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這番話不斷讓張夜生崩潰了,兩桌用餐的人也有幾個崩潰了,站起來準備離開。我一眼掃過去,冷冷地道:“都給我坐下,如果再有不安份的人,別怪我不客氣。”

“我說,我說……”張夜生聲淚俱下,將他與人密謀的計劃都說了出來,聽得衆人都驚呆了。我也拿出手機,將之錄了下來。

“你們兩人過來,將他帶去看醫生吧。”聽完了張夜生供述,我也沒必要將他繼續留下來了,伸手將兩指筷子掰斷,弄得張夜生又慘叫了起來,接着指揮他的兩個跟班過來,將之弄走了。

張夜生三人一走,我走到兩桌用餐的人桌旁,露出招牌的邪魅笑容,道:“你們幾個,將你們剛纔用手機拍的視頻,都拿出來刪掉。”我伸手點了點幾個用手機拍攝的人。

“你恐嚇我們?”一個小青年不服氣地站起來道。

“不是恐嚇,而是威脅。”我伸手拿桌上的一個乾淨的碗,雙手一合,頓時一陣粉末從我手中散了下來。看到我的這個動作,幾個拍攝視頻的人一下就慫了,馬上從身上拿出手機,遞向我。

“不用那麼麻煩,你們自己刪掉。然後忘掉這件事兒,不然的話,我不保證你們哪天渾身骨頭碎得像這個碗一樣死去,想想都恐怖。”

我的話剛一落音,有兩個女的立時哭了起來,嗚咽道:“我們保證不會,保證不會。”

“不會就好。就像這種筷子,挺好用的,就邊桌子都插的進,不知道可不可以插得進的咽喉,有機會的話,倒要試試。”我邊說邊將一支筷子按入了桌子裏,然後笑着走開了。隨着離開,這兩桌人一鬨而散,連錢都忘了付。

我之所以一再暗示恐嚇這些傢伙,就是不想他們將這件事兒透露出去,我露的這兩手,有些驚世駭俗,如果傳出去,影響太壞,以不利於我的一些計劃。


“老羅叔,麻煩你重新幫我炒幾個小菜,我還沒有吃好呢。”我回頭看了老羅一眼,然後對胡秀秀笑道:“秀秀,剛纔你也沒吃什麼東西,現在沒事兒了,再吃些,以免晚上又餓得厲害,怎麼樣?”

“秀秀,這小子定非池中物,你只有兩條路走,要麼把握住,義無反顧地跟着他;要麼不要跟他開始。因爲,以後喜歡他的人會越來越多,你會一輩子傷心。”老羅在胡秀秀耳邊小聲嘀咕了這幾句,然後才朝我這裏走過來,幫忙將桌子收拾乾淨了。桌了插的筷子早已被我拔掉了,只留下了兩個小洞。

胡秀秀過來幫了老羅一把,收拾好之後俏臉通紅坐在我的對面。也許是老羅的話讓胡秀秀不好意思,所以氣氛有些尷尬。

“秀秀,以後你再也不用擔心張夜生了。”

“羽塵,是我給你惹事兒了。你傷了張夜生,張總肯定會找你麻煩的。”胡秀秀顯得有些忐忑,擔憂地道。

“如果我說張夜華會感激我,你相信嗎?”

胡秀秀白了我一眼,道:“你不知道情況,老闆娘小的時候家裏情況不好,很多時候都受到她的伯父伯母照顧,而張夜生是老闆娘伯父伯母的獨子。所以老闆娘發達之後,不但給他伯父伯母買了房,還將他堂哥安排在公司做業務部長。老闆娘她這個堂哥跟本沒有什麼才能,做個業務部長,也就是靠下面業務員拿單,每個月張夜生就可以拿到一筆不菲的提成。張夜生的老婆由於沒有文化,只能在家裏帶孩子。”

“原來是恃寵而驕。”

“業務部一分爲六,也是專門爲張夜生,讓他有個好職位而已。”

“這個情況我知道,業務部一分爲六,有六個業務部長,各自負責一塊電器的銷售,部長可以分享下面業務員的提成。”

“張夜生有錢就學壞了,嫌棄他老婆年齡大了,長的也醜,要跟他老婆離婚,他老婆一氣之下,找到老闆娘哭訴。老闆娘氣得壞了,直接告訴張夜生,離婚可以,錢與房全部歸她堂嫂,公司也會他掃地出門。張夜生嚇壞了,跪在他老婆面前哀求,再也不敢提離婚了。不過老闆娘更狠,讓財務每個月給張夜生五百塊錢零花錢,其餘的工資全部打在張夜生老婆賬號裏,這樣斷了張夜生的經濟來源。”

“哈哈,這招夠狠!”

“你還笑?就因爲這樣,張夜生就對我們這些打工的女孩兒動手動腳,上次有兩個小姐妹被張夜生動手動腳,她老婆看到後一頓鬧,老闆娘就把兩個小姐妹開炒掉了。”

胡秀秀說的情況,我也聽說了,張夜生確實以此爲手段,潛規則過幾個女業務員。

“所以你也擔心被開除?”

“小塵,有些事情,等我想好再告訴你。好嗎?”胡秀秀看着我,充滿哀求的語氣,對我言道。

我自是不會逼迫胡秀秀去講不願意講的事情,遂點點頭,道:“沒關係,你有什麼困難,如果無法解決的話,可以告訴我,我可以幫你解決。”

“謝謝你,小塵。”胡秀秀眼圈一紅,落下淚來。


我也不知道胡秀秀爲什麼如此容易傷感,只好抽出兩張紙巾遞給她,嘴裏安慰道:“秀秀,有我在,你不用擔心,開開心心就好了。”

“真的可以嗎?”胡秀秀問的有些天真,又有些無助。

從胡秀秀的情形來看,我知道她肯定隱藏着一個大祕密。這種事情也勉強不來,到她願意說的時候,也許就會告訴我,沒必要現在去探究。

“我保證,一定可以。”

“小塵,一會兒,陪我去江邊走走好不好?”

“樂意之至。”

結賬的時候,我拿出一千塊線給到老羅,畢竟今晚我算是影響了老羅的生意。老羅倒是沒有推辭,接過錢時,只是低聲說了一句,道:“好好對待身邊這個女孩兒。”我笑着點點頭,算是迴應了老羅的話。

來到江邊漫步,我聽着胡秀秀講了泊沃集協和的一些趣聞逸事,覺得很新鮮,也長了見聞。胡秀秀說話溫言細語,遇事見解獨到,往往能夠看透事情的本質。也許是身上揹負的東西太多,自信心顯得不夠。

“你知道嗎,我們泊沃集團的老闆娘張夜華非常漂亮,在整個星漢市是排得上號的美人兒。”胡秀秀笑着對我講道。

“聽說是星漢市有名的四大美女。”我隨口笑答。

“怎麼,有想看看的衝動吧?”胡秀秀嬌笑着,對我做了一個鬼臉。


“秀秀,其實你也不比任何一個美差。”我看着胡秀秀,說出自己的看法。這是一個真實的判斷,以胡秀秀的美麗,絕對在童笑笑一個級別。

“騙我,纔不信呢?”胡秀秀嬌哼一聲,假裝側過頭去,但我還是看到了她臉上洋溢的笑容。

“想不到張夜華一個女人,竟然能把泊沃集團做的這麼好,真的了不起。”我故意感嘆了一下,是爲激起胡秀秀的傾訴慾望。

“張總確實了不起,聽說以前她經常呆在公司,不過現在很少在公司了,公司就被一些別有用心的人把持了,情況也就越來越不好了。”胡秀秀果然接過的話,感嘆道。

“哦,還有這樣的事兒?”

“是啊!”胡秀秀嘆息了一下,道:“其實,張總也是一個苦命人。”

“這話怎麼說?”

胡秀秀遂把自己知道的,關於張夜華情況簡單地說了一下,讓我瞭解到張夜華的另一面,也解釋了胡秀秀爲什麼概嘆張夜華是苦命人。 泊沃集團的老闆娘張夜華,準確的說,就是泊沃集團的老闆,只是身爲女子,大家都習慣以老闆娘相稱而已。據說張夜華出身在一個貧窮的農村,父母都是殘疾人,勞動力低下,靠村裏的人救濟生活。張夜華勉強讀了一點兒書,然後出來到星漢市做工,由於人長的漂亮的緣故,被人帶到了酒吧做了陪酒小姐,不料卻被一個港商看上,出錢包養了。

由於在外面混了幾年,加上窮人家的孩子自小看別人的眼色生活,張夜華練就了能說會道,八面玲瓏的爲人處事本領,極得港商歡心。港商開始要給買房買車,張夜華都沒有要。港商無奈之下,問張夜華需要什麼,張夜華就要求以她爲出資人,投資一個小型電器廠,由她經營來練手。

港商爲了討得張夜華歡心,就花了幾百萬,投資一個小型電器廠給張夜華。然而讓人沒想到的是,張夜華極具做生意的頭腦。經過幾年的發展,就由一個小廠做成了一個大集團,港商爲此賺了不少錢。

不多久,港商晚上出去和人喝酒,開車發生了車禍,港商當場死亡。港商家裏的兒子女兒到星漢市來,說是要收回泊沃集團。沒想到一查,整個投資人的名字都是張夜華,與港商毫無關係,港商的子女主張得不到法院的支持,只得黯然而去。張夜華從此獨立經營泊沃集團,逐步成爲了星漢市首屈一指的女企家,還得到了市領導接見與表揚。

胡秀秀之所詳細探論張夜華這個人,其實很擔心我傷了張夜生的事情,我自然知道她的心裏,也不點破。

“逆境中順勢而爲,扭轉人生,確實有一套。”

“難道你鄙視她麼?”

“鄙視,我拿不出鄙視的理由。何況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誰又有資格硬將道德的框架綁在別人身上呢?”

“你的想法真的跟別人不一樣。一般人聽說張總的經歷,都表示很不屑。”

“沒有經歷過別人所經歷過的痛苦,就沒有拿自己去衡量別人資格。因爲人生每一次選擇,都會受到太多身不由己的影響,被迫放棄真實的自我,無所謂對錯,只有無奈。”

“嗯,也許你說的是對的。經過你這麼一講,我對張總的那一絲鄙視,也沒有了。”

“看來,有時間真要會會這個傳奇人物。”

“怎麼啦,可有心動了?”

“沒有,只是好奇心而已。”

看到胡秀秀的樣子,我苦笑解釋道:“好奇心作怪,遇到不解的事情,想弄明白。記得小時候,家鄉附近有一個深潭,據說直流龍宮,我趁沒人的時候,抱了一塊石頭跳了進去,想下去看看究竟怎麼樣。”

“你,你看到什麼了。”

“沒看到什麼,只是一個深潭積了很多水而已,下面的有一個小洞,人鑽不進去,有水流到那個小洞裏,形成一個旋渦。人掉到水裏,一般被旋渦轉幾下,就嚇到了,加上水深,深處就顯得很黑,讓人感到恐懼,覺得那裏深不測,於是傳說就出現了。”

“原來是這樣啊!”

“是啊,事情就是那麼簡單。”

沉默了一會兒,胡秀秀突然發出一聲感嘆,道:“爲什麼生活中總有那麼困難呢?”我知道胡秀秀這是有感而發,看她憂心的樣子,我心裏莫名收縮了一下。

“秀秀,問你一個問題。”

“什麼問題?”

“你認爲,在張夜生心裏,你與他,哪個重要?”

胡秀秀見我問的奇怪,一時間不明白我的意思,露出一個沉思的表情。

我之所以這樣問胡秀秀,是想將張夜生給她帶來的恐懼感徹底地抹去,慢慢地爲她樹立起信心。我看得出,胡秀秀心裏還藏的有事兒,而且還是一個大恐懼,不過這種事情是急不來的,就一件件替她解決。

“你覺得人性都是自私的,又何況是張夜生這種極度自私的人,在他心裏,恐怕任何人都沒他的命重要。”胡秀秀回答的很慎重。

“你說他原意拿他自己的損傷,來換你一份工作嗎?”

“肯定不會!小塵,你究竟想說啥呢?”

“我今晚在他的心裏,種下了極度恐懼。有我在一天,他都不敢再打你的主意,甚至要討好你。”

“羽塵,我好怕!”胡秀秀心思剔透,當然知道我這話的意思。張夜生肯定會全力以赴地對付我,不然的話,他只會寢食不安。

看着胡秀秀的樣子,我忽然涌起一種要保護她到永久的念頭,不自禁地伸手將其嬌軀攬入懷中,嗅着她少女的體香,悠悠地道:“秀秀,你別擔心,張夜生這次不但心裏受到創傷,而且他也永遠失去做男人的資格,還有更重要的是,他會發現他將永遠處於病榻之上,生不如死,度日如年。”

胡秀秀聞言,嬌軀一震,從我懷中掙脫,不能置信地看着我。

“你不用這樣看我,對待敵人,我沒有半分憐憫之心。他所受的痛苦,是他自己作孽的報應。失去健康的他,同樣的會失金錢,再也不會有人重視他。從明天開始起,你會不斷聽到他病危的傳聞,但是又死不了。”

我說話直接而充滿冷酷的意味,這個樣子雖然看上去很殘忍,卻會讓胡秀秀真正的明白我是一個做事不留後患的人。對敵人仁慈,就對自己殘忍。我情願胡秀秀誤會我,驚懼我,但她也會明白張夜生對她不再有威脅,可以放心地工作。

“對不起,小塵,想不到我的事情,把你扯進來。”我想不到胡秀秀會如此說,就連臉上驚疑的神色卻消失不見了。

“扯進來又如何呢?不過是費點兒手腳而已,我又不怕麻煩。”


胡秀秀白了我一眼,悠悠地道:“我雖然還了解你,但我總覺得你有很多不同,相信你會帶給我不一樣的人生。”說完還朝我吐了吐舌頭,露出嬌俏可愛的樣子,看的我心裏軟綿不已。想不到一個美麗的誤會,讓我跟這個美女搭上了關係,也許這一切真的是冥冥中自有天意吧。

兩人接下來在江邊小道漫步了一會兒,看看時間已經晚了,遂乘車一起返回公司,互道晚安,回宿合休息了。

通過與胡秀秀交流,我感覺在彼此心裏都留下了印象,雖然達不到男女朋友的關係,但也拉近了心靈上的距離。接下來的時間,胡秀秀在休息的時間偶爾會抽來看我,陪我聊聊天之類,引得衆人對我羨慕不已。

兩天之後,胡秀秀找到我,不顧衆人異樣的眼光,拉着我嬌笑道:“小塵,你說的都成了真的,你真厲害!”

我自然知道胡秀秀言語之所指,但是圍觀的人就是莫名其妙了。胡秀秀白了圍觀羣衆一眼,高興地轉身離開了。

圍觀羣衆自然不放過我,紛紛打探我與胡秀秀的關係。不管羣衆怎麼問,我都是一笑了之,不做任何迴應。衆人得不到答案,興趣漸漸淡了,此事也就告了一段落。

張夜生受傷的事情傳回公司,沒有人清楚是怎麼回事兒。去看過張夜生的人回來說,出手的人十分狠毒,張夜生表面上看來,就是手掌受傷,但是卻造成張夜生臥牀不起,大小便失禁,幾次都差點兒掛掉。特別是張夜生的兩個跟班,每次見到胡秀秀連頭都不敢擡,沒過幾天,就辭職走了。

這樣一來,有人看出端倪,就傳出風言風雨說胡秀秀有極深的後臺,張夜生想打胡秀秀主意,就慘被修理了。話一經傳說,衆人看胡秀秀的眼神就變了,也沒有人敢惹胡秀秀了,與胡秀秀打交道都變得小心翼翼了。讓胡秀秀驚異的是,張夜華也沒有找胡秀秀的麻煩,一如既往很少出現在公司。

轉眼間,兩個星期的培訓就結束了。其間我只和林蝦出去閒逛過兩次,都是去小河酒吧喝酒。胡秀秀最近一直很忙,在我看來,胡秀秀是個有事業心的人,每天都在勤勤懇懇地工作,努力上進,我也不好意思拉她出去玩兒,徒令她爲難。

就要進入工作狀態了,我準備拉上林蝦一起喝酒慶祝,誰知道他晚上要加班,搞得我心裏好不痛快,但也沒有辦法,只好一個人出去了。

公司地理位置較偏,但還好的是兩趟公交車,我只小等了會兒,就有公交過來,我隨即上了公交車,往星城區而去。

公交車一路前行,我從車窗裏看到外面燈紅酒綠,心裏卻是平靜如水,沒有絲毫波瀾。我對星漢市沒有一點兒歸屬感,從心底認爲自己是一個過客。車子走走停停,突然我看到遠處幾個超大閃光的字,心念一動,在公交車再次停靠的時候,我跳下了車。

我看到的是“入凡塵”三個大字,這三個字表示的是星漢市一股強大的超凡勢力,也許是僅次於十大經濟體的存在。入凡塵會所由費家大公子費長空的產業。但不知道不什麼費長空又是童笑笑的哥哥,雖然與童笑笑和解,我也不好直接問這個問題。

到了入凡塵門口,豈能過門而不入,我打定主意要進去看看。不過走到門口不遠,我停了下來,仔細觀察了一會兒。不多久,我看到一羣打扮怪異的年輕人嘻嘻哈哈地正朝入凡塵門口走去。我閃身趕上,伸手搭在最後一個傢伙的肩頭上,這傢伙回側頭的一看我,臉色一變,不悅地道:“你……”

我伸出手指在這傢伙腦後一掃,這個傢伙頓時感到腦袋一麻,張口卻未能發出聲音,而且也忘了自己要說什麼。我伸手在傢伙的腰上,扶推着他前進。

“哥們,太不夠意思了,出來玩也不叫上我。”我的話打消了旁邊一個傢伙的疑慮。

走進入凡塵的大廳,裏面燈光暗淡,人山人海,各種奇裝異服,打扮另類,都讓我開了一把眼界。我稍稍愣了下神,便反應過來,假裝與熟人打招呼,揚道:“李少,你怎麼來了?”放開被我挾住的傢伙,閃身到了人羣中。

“小兵,剛纔那人是誰呀?”那傢伙身邊的人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