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他叔叔,這次是帶他離開的,我不管你們有什麼交易,如今也算是扯平了,你拿了他那麼多心血,他吸收了你的古神精血,兩者,再無相欠。”青雉霸氣說道。

“叔叔?老夫看的出來,閣下的修爲很強,但是你也應該明白,妖靈師公會是一個怎樣的地方,如果你要強來的話,可不太容易。”莫林話語說完,身後的門突然爆裂,一下子闖進來很多人,直至,走進來一位仙王。

那位仙王再見到青雉時,臉色也是一凝重,他本來今天是來辦事的,沒想到收到了求助信號,便一來探究竟,單是這鬧事之人,竟然也是一位仙王,這可有意思了。

“這位道友,不知怎麼稱呼?”黎盛仙王向着青雉行了一禮,修爲到達他們這個層次,一般不輕易動手的,因爲他們一旦參戰,可就是天崩地裂。

面對突然多出來的一位仙王,青雉不得不感嘆,妖靈師公會真是一個龍潭虎穴般的存在,盤龍公會,身後是三位仙王做背景的,這靈傀公會,也不知道具體是怎樣的。

不能衝動,否則,他們幾人誰都走不了,天知道還有沒有其它人在埋伏或者什麼大陣。

“無名!”青雉只好行禮。

一旁的蘇言一看青雉的態度就知道,這打招呼的人修爲是怎樣的,因爲平常的人青雉根本不會理睬,這下麻煩了。

蘇言想了想,走到熊大前面:“好,我們也不願意惹事,但是人我們必須要帶走,你說他吞服了你給他的古神精血,這些我們全都賠給你,至於你拿他的心血,也就算了,怎樣?”

莫林此刻也知道,留住熊大的想法是不可能實現了,黎盛仙王他是認識的,但沒想到,對方那個人,至少竟然也是一名仙王,這次,虧大發了,但眼前這少年既然給臺階下,也只好順勢而下了。

“好,他一共吞服了我八滴十代古神精血,兩滴九代的,至於初級和中級的,那些就算了,”莫林揹着手淡淡道。

熊大眼睛頓時怒睜:“我什麼時候吞服七代的了,而且也沒有這麼多。”

天啊,十代古神精血,還有九代的,他自己吞服的都不知道,那東西可是極其珍貴的東西,這些可都是高階精血啊,初級的一滴都要花費數千神源,還有價無市的,這東西,他怎麼賠的起來。

虎大和鶴大更是臉色狂變,沒有誰比他們更清楚精血的價值了,這不是訛人嗎。

但沒想到,蘇言卻笑了:“沒問題,不過你得等我一下。”

蘇言說完後,便走到青雉前面:“借點錢。”

青雉大概明白蘇言要幹什麼,點點頭,掏出一個儲物袋,這是他目前全部的神源了,大概有五十萬左右。

蘇言感謝後,便是帶着神源出去了,衆人有些好奇,其中闖進來的有兩個人跟了上去,於此同時,這邊發生的事吸引了許多人的注意。

畢竟,敢在妖靈師公會鬧事的,這麼多年了,還真是少見。

許多人圍在外面,指指點點,但沒想到,卻走出來了一個看樣子年齡不超過二十歲的少年。

蘇言背看了一眼大家,便揹着手四處走了起來,很快,他眼見就是一亮。

“這位大叔,你身後籠子裏的妖獸是拿來鑑別的吧?” 前夫襲愛:老婆離婚無效 蘇言一指一個大漢身後籠子裏的古神獸道。

那位大漢點點頭:“是的。”

“不用鑑別了,這頭妖獸我買了,開個價吧。”蘇言直接道。

那大漢一愣,連忙看向自己抓來的妖獸,難道自己看走眼了。

“好,十、不,二十萬神源!”大漢神情激動。

蘇言直接轉身離開,一點也不老實,想啥呢。

“這位老爺子,你這頭……”

“五萬神源,加一滴高階古神血,這頭古神獸,是我在星空捕捉來的,很不易。”頭髮稀疏的老頭道。

蘇言通過大白感受了一下,他身後的這頭古神獸,大概能提煉出四滴十代古神血,差不多,到時候給他一點就行。

“成交!”蘇言直接一手付錢,一手讓老頭帶着自己的古神獸到裏面稍等一下,而後又看向其它的,很快,就湊夠了六個人,花費了三十五萬的神源。

“你這是要當場提煉?”莫林看着蘇言帶着六個人,六頭古神獸進來,疑惑問道,連着熊大他們三個,也是同樣的不解。

老四,那可是妖靈師啊,你別開玩笑。

蘇言直接來到一個籠子前,看了一眼被麻醉昏睡的古神獸,輕笑道:“怎麼,不行嗎?” “當然可以,”莫林沒想到,眼前這個年輕的不像話的少年,竟然是一位妖靈師,而且看樣子可以提煉出十代乃至九代的精血,這就說明了,他是一位高階妖靈師。

如此年輕的高階妖靈師,身後又有一位仙王做伴,怎樣的勢力才能培養出他這樣的少年英才啊。

“不過,八滴十代,兩滴九代的古神精血,就算你每次全都成功,也要花費老夫至少五天的時間,這五天對我而言,會做很多……”

“五個時辰!”蘇言直接打斷了莫林的話,而後不再理會,招呼了一下大白,一掌劈開籠子,將發白的雙手貼在了古神獸的身上。

莫林一愣,五個時辰,八滴十代,兩滴九代,你是在戲耍老夫嗎?老夫作爲頂級妖靈師,也不能敢保證每次百分百的成功,而且時間還這麼短,呵呵,老夫倒是想看看,你能玩出什麼幺蛾子。

“老四!”熊大他們三個是真傻眼了,蘇言不會是在騙那位吧,你這就算是提煉了,別的沒見,我可是親眼看大莫林大師用眼前這個爐子作爲提煉的,你把手放在上面,然後閉眼睡覺就算提煉了?

如今想跑出去已經難上加難了,這麼多人圍着,況且,如果一位頂級妖靈師發佈懸賞抓捕他們,不知道會有多少人樂意效勞,以此拉近點關係呢。

怎麼辦,怎麼辦,都怪自己,如果不是因爲他,大家就不會落到這般的地步,熊大心裏愧疚的很,上一次出古道,是蘇言捨身救了他們,沒想到再次相遇,還是蘇言衝在了最前面。

衆人都是好奇的看着場中正在提煉精血的少年,那位黎盛仙王也是好奇心爆棚,不過,他的最多注意力是放在了這個叫無名的仙王身上,以前怎麼沒見過,還是說,他來自其他真界?

不到一個時辰,蘇言面前的古神獸已經縮成了一個灰不溜秋的血球,隨着最後的破裂,四滴金色的十代古神精血滴溜溜的露了出來,讓的所有人瞠目結舌,他,他竟然真的提煉了出來,而且時間會這麼短,一下子出來了四滴,這是將這頭古神獸的價值發揮到了極致啊。

莫林在震驚過後,臉色難看的很,他竟然有種被打臉的衝動,一方面是蘇言之前信誓旦旦的話以及自己的恥笑,另一方面,則是嫉妒,因爲他作爲頂級妖靈師,這般快的提煉高階精血,也做不到。

運氣,一定是運氣,我看你接下來的其它怎麼做。

熊大虎大和鶴大,一個個彷彿第一次認識蘇言一般,他,他就竟然真的可以提煉出高階精血,是怎麼辦到的,這一年多不見,你到底經歷了什麼,不是說,想要成爲妖靈師,哪怕是剛接觸的學徒,最起碼也要十幾年功底,而且每一等級的提高,是需要數百年甚至上千年的磨練嗎。

一年啊,蘇言這小子就可以提煉出高階精血了,當然,如果他們知道蘇言手裏擁有的徽章是頂級妖靈師的話,估計直接暈過去了。

尤其是虎大,當初爲了一滴初級精血,差點付出命作爲代價,這自己無形中,守了一座寶山啊,以後精血還會愁嗎。

“這是屬於你的!”蘇言取出四個羊脂玉瓶,將四滴古神精血收了進去,然後將其中一瓶遞給旁邊的老頭,這是之前約定好的。

那老頭一愣,連忙接過:“多謝,多謝大師!”此刻他才反應過來,連忙顫抖着手接過。

蘇言連休息都不用,直接走向下一個古神獸,畢竟,如今提煉這些十代的,感覺要比之前輕鬆和容易許多,大白所要消耗他的心神更是足足減少了一大半。

四個半時辰,蘇言彷彿什麼也沒幹似的,將手中的十個玉瓶交給莫林,然後又拋給熊大他們三人一人一個玉瓶,這是多出來的。

“檢查一下吧,莫林大師!”蘇言道。

四個半時辰,比之前預先說好的少了半個時辰,想當初,第一次爲了提煉四代古神精血,足足耗費了他十六個日夜呢。

“不用檢查了,你們走吧!”莫林看着面前的十個玉瓶,嘆了一口氣,眼前這個小傢伙,在高階妖靈師領域,已經是翹楚中的翹楚了,自己當初在,哎,別說當初,如今身在頂級,也不可能這般的順風順水,還用如此短的時間。

熊大他們沒想到蘇言竟然真的做到了,心中的震撼到現在都沒緩過神來,三人迷迷糊糊的跟着蘇言青雉兩人走出靈傀公會時,才真正明白,他自由了。

“四兒,你是怎麼辦到的,你,你真的是一位高階妖靈師?”熊大等人緩過神來以後,就迫不及待拉着蘇言詢問起來。

蘇言搖搖頭:“不是!”

“他竟然是一名頂級妖靈師?”公會內,得知蘇言身份的莫林和黎盛仙王,一臉的不可思議,隨後莫林檢查了一下那些精血,最後苦澀的搖搖頭,這每一滴,都是將此精血提煉到了極致,如果說一滴算是運氣,那麼,八滴十代,兩滴九代都是這般,就已經不能用巧合來說了。

同樣身爲頂級妖靈師的他,確實做不到,這名年輕人的背後,到底是怎樣的勢力在扶持啊。

天色已經有些晚了,畢竟四個半時辰,將近九個小時的時間呢,蘇言準備帶着熊大他們先好好休息一番,在聽取青雉前輩接下來的打算,而他的打算,是準備回一趟火神門的。

從半路星空救了安盈盈到龍域,花費了兩個多月時間,又從龍域到風部,再到冥皇真界的位面,加起來將近三個月時間,此次出發到昊天真界,路途少說也要兩個多月,前後七八個月的離開,師父凌鈺不知道會擔心成什麼樣。

畢竟當初分身的突然迴歸,也打了他一個措手不及,紙條信息什麼都沒留下,以師父的性子,一定很擔心,總要回去看看的,最主要的是,盤龍公會,可是有着他每個月十萬神源的供奉,算算七八十萬呢。

而且他對於青雉來說,已經算是無用的了,除了妖靈師的身份,其它所有有關九黎真界的信息都已經告知了,或許大哥二哥三哥他們都要比自己瞭解的更多。

“孩兒,我可憐的孩兒,娘終於找到你了!”就在四人準備找一家客棧休息時,繁華的街道突然踉踉蹌蹌衝出來一個婦人,一把撲過來就抱住了蘇言,哭嚎起來,速度之快,連着青雉都沒反應過來而阻止。 突然被一個女人給抱住,讓的原本嬉笑着和熊大他們說話的蘇言直接僵硬在原地,青雉更是眉毛一皺。

“這,這位大嬸,你是不是認錯人了,我不是你兒子啊。”蘇言連忙道。

“我不會認錯的,你就是我兒子,我苦命的孩兒,娘找了你好久好久,今天終於找到了,嗚嗚~~”婦人到最後哭的更大聲了,讓的街上人來人往一些人停下來,看着這認親的場面,感動不已。

不是,這是碰瓷嗎?

蘇言到現在還有點緩不過神來,反觀熊大他們三個,則是一臉看好戲的神色,單手託着下巴嘖嘖稱奇,他們當然知道不可能,自己四人是從古道出來的,哪給你突然冒出來一個娘。

“這位大嬸,你先放開我,有什麼事咱們和平解決行嗎,你再仔細看看,我是你兒子嗎?”蘇言兩手張着,無處安放。

聽到這句話,這位婦人才慢慢放開蘇言,蘇言才發現,這位大嬸長的真的很漂亮,眉眼如畫,面相雍容,尤其是一雙眼睛,此刻兩手抱着蘇言的臉,充滿了慈祥,可是很快,她臉上的笑容就慢慢的消失了。

“你,你是誰啊?”婦人問向蘇言。

“我怎麼知道我是,不是,大嬸,大姐,我就說你認錯人了的。”蘇言被氣的有些腦漲起來,畢竟現在很多人看着呢。

“對,對不起啊,我認錯人了。”那婦人臉上一陣失落和歉意,慢慢放開蘇言臉上得手,轉身慢慢離開,直至消失在了人羣中,蘇言才猛地反應過來,連忙去摸自己腰間的儲物袋,那裏面可是還裝着青雉十來萬的神源呢,一抹一看,還好還好,都在。

“前輩,這是剩餘的,到時候加倍還你。”蘇言將儲物袋給了青雉,畢竟,他不喜歡欠他人人情,本來是愛錢的,但是今天如果沒有青雉撐場面和神源相助,救出熊大可就千難萬難了。

青雉接過儲物袋,隨手收了進去,蘇言作爲妖靈師,還是頂級的,神源以後對他來說,都不是事,而他就不一樣了,雖貴爲仙王,但卻是光棍一個,啥資源都沒有,基本是從頭再來了。

收了神源後,他看着之前那位莫名其妙出來而又走掉的婦人,微微皺眉:“是我剛纔想東西出神了嗎?”

實在是,蘇言他是需要保護的,但是剛纔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在出神,而那位婦人就這麼抱住了蘇言,你說,這要是一個心懷歹意的人,蘇言就死了,當着自己的面死的,可是,這位婦人卻是普普通通的一個人,他剛纔已經探查過了。

很快,他就輕輕搖搖頭,或許真是自己太過敏感了。

五人找了一處客棧先行住了下來,依舊是青雉付的錢,主要他們都沒錢,最起碼目前沒有。

房間內,熊大在蘇言諸多丹藥之下,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至於虧損的氣血,這就要日後慢慢調理,但若速成的話,有今天提煉多出來的十代古神精血,想必一口下去,就差不多了。

“你的主人是青陽?”青雉看着坐在前面,有些緊張的熊大問道。

蘇言已經告知了熊大青雉的身份,聽說這是一位比自己主人還要厲害的龍王時,就一直緊張不已,不論是從主人這方面考慮還是血脈,青雉都是自己所需要仰望的存在。

“是,是前輩。”熊大有些緊張道。

“那你,是從青陽曾經所繪製的一幅畫裏走出來的?”青雉上下打量了一下熊大,感覺他就是有血有肉的一頭遠古龍熊,怎麼就從畫裏走出來的呢,這青陽,已經可以化腐朽爲神奇了嗎?

在談到這個話題時,熊大臉色有些不自然,搖搖頭:“我,我也不知道,我醒來後就在遠古戰場了,這點蘇言可以作證,”熊大一指蘇言,蘇言點點頭。

青雉沒在說什麼,而是一手點在熊大的腦袋上,熊大隻感覺有一股恐怖的力量不斷遊走在全身,卻是一動不敢動,良久後,青雉鬆開,皺着眉,他剛纔感知了一下,普普通通,什麼都沒有。

“能給我看看那幅畫嗎?”青雉問向熊大,熊大頓時一臉的糾結,那可是主人留給他最後的信物,當初走的時候,是從不老泉乳下方逃離出去的,那幅畫還掛在自己的洞穴裏呢,根本沒時間去拿,就算拿了,也不可能給青雉的。

見着熊大爲難的樣子,青雉一笑,一攤手,一本名爲《化龍勁》的術法便是出現在掌心中。

“我用這個交換!”熊大眼睛一亮,又一臉遺憾:“前輩,不瞞你說,那幅畫我沒帶。”

蘇言也是想了起來,對蘇言解釋當初所發生的意外,熊大確實沒帶。

青雉一臉的難受,感情大老遠跑這裏裏,什麼線索都沒找到。

“前輩,一同出來的,除了我們四個,對了還有敖月和玲瓏,還有無生啊,要不我們找他吧,或許他知道什麼?”蘇言眼睛一轉,慫恿道。

地球圖騰 身旁跟着一位仙王作爲打手,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啊,正是因爲有了他,纔可以這麼快和容易將熊大三人找到,並聚在了一起,如果找海清和清婉的話……

蘇言的提議直接迎來了青雉的一個白眼,我有這麼閒嗎,你心裏那點小九九,別以爲我不知道,咱不說別的,那位叫無生的,前往的是鬥部,鬥部啊,早就不存在了,而它,偏偏恰好毗鄰暗月真界和道晨真界中間,我上哪兒給你去找,天知道他們去了哪個真界,又是哪個位面,哪個地域?

一寸寸的找,我至少得找數百年,而且人家改頭換面了沒有,你知道嗎,不像熊大他們,最起碼有個線索。

打不動青雉,蘇言心裏一陣失望,還是道:“那位無生可是活了上千年呢,或許知道呢。”

“那只是一個分身,知道什麼。”青雉直接拒接了蘇言。

“不說了,休息一晚,我們明天出發返回龍域,你們就待在那裏,我和老墨聯繫一下,看他那邊情況怎麼樣了。”青雉起身道。

蘇言則是站起來:“前輩,龍域那邊我就先暫時不去了,我想,我想先回火神門,你看可以嗎?” 面對蘇言的話,青雉沉默下來,事實上,的確如蘇言所想,他想知道的都已經知道了,如今蘇言最高的價值就是頂級妖靈師的身份,這個他是必須要保護的,日後可能需要他幫助的事情很多。

但同時,今天經歷了另一名仙王,讓他有些壓力起來,他的身份太過敏感,萬一被那三位仙王發現,到時候免不了一場苦戰,蘇言他們四個到時候怎麼辦?

還有,如今已經一年多了,他們四人身上屬於九黎真界的氣息已經非常淡了,這點就不用再擔心了,而且,既然沒從熊大身上獲取到有用的線索,那麼,他接下來的打算是去找墨凡塵,看他是否找到了那處戰場,貪狼,又是否活着,目前,最後一個線索也只有他了。

如今九黎真界只有他們幾個人,不管怎樣,都不能暴露他們的身份,真界是否能再次打開,這些以後再說,他們既然從那個牢籠裏走了出來,就好好享受一下外面的世界,畢竟九黎真界,已經五千多年沒有開啓了。

跟着自己,只會給他們帶來危險,如今,局勢好不容易穩定下來,你說,要是有人根據自己的身份,猜測到了蘇言他們是從九黎真界出來的,到時候,該是一種怎樣的局面。

七大真界,對於淪陷的三個真界已經好奇了數千年了,到時候,他們是真正的上天無路,入地無門,勉強一個真界瓜分一個研究了,九黎真界的未來,算是徹底完了。

蘇言既然已經在昊天真界中的火神門有了不錯的發展,還有一個頂級妖靈師的身份做掩護,行事和保護自己都是非常不錯的,非常時期,就要非常對待了。

“好,目前會火神門是最好的選擇。”青雉想明白後,表示同意。

“我們也要跟着蘇言!”熊大三人立馬錶態,跟着自家兄弟,心裏踏實一些,重要的是,人家是妖靈師啊。

“行,此地也不宜久留,我們明天就出發,到時候送你們一程,那就好好休息一番吧,”青雉點點頭,便是皺着眉回到自己的房間去了。

蘇言也沒再打擾他們,說了一些話後,也是去休息,第二天,五人便是直接走向了星空。

因爲有青雉的幫助,熊大他們才能在星空呆了小半個時辰,才召喚來泡泡,鑽進了體內,目標,昊天真界。

撒旦老公十惡不赦 不得不說,青雉在離別時,算是還壓榨了蘇言一遍,漫長的星空中,青雉抓捕了幾頭候級的古神獸,蘇言覺得虧欠人家,又是一路護送的,便給他提煉出了十二滴九代古神血,六滴六代以及一滴四代。

隨着第四代月藍色的古神血被提煉出來,熊大他們就知道蘇言的妖靈師水準是怎樣的,直接來了個五體投地,求報大腿,期間蘇言也留下了幾滴,算作辛苦費了,大多數的都給了青雉,也知道接下來的行程他可能會用到。

而熊大他們三個,也是服用了之前蘇言留給他們每人一滴的十代精血,修爲大增,兩個月後,泡泡停留在了星空深處,青雉帶着熊大他們三個,蘇言獨行到昊天真界第三百六十七位面中,一下位面,青雉就直接告辭了。

畢竟,這裏可是那三位仙王的大本營,當初追的他狼狽不已,就連上次救蘇言,也是在星空深處的,這個仇,他會報的,但絕不是現在。

惡魔老公 說了一些保重的話,青雉就離開了,蘇言這帶着熊大他們慢悠悠落下來,此次返回的不是金烏下方的星空結界,也不是火神門的星空處,而是從外面回來的,那兩處地方,對自己是不開放的。

“老四,這就是你這一年多以來,所生活的位面?”熊大感受了一下此地的天地氣息,感覺和冥皇真界還是差了點。

“嗯嗯,我在火神門拜了一個師父,對我挺好的,整個靈焰峯只有我們兩人居住,別說,和當初在丹華峯一樣,到時候咱們一起居住,也顯得熱鬧些,已經離開八個月了,也不知道師父怎麼樣了,一定很擔心我,我們先去盤龍島。”

蘇言心情大好,出去一趟,總算是找回來了最重要的三人,心裏的壓力和愧疚也會少許多,只要能找到海清和清婉,人生就圓滿了。

“盤龍島,那是什麼地方?”鶴大疑惑道。

蘇言嘿嘿一笑:“跟靈傀公會一樣。”熊大臉色頓時一變。

也不知道這落下來的是什麼地界,蘇言一路打聽才知道,盤龍公會距離此地還有三萬多里路,差點沒把他嚇死,青雉前輩這降落的落差也太大了吧,好在在趕了幾天路,找到幾個傳送陣,才終於是趕到了盤龍島。

“前面就是了,咱們現在都卻錢,這公會就是我的提款機,到時候給你們每人分十萬神源,好好修煉。”蘇言坐在船上,指着遠處隱隱綽綽的像條龍盤着的成片島嶼道。

“十萬?”虎大第一個震驚以及流口水,真的假的,他當時在風部那麼辛辛苦苦用命打拼,才掙了兩千塊神源,你這一張嘴就是十萬,還每人十萬,青雉前輩說的果然沒錯,這妖靈師簡直就是一個吃香的職業。

一同坐在船上,前往盤龍島的許多人,都靜靜聽着甲板上正在吹牛的少年郎,是一陣搖頭,你以爲你是富二代還是妖靈師,這麼給人送神源,當神源是遍地大白菜啊。

隨着船塢靠岸,四人而下,直接向着公會內部走去,公會還是一如往常的熱鬧,每個人來這裏,都是懷着不安的心情來,不知道自己的古神獸有沒有可能提煉出精血,又能不能讓某位大師幫自己。

蘇言一進去,就看到了在前臺處,幾個裝扮貌似是大家族的人,正低頭哈腰的向着一個人說着答應着什麼。

八個月沒見,這慕容雲倒是年輕了不少,蘇言直接帶着熊大向他而去。

“嗨,慕容老哥,好久不見!”蘇言從後面,猛地一拍肩膀打招呼。

慕容雲正有些生氣,畢竟這王家的價格沒談妥呢,這誰啊,太放肆了吧,一巴掌下去,差點把他打一個趔趄,一轉頭,就看到了蘇言那張笑嘻嘻的臉,然後,就徹底的傻了。

蘇言見他一動不動,用手在他眼前揮了揮:“咋了,不認識了?” 八個多月時間不見而已,你也太認生了吧,對於慕容雲的表現,蘇言有些氣惱的在他腦門上一彈。

這下可把旁邊幾位大宗門的王家人給嚇了一大跳,這誰家的小屁孩,簡直也太,也太無法無天了吧,你知道眼前這個是誰嗎,那可是慕容雲大師,一位高階妖靈師,我們大聲說話都不敢,你竟然敢在他頭上彈爆慄。

慕容雲一下子捂住額頭就使勁搓了搓,一陣呲牙咧嘴,然後就是眨了眨眼:“疼,竟然疼,我沒做夢。”

幾個王家人頓時一陣無語,這啥反應,被人彈了當然疼,如果不是做夢就是你腦子是鐵做的。

“蘇,蘇兄弟?”慕容雲輕輕側着頭,壓低聲音試探問道。

蘇言臉皮一抽,不是,你真不是認識我了?該不會炎熠他們爲了保密我的身份,連着你的記憶都給刪除了吧,不是說指給你下了魂禁嗎。

“當然是我啦,不是,你這都啥反應,我知道我這次走的有些匆忙,沒給你們打招呼,這不半路想了想,想念你們,就回來了嗎,”蘇言此次的藉口就是去了一趟星空,旅遊一番,漲漲見識,僅此而已。

慕容雲還是有些不敢相信,蘇兄弟,不是死了嗎,當時,是多麼轟然的一份大事件,一位頂級妖靈師,只有十八歲,卻慘死在火神門,讓的總部都派人來調查了一番,十八歲啊,頂級妖靈師,光是這個稱號,就能嚇死不知道多少人,這一切都表明了,蘇言未來的價值有多大。

可是,千防萬防,還是沒查出蘇言到底是被那方勢力給悄然抹除的,總部的長老團仔仔細細探查了整個火神門,聽說連着火神門那位火神大仙都是趕了回來前來相迎,知道這麼一位大師死在了自己的道場,震怒不已。

那段時間,周圍上萬大大小小宗門對於火神門給予了足夠的同情和熱度,所有人茶餘飯思都是周圍年輕妖靈師的話題,只可惜,他就像一朵璀璨的煙花,升到極致就歸於黑暗,彷彿一切都沒發生一般。

而對於盤龍島失去了如此一位年輕的妖靈師,大家失落沉浸了好長時間,總部長老團更是給予了極大的批評,總之,如果把此位面比作一個江湖的話,那麼,蘇言的隕落,在這個江湖上,掀起了一朵巨大的浪潮,引的所有人矚目,而且持續的時間也是最短的。

盤龍島的生意也是低沉了一大段時間,不是客人少,而是大家都沒有心思,只是最近一段時間,才慢慢走出了深谷中。

逝去的終將逝去,活着的,還要超前看不是?

但是慕容雲打死都不會想到,蘇言就這麼突兀額出現在他身後,你走的匆忙,忘記打招呼,這次回來是帶着我一起走的嗎?可我還沒活夠呀。

“你,你能再打我一下嗎?”慕容雲接下來所說的話,讓的幾個王家人一個踉蹌,我不是在做夢吧,剛纔我們尊敬的慕容大師說什麼,讓別人打他?是我眼花了還是耳聾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