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是從另外的世界來的,地球聽過沒?我是二十一世紀的一個高中生,懂得沒?等等,你看我還有手機,給你們看看這裏沒有的東西。”

林雲飛將手伸進口袋,翻來翻去,沒找到,又全身下上摸了一遍,什麼也沒有。

“怎麼什麼也沒有了!我的手機,錢!”

“你真是奇怪,你說話也奇怪。”

“好了,倏風我們走吧,不用管他了。”神白塵冷哼道,已經走開了,而沐雪兒也不再看他,跟着神白塵走。

倏風看了一眼林雲飛好像也沒了興趣,一個人類而已,真的沒多少人在乎的。

而林雲飛慌了,他發現自己除了這一身奇怪衣服,手機、鈔票、什麼也沒有,而且在這裏又人生地不熟的。

“等等,等等我!”他趕緊地跑上去。

“你要幹嘛?”神白塵停下了來,目光裏流露着冷光,盯着林雲飛。

“你們去哪裏,帶我一起吧,我已經無家可歸了。”林雲飛這話倒是沒錯,他是穿越過來的,也不知道能不能穿越回去,真的是無家可歸了。

神白塵沒有說話,也沒有前進,看着這個叫林雲飛的髒兮兮樣子,這裏又是野外,一個普通的人類的確是很難生存下來,他似乎動了憐憫之心,同意了。

“我叫倏風,我們要去很遠的地方,你要跟着?會死的哦。”倏風最後一句話把聲音壓得很沉,有點恐怖的樣子。

“嗯嗯,帶我一起去哪裏都行,死也不怕。”林雲飛天真地點頭笑道,他知道肯定有希望了。

在這種不熟悉的世界,自己一個人走才容易死呢,怎麼也得找幾個厲害的人保護着,等自己瞭解這世界了,能夠保護自己的時候再說。林雲飛心裏暗想。

“好了,那一起上路吧,人多熱鬧,神白塵同意不。”倏風看向神白塵,嘻嘻地笑道。

神白塵冷哼一聲,繼續前進。看着神白塵走了,林雲飛的心慌了一下:“難道是不同意?我怎麼辦。”

“放心吧,他同意了,這人就是這樣冰冰冷冷。他叫神白塵,旁邊那個漂亮女孩叫沐雪兒。”倏風拍了拍林雲飛的肩膀笑道。沐雪兒看了一眼林雲飛,又埋頭跟在神白塵旁邊。

林雲飛這才鬆了口氣,看着倏風問道“那你叫什麼?”林雲飛剛說完,就看見倏風黑着臉,狠狠的眼神,彷彿一口要把林雲飛吞了。

“怎麼回事?”林雲飛嚇了一跳。

“你這混蛋小子,真是沒良心,我剛纔不是跟你說我叫倏風了麼!”倏風吼道,感覺自己的套近乎很虧。

“哦哦哦,想起來了,想起來了。哈哈哈!”林雲飛紅着臉,不好意思地大笑。

“你們還不走?”神白塵從前面回頭白了一眼這兩人,倏風和林雲飛笑着跟上去。

“對了,你給我講講這個世界怎麼樣吧,我可是別的世界來的。”

“還有什麼別的世界,你到底是哪個小山村來的,這麼古怪的服飾。”

“我真的是另外的世界來的,你們不相信就算了。”林雲飛無奈地攤開兩手。

“給我講講這個世界吧!”

“這個世界太複雜了,現在不跟你講。”

“爲什麼?”林雲飛盯着倏風問道。

“因爲我也不知道。”倏風微笑地說道。


“不會吧,你也不知道。”林雲飛瞪大了眼睛看着倏風。

“其實我還是知道那麼一點的,你聽不聽?”

“你說吧,我聽着呢。”林雲飛說道。

“天色不早了,等找到借宿的地方再說。”倏風指着有些暗沉的天空說道。

“這不是釣我胃口嘛!倏風你快說啦,說啦!”林雲飛抓着倏風的衣襟使勁搖。

倏風手指指着林雲飛,林雲飛突然感覺一股氣流流動,整個人被向後一拽,離倏風幾米出去,坐在了地上。

“怎麼回事,剛纔怎麼了!”林雲飛跳了起來,跑過來,卻被倏風隔離在一米外。

“元素的力量。”倏風向林雲飛投來一個微笑。

“呵呵。”沐雪兒掩嘴笑着看向這兩人,林雲飛的出現使隊伍變得熱鬧些了,沒有了原來的那種死氣沉沉的感覺。

神白塵看着沐雪兒笑,他目光開始柔和,沐雪兒的快樂就像他的快樂一樣。

夕陽沉落,天地合上了最後一絲光輝,夜色悄然到來。

由於沒有找到一個村落,四人只能在野外暫時度過一個晚上。

“這裏是妖天大陸,你處在南風國,南風國人類有控元師和魂禁師兩種職業……”

四人圍着升起的篝火,倏風告訴了些林雲飛關於南風國的人類巫師和符魂師的職業介紹。林雲飛很認真地聽着倏風講,可他還是有些迷迷糊糊沒聽懂。

沐雪兒在一邊聽了會兒就睡困了,她從來沒在野外過夜,走到不遠處的草地,看了看,她就坐在草地上面。

這時神白塵走過來,他脫下了長袍,放在沐雪兒身後,“睡這吧。”

沐雪兒看着神白塵,臉色又不覺一紅,她又看着身後神白塵脫下的長袍,長袍白的顏色這樣美麗。

“就只有這樣了,就睡這裏吧。”神白塵溫柔說道,令沐雪兒感到溫暖,她躺在了長袍裏,枕着白香狐飾,舒適的感覺令她很快進入了夢香。

在沐雪兒睡了後,神白塵站在不遠處半倚一棵樹閉目着,現在只有林雲飛還在和倏風談論着。

“那怎麼成爲控元師或者魂禁師阿?”林雲飛問道。

“很簡單,就看你是否擁有感知元素力量和先天強大的靈力的資質了。”倏風說道。

“那怎麼樣才能夠測試我的靈力和元素力量呢?”

“我來看看你的資質,你閉上眼睛,什麼也不要想。”

看着林雲飛閉上了眼睛,倏風也閉上了眼睛。林雲飛突然感覺,好像有一種力量在涌入他的身體,身體一震,林雲飛驚訝地眉頭一皺。

“不要有思想,保持腦袋空白。”倏風地聲音傳來,林雲飛便穩定自己,什麼也不去想。

倏風的神識已經進入了林雲飛神識裏。他看到了眼前一片黑暗模糊的景象,而這是沒有元素力量的特徵。正當他要收回力量時,忽然在黑暗裏涌出了無限多的綠點、白點、紅點、黃點、藍點。

他吃驚地睜開眼睛,呢喃說道:“綠點爲風元素、白點爲雷元素、紅點是火元素、黃點是土元素、藍點是水元素。” “怎麼了?”林雲飛看着倏風小聲地自言自語,只聽見什麼風元素,就沒有聽清了。


“五元魂體,是五元魂體!”倏風忽然眼睛放出了光芒,激動地盯着林雲飛。

正在一邊閉目養神的神白塵聽到“五元魂體。”這四個字,驚訝地睜開眼睛,目光望着林雲飛這個奇怪地少年。神識也試着進入了林雲飛神識裏,果然是五元魂體!神白塵也看到了那些元素的光點,太多了。心急猛的波瀾一會兒,神白塵恢復從容的樣子,微微閉上眼,好像漠不關心地漸入平靜。

“好痛哦,怎麼回事。什麼五元魂體啊?”林雲飛感到頭腦發脹的厲害,好像裏面有什麼東西正大不停地擴張,馬上就要爆了出來,非常疼痛和難受。

“沒事的,被人侵入神識元,就會這種發脹地疼痛感覺,休息一會兒,疼痛就會消失的。五元魂體是說在你的元力層裏擁有這個世界風、雷、火、土、水所有的元素力量,也就是你具備了修煉所有的元素力量!五元魂體可是幾千年難得一見的完美資質! ”倏風也從驚訝裏緩過神來,恢復了平靜心情,淡淡說道。

“剛纔怎麼回事阿?什麼侵入神識?”林雲飛揉着發疼的腦袋問道。

“剛纔我進入了你神識裏的元力層,你受到了我的靈力侵壓而已。這是魂測的力量,是用來測試元素力量和靈力的。是魂禁師的古老傳承,不過控元師也能使用,所以便成爲了物色控元師或是魂禁師的一種通用力量。”

“魂測?元力層?這麼厲害的東西?"林雲飛驚訝地問道,忽然發現這個世界挺有意思的。

“元力層就是在你身體內部的一個存在自然元素的聚集地,也是一個奇怪的空間,會根據人本身修煉的元素的多或少使空間的或大或小,而你是五元魂體,五元素密集,所以原本的空間就非常巨大的。比起我修煉風元素五年的控元師來說,你的那個元力層與我是一樣大的,所以你只要努力點,必然超越我。”倏風說道。

“哦哦。原來元力層是聚集元素的地方!”林雲飛說道。

“好了,你的腦袋應該不疼了,你閉上眼睛,我要進入你的元靈層,測試你的靈力。”

“哦。等等,元靈層又是什麼?”林雲飛又聽到一個陌生的詞,便問道。

“與元力層差不多,元力層是元素的聚集地。而元靈層是靈力的聚集地,靈力是先天的,多少大的空間就是多大,也是決定你未來能走多遠的關鍵。”

“原來如此,明白了。”

林雲飛閉上了眼睛,感到身體一震,被入侵的痛苦像一根纖細的針扎一下又扎一下地刺激着他,那種令人發狂的煩躁感覺涌上來,林雲飛咬着單薄的脣,狠狠地忍住了這折磨。

進入林雲飛神識的靈層的倏風立刻被驚到了,在一片無邊的廣闊天地裏,靈力如海浪是一層一層捲上了天邊一樣的密集,龐大壯觀的景象彷彿也要把倏風都淹沒了在這元靈層裏,倏風不敢多停留在元靈層,快速逃離出來。

倏風忽地睜開眼睛,明亮的目光直盯着眼前這個少年,他不知道說什麼好。

由於倏風停止魂測,林雲飛疼痛折磨微微在減弱,他睜開了眼睛,用手輕輕擦拭了脣角被咬出鮮血。

“怎麼魂測元靈層,會讓我感到一種比死還可怕的痛感?元力層都沒有這樣的感覺。”林雲飛摸着手指上的血液,鮮紅而豔麗。

“那是你有大海一樣洶涌無邊的靈力,而你無法控制它們,所以剛纔你不僅收到魂測的壓力,也受到了來自你元靈層靈力的侵壓。現在我不得不說真是妖孽一樣的資質!”倏風忽然變得嚴肅,彷彿面前的少年是個尊貴的人物一樣。

“你已經不僅僅是天才,千年難見的五元魂體資質,又在你靈層裏的先天靈力像海一樣的寬廣深闊,可以說是到達了妖孽般存在的天才資質少年了。”林雲飛呵呵笑道,似一個驚喜又似一個煩惱地一笑,便擡頭望着天空幾片緩緩移動的雲輕輕地說道:“真是個意外。”然後目光又收回在林雲飛身上,而林雲飛還在摸着還有些疼痛的腦袋。

“好痛哦,你是說我是天才吧。”林雲飛痛苦地望着倏風。

“比天才還是天才吧。”倏風淡淡地說道,剛纔地那種短暫吃驚似乎消失不見了。

“呵呵,原來是這樣阿。”林雲飛摩拳擦掌,露出一排潔白的牙齒,開心地笑了,連疼痛的感覺都沒有感覺到。


“那麼,我以後肯定會成爲這世界的強者了,甚至巔峯的存在吧。”林雲飛幻想着那些看過的小說人物,忽然發現自己也能像他們一樣,身擁各種傾國傾城的女子,站在天地最爲榮耀的地方,抖抖腳就能讓整個世界都臣服在腳下的那種想法。

“別高興太早,控元師或是魂禁師並不是所謂天才就能夠鍛煉出的。而且你是要選擇控元師或是魂禁師哪一個職業。”倏風笑道,他的腦海裏似乎思索出了一件漂亮的事情,很有意思望着林雲飛,眼神細細咀嚼這個少年,像是兇猛的野獸盯着已經被劃入死亡的獵物,然而林雲飛卻沒有發現倏風的這種怪異的眼神。

“控制元素的力量可以自由地與天地溝通,彷彿自然就是你,你就是自然。或是使用古老禁術的力量,那些層出不窮地華麗招式,還有控制大面積靈魂體的可怕力量,就像是冥界的王一樣。所以你要作出一個選擇!”倏風打斷了還在癡癡幻想的林雲飛。

“被你這麼說,好像兩個都很不錯。”

“是各有千秋。”倏風說道。

“哦哦,我想兩個都修煉,可以麼?”林雲飛眼睛放光地盯着倏風,嘻嘻地笑道,看多了那些小說主角同時修煉多種職業功法的他,也想像他們一樣,這樣才完美。


“這個……是可以的,聽我師傅講有過,不過兩種修煉不如單選一種修煉,因爲這不僅是資質問題,還需要無比強大的毅力和時間,兩種一起無疑讓身體要承受兩股力量,可能會達不到一種力量的巔峯高度。不過像你這樣的天才妖孽的資質,的確可以試試。但你也別太高興。先天的條件只能讓你修煉的資質比別人更高。關鍵靠努力,沒有努力,空白資質,天才也是可能變成廢材的。”倏風微笑着說道。

“我知道了,我肯定會努力的。”林雲飛充滿了信心地說道。


“可惜你現在也沒得選,這裏就我一個控元師,不過我只會風元素。”倏風向林雲飛拋了一個微笑,好像是在說你沒得選擇,現在這裏只有風元素。

“不是有神白塵麼,我想跟他學劍,我還是比較喜歡劍。”林雲飛一直也沒忘記神白塵那完美到極致的一劍斬殺猿妖的情形,看了一眼遠處閉目的神白塵,心中是充滿了崇拜,拿着一把劍一定是非常帥氣的,好多小說的主人公也是拿劍的嘛。然而,很快這個希望就被倏風的一潑冷水給澆滅了。

“他是妖怪,掌握是與靈力有相同的奧妙的妖力,這種力量是霸道的,人類無法掌控,會一不小心就會變成不人不妖的東西的。所以你不能跟神白塵學習,也學不到妖怪的那種力量,因爲人妖的資質是有別的。而且以神白塵的尊貴身份,他可不會教你的。”倏風目光流過林雲飛,又望向夜空,淡淡笑容。

“哦,不人不妖?那是什麼!”林雲飛迷茫地問道。

“在古書中就記載着有許多的人類控元師或是魂禁師因爲貪婪妖怪力量的強大,就去偷學妖怪的力量,結果成爲一種無意識的叫做嗜殺者的人,或是一直殺戮而亡!或是被人控制做殺戮的傀儡。”倏風又一次望着星夜的天空,哀嘆道:“人類就是這樣的脆弱,承受不住妖怪的那種霸道的妖力,所以這個世界纔會被妖怪佔據主角位置。”

“原來如此,還有神白塵是什麼人?”林雲飛看了一眼遠處那個一身白衣袍,他像是絕了人間煙塵的絕美少年,氣質非凡,然後收回目光看向倏風。

“他曾經是這個國度的王的子嗣,也就是南風國的公子。你說夠不夠尊貴。也就是統治了三千多年的皇族,雖然現在是已經沒落無跡可尋,可是神白塵的出現,或許是皇族復興的開始也不一定。”倏風玩味十足地一笑,稍縱即逝,便恢復從容。

“整個南風國,那好像真的很尊貴。”林雲飛嘻嘻地笑道。

“當然了,妖天大陸總共就是分爲四個國度,而且南風國是面積最大的國度,你說大不大。好了,有些事我也不太瞭解,你到底想不想學習風元素的力量。”倏風望着林雲飛,決定不多說一些無關緊要的事。

“當然想學,也只有你能教我了,想選擇,也沒得選。”林雲飛白了一眼倏風,有點無奈的委屈感。

“這就對了,所以你就別想了,人與妖本來就有別,還是乖乖學習人類的東西吧。”倏風淡淡微笑,林雲飛點頭說是。

“那我真的就只能讓你教了?”

“快點教吧,說了這麼久還沒跟我說怎麼去利用元素力量。”林雲飛無奈地回過頭來,沮喪地望着倏風,這傢伙總讓他感覺太弱了,就會一種元素,那自己是五元魂體也沒用,算了,這也是也沒有辦法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