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打自己老婆跟你有關係?

“這……”


這真是楊紫薇的丈夫。

家事,外人不好插手,林川立馬弱了下來:“無論如何,對女人動粗,這都是不對的。”

“野男人,這沒你事,再多嘴,我連你一塊收拾了。”

“混蛋周少春,我們已經離婚了,你還要我提醒你多少遍?”剛回過神來的楊紫薇一聲怒吼。

“離什麼婚,我同意了?我這是被離婚,我是不會承認的。”

這不是丈夫,而是前夫?

情況變化有點快,林川感覺自己腦殼很疼。

“你這無賴。”實在氣不過,楊紫薇舉起巴掌打向花襯衫的臉。

這女人的動手能力不弱,打莫仁義的時候就已經可見一斑。

但是,她面對的不是莫仁義。

這個周少春是個不折不扣的混蛋。

他架住了她的手,反手又是一巴掌打過去。

楊紫薇被打的踉蹌倒地,嘴角有血絲滲出。

林川看在眼中,一陣心疼之餘,也是怒了。

這是前夫,不是丈夫,幹了再說。

一咬牙,一揚手,對着周少春的鼻子就是一記猛拳下去。

嗷一聲痛哼,鼻血飛濺。

周少春捂住鼻子,震驚的看着林川:“你敢打我?”

下一刻,他掐住林川的脖子,把林川壓在車門上。


林川徑直擡腿,膝蓋往上頂。

周少春一聲哀嚎,捂住襠,疼的臉色發紫。

“渣男,去死!”


林川覺得還不解恨,加了一腳把他踢翻在地。

扶起了楊紫薇,林川才發現,她不只是嘴角有血絲滲出,耳朵都被打出血了。

整個神態看上去極不正常,反應遲鈍,喊她也不會應答。

打傻啦?

以上念頭從腦海閃過,林川被嚇了個半死!

“楊小姐,我們上醫院去。”

以最快速度,林川把楊紫薇抱了上車,往最近的醫院急診室送。

“病人要住院,這是單子,趕緊去辦理。”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一名中年男醫生走出來,給了林川一張單子。

林川去交了費,辦了入院,之後是檢這個查那個,驗血驗尿拍片之類,奔忙了一個多鍾才消停。

後面是等檢查結果了。

楊紫薇躺在病牀睡着了,林川拉了一把椅子,坐在牀邊陪伴。

安靜的環境下,楊紫薇手袋裏面的手機響了起來。

生怕吵醒楊紫薇,林川拿出來打算掐掉,看到來電顯示是她媽媽,又改了主意。

過了半個鍾,範芳趕到了醫院。

看到自己女兒被折騰得不成人形,範芳當下就哭了。

林川勸着,過了有十分鐘,她才冷靜下來,問起了事發經過來。

林川如實相告之後,她懊悔的說道:“這事都怪我。”

“阿姨爲何這樣說?”

“這姓周的上門騷擾我,讓我叫紫薇跟他復婚,出言不遜的,我一激動,就說紫薇找到男人了,讓他死了這條心。”

林川明白了,周少春以爲他就是楊紫薇的那個男人。

“對不起!”範芳尷尬的道歉。

“阿姨,這事誰都不想。”

“說起來也是紫薇不聽我的,結婚那會我就說,周少春不是個好玩兒,她還非得一頭栽進去。”範芳思想跳躍的很快,突然就扯到這上面了。

林川有點跟不上節奏,糊塗得很。

緩了片刻纔開口問道:“既然你反對,楊紫薇爲何還堅持?”

“因爲我總反對吧,前兩次她聽了我,這次沒有。其實我不是亂反對,她不會看人,太容易信人,容易被人騙。”

楊紫薇容易被騙,林川深有同感。

就拿莫仁義說,明眼人都能看出來莫仁義就是個奸佞小人。

楊紫薇居然沒看出來。

“他們結婚幾年?”

“他們在一起就一個月,那混蛋家暴,紫薇就回了孃家。之後那混蛋在外面犯了事去了坐牢,這期間起訴離的婚,他不承認,坐了三年出獄後不停騷擾紫薇,要復婚。”

林川本能的看了一眼病牀上面的楊紫薇。

WWW☢ T Tκan☢ ¢ o

對這麼漂亮的女人家暴?

那周少春真是渣上天了。

“家暴,只有零次和無限次,可千萬不能答應了。”

“這我知道,紫薇也知道,她只是跟我置氣才一時衝動嫁給那混蛋的,根本就沒感情。”

這方面,林川就不做評價了。

不是當事人,有些情況是很難理解的。

“那混蛋也不是真心的,他是看紫薇有錢了。”

“啊?”

林川又犯糊塗了。

“楊紫薇不是極地集團的股東麼?怎麼聽你意思,是近來纔有錢的?”

“她是僞股東,沒有實際股份,只是代持股份,實際擁有者是她的前老闆。”

“明白了, 向往之文娛之王 ,他不是要復婚,他是要詐錢。”

“對,這混蛋吃完了牢飯想吃軟飯,想錢想瘋了。”

範芳咬牙切齒的。

說起周少春就來氣。

可是,又確實對這混蛋無可奈何。

自己家沒男人,和這坐過牢的硬碰不了。

這次虧得有林川, 重生之變廢爲寶

看來啊,家裏真不能沒有一個男人。

腦子裏面一陣念頭轉動,範芳對林川上下掃視了起來。

這小子不錯,一表人才,正氣十足。

勇氣就不用說了,敢於跟周少春幹架,顯然是不弱,保護自己女兒,那肯定卓卓有餘。

從談吐看,也是一個極其聰明的人。

綜合種種,這可是十分優質的女婿人選。


只是,不知道他有主了沒有?

“那個,小川,你有女朋友沒有?”範芳是個急性子,心裏想什麼,立馬問了出來。

“啊?”

林川真的很不適應她的節奏。

九曲十八彎的。

“別緊張,我就隨便問問。”

“我單身。”

“哦,單身好,咳咳,我是說,一個人也挺好,自由,趁年輕,可以花更多時間和精力去拼事業,對了你在哪上班?”

“聯合集團。”

“哦,是個大集團,你做什麼職位。”

“我那個……怎麼說呢……”

“明白了,小員工,沒關係的,努力就好,還年輕,還有上升的空間。”

範芳話是這麼說,眼中卻有一絲失望閃過。

心裏也是暗自嘆息,這小子什麼都好,就是工作不好,是個窮人,可惜了…… 莫北的一句話直接將我問愣住了,那天真的就是鬼使神差的就過去了,我擔心她,我怕她在青島真的出事了。只是,我有點不懂,我爲什麼會擔心她?

我選擇了沉默,將面前的三瓶啤酒依次打開,痛快的喝完。

這次換寧可薇搖鍾,莫北猜的“大”,而我猜的“小”,寧可薇笑了笑並沒有說話,而是選擇了放棄,直接將一邊開好的三瓶啤酒喝完了。寧可薇擦了擦嘴,臉色在幽深的燈光下顯得更加妖豔。

我看着搖鍾裏面的“1,1,2”不禁笑了笑瞅着莫北:“真心話還是大冒險?”

莫北冷着臉,將袖子刷了上去,瞪了一眼我:“我喝酒。”

“得,你喝,我看你能喝多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