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他們也忌諱,也沒計較什麼。

到了殯儀館的路口,還有十多分鐘的路程,我小跑著進去,傳達室的大爺認識我,就問我這麼晚了幹嘛?

我說找小鐘有事,他也沒多說什麼就放我進去了。

我進去后給小鍾打了個電話,電話已經打不通了。

我有些著急,說起來小鍾爺爺和我奶奶也是同鄉,彼此認識,當年他爺爺就在批鬥中死了,奶奶還叮嚀過我要照顧小鐘的。

我進了小鐘的辦公室,門沒關,裡面還亮著燈。

我走進去,屋子裡安靜的詭異。

「小鍾?」我叫了一聲,沒人回答。

正要走,忽然回頭,看到外面有一個影子正慢慢的靠近,看身形是個女人…

我才不信半夜有什麼女人來殯儀館散步,這肯定不是人。

我一急,看了看屋子,就往小鍾他們的放衣服的柜子跑去,一打開柜子,就看見小鍾正窩在裡面,沖我做了個禁聲的手勢。

我會意,一起擠進了柜子里,關上櫃門,透過縫隙看外面。

很快,一個披散頭髮的漂亮女人…女屍走進了屋子。

她走路的姿勢十分奇怪,雖然是直立的,可我感覺她走的很不舒服。

她伸出鼻子聞了聞,就朝我們的柜子看過來。

我悄悄的伸手掏出一張符紙拿在手上。

女屍慢慢的走進我們,手放在柜子上…

我和小鍾緊張的不行,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

「啊!」就在這時,不知道是誰,看到女屍不怕死的喊了一聲,接著就傳來一陣陣的跑步聲。

女屍迅速的追了出去,這一次我看清了,她不是像人一樣跑出去的,她是像什麼動物一樣,手腳落地爬出去的…

我和小鍾鬆了口氣。

兩個人出了柜子。

「那是什麼?」我緊張的問。

小鍾臉都嚇白了,搖搖頭。

「姐,我們趕緊離開吧,太嚇人了!」小鍾說。

我點點頭。

兩個人鬼鬼祟祟的跑了出去,到了傳達室門口,門口大爺看到我們疑惑:「小鍾也走?」

「嗯!」小鍾白著臉點頭:「大爺你也要快走,裡面鬧鬼了!」

大爺笑了,慢悠悠的掏出鑰匙邊開門邊說:「我老頭子在這守了十幾年的門了,人人都說鬧鬼,我卻沒見過,如果真有,我還真打算見一下…」

他的話沒說完,笑容就僵在了臉上。

我們看到他前胸伸出來一隻手,尖利的指甲上還滴著血…

「啊…」

我忍不住鬼叫了一聲,就看見傳達室大爺身後站著的女屍…

「快…快跑!」 三國之暴君呂布 小鍾拉我。

可門還沒開,我匆忙撿起鑰匙,可惜鑰匙被打亂了,十幾把鑰匙根本不知道哪把是開大門的。

我把鑰匙扔給小鍾:「你開門,我對付她!」

「嗯!」小鍾也嚇壞了,拿著鑰匙哆嗦著開門,可能是因為太緊張了,鑰匙總也插不進鎖孔里。女屍已經一把推開傳達室大爺,朝我們攻來。 我以為我能靈巧的避開,可是我錯了,人在驚慌的時候根本動不了。

我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嚇得臉都白了。

就在女屍即將抓到我的時候,一隻手忽然拉了我一把。

我躲開了女屍的攻擊,這才後知後覺的往一旁看去,卻什麼都沒看到。

我心中疑惑,卻也反應過來,而女屍又一次朝我撲來,我往旁邊一躲,手裡的符本想貼在女屍身上,卻被她一把抓成了兩半…

完了!

「小鍾,好了嗎,我撐不住了!」我叫了一聲。

「快走!」小鍾已經打開門,拉著我就往外跑,而女屍也追了過來,我們拉著門,小鍾很迅速的插上門栓…

女屍揮舞著帶血的手,不斷的咆哮。

我和小鍾玩命的跑。

跑了十幾分鐘,終於跑到了殯儀館一旁的大路上,我們倆喘著粗氣,看了看後面,女屍沒追來,這才放下心。

殯儀館在城郊,此時根本沒車,小鐘的破麵包車停在了殯儀館,開出來是不可能了。

我們兩就一路往前走,一邊想打個車。

我問小鍾:「這個女屍怎麼回事?怎麼就詐屍了?」

小鐘有些難堪。

我狐疑的看了他一眼:「我可是冒著生命危險救你的,你不說我們以後就不是朋友了!」

小鍾猶豫了下開口:「是因為老張!」

「和你一起工作那個老張?」

「嗯!「

小鍾支吾了下說:「老張老婆死了好幾年了,你也知道,他…」

小鍾頓了頓,最後一咬牙說:「他自然是有那方面的需求,可是外面花錢太貴了,老張就對殯儀館的漂亮女屍下手了!」

我驚的張大了嘴巴。

忽然腦子裡想起商璟煜的話:「因為不幹凈!」

難道就是因為這個?

這隻男鬼還真是什麼都知道,想到這我回憶起剛剛拉我的那隻手,難道是商璟煜?

我的狐疑很快得到了驗證,平靜的公路上駛來一輛車,是劉管家。

劉管家不管何時出現都穿的很整齊。

「凌小姐,少爺讓我來接你!」劉管家禮貌的說。

我有點不好意思,不過最後還是上了車,小鐘不時的去看劉管家。

我因為兩次給商璟煜介紹的女鬼都這麼奇葩,加上半夜讓劉管家來接有些不好意思。

到了念念,我下車,小鍾也想跟著下來。

劉管家說:「鍾先生的家在哪?我送你!」

小鍾一愣!這才想起來不應該跟我一起住,不合適。

可他的房子就在殯儀館附近,他打死都不敢去那了。

劉管家一眼就明白了:「我已經給鍾先生開好了房間,就在那邊的連鎖酒店!」

小鍾這才接過房卡下了車。

等劉管家走了,小鍾看著絕塵而去的車說:「姐,你什麼時候傍上了這麼個金主?」

我瞪了他一眼:「小心風大閃了舌頭,這是事主家的管家!」

「難怪你說錢不是問題呢,開的起賓士的應該不差錢!」小鍾說。

我心說那是賓士只是他家管家的車,商璟煜的車那才叫騷包。

不過我沒開口。

「姐,你說殯儀館今天的事怎麼辦?警察會不會找到我們?」小鍾問。

我這才想起來傳達室大爺死了,想必那個對屍體有特殊癖好的老張也活不了,兩條人命啊。

我和小鍾出現在那,不知道會不會有麻煩?

「不過殯儀館有監控,應該不會有事!」小鍾補充。

我「…」

「行了姐,你回去睡吧,有什麼事明天再說!」小鍾打了個哈欠。

我佩服的不行,這個時候還能睡著。「好吧!「我也想不出別的好辦法,只好和小鍾分別回到了念念。 我以為會遇到商璟煜,其實我今天還很想見見他,問問他我要怎麼辦。

可惜商璟煜今天沒出現。

只不過我睡到後半夜的時候,感覺有人躺在了我身邊,我知道是商璟煜,很想起來和他說說話,可不知道怎麼,我太困了,就是起不來。

第二天,我很晚才起,自從奶奶失蹤后,我開門的時間越來越晚。

我很想去找奶奶,可一無頭緒根本不知道從哪裡找,奶奶以前其實也會莫名其妙的消失,過一段時間她會自己回來,而且不許我問她去哪了之類的話,否則她會很生氣。

所以這一次我也沒太放在心上,只要不是被商璟煜抓走就好。

我簡單的吃了個飯,小鍾就來了,看他樣子應該早就起來了。

「我一會回殯儀館看看!」小鍾拿著我買的包子邊吃邊說。

我點點頭。

吃完后,他就出發了。

我在店裡等的無聊,就打開電腦想看看有沒有殯儀館的新聞。

可惜沒有!

小鍾一直沒回來,我給他打電話也沒人接,我有點擔心。一直快到下午,我正心不在焉的翻手機,楚言到了。

他今天穿的很正式,黑色的西裝,精心打理的頭髮,讓他看起來像個有錢的貴公子。

我愣了愣神。

「怎麼?不認識了?」楚言問。

我尷尬的搖頭:「不是,就是覺得你不太一樣了,怎麼穿成這樣?」

楚言笑了笑,颳了下我的鼻子。

「你忘性還真大,我們今天要去宴會的!」

我這才想起來這件事來。

「哦!」

我正要出門,楚言有些無語:「你就這樣去啊?」

妖凰選夫記 我一怔,才想起來,去宴會的應該是名流貴族,我這樣的恐怕連門都進不了。

楚言看出我的難堪,把兩個袋子遞給我。

「換上吧!「

我接過來,是一件禮服裙子和一雙鞋。

「我…我不能拿你的東西!」

想起上次那件連衣裙我都還沒給他錢呢。

「跟我這麼客氣!」

「那個我會把錢給你的!」我很堅持,感覺收他的東西總是不太好,而且這些衣服太貴了。

楚言眼睛暗了暗:「可以!」

我這才上樓換了衣服,楚言送的衣服是一件藍色的禮服裙,簡單大方,又不是很露骨,鞋是一雙白色的高跟鞋,很配我。

我想了想,又給自己畫了個淡妝,頭髮弄成天蠍辮編好。這才滿意的下樓。

楚言開著門等我,看到我的時候,他眼睛亮了亮。

我有些局促:「還行嗎?」

「很漂亮!」他由衷的說。眼神中的熾熱讓我有些不自在。

我跟著楚言上了車,很快我們就到了宴會的舉辦地點,不知道誰家的豪華別墅。

我們下車,楚言把手臂伸出來,我猶豫了下,挽著他的胳膊進了別墅。

宴會剛剛開始,已經來了不少的名媛商賈。

楚言一進門,就有人殷勤的迎了上來:「想不到楚少爺也來了!」

楚少爺?

我疑惑的看了看楚言,想起他說楚叔叔經商了,我以為他們只是發了些小財,現在看起來,楚叔叔生意做的很大。

楚言和那人客套了幾句,就找了個地方和我坐下,抱歉的笑笑。

我緊張的四處看了看,並沒有看到商璟煜,卻莫名想起了他上次威脅我的話,忍不住後背一冷。

我嚇得趕緊起身,下意識的盡量離楚言遠一些,免得一會兒真的被商璟煜看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