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想哭着喊着讓這貨走吧,誰請你來糟蹋我的,我給你兩百斤黃金,你去別家糟蹋去吧~!

賞月開始,張梓健非常臭屁的當中對何沐說了句:“愛老虎油!”

衆人鬨笑,劉旭一臉幸災樂禍的說:屌絲註定孤獨一生啊。

張梓健問爲什麼,我回了他一句傻逼,愛老虎油,你這不是故意讓何沐找到機會抽你嗎?

面對何沐似笑非笑的目光,張梓健瞬間陽痿了。

“他們都這樣了,要不,我們找個機會談談?”趁着月圓,我也想我的單身狗生涯也圓一點啊,隨即看向了身邊的韶識君。

“好,現在吧,找個安靜點的地方。”韶識君率先站了起來。

我日,我腦海瞬間閃過無數個旖旎畫面,日啊,這是要野戰的節奏?

盛夏晚清風,天上月亮圓,夠雅緻啊!

我跟韶識君來到偏僻的後山樹林邊緣,我激動了,要開始嗎?好激動啊,血液都要沸騰了。

結果我們都還沒有動作,紅伊就抱着一個圓圓的大月餅衝了過來,朝我大喊:“爸爸快跑,小媽媽拿着就剪刀找你算賬呢。”

日!

剪刀?這是要讓我斷子絕孫的節奏啊。

“不至於吧紅伊?她來了我們可以一起啊,我不會偏袒誰的。”我有些納悶,就跟韶識君那啥而已,她吃醋了就一起來唄,反正我也不介意。

“不是啊,小媽媽說你備着青媽媽找小三。” 悲涼好個秋。

我現在想說,悲涼好個中秋啊。

正想着,盛夏晚清風,林中打野戰……咳咳。

結果,我啥也沒幹呢。結果喬沐沐就給舉着剪刀跑過來了,要是做了什麼,那我不得死得老慘了?

沒辦法,跑路了!

賞月什麼的就算了,趕忙找個地方直接給閉關了,然後張德卿有什麼重要消息祕密傳遞給我,特別是周青稚的消息。

主要現在我同樣需要提升實力,原本九龍之力煉出了五龍,現在好了,剩下兩龍,比張德卿還要差一點。

九龍之力的修煉有些枯燥,但是修煉進境倒是很快速的。

中秋過後三天,我實力恢復得差不多了,基本恢復到了原來五龍之力。想要提升到六龍卻有些困難。

三天過去,喬沐沐也應該氣消了吧?

吱呀一聲,神清氣爽的打開門。

臥槽啊!

開門之後我就傻眼了,喬沐沐居然拿着剪刀坐在我的門口,我愣是沒有發現,她還想怎麼樣?

“你出來了?”喬沐沐揉了揉熊貓眼,語氣柔弱。貌似不是要對我動手的意思啊?

我尷尬的點點頭,指了指她手裏的剪刀。

“給你。”喬沐沐將剪刀扔給我。

我傻眼了。

幹啥玩意:“我自己動手?”

我要哭了,現在喬沐沐要是追着我動手還能夠跑,可是自己動手,我下得去手嗎?子孫根啊我日!

“給你拿着。讓你記住,現在師傅還不知道情況,再說,我跟邵識君還是公平競爭好嗎?要是這期間想亂來,你自己解決好了。”

喬沐沐揉了揉朦朧睡眼離開了。

剩下呆若木雞,實話當場的我,自己解決?這是要讓我用剪刀幹掉禍根,還是要用剪刀解決哪方面的需求!臥槽,不管是哪一個都不行啊!

“爸爸,我想要星星……”紅伊看到喬沐沐離開後才賊兮兮的從門後面跑出來。

月亮都能夠弄給紅伊,更別提星星了。

我點頭答應了。抱着紅伊找張德卿,將我閉關這幾天的事情瞭解一下,抱着紅伊感覺好有分量,我淡淡一笑。我的女兒要長大咯,九轉黑金丹已經完成了四轉,第五轉陰魂借路的日子也要到了,周青稚不在,不知道喬沐沐能否擔任這個職責,看來得去詢問一下週青稚的情況了。

之前補償其他大陰司死去兄弟的家人,財務呈現赤字,不過原本茅山的其他產業都歸於大陰司手上,現在已經運轉過來了。

華夏境內情況還算平穩,至少表面上沒有什麼大動靜,三人組也不知所蹤,麒麟王魏強的人手幾乎被這三個傢伙給幹掉得差不多了,魏強又被關不周山,現在應該是唐小雷在主持大局,具體情況,大陰司達不到那個層面,瞭解不到,只知道黑美玉被提拔成了區域巡查使隊長。

我頭疼的揉了揉太陽穴,讓張德卿想辦法聯繫一下黑美玉,看能不能見上一面,從東幽冥府出來之後的變化,總讓我感覺不對勁。

特別瞭解了一下週青稚的情況,只知道脫離了危險期,卻沒有醒來,雙臂想要恢復也是有些困難,妖精,啊不,植物人是有自愈功能的,問題是周青稚的涅槃重生功能被那周雄給奪取了,情況變得不一樣了。

我看了一下,會議室之中,只有我,紅伊,張德卿,邵識君,其他人一個人都不見了!

原來,他們都是因爲上次謝金朋的實力突飛猛進,一個個都覺得跟不上節奏了,跟我一樣,這幾天都在閉關,茅山大小事務都是張德卿在處理,當然,有一個人例外,那就是喬沐沐,看她那熊貓眼,現在估計在睡覺吧。

“對了,紅伊,小金哪裏去了?”財政赤字才緩和過來,我納悶這幾天那胖熊貓估計要餓死吧?

這纔沒幾天呢,吃了兩三百斤的黃金,這誰養得起啊?

“小金不吃金子了喔。”

不吃了?

太陽跟月亮一起出來了?

說曹操曹操就到,胖嘟嘟的小金從門外滾了進來,不知道爲啥,小金喜歡滾着走路,估計長得胖,這樣走路方便省力吧。

“爸爸……”

我!草!

“你不吃金子了?”我有些疑惑。

小金點頭說不吃,換胃口了。

換胃口了?

我看向紅伊,紅伊眼眸閃過一抹狡黠,我再看向張德卿,發現張德卿一臉肉疼得要撞牆的表情,我感覺事情似乎沒有那麼簡單啊?

“那改口味之後吃什麼?”

小金一屁股坐在地上,得意的說道:“石頭。”

嗯?石頭,什麼石頭?這個好,華夏大地,石山多的是,隨便吃,有助於開發,開發商會給你送錢的。

腹黑少爺 麻痹的,結果我聽完它說是什麼石頭之後,我直接一口血噴了出去,果斷一腳踹飛。

日了狗了。

小金得意的昂着頭,直接說去寶庫裏面將鑽石啊,藍水晶啊,反正是啥玩意貴就吃啥,我了棵草的,這可比黃金還貴啊!

直接判了它死刑,以後要吃自己去找,並且直接將茅山寶庫戒嚴,看到這貨就直接讓人踹飛,太坑爹了。

另外一邊,張德卿收到了消息,黑美玉拒絕了跟我見面。

我拿出,想個黑美玉打個電話,最後還是放了下來,我有黑美玉聯繫方式,但是卻讓張德卿聯繫,我心裏邁步過去那一道坎。

“她有說什麼其他的沒?”

張德卿搖搖頭,打通了黑美玉的電話,但是掛掉了,然後接着收到黑美玉的短信,讓我們不要聯繫她了。

我揉了揉腦袋,將海牙鏡拿了出來,跟紅伊去一趟島國德川,現在武曌的大本營,上次李太白來的時候拿了一個海牙鏡;離開,可以直接傳送到那邊去了。

我直接出現在一座華麗的宮殿前,一排排威武的鐵甲武士站在臺階兩旁,一路下去,左右幾百級臺階。

真心大手筆啊,這麼短短時間內就給弄出了個宮殿來,不知道動用了多少的苦力,不過遠古帝王,修建宮殿陵墓的,動輒幾十萬上百萬的苦力,加上現在科技這麼發達,要人有人,要技術有技術,能夠這麼快也正常,原本這些鐵甲武士都是枯骨模樣的,現在都已經恢復正常了,有了血肉。

“參見公主!”

我跟紅伊直接出現在臺階的頂端,華麗的宮殿門前,所有鐵甲武士轟隆一聲跪了下來,那威猛氣勢跟恭聲大喝,給人還是很震撼的,一股豪氣油然而生,感覺我就像個皇帝一樣。

啊呸,這還是沾了我女兒的光。

“進來吧。”武則天的聲音從宮殿內緩緩穿了出來。

我也不耽擱,正事要緊,剛走進去我就日了狗了,這畫面太突然了吧!

外面看起來,不管是鐵甲武士還是宮殿,都是按照古代的規格的,結果走進去之後,現代化的東西到處是,真皮沙發,轉椅,大屏顯示器,穿着職業勁裝的一批文臣武將,連太監都穿着破了幾個洞的牛仔褲,這都走潮流路線了嗎?

唯獨李太白依然是我行我素的妝扮,這樣倒顯得更衆人格格不入了。

“參見武皇。”我拱手行禮,卻沒有下跪,紅伊則蹦蹦跳跳的跑到穿着休閒裝的武則天面前,拉着武則天的手,甜甜的喊:“武阿姨。”他歡餘亡。

“紅伊陪陪我,你去吧、”武則天霸氣的一揮手,我沒反應過來,直接出現在周青稚的房間中,真他媽霸氣啊。

看到躺在牀上的周青稚,我臉上一臉愧疚,周青稚絕美的臉上露出病態的蒼白,嘴角帶着淡淡的笑意,曾經的高傲女王,現在卻有冰美人之姿。

肩膀的位置已經長出了小手,跟嬰兒的手臂一樣,稚嫩,吹彈可破,這幾天已經在恢復了,相信只要過些時間就能夠重新長出來了。

“青稚,快點醒來吧,傷你的人,我已經殺了,但是有一個跑了,等你醒來,我一定讓你手刃仇人!我陸寧一發誓!” 攻略極品 我紅着眼睛,無比認真地說道。

“嗯,好,我記住了。走吧,手刃仇人!”

我日!我瞬間驚呆了!周青稚已經醒來了? “親一下。”周青稚睜開了雙眼,兩個跟初生嬰兒一樣的小手擡了起來,只可惜跟身體比例實在是不搭調。

親一下?

我老臉忍不住一紅,雖然我不是初哥,可是。第一次也是在莫名其妙當中失去的啊,啥感覺都沒有呢,比做春夢都還要不靠譜啊,悲劇啊。

“你怎麼臉紅了啊?我們都到了那個程度了,你居然還臉紅?”周青稚瞪大了雙眼,滿是不可思議的看着我,接着又笑了起來,笑得很開心,只不過臉色蒼白,笑起來也柔弱無比,我忍不住將周青稚給抱在懷中。

但是周青稚笑的模樣讓我很不是滋味,麻痹的,這不是嘲笑老子臉皮薄嗎?

“剛跑過來氣喘的,不過。親一下多不好啊,那啥感覺我都沒有嘗過呢,要不我們再來一次?”我似笑非笑的露出個自我認爲極爲猥瑣的表情,麻痹的,找個鏡子看一下肯定發現,我他媽猥瑣起來都那麼帥氣。

“天還亮着。”周青稚無語的翻了翻白眼。

嗯,天亮着。那就等天黑吧,我心裏那叫一個期待啊,終於可以嘗一嘗這些滋味了,期待天黑啊,我還從來沒有這麼期待過天黑。他歡腸扛。

只是。 總裁的獨家婚寵 當看到周青稚無語翻白眼的動作之後,我他媽瞬間就頓悟了,這是告訴我天還亮着,別做夢了,日了狗了……

不過作爲補償,我還是得到了一個香吻,柔柔的嘴脣,近在咫尺的淡淡體香,絕頂享受啊。

周青稚現在的情況還很虛弱,其實她昨天就醒來了,現在正在恢復手臂期間。導致身體機能都維持手臂再生,纔會現在這樣的虛弱。

但是還不能夠輕易移動,起碼得呆在這裏十天半個月,我想留下來陪兩天她的。畢竟我沒辦法長久的呆在這裏,茅山纔是我的大本營。

過了一會,紅伊來了,青媽媽長青媽媽短的甜甜的喊,周青稚笑得那叫一個開心。

讓我有種天倫之樂,?人之福的感覺。

我清楚,沒有將敵人幹掉,沒有強到凌駕於那些厲害的高手之上之前,這些近在咫尺的東西,卻與我相隔天涯那麼遙遠。

武則天將我叫了出去,房間內留給了紅伊跟周青稚。

剛出來,武則天就告訴我一個不好的消息,華夏上層格局已經隱隱產生了變化,咖喱國跟島國都是有耳目的,這些消息自然是被他們知道了。

島國地皇最近這段時間走動頻繁,武則天暫時不知道他要做什麼,不過現在冥皇和人皇都無法出世走動,這件事情堪憂,島國天皇一旦出關,恐怕就是一場血洗了。

咖喱國倒是沒有什麼動作,不過巫神會館十字軍最近有一批強者進入了華夏境內。

我才猛然想起來,對啊,麻痹的,上次曾青林的事情我都快忘記那勞什子巫神會館了,那次可是將巫神會館的十字軍都給殺光了,這次進入華夏境內,不用說,肯定有問題。

這些消息,換做以前,第一時間黑美玉就會將消息傳遞給我,但是,現在卻換成了武則天。

“武皇,我有些疑惑,你身在島國德川,卻知曉得這麼詳細華夏的情況?”總感覺武則天志不在島國,反而是華夏大地了?

這也可以理解,武則天本身也是華夏曾經的皇帝。

“我原本的大本營是在烏東,況且,這是爲了小公主的安危。”武則天直接將我的問題搪塞過去,帝皇之心不是我們這樣普通人可以猜測的,我也不再繼續問下去。

我感覺到武則天的眼中帶着擔憂啊。

看來武則天在島國德川待的也不是很安心啊,島國地皇一旦恢復過來,武則天和李太白能夠招架,可天皇一出,不僅僅武則天要擔憂,華夏的人也該擔憂了。

靖國神廁被燒燬了,軍事基地,巡洋艦隊被毀,三大幕府名存實亡,更是被那狗日的許刈在東京用千喜蟲給攪得天翻地覆,不過不得不說,這一手玩得真他媽大快人心,島國人死多少我都不覺得過分,地皇敗退,不管是那一項,都已經足夠成爲開戰的理由了。

再說了,他媽的沒有這些理由,按照島國這尿性也會找理由開戰。

武則天的百萬雄師恢復了十幾萬,成爲正常人差不多,再行遷徙就有些麻煩了,因此,武則天的意思就是,這德川的領地是絕對不會退讓分毫,而原因居然是他媽的因爲轉移太麻煩……

我本想待兩天,但是張德卿的一個電話,直接讓我得離開了,家裏來人了,剛過來就直接將莫言劍六兄弟,劉旭,喬沐沐,邵識君,張梓健等人全給打趴下了。

來者不善啊,我掛掉電話,臉色很是難看,不知道這又是何方神聖,在電話裏張德卿也說不清楚,總之,對方是指名道姓的要找我。

“紅伊,我們要回去了,家裏來客人了。”我走回房間,將紅伊抱起來說道。

“不是說陪我兩天嘛?來客人,我看是又有人找麻煩吧?”周青稚淡笑起來,語氣充滿怪罪,可臉上的表情卻說明她沒有絲毫怪罪的意思。

“沒有,真的是客人。”我不想周青稚擔憂。

“好,那作爲補償,紅伊說要星星,也給我摘個星星下來。”

我翻了翻白眼,這攬月摘星的承諾,不是小情侶開玩笑的承諾而已嘛,她還認真了。

不過我還是答應了下來,跟紅伊進入了海牙鏡,出現在茅山廣場中間。

臥槽!什麼情況!

茅山廣場上,地上排着一排人,有男有女,正是莫言劍六兄弟,劉旭,邵識君等人,一個不落下,何沐都在其中,連張德卿也不例外。

全趴下了!對方得多牛逼啊!

我迅速將紅伊給護在身後,體內九龍之力迅速運轉開來,當真是來者不善啊。

“漂亮姐姐哦?”紅伊躲在我身後,抱着我的大腿從背後露出個頭來小聲說道。

漂亮姐姐?哪裏?

我看了一下四周,忽然感覺到一股濃烈威壓,猛然一擡頭。

我瞬間就驚呆了!

一身流雲素裙隨風飄,三千青絲隨意的披散着,赤裸着玉足踩着一朵白雲懸浮在廣場上空,身邊有着一條白色小龍圍繞着身體旋轉,膚如雪凝,絕美的臉上泛着聖潔的光芒。

我類個日啊!

仙女啊!

這真的是電視裏面才能夠看到的漂亮仙女啊,踏雲而來,身有白色玉龍環繞,沒有冰山女王那樣拒人於千里之外,可那聖潔的光芒卻讓人產生不了任何的齷齪心思。

不過……這仙女指名道姓要找我,還他媽一上來就直接將我兄弟放倒,這是幹什麼?上輩子的孽緣?啊呸,太狗血了。

“那個仙女……咳咳,不是,那個姑娘,你找我什麼事情?”我有些不太自然的看着來人,實在是對方氣場太強,讓我有些無地自容啊。

“你是陸寧一?”仙女看了我一眼,微微蹙眉。

擦!感情她不認識我?不認識我找上來指名道姓找我,弄趴下我兄弟,還排成一排當景觀來看,這什麼意思?

我無奈的點頭,問她找我幹什麼,我兄弟怎麼了。

“他們沒事,暈過去了而已,來問他們你在哪裏,結果一句話不說對我出手,他們不死得感謝我了。”仙女淡淡的笑了笑,芊芊素手一擡,白色玉龍順着玉手衝到排成一排的兄弟身上略過。

看到邵識君等人慢慢甦醒過來,我才重重的鬆了口氣,幸虧這仙女看起來不是什麼凶神惡煞的人,不然我這些兄弟真要倒黴了。

我納悶,這不食人間煙火一樣的仙子人物,忽然找上來找我,到底爲了什麼?屬於哪一方勢力?

“自我介紹一下,我叫玉衡……”玉衡剛開口,話沒說完,紅伊頓時眼前一亮,甜甜的朝玉衡喊了一聲:“星星姐姐!”

星姐?

日!

北斗七星!玉衡!可不是星星嘛! 衆人醒來後,看着玉衡的臉色都怪異無比,充滿敬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