不管了,先去找胡小玉他們回合吧!”

我跟着嗯了一聲,隨後我和老易走到了路邊,攔下了一輛車子以後,我們便按照韓菲菲說的地址過去了,等到了地方的時候,我和老易付過車錢以後便直接下了車。

隨後我找到了韓菲菲的手機號碼撥了過去,韓菲菲又將具體地址和房間號告訴我以後,便掛斷了電話,我順着胡小玉說的地方就找了過去。

到了旅店門口的時候,大概已經是傍晚了,我和老易進去以後,敲了敲門,果然,胡小玉出來給我們開門了。

我跟着進去房間以後,坐在邊上,胡小玉看着我和老易一臉狼狽的樣子,跟着開口說道:“好在你們也是平平安安的。”

而這個時候韓菲菲跟着點了點頭說道:“你們是怎麼逃出來的啊?”

我跟着嘆了口氣,無奈的說道:“其實老易早就懷疑過陳浩偉了,所以我們兩個人才會輕輕鬆鬆的逃出來。”

胡小玉聽完以後跟着冷笑了一下說道:“就知道你的那個朋友不是什麼好人。”

我此時也不想去解釋什麼了,當我真正看到陳浩偉的面孔的時候,我心裏已經心寒了,我甚至已經有些絕望,對於陳浩偉,我沒有其他的要說的了,所以胡小玉怎麼說,我都不會說了。

而這個時候老易看了我一眼,看着胡小玉笑了笑說道:“行了,現在不是責怪的時候了,畢竟事情已經發生了,好在我機智,咱們大家目前都是平平安安的。” 重生八零:軍妻有點甜 說到這的時候老易頓了一下“不過,咱們馬上就要面臨更大的事情了。”

“什麼事情?”胡小玉趕忙問了一句。

我跟着嘆了口氣以後,看着胡小玉不急不緩的說道:“噬魂陣。”

“什麼?你是說陰四爺要在這個城市裏佈下噬魂陣?”胡小玉大驚道。

我跟着不置可否的點點頭說道:“目前是這樣的,而且我看過他手裏的招魂幡,那招魂幡很不一般,據說還用了他的極陰之血供奉,而且如果這次他在用上噬魂陣幫他吸收鬼魂,那我怕後果就真的不堪設想了。”

只見我這句話說完以後,胡小玉和老易兩個人都是一臉嚴肅的樣子,而只有韓菲菲一臉疑惑的樣子看着我和老易。

韓菲菲這個時候突然開口問道:“噬魂陣是什麼啊?”

我跟着用了一些比較簡單的話語跟韓菲菲解釋了一遍,韓菲菲聽完了以後也是花容失色的樣子,這裏關係到整個河西市鬼魂的生死存亡,越想到這我心裏就越加的緊張。

韓菲菲這個時候擡起頭看着我們三個人說道:“要不,咱們離開河西市吧,畢竟咱們不是這裏的人,再說了,我就不信咱們回到河東市他還會這樣亂搞。”

我想了一下,這確實是一個不錯的主意,但是我怕我的良心過不去,而這個時候老易擡起頭看着我和胡小玉說道:“我倒是無所謂,大不了以後在找陰四爺報仇。”

胡小玉沒有說話,我跟着開口說道:“不行,我不能走,我怕我這樣走了,我都沒臉去見我師傅了。”說到這的時候我稍稍頓了一下“如果真的要走的話,你們幾個離開就是了,我自己一個人也一定能解決的。”

而這個時候老易一把摟住了我的脖子,衝着我搖了搖頭說道:“你都不走,我們怎麼會走的?”

而這個時候胡小玉在一旁點了點頭說道:“現在不能走,如果我們走了的話,我怕這座城裏的孤魂野鬼都會被陰四爺的招魂幡吸納了,到了那個時候,他來到河東市,我們更加敵不過他了。”

我聽完以後也跟着點點頭,因爲胡小玉說的確實在理,眼下能做的只有想辦法解決掉這個陰四爺,而怎麼解決陰四爺這又是一個難題了。 297 老易的話語

如果說現在能幫到我們的人怕是已經不多了,只有陰四爺和黑媽媽他們那種老怪物了,想到這以後我看着老易他們幾個開口說道:“要不,咱們去找南老仙或者黑媽媽他們幫忙吧?”

我這句話說完了以後,胡小玉點了點頭說道:“這倒是一個辦法,只是……”

老易跟着接過來胡小玉的話繼續說道:“只是這時間怕是來不及了。”說到這以後老易頓了一下, 長長的嘆了口氣說道:“即使你們不吃不喝來回一趟就得需要六天的時間,只怕六天以後這噬魂陣已經開始吞噬鬼魂了,真到了那個時候怕是黑媽媽和南老仙兩個人一起來了也不一定能解決的了了。”

“那怎麼辦?”我現在已經有些泄氣了。

這個時候大家都沒有人說話了,彼此都沉默了,因爲誰也沒有想到更好的辦法去阻止陰四爺,如果我們自投羅網的話,怕是大家都不會有什麼好果子吃的。

沉默了一陣以後,老易跟着看了我們幾個一眼,站起來說道:“不管那麼多了,先去找地方吃飯吧,我都快餓死了。”

我看了老易一眼,忍不住衝着老易點了點頭說道:“行,那咱們現在出去吃飯吧。”說着話我看了一眼旅店外的天色。

此時旅店外的天色已經有些陰沉了,像是要下雨了一樣。

我們三個人走出旅店以後,大概已經是八點多了,找了一家小飯館以後我們四個人便走了進去,而剛剛到了飯館坐下來的時候,我卻看到了一個非常眼熟的人。

而這個時候老易推了我一下,跟着開口說道:“小道,你看什麼呢?”

我衝着老易指了指前面那個帶着鴨舌帽子的男人,說道:“你有沒有覺得那個男人特別眼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