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繼續說道:“你和招魂寺那個大喇嘛都是古格王朝的舊人,所以銀鑄屍王就算神志不清,但也能找到你們——所以,你倆都在害怕——”

這些話都是我的猜測,誰叫那個銀鑄屍王能從阿里直接找到招魂寺,並且弄死了大喇嘛,這些疑點,在通靈教主說出她與大喇嘛就是那逃出來的兩人後,我便想通了這些。

果不其然,通靈教主並未否定。

半晌,那通靈教主猛地擡頭,說道:“就算你蒙對了又如何?本教主還不是把銀鑄屍王拿捏在手裏,只要我動動手指頭,就能碾死它!”

說到後來,通靈教主竟然喊破了音兒。

怒火之下的通靈教主並未方寸出差,而是牛糞煙一揮,那十七隻大鵬王竟然齊刷刷飛起。

好在這些大鵬鳥都把龐大的身軀縮小了。

要不然這些大塊頭聚在一起,非把大殿捅破。

“給我全殺!”通靈教主大聲喊道。

幾聲鳴叫,那大鵬鳥迅速撲向自己的目標。

有兩個朝我撲來。

另外兩個去對付韓千千。

剩下的,一窩蜂全都圍攻老婆婆。

咚咚咚,三五聲鼓響。

只有一個弱一些的大鵬鳥出現暈厥。

匆匆收回目光,我祭起城隍印就要拍通靈教主。大鵬鳥多且厲害,打是打不過,不如孤注一擲,試試先把這個通靈教主這個賊王擒下來瞧瞧效果!

只是城隍印未出手,我周圍的溫度就再次降下來,雙手已然冰涼,手一僵硬,竟然沒了準頭,兩方城隍印只拍了通靈教主身前那隻朝我撲來的大鵬鳥的腦袋上。

那大鵬鳥怒叫一聲,開始跟城隍印頂牛。

這會兒,頭頂上方寒風直冒,又降下一片幽藍之色。

我擡眼望去,第一層那隻大鵬鳥正盤亙在頭上,剛纔的降溫就是它搞出來的。

現在知道已經晚了,這溫度驟降的厲害,彷彿置身於冰窟之中,我忍不住打了一個哆嗦,瞪着雙眼緊盯這俯衝過來的大鵬鳥。

突然一聲鳳鳴。

我只覺身後暖烘烘的,像被火烤,恨不得一頭扎進去。心知這是小鳳凰妞放出的冥火,在與大鵬鳥的冰寒抗衡。

我的身體雖然漸漸回暖,卻也躲不開頭上那迅雷般的攻擊了。

暗叫一聲不好,難道小命要折在這裏?

噔噔噔——

急促的腳步聲就在那大鵬鳥的鐵喙將要貼到我的頭皮時停了下來,至於那鳥,竟被來人一把薅住尾羽,直接扔了出去。

呼地一聲,撞得幽綠的大殿濺起無數磷火般的塵埃。

來人一聲鳥鳴,幾步衝到被扔出去的大鵬鳥身前,咬破了中指,滴血到大鵬鳥的嘴裏。速度忒快!

隨後,那人又跑到衝開了城隍印正要殺我的大鵬鳥身邊,一躍而起,竟然騎坐在上面,那流着血的手指頭猛地往鳥嘴裏一塞。

隨即,人鳥分開。

如此幾個跳躍間,已經陸續餵了好幾口鮮血。韓千千被救下來,重傷倒在地上,隨意的馬尾已經散落下來,瀑布一樣,夾着水汽貼在肩背上。

之後,那人又衝進老婆婆和銀鑄屍王、大鵬鳥的圈子裏。大約十幾個彈指工夫,那邊也消停了。

老婆婆坐在血泊之上,本就乾涸的生機在這一刻徹底斷絕。

又一眨眼,那人穩穩站到我的身旁。

“是你?”我盯着來人,問道。

“呵呵,趙兄弟,是我。”

我皺了皺眉,問道:“那嘉措,你到底是什麼人?”

“非要解釋,今生就是那嘉措,之前的身份,你可以叫我大鵬王!” 那嘉措就是那最後一個大鵬王!

他本該是這第十八層殿上的一個鬼魂,卻不知怎地轉世投了胎。

難怪這裏沒有菩提塔那玩意兒。

那嘉措說,他的記憶全部封閉,但冥冥之中有一條線,引他來到野人窩,成了流言中被女野人捉進山林配合生娃兒的漢子。

而他也沒來由的就對野人感到親近。

那不實的流言在他闖殿失敗後,也成了真的。

這倒是能理解,爲啥進殿幾十號人,只有他一個沒事。

如今通靈教主召喚出十七鵬王,卻也把那嘉措的前世記憶喚醒。他才明白過來,這些野人,其實都是他的子民。

“小兄弟,我們本是象雄王朝的王。共計十八代,合稱十八鵬王。”

象雄王朝,那可是古格王朝的前身,這十八鵬王是王,銀鑄屍王也是往。今天匯聚在一塊,我總覺得有些聯繫在——

“真是不甘心啊,竟然被你攪了局,當年的藏地巫師真是蠢到家了。”通靈教主那牛糞煙似的外表似乎緊盯着那嘉措恨道。

“哼,那第一任巫師不過是苯教弟子,以爲學到祕術便要欺師滅祖,對象雄百姓下了詛咒,千百年來不死不滅,卻永遠一副野人樣。”

“但他卻不知道,苯教教主在臨死那一刻,也給他下了詛咒。”

“所以那每一代的藏地巫師都會突然暴斃?直到,連傳承都斷了——”

“不錯!”

原來如此,恐怕最後一個藏地巫師也知道自己難逃這樣的命運,所以纔會幫當年的古格王出那種餿主意。他自己守在乾屍洞的古格銀眼中,就等銀鑄屍王出棺那一刻,來一個奪舍?

越想越有這種可能。

如今銀鑄屍王成了通靈教主的打手。而那藏地巫師也在銀眼之境中被我們幹掉。

估計這藏地巫師到魂飛魄散,那一聲嘆息才道盡了辛酸,百多年努力,卻白給別人做了嫁衣。

通靈教主就是穿了別人嫁衣的人。

但同時,她也失算了,比如現在。

她費勁心力,把我誆來,目的便是打通古象殿,得到那幾個牛皮卷軸。野人王的願望應該也是如此。

可打死通靈教主她也想不到,正是這一環節出了紕漏。

竟把那個投胎轉世的大鵬王喚醒了記憶,以至於賠了夫人又折兵。

好端端在手的勝算,又變得非常被動。

通靈教主外面罩着的牛糞一樣的煙霧抖了抖,大聲喊道:“我不甘心!”

瘋言之後,那前頭的銀鑄屍王渾身突然乍起銀光,進晃得人眼生疼。

一旁的那嘉措冷哼一句,雕蟲小技。

庶女無敵:擋我者跪 言罷,那嘉措大手一揮,立時十七大鵬王一窩蜂地撲向通靈教主跟銀鑄屍王。

這種場面就好像,被人關門放了狗——

我盯凝着前方,摩挲了一下鼻子,便奔向韓千千。

韓千千傷勢不輕,若不是天生與大鵬鳥相剋,恐怕這時候才就魂飛魄散了。

我二話不說,連忙把她收進自有書。

與此同時,老婆婆的鬼魂也飄出了體外,怔怔地望着周圍。

我盯了一眼,疾步過去。

“老婆婆,沒事吧?”

老婆婆這才恍惚醒過味來,瞪我一眼,哼道:“你看我像沒事的樣兒?”

我訕訕乾笑兩聲,望着十七大鵬王欺負通靈教主,也不再說話。

半晌,老婆婆自己受不了,撿起話來。

“小子,我如今這樣,恐怕日後沒法照顧小齊美——”

我沒吭聲。

“小齊美她,需要人照顧——”

我依舊不鳥她。

前夫請放手 老婆婆氣極,罵道:“他孃的,老身提一個要求,你把小齊美照顧好了,你的兄弟便可以隨便用藥王山的石窟寺廟。”

我這才勾起嘴角笑道:“老婆婆,你似乎沒明白一件事,那就是,我兄弟老貓已經上了藥王山,並且,你的話恐怕分量不夠了。”

她都落到這般田地了,沒必要繼續慣她的毛病。

這表情陰翳的老婆婆也該知道,她現在不過小鬼實力,就算仗着城隍印和“人皮鼓”,也折騰不出什麼大花來。

半晌過後,老婆婆終於唉聲嘆氣地答應道:“你的兄弟隨便住在藥王山,我不管了,但一定要照顧好小齊美。”

他孃的,都成了死鬼了,竟然還不忘照顧這個撿來的孩子。

我撇撇嘴,不再氣她。畢竟,我也喜歡小齊美這個孩子,就算老婆婆不求我,我又怎麼會不管她。

簡單結束了不算愉快,但結局還可以的談話後,那一頭,通靈教主終於發出一絲怒吼。

“不!”

我急忙擡眼,只見那牛糞煙突然一散,竟然露出一張臉皮軟成麪條,褐色斑點肆意生長,一張老臉只剩下骨頭外包着一層軟趴趴的死灰色兒的皮子,就連眼窩都是灰色。這纔是通靈教主的真實面目。

彷彿就是一個垂死的老人,實則一個死掉很久的鬼!

“爲什麼?我布了這麼大的局,到最後,竟然毀在了你的手上!”通靈教主指着那嘉措恨道。

“哼,誰叫你貪心不足,控制一個銀鑄屍王不夠,竟然妄想控制我十八代鵬王!”

那嘉措一哼哼,卻是再也不看那銀鑄屍王和通靈教主。

不一時,只見銀鑄屍王被一擁而上的大鵬王揍成了柿子餅。

至於通靈教主,已經瘋狂。

“就你這等貨色,還妄想控制我象雄王朝,真是做夢!”那嘉措呸了一口濃痰出去。大手一招,已經有兩隻大鵬鳥逮住瘋魔的通靈教主,壓倒那嘉措面前。

那嘉措擡手召出一個寶珠,竟把通靈教主的魂魄吸了進去。

每一個大鵬王都有一顆寶珠,顯然那嘉措手裏拿着的便是他的那一顆。

見到通靈教主魂飛魄散,我正要暗籲一口氣時,突然整座古象殿狠狠一震,彷彿被什麼東西撞在了上面,那轟鳴之聲震耳欲聾。

就連人都站不穩,紛紛跌到。

撒旦危情ⅱ情人不退貨 “他孃的,咋回事?”

不等我罵完,那頭頂鑽進一股邪風,我擡頭一看,已經破開一個大洞,一羣人影飛快跳了進來!

我擦,竟然還有敵人!

——————————

ps:哥們要出海了,送行喝了點酒。今天偷個懶,明天三章補上!還等更新的親們,抱歉了!老魚天天兢兢業業,就連過年都沒斷過,今天兄弟要走,就任性了一回! 在劇烈的震盪銷聲匿跡之後,那呼嘯的白毛邪風也戛然而止。

這會兒,我才眯縫起眼睛,警惕地盯着面前這一排排從天而降的紅毛鬼子。

這些傢伙頭頂一個黑色的尖兒帽,就像一個變戲法的戲班子,他們的身上罩着一件誇張的漆黑的大袍子。

輪滑傳奇之冠軍之路 當先一個,被衆星拱月般圍護着的,卻是一個屁股極大的俄羅斯小妞。

“通靈教主這個老廢物!不是叫她等我過來嗎!”那小妞說的普通話雖然不標準,但該表達的憤怒卻很到位。

我撇撇嘴,瞟了一眼對面這個並沒有穿誇張大袍子、屁股卻實在不小的洋妞,問了句,你他孃的是哪位!

這洋妞聞言竟然咯咯直笑,半晌說道:“驅鬼尊者還真是貴人健忘啊,當初可是我把你介紹過去的……”

我擦,狄安娜!

我吃驚不小,當然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狄安娜並不是通靈教主的手下,看樣子,應該是合作關係。或者說,跟通靈教主合作的是狄安娜背後的勢力。

而從這洋妞剛纔的言語中不難聽出,兩者之前有過協定,只是通靈教主並未遵守。

“真沒想到,你竟然還有背景?那伊萬也是你們的人吧?”我突然想起那個通靈教中遇到的俄羅斯男子。

“呵呵,一個死人,不說也罷!”

他孃的,真是蛇蠍心腸。

“可惜,你們也是將死之人了!一羣突厥狼崽子竟敢覬覦我的土地!”

那嘉措冷哼一聲,自帶一股上位者的威嚴!

我瞥一眼,暗忖,那嘉措這貨記憶覺醒之後果然變了個人似的。

狄安娜也不是省油的燈,“呦,你就是那個破壞了我的全盤計劃的混蛋!嘴巴還真是臭。”

我忍住笑,偷瞥一眼那嘉措,這貨嘴角一陣抽搐。眉毛一挑,哼了聲小娘們找死,然後大手一揮,十七大鵬王呼啦一下撲出,瘋狗出圈了一樣。

“哼哼,誰找死還不一定呢!”狄安娜也是眼睛一眯,那如同蛇蠍般的眸子迸發出一絲寒意,隨即招呼身後一聲,那些簇擁她的紅毛鬼子便開始齊齊吟唱起來。

聲音沉悶且陰森。

一時間,這層大殿之上,我與十八鵬王所處的範圍竟突然出現一個猩紅的結界。

整個結界裏血腥氣刺鼻。那些紅毛鬼子的聲音更是叫人討厭的不要不要的,聽得人心煩意亂。

我用手指甲掐了一下自己,保持了些許的冷靜,而後打量這個結界——這個充斥着罪惡味道的結界。

這時,十七鵬王已經撞上猩紅結界,結果山崩地裂似的攻擊之後,結界仍在。

再看那些吟唱的紅毛鬼子,所有人的眼睛都變紅了,臉皮也都因爲痛苦而變得猙獰,本就因爲高寒而沒啥血色兒的皮膚這時候顯得愈發蒼白。

可就是這樣,他們仍在吟唱,在禁錮這個地方。

我並未出手,觀察之下已經得出,這個洋妞身後的力量根本就是一個邪教組織。

而他們的目的,似乎跟通靈教主相似,所以纔會尿一個壺裏去。只不過通靈教主有自己的小算盤,而狄安娜背後的力量也一定不安好心,所以兩夥人馬其實就是貌合神離,互相利用罷了。

狄安娜帶來的這些紅毛鬼子,一個個怕都被洗了腦子,就算萬分痛苦,卻一直在堅持。

我甚至看見,有幾個眼角已經流血。

再看另一邊,那十七大鵬王一股勁兒衝上去,卻被結界擋了下來。

我們就好像被一團血霧包圍。

而這時,從一羣紅毛鬼子中鑽出一個高大魁梧的男人。

這男人一臉鬍子,大鼻子頭,深邃的眼窩子似乎流露着一份陰翳。

女主播養成計劃 這個男人表情不悅,搖頭之後,衝狄安娜說了什麼。

卻見狄安娜點頭哈腰之後,轉過臉卻也收斂了笑容,呵斥道:“大鵬王,乖乖放棄抵抗,歸順我們東十字教。否則,那些野人就會一個個死在你的面前。”

“哼,小娘皮休拿這個唬人,那些野人不過是羣未開化的怪物,隨便你們怎麼殺!”那嘉措突然說道。

我驚訝地望過去,想從那嘉措的表情中瞧出什麼,知道我最後放棄,心道果然自古帝王多狠心腸時,突然瞥見他背後的手指攥成了拳頭。

不知爲何,我竟然長出一口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