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找了許多途徑都沒有消息。

前天剛出關的卦仙前輩幫忙卜了卦。

從卦象上看,蠟像前輩應該是在人間界且狀態不佳,極有可能遭遇困境。

牧店主主要在人間界行走,能否幫我多留意蠟像前輩的消息?”

唐牧北恍然,點頭應道:“沒問題,只要有任何關於那位蠟像前輩的消息,我會第一時間通知鬼匠大人。”

靈雀子姑娘此行是借出差機會過來的,不能久留。

因此天還未亮,母女倆就告辭返回陰界去了。

清夢鬼匠帶走了左左右右和它們的本體,以及那個變化成美人頭的許願機。

也不知道等它們再被送回來,會變成什麼樣子。

唐牧北送走客人回到五層樓自己的房間,他需要去識海中找兩位前輩聊聊。 一進入識海,唐牧北就聽見從溯洄前輩的小花園中傳來大呼小叫聲。

他好奇探頭進去一看,好嘛,這羣人夠熱鬧的呀!

溯洄拎着酒壺坐在樹梢上,邊往嘴裏倒酒邊指揮,“青崇你不能辱沒了我酒神的名聲,划拳都劃不贏白城,那也忒慫了點。”

“你就少插兩句吧,青崇居士剛適應外面的生活,總得給他點時間。”扶桑宗主顯然佔了上風,坐在石桌上笑嘻嘻看着鬥得面紅耳赤的青崇居士和白城,自斟自酌好不快活。

凌雲劍也不知道拍了什麼馬屁,這會兒被放出來了,正乖乖蹲守在主人身邊隨時準備給他往酒壺裏添酒;

而作爲主角的青崇居士和白城則是站在小花園正中央空地上,一人拿着一罈酒,兩眼死死盯着對方划拳ing,誰輸了就喝上一大口。

估計喝的時間不短了,倆都臉紅脖子粗的,大呼小叫着一點都沒有平日裏的修士風度。

白城壓根不像器靈,這會兒更像是賭紅了眼的酒徒,站都站不穩了還大聲叫囂着。

一羣前輩在小花園裏爲了划拳喝酒大呼小叫上躥下跳,看的唐牧北忍不住扶額。

辣眼睛啊!

沒眼看呀!

這話說出去誰特喵相信?

一個個活了幾千年的修士,居然爲了喝酒鬥得跟沒毛公雞一樣。

“咳咳,前輩們……”唐牧北擡腳進去,剛開口想給他們說正事,卻被溯洄哈哈大笑打斷了,“小朋友你來的正好,待會兒要是青崇被白城喝趴下了,你頂上!”

唐牧北一臉黑線。

頂上個毛線蛋蛋啊!我很忙的好不好?

“扶桑前輩,我過來真有正事。”他不由分說在扶桑宗主身邊坐下,“之前清夢鬼匠跟我說,她請卦仙前輩算了一卦。

那位蠟像前輩很可能在人間界陷入某種困境了。

你有什麼大膽猜測別藏着掖着趕緊說出來吧。

是不是懷疑它是上古天庭舊人?

有沒有什麼辦法能尋覓到蛛絲馬跡?

萬一它真的被困在什麼地方,咱得想辦法去救呀。”

陷入人間界困境?

扶桑宗主一聽立馬把酒壺扔到一邊去了,“你說的卦仙算卦準不準?”

“呃……應該挺準的吧。”唐牧北抽抽嘴角,“我跟那位前輩沒怎麼接觸過,不過既然清夢鬼匠都相信他的卦象,說明還是靠譜的。”

溯洄從繁花枝頭探出頭來追問道:“什麼蠟像?什麼卦仙?你倆說什麼悄悄話呢?”

扶桑宗主頭都沒擡,一伸手就把他從樹枝上薅下來,擺手示意白城他們暫停,“你們先回我的空間休息去吧,尤其多照顧一下喝多了的青崇居士。

凌雲劍,你去給他倆泡上解酒靈茶。

喝完了安排地方睡會兒,酒醒了再回來。”

“遵命!”凌雲劍可特喵乖了,它知道主人這是有意支開無關人等好談論正事,忙把還不肯放下酒罈的白城連拉帶拽拖走了。

青崇居士雖然喝多了但畢竟等級在那擺着,倒也沒像白城那麼失態,跟着凌雲劍去了隔壁扶桑宗主的空間中休息。

等小花園裏只剩下他們三個人以後,唐牧北便將自己掌握的消息從頭到尾講了一遍。

“你莫不是懷疑……”溯洄此時也迴歸正經神色看着扶桑。

對方點點頭,“我覺得很有可能那尊蠟像就是老榆!”

唐牧北:……

當年上古天庭你們的好基友?

洛水公子、扶桑宗主、溯洄前輩湊齊三個了,若那尊蠟像前輩真的是傳說中的老榆,你們豈不是齊活兒了?

“老榆?”溯洄滿臉的不相信,“他若是倖存下來不至於落魄至此吧?”

扶桑宗主沉思着搖搖頭,“當時場面太過混亂,我們都沒注意到老榆的情況。

但你想想,能夠通過牧小朋友身上沾染的氣息就能輕易叫出我們的名字、又能以蠟像方式存在的,我想很有可能就是他。”

“也有可能是元離或者南城光櫻等人,當年熟識你我又兼修異體之術的不止老榆一個。”溯洄忍不住嘆了口氣,“我瞭解你的心情,畢竟當年老榆跟你關係最鐵。

可這種事你別抱太大希望,否則到時候會很失望的。”

扶桑宗主沒說話,只是點點頭。

“不管是誰吧,前輩們說的兼修異體之術到底是啥玩意兒?”唐牧北聽的一臉懵逼,又特喵是新名詞,自己壓根就沒聽懂,“你們就說有沒有辦法想辦法找到點線索吧。”

“給你普及個知識點。”溯洄用小手指勾着銀酒壺晃來晃去的講解道:“異體之術其實是個統稱。

指的是傀儡之術、馭屍之術以及各種可以駕馭其他物體當做分身進行攻擊或防身之用的法術。

當年上古天庭中人才輩出。

億萬寵妻:男神101℃深吻 不少修士都是各種手段兼修,而老榆更是擅長這些旁門左道之術最出名的。

扶桑第一時間想到蠟像會是僥倖逃脫災難的老榆,也不足爲其。

但當時情況太混亂,況且有蕭豆蔻這位永生者的倖存案例,很有可能會是熟識我們的其他修士僥倖逃脫。

如果說找線索的話……倒也不是沒辦法。

咱可以試試死馬當做活馬醫,把以前在上古天庭通用的聯繫方式發出去,若是對方能看到,說不定會主動發出信號迴應。”

“可以試試。”扶桑宗主皺着眉點頭道:“通用的聯繫方式需要準備些材料,我去準備一下。”

溯洄笑嘻嘻看着唐牧北問道:“小朋友你還有其他正經事嗎?沒有的話,一起來喝酒呀!”

“有!”他趕忙義正言辭拒絕掉。

特喵的自從上次去參加年會喝酒以後鬧了笑話,他就決定以後不會在輕易貪戀杯中之物。

尤其是溯洄這個坑神的酒,絕對不能喝!

誰知道他有沒有給準備挖坑?

坑神消停了好幾天,估計早就手癢了,自己得時刻注意提防着。

“哦?還有什麼事?”

唐牧北微微一笑反問道:“前輩知道珍貴的四季常開花樹嗎?

我在羣裏問了一下,據說這種樹在陰界都很少見,所以那條種滿了花樹的第五大道纔會成爲城市的標誌、身份象徵。

景瑤城想要打造高端品牌的步行街,得借點第五花道的名頭,最起碼種的花樹不能差了。

最好是能一模一樣。

這樣以來對那些陰界來旅遊的鬼衆來說,很容易拉進距離感,促進消費順便在陰界打出名頭來!” “雖然沒聽懂你到底想幹嘛,但是我想說小朋友你可能該配眼鏡了,畢竟你眼神不怎麼樣。”溯洄喝了口酒笑嘻嘻回道。

唐牧北:0_0

簡直是嗶了泰迪!

我什麼時候眼神不好了?

要說眼神不好,那就是當初第一次遇到你,當時真瞎呀!

還以爲前輩是個靠譜的好人哩。

結果呢?

接了份謝禮,就把自己給坑進來了!

還得時時刻刻提防着被坑。

看他一臉懵逼,溯洄微微一笑伸手往他身後指了指,“你說說你,閒着沒事一天能往我的小花園跑八趟,你就從來沒注意過我這兒的珍稀花草?”

what?

難道這裏就有四季常開花樹?

唐牧北迴頭朝他指着的方向看過去,只見最遠處一片片深淺不一層層疊疊猶如火紅晚霞般的花樹簇擁成團。

“那就是……”得到溯洄前輩的肯定,他頓時兩眼放光。

雖說這片花園跟扶桑宗主的空間相比小了點,以至於大家都習慣稱之爲“小花園”。

然而實際上,光是那片火紅花樹就得有幾百棵之多!

要是能移植出去,哎呀想想就美滴很!

唐牧北想着美事忍不住開始搓手手。

“我這裏培育的花樹可個個都是極品,別說陰界,就連這花樹發源地世界都不一定能有如此大量品質相同的花樹。”強行把唐牧北的臉扳過來,溯洄看着他眼裏閃爍的小星星嘿嘿一笑道:“給你造一條花道綽綽有餘了。

但是你有沒有想過,從我手裏拿東西要付出什麼代價?”

日鬼哩!

一高興忘了這茬了。

還特喵以爲是扶桑宗主或者洛水公子那兩位醇厚的前輩呢。

這位坑神的話……自己困了正好他有枕頭,這事兒可得好好琢磨琢磨。

不然很容易被坑!

想到這裏,唐牧北頓時警覺,“前輩,你有什麼需要的東西嗎?

咱們以物易物呀?

咳咳,我現在好歹也算是抱到萬界清潔工大佬半條大腿的人了,若是有什麼需要,想想辦法還是能弄到的!”

這種時候必須得拿大佬出來壓壓稱,否則溯洄前輩容易飄。

果然,一聽萬界清潔工大佬,對方略微遲疑片刻。

從諸天萬界歸來 唐牧北見狀不由有點小小得意,自己再也不是任人宰割的小萌新了!

至少,已經學會講條件了呢。

“唔,那位大佬啊。”溯洄遲疑片刻搖搖頭,“暫時不敢勞煩。

反正我這裏各種花樹種植的不少,給你一部分也就夠用了。

這樣吧,你先應我一個條件。

只要三年之內能做到,我就先把花樹賒給你。

若是三年之後你還是沒能做到,就按照市場價值給我折算靈石吧。”

難得坑神不坑!

唐牧北依舊不敢輕易放下戒備心理,小心翼翼問道:“前輩能不能先說一下是什麼條件?

我得考慮考慮呢。

畢竟你也知道我是個出了名的水貨,再加上窮名在外,有些條件實在是……嘿嘿嘿。”

“嘖嘖,難得牧小朋友第一次對自己有這麼精準的認知,你就提個簡單點的條件吧。”一直在默默琢磨事情的扶桑宗主在一旁開口幫腔。

只是這腔幫的,總感覺帶了那麼點嘲諷的意思。

唐牧北略感羞愧,臉色微紅。

“其實我的要求也不算高。”溯洄敲着石桌慢悠悠道:“你們看看我這片小花園裏,各種珍稀花草熙熙攘攘爭奪營養,都快盛不下了。

上次永生者蕭豆蔻又給了你那麼多奇珍異草,老是這麼扔着實在太可惜。

所以小朋友啊,你在三年內幫我找一處靈氣充盈的地方,我要割來做個大花園!

要是足夠大,說不定還能給你種出一條靈石礦脈來。

當然了,鑑於蕭豆蔻那些花種是送給你的;將來大花園地皮也是你的,我就免費給你充當一個花圃園丁。

到時候靈石礦脈歸你,花園的打理權歸我。

你覺得怎麼樣?”

果然,這次坑神真的沒有挖坑!

一顆心終於放回肚子裏去了,唐牧北痛快點頭應下,“一言爲定!三年之內我一定想辦法給前輩找到一塊滿意的地皮。”

“君子一言駟馬難追,既然說定了,你什麼時候需要花樹我就幫你移植。”溯洄一拍桌子爽朗笑道:“爲了咱們的合作,乾一杯!”

剛接住溯洄遞過來的酒杯,唐牧北立馬回過味來,義正言辭拒絕道:“對不起前輩,咱們協議達成但是酒我不能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