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到殷明珠又要開始玩兒我,頓時着急起來,想要撕掉符咒,殷明珠冷笑:“可不能給你機會了。”

就要用控魂傀儡直接操作我的行動,我也猛然感覺到一股力量想要掌控我的身體,不過在我猛然掙扎之後,感覺自己像是抹了豬油一樣,竟然在掌握之中打了一下滑,完全不被抓住的那種感覺。

我來不及驚訝,直接一閃身,從那股無形力量之中突圍出來,竟然就這樣講控魂傀儡之間的聯繫給徹底切斷了。

這一下,我和殷明珠都是愣住了,眼神中滿是不可思議之色。 「小丫頭,那個黑色的蟲子呢?」酒老和墨九狸來到外面,看著墨九狸問道。

「已經死了!」墨九狸聞言說道。

「唉……真是沒有想到,果然那句話說的是對的,有時候傷害自己最深的人,往往就是身邊最為親近的人啊!」酒老尷尬的說道。

「防人之心不可無罷了!」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當初貂蟬是紫老頭兒唯一的異性好友,曾經也三番五次的救過我和紫老的性命,否則我和紫老也不會那麼相信她啊……」酒老自顧自的回憶著說道。

豪門總裁:戀上失憶女友 墨九狸也沒打算酒老吐露心事,她清楚酒老心裡就是憋屈的慌,畢竟那個叫做貂蟬的女人,一直是紫老和酒老心裡真心相待的朋友,甚至是覺得對方就是自己的親人般……

卻沒有想到,最後傷紫老最深的人,卻是他們最信任的人!

墨九狸從酒老的話中,大概也了解道了事情的真相是什麼,大概意思就是那位叫做貂蟬的女人,因為被仇人追殺被偶遇的紫老出手相救,貂蟬為了報恩,跟隨在紫老和酒老身邊……

經過多年的了解,幾次三番過命的交情,才讓紫老和酒老徹底接受了貂蟬,卻在那時紫老和酒老發生變故,因為一些事情兩人負傷來到了二重天,從此和貂蟬失去了聯絡,一度兩人還十分擔心貂蟬的情況,如果不是紫老的身子出問題了,可能紫老和酒老早就回去看看貂蟬如何了……

誰又知道,紫老變成這樣,酒老和紫老兩人被人埋伏身負重傷,這一切都是因為貂蟬導致的,墨九狸也算是知道了紫老和酒老,兩個人原來是來自五重天的……

酒老說完有些不好意思的看著墨九狸道:「丫頭,我是不是太嘮叨了,我就是這心裡氣的,堵得難受,想找個人說說……」

「沒事的,人生總有不如意的時候,也總會遇人不淑的!」墨九狸笑了笑的說道。

「是啊,世事無常,遇人不淑也不稀奇啊!」酒老感嘆的說道。

「小丫頭,你剛從一重天飛升來到這二重天,我猜你更想知道關於這二重天的事情,可是喲點不好意思,我和紫老頭兒,一直就住在紫靈谷附近,這二重天我們兩個還真不熟悉……」酒老看著墨九狸有點兒不好意思的說道。

「沒關係的,我來到一重天的時候……」墨九狸想了想看著酒老隨便扯了個理由,把自己的事情說了一遍。

她現在只是想知道這九重天的基本情況,至於二重天的詳細情況,她可以慢慢去了解,但是來到著九重天,有些基本情況,目前為止,她還是不怎麼清楚的……

「沒有想到你這丫頭機緣這麼好,既然你想知道一些關於九重天的大概基本情況,這個我還是可以告訴你的,我先給你說說著九重天的基本情況,然後再給你詳細講講我們以前待過的五重天的情況……」酒老看著墨九狸有些驚訝的說道。 情不厭詐 “你是如何做到的?”

殷明珠愣了好半天方纔看着我開口問道。

符咒之力,竟然被這麼莫名其妙的鑽了出來,而且,最爲神奇的是。我並沒有破掉殷明珠的符咒之法,殷明珠並沒有受到半點的反噬。

但是符咒和傀儡之間的神祕聯繫,的確是因爲我的動作給直接撕裂開來,失去了原本的作用。

我愣在當場,之前的確是感覺到了一股並不是很強大的力量想要將我束縛起來。

我並未過多努力竟然就拜託這種力量的束縛,的確是相當神奇。

“再試一次。”

我看着殷明珠開口說道。

殷明珠點頭,走過來仔細產看三張符咒,頓時皺眉。說道:“符咒完好,沒有絲毫破損,但是已經失去了任何作用。”

我看到殷明珠無比好奇的神色,自己也只能是搖頭苦笑,的確,我現在也不明白這種狀態到底是如何達成的。

問我,也是白問。

殷明珠只能將三張符咒都給扔到一邊。

想了想,乾脆拿出了最後五張控魂符咒,說道:“最後的五張,都用上,你要是還能逃出來。那就算你厲害。” 我頓時皺眉,說:“要是我逃不出來呢?”

“那就算你倒黴,活該被整。”

有這麼霸道的說法麼?

真是……

我想了想,說道:“留一張,至少,以防萬一,指不定什麼時候就能起到作用呢。”

殷明珠看了我一眼,說:“我看你是害怕逃不掉吧。”

即便如此說,還是將符咒給收了起來。

四張符咒貼在我的身上,操控控魂傀儡的時候,的確是有一股力量傳遞出來,比起之前,似乎更強,不過。對我來說,也並不是強大到可怕的程度。

殷明珠這次小心操控,我也閉幕仔細感受。

甚至,我覺得自己能夠看到靈魂操控的具體細節,就好比符咒是磁鐵的陰極,而控魂傀儡那邊是陽極,兩邊釋放出來的吸引力就是控制我身體的力量所在。

一旦我生出要掙脫出來的打算的時候,我就感覺到自身的肌肉正在以一個十分奇妙的頻率不斷的顫抖,這種顫抖的頻率能夠對符咒和傀儡之間產生的吸引力形成一種影響,甚至,暫時中斷這種吸引力,從而讓我能夠有足夠的時間從控魂傀儡的控制之下脫離出來。

我再次輕鬆從控魂傀儡的控制之下脫離出來,這一次,殷明珠是徹底的愣住,過來檢查一下已經徹底失去作用的五張符咒,說道:真是神了。

我也被自己這種變化給驚呆了。而後,看着殷明珠很是得意的笑了起來:“以後我看你還怎麼整我。”

還不等我徹底的得意起來呢,一個火球就直接朝着我當面衝擊過來。

我被嚇了一跳,這火符來得太快,太過突然,我根本沒有半點準備,瞬間就到了我的面前。

想要毀我容?

我苦澀一笑。而後竟然瘋狂到直接用拳頭去砸這個火球。

然後讓我驚訝無比的事情發生了,我竟然一拳直接將火球給砸了出去,朝着蛇王那邊跌落,恰好落在蛇王身上爆裂開來。

並沒有造成任何的傷害,卻讓蛇王嚇得半死,都蜷縮成了一團了。

“唔,看來真的具有對符咒的抵抗能力了,等出去的時候,我試一試召喚九天神雷,看看你能不能夠直接用拳頭砸開。”

我看殷明珠一臉認真,並沒有半點開玩笑的神色,頓時神情一緊,想死的心都有了。

帶著星際闖美幻 九天神雷?

我可不覺得我是超人,能夠將九天神雷都抵抗下來。

乾脆就不去理會殷明珠這個實驗瘋子了,徑直走到了蛇王面前,說:“你怕我?”

這是廢話。

因爲我走過去的時候,蛇王都開始翻起了白眼,都快要被我給嚇死的樣子。

“這東西應該如何處理?”

我有點爲難的看着蛇王自言自語。

雙頭雞冠蝮蛇是巫家飼養的好東西,但是畢竟現在我的實力還不夠強悍,現在能夠鎮壓着這個傢伙我估計完全是因爲之前腦海之中那個老頭兒的原因,萬一哪天反噬,我鎮壓不住這條蛇王,豈不是要成爲它的口中亡魂?

放了?

那顯然更不現實。殺了,我估計又沒有那種能力。

這樣對比而下,我反倒是爲難起來。

“留着,法一,這條蛇很是神奇,留着以後,指不定能夠派上用場,銅甲屍不是強悍得很麼,我們用雙頭雞冠蝮蛇的毒液去試探一下,看看能不能將銅甲屍給傷害到呢。”

我看到殷明珠眼中又開始閃爍興奮光芒,都有點忘了,殷明珠可是相當兇殘的實驗狂魔。

韓德在玉印之中傳遞過來哀怨和擔憂。

即便多半對銅甲屍造不成半點影響,不過,畢竟是自己身體,韓德還是很難看得下去這種事情。

苦苦搜索,隨後,想到血祭。

隨後看着蛇王,說道:“我收你作爲我的奴僕,你的生死進入我的掌控之中,如何?”

原本我以爲蛇王有靈,畢竟快要進化成爲蛟龍的存在,肯定會對我看不上眼的,沒想到我的話說出來之後。

奢望竟然無比激動,直立起來上半身,對我連連點頭,分明醜陋異常的地獄殺神,卻偏要在我的面前做出一副哈巴狗的樣子,讓我也是好一陣無語。

“既然如此,還不趕快。”

奢望連連點頭,而後,竟然張嘴,吐出一跳不斷扭曲的縮小版蛇靈的樣子,盤踞在半空之中。

我真的開外掛 這倒是讓我頓時愣住,看着倒是有點不知道如何處理,原本我是以爲一般收養鬼物的方式來控制蛇王的,但是現在給我弄出這樣的狀態來,我都有點抓瞎了。

幸好殷明珠在我身邊小聲的說道,將蛇靈給抓住再說。

我用手去抓,這蛇靈竟然直接鑽入了我的身體之中,而後我就多了一種感覺,那就是隻要我心念一動,蛇王生死盡在我的掌控之中。

蛇王對着我連連點頭,隨後,直接鑽入了我脖子之中的玉印之中。

“這是妖靈,他們的靈魂本源分化出來的,等於是徹徹底底將生死教交給你掌控,是投誠效忠的最好辦法。”

殷明珠給我解釋着開口說道。

妖靈!

我默然搖頭,看着堆滿了整個通道的蝰蛇屍體,心中也不知道是什麼滋味。

“我們必須加快了,我感覺,一路上這些佈置都是在拖延我們的時間。”殷明珠對我開口說道。

我一想,還真是那麼回事兒。

因此,也不多說,直接和殷明珠發狂趕路。

後面倒是還算順利,古怪東西並未再次出現,地道也開始變得平緩,寬廣起來,最後,我們到了一扇純黑色的大門外面停了下來。

這一面大門上刻畫的仍然是之前我在棺材上面看到過的壁畫,不過,這一次,我終於是看到了祖師爺的正面,雖然寫意,但是依然能夠分辨得出,是一個劍眉星目的帥哥,只是可惜,墜入魔道之中。

似乎是感應到我們的到來,大門竟然緩慢卻也無聲的朝着兩邊開啓,似乎是在歡迎我們到來進入一樣。

“似乎順利的有些過頭啊。”

殷明珠有意外的開口說道。

“既然來了,還猶豫什麼,進去再說。”

我對殷明珠開口說道,因爲身體出現進化變異,我現在自信心爆棚,對於巨妖甚至都隱隱然有了期待的感覺。

檢驗一下我現在水準也真是不錯。

捏緊拳頭,說道:“進去再說。”

殷明珠也是點頭,畢竟到了今天這種地方,剩下的也就只有一往無前而已,因此,和我一起,邁步踏入了巨門之中。

血紅色光芒撲面而來,濃厚的血腥味道差點將我直接給薰得翻個跟頭,我擡眼看去,雙眼頓時瞪大,真是懷疑自己到了人間地獄之中。 「好的,那就謝謝酒老了!」聞言說道。

「別客氣了,你可是救了紫老頭兒的命呢,對我來說就是我們的救命恩人啊,所以你就別和我們客氣了……」酒老看著墨九狸說道。

墨九狸笑著點了點頭,然後酒老開始說道:「這九重天也是修鍊者們都嚮往的地步,如你想的那般,一重天最低,而九重天最高,在九重天居住的都是大神,那裡的九重天宮,只有頂級的大神才能居住……」

酒老給墨九狸說的,都是最簡單的,最有用的,也是最好理解的!墨九狸也從酒老那裡知道了這九重天的修鍊等級,整個九重天的等級都是一樣的,但是不管是在一重天,還是在八重天,都必須修鍊到神尊才能飛升……

之前她在一重天的靈師公會,就是因為巧合吸收了太多的靈力,一下子從神王突破到了神尊,才會直接飛升到了二重天。二重天到八重天的等級都是神王,神皇,神尊,然後才能飛升,每個等級又分為初級,中級,高級和巔峰……

按照酒老的話說,修為越高最後都是返璞歸真等級越簡單了,而唯獨九重天不同,在八重天修鍊到神尊飛升到了九重天,等級就還是神尊,神尊之後便是真神,下神,上神,神主,神帝是最高等級,據說神帝自古只有以為,神帝也就是九重天宮的天帝,掌管眾神六界的生殺大權,世間最強的強者……

只有九重天宮的一代神帝隕落,下一代神帝才會出世,反正到現在為止,從來天地間沒有出現過兩個天帝,唯一能和天帝抗衡的,便是魔界的魔帝了,但是據說魔界的魔帝已經閉關許多萬年都沒出關了,這也是魔界如此安靜的原因……

除此之外,在九重天內神族最為尊貴,人族最卑賤,強者為尊,雖然一樣的弱肉強食,但是人族的天賦最低,肉身技能最差,不像其餘種族都有各自的天賦,和保命天賦在身上,所以在九重天各地,人族要麼活的卑微小心,要麼就想辦法走到巔峰,成為真神才有出路……

當然了,因為人族的聰慧,也可以藉助獸族的力量,所以即便人族在九重天弱小,卻也不是所有人都活的狼狽……

還是很有很多人族強者的,同樣也有很多人族的大勢力,但是酒老說現在九重天大部分都是神族一家獨大,基本人族都是向著神族俯首稱臣的,幾乎沒有人族敢和神族對抗的,縱然是神族的雜役,都可以隨便來到八重天之下的地方稱王稱霸的……

很久很久以前還有人族神主之類的強者,和神族強者做對,但是下場都很悲慘,演變到後來幾乎是沒有人族強者,願意得罪神族強者了!

「小丫頭啊,哪怕是這二重天,各種族的強者也是數不勝數的,所以你出去歷練的時候,可是的多加小心啊,很多獸族,妖族等都是化為人形生活的,所以不看仔細都很難區分的……」酒老看著墨九狸叮囑道。 大門之內,是一個碩大的凹坑,凹坑四周,全是我在宗祠之中看到過的棺材。這些棺材按照一個特定的規律排列堆積在了一起。

在棺材之下,便是一口浩瀚血池。

血池之中翻滾撲騰的全是漫天的血水,裏面人頭翻滾,屍蟲無數,腥臭濃烈的味道撲面而來,讓人作嘔。

無數的冤魂在血海之中掙扎,想要從中衝突出來,但是都被無情的罡風給撕裂成爲無數的碎片。徹底的溶解進入到了血池之中。

巨妖不見。

只有這些詭異的棺材,還有無邊的血池。

這邊是鎮壓巨妖的地方麼?

一時之間我都有些疑惑起來。

爲何不見巨妖?我媽媽和爺爺他們又爲何不見蹤影?

“唔,法一,你來了啊。”

太爺爺聲音響起,是從血池之中。

我猛然一驚,纔看到,血池周圍的牆壁之上,竟然還存在許多坑洞,太爺爺就是盤坐在坑洞之中,而曾經追擊過我的執法隊的那些怪物也赫然是在坑洞之中盤坐。

看起來,這些傢伙倒是有點莫高窟之中的坑洞佛像一樣。

只是。形貌實在是太過恐怖詭異了一點。

隨着聲音落下,太爺爺六條手臂並用,竟然就沿着光滑壁朝着上面攀爬,很快,就到了我們對立面上,看着我們,冷笑起來:“女人……長得還很不錯,哈哈……法一,你的豔福不淺。”じじ,謝謝!

一邊說着,一邊還伸出長長的舌頭舔了舔自己丑陋的面孔,開口對我說道:“其實,法一,太爺爺還老當益壯呢。”

這傢伙真是噁心。

我皺眉,暫時沒有發怒。而是看着太爺爺說道:“其他的村民呢?”

這裏只有太爺爺他們這種進化得比較徹底,等級比較高的傢伙,其他的村民竟然不見蹤跡,我掃過那些棺材,開始閃爍擔心神色。

“唔,猜得不錯,法一,你還是很聰明的。”

太爺爺看到我的眼神,頓時就冷笑起來,將他身邊的一口棺材給直接打開,讓我看到裏面的東西,說:“你不是在宗祠看到過這種東西麼?難道忘了?”

我看到棺材之中赫然躺着的是我們李家坳的村民,此刻他們神色狂熱,帶着一種獻出一切的樣子,口中不斷的唸叨着:“聖尊,聖尊。聖尊……”

似乎是爲了在我面前展示一下,一條觸手猛然從他的肚子下面穿了出來,而後,分散小的椏枝,直接將這個村民死死扣住,然後,短短時間就將他徹底吸收成爲了乾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