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急忙喊道:“四爺爺,這胎靈要跑了。”

四爺爺擺擺手,示意我不要出聲。然後一雙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一隻胎靈。

瞬息之間,只見那胎靈奔到硃砂圈子的邊上,胎靈的雙腳一觸到那硃砂,立時便似被燒灼了一般,只聽那胎靈痛的大叫一聲,急忙轉了回來,一雙腳上也已在這瞬息之間被燒灼的焦黑了起來。

我這才稍稍放心,原來這個胎靈逃不出這硃砂圈子。只見那胎靈猩紅的眼睛一轉之下,隨即邁步便向那硃砂圈子的缺口奔了過去,奔到那硃砂圈子的缺口那裏,一頭就扎進了那百鬼囊之中。

四爺爺隨即一把將那百鬼囊的口子捏緊,隨後取出一根繩索,將那百鬼囊的袋子口使勁紮了起來。做完這一切,四爺爺這才呼出一口氣,笑道:“小東西,看你還逃走不逃?”

我走到四爺爺的跟前,低聲道:“四爺爺,是我和老虎不好,將這胎靈放跑了。”

四爺爺嘿然一聲道:“也不能全怪你和老虎,這胎靈養起來甚是麻煩。”於是便跟我細細講了起來。

原來這胎靈乃是取自十月懷胎,已經生出來的死胎,四爺爺趁着生養這一個死胎的人家,將這死胎扔到荒郊野外的時候,偷偷摸摸的給拾了來,收拾一番之後,就做成了胎靈。

這胎靈有魂,肉身經過我四爺爺的制練之後,肉身不腐,所以是一個半陰半陽的東西,待得養到五年之後,就可以憑着這半陰半陽的靈性,尋找一些埋藏在地底下的物事,所以這胎靈又被我們五斗米的門下稱呼爲尋寶童子。

Wшw.ттκan.¢○

有了這胎靈,尋來的那些物事,五斗米的祭酒纔可以衣食無憂,不過近些年來,國家對於地下的那些冥器之類的物事,交易管理的有些嚴苛,這胎靈找來的物事也就不好輕易出手。

這胎靈喜歡甜食,糖果之類的東西,所以四爺爺就每天給這胎靈兩塊糖果。

誰知道我和老虎去的那一天,四爺爺出門,走親戚,去的時間長了一些,那胎靈嘴饞,忍不住就自己走了下來,四處踅摸糖果。偏偏在這個時候,撞到我們,老虎一害怕之下,便將那棺材打翻在地。棺材裏面的生血灑了出來,被這胎靈聞到,立時上前吸了一口。

鬼不能見生血,胎靈吸血之後,它掌心的鎮鬼符也就模糊不清,就此失效。胎靈這才施暴,將我和老虎狠狠咬了兩口。隨即帶着那六隻小鬼逃了出來。

那六隻小鬼則是留着施法推星盤作爲助力的,據說那推星盤乃是祖師爺傳下來的吃飯家伙,推星盤,百鬼囊,招魂符號稱五斗米的門中三寶。

這推星盤還在其他兩寶之上,足以相見這推星盤的重要。

推星盤上鑄的那兩隻小鬼,更是四爺爺親自捉來的,一直養了四五年,這纔將小鬼的魂魄轉移到了那鐵鑄的小鬼身上,據說推星盤最多的時候,可以有萬鬼推星,兩鬼推星,就可以測知胎靈,小鬼的走向方位,而那萬鬼推星更是可以測知一個國家的命途如何。

四爺爺現在只是一個祭酒,也就只能驅動兩鬼推星。

四爺爺說,只要到了那治頭大祭酒的境界,那麼驅動百鬼夜行,推星測命還是沒問題的。

我豔羨不已,心中暗道:“就是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可以達到那治頭大祭酒的境界,到時候也來上一個百鬼夜行,推星測命。

四爺爺沉聲道:“咱們現在回去,看看那推星盤上顯沒顯示出那六隻小鬼的下落。”

我隨即背起那百鬼囊,跟着四爺爺深一腳淺一腳的走回保駕營。走到那運河邊,殺皇堆的時候,四爺爺還是擋在我的身側,免得我被那河水之中的巨大吸力,將我身體裏面的那一隻水鬼喚醒過來。 秦穆然的出現,讓諸葛倩和門下弟子大喜望外。

而石月天此刻,被秦穆然單手握拳,牢牢控制。

石月天眉頭一皺,打量一眼秦穆然後,神情間掠過几絲驚愕的神情。

好強大的勁氣力量!

諸葛世家當中,像這樣年輕的輩分當中,應該沒有什麼像樣兒的強者才對。

石月天立刻運轉渾身力量,強大的勁氣,朝他右拳匯聚。

他想憑藉強大的力量,直接對秦穆然進行反殺,可惜,他還不知道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是誰。

感覺到石月天運用勁氣,想對自己反殺后,秦穆然嘴角一揚,露出一抹不屑的笑意。

螢火之光,也敢於驕陽爭輝?

找死!

秦穆然甚至沒有正兒八經地起反抗,只是手掌輕揮之間,只用了一成力量。

總裁,我要離婚 砰!

石月天感覺身體一顫,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將自己壓抑的喘不過氣來。

隨之,整個身體,被震退了十幾步遠,被石月彪和石月虎急忙扶住。

「二哥,你沒事吧?」

石月虎問道。

石月天活動一下胳膊,目光冷冷看向秦穆然,神情中寫著几絲驚愕。

「無妨,這小子有點兒意思,想不到諸葛家還有這號人物,看來是我們大意了。」

石月天低聲說道。

剛才,在他和秦穆然雖然只是短暫交手,但是在那一瞬間,他已經感覺到了秦穆然體內澎湃的力量和強大的勁氣,這絕對是一個值得自己注意的對手。

聽到石月天的話后,石月彪和石月虎都朝秦穆然看去。

「二哥,你該不會是看錯了,就這麼一個年輕毛頭小子,估計也就是個『倩』字輩弟子,我一拳能打十個這樣的毛頭小子……」

石月彪語氣囂張,神情得意。

顯然,他還沒有領教過秦穆然的厲害,以為秦穆然只是諸葛世家門下的普通弟子。

真是愚不可及!

「四弟,你小心點兒,這小子能靠強大的勁氣把二哥給震退,可見他不是一般的角色。」

石月虎說道。

「二哥,三哥,放心好了,我去給這小子一點兒厲害看看。」

石月彪說道。

言罷。

石月彪上前,目光冷冷看向秦穆然,嘴角掛著几絲不屑的笑意。

「喂,小子,爺爺手下不殺無名之鬼,報上名來,死後爺爺好給你立墓碑,哈哈……」

石月彪得意笑道。

面對石月彪的挑釁,秦穆然神情淡然,絲毫沒有惱火。

區區螻蟻,還沒資格讓自己動怒。

「我叫秦穆然,記住這個名字。」

秦穆然淡然說道。

「好,爺爺記住了,放心,爺爺回頭一定給你立塊兒碑,哈哈……」

石月彪笑道。

「知道我為什麼告訴你我的名字嗎?」

「告訴你我的名字,是為了你死後到閻王殿,知道是誰殺了你,不至於當個無名鬼。」

夢境封神 秦穆然笑道。

聽到秦穆然的話后,石月彪臉色一沉,眉頭凝聚了几絲陰雲。

「找死!」

話音落下。

石月彪身影一閃,迸射而出,朝秦穆然猶如脫弦利箭,「嗖」的一聲迎面衝來,速度極快。

此刻。

四周北山家族的強者,以及諸葛世家的強者,都充滿了好奇。

他們都在糾結,這兩位強者,到底誰會更勝一籌。

對於北山家族的強者而言,他們當然更相信石月彪的實力更強悍一些。

而對於諸葛世家的門下弟子而言,秦穆然的實力,他們也都是親眼見識過的,對付石月彪這種角色,應該問題不大。

在眾人一片猜疑聲中。

石月彪已經快步抵進秦穆然面前,迎面一記金剛拳,以泰山壓頂之勢,朝秦穆然一拳打了過來。

金剛拳!

勁氣迸射,迎面打來,秦穆然雙眼連眨都沒有砸,直接揮起拳頭,以拳對拳,懟了回去。

元龍拳!

兩記鐵拳,真瘋對麥芒,直接懟在了一起。

砰!

猛男誕生記 兩拳相對,強大的勁氣,四下爆裂。

咔嚓!

一聲骨頭碎裂的聲音后,石月彪的金剛拳,在秦穆然的元龍拳面前,直接粉碎性骨折。

啊……

石月彪倒在地上,左手捂著右拳,痛叫不停。

「我的拳頭,我的手,啊……」

兩名北山家高手,立刻跑了過來,將石月彪攙扶了起來,退了回去。

四周所有人,都露出一臉驚愕的目光。

一招。

僅僅是一招而已,石月彪居然就直接被報廢了。

他們想過石月彪不是秦穆然的對手,但是絕對沒有想到,居然連一個回合都沒有撐住。

石月天看著自己兄弟粉碎的拳頭,雙拳握的生緊,惡狠狠地看向秦穆然。

「秦穆然,你居然敢廢我兄弟的金剛拳,你可真狠,你死定了!」

石月天冷聲說道。

秦穆然淡然一笑,不以為然,這些出手就是殺招的冷血殺手,還好意思說自己狠?

「啊呦,忘記告訴你了,躺在地上的那個也是你兄弟嗎?」

「他就是我殺的,不服氣,來啊!」

秦穆然笑道。

「二哥,我去!」

石月虎率先走了出來,滿臉橫肉,身上散發出一股強大的勁氣。

「三弟,這傢伙不好對付,還是讓二哥出手吧!」

石月天說道。

看著石月天和石月虎兄弟二人爭先找死,秦穆然嘴角一揚,淡然笑道:「你們兄弟倆一起上吧!」

說著,秦穆然還朝兄弟二人,使出了一個鄙夷的手指。

「找死!」

話音落下。

石月天和石月虎兩人,擺好架勢,雙拳緊握,四目當中,充滿了惡狼般的目光。

刺啦!

一聲響動,石月天和石月虎兄弟二人身上的衣服,被他們渾身健碩的肌肉,全部撐破,露出碩大的胸二頭肌和八塊腹肌,異常的強壯。

秦穆然眉頭一皺,笑道:「啊呦,脫衣服幹嘛?赤膊上陣嗎?哈哈……」

「小子,去死吧!」

話音落下,石月天和石月虎兄弟二人,同時出手,兩道身影,快步朝秦穆然沖了過去。

這時候,站在後方的諸葛倩,也為秦穆然捏了一把冷汗。

要知道,石月天和石月虎兄弟二人的實力,都在石月彪之上,他們聯手出擊,就是諸葛淵實力鼎盛之時,都未必能夠戰勝兩大金剛的聯手。

如今,秦穆然以一敵二,他能堅持住嗎?

說時遲,那時快。

下一秒,石月天兄弟二人,兩記鐵拳,已經打在了秦穆然面前。

秦穆然神情淡然,冷笑一聲,雙手齊出,不緊不慢,左手握住石月天打了的金剛拳,右手握住了石月虎打來的金剛拳,身體穩如泰山,雙手微微用力。

砰!

所有人的目光,都徹底獃滯了,石月天和石月虎兄弟兩人,居然被秦穆然兩手同時牢牢控住,北山家族的兩大金剛,竟然沒有了絲毫的還手之力。

堂堂川省,六合世家,北山家族,四大金剛。

居然,就這麼輕而易舉地被秦穆然給一併收拾了! 在秦穆然的強大實力之下,石月天和石月虎兄弟二人,被壓抑的有些喘不過氣。

他們起初認為,秦穆然剛才已經使出了全部實力,顯然並非這樣。

看著毫無還手之力的二人,秦穆然淡然一笑,目光當中掠過几絲鄙夷。

「啊呦,就這點兒實力,也敢出山丟人現眼?」

秦穆然笑道。

面對秦穆然的鄙夷和冷嘲熱諷,石月天兄弟二人,滿臉不甘。

「混蛋!」

「姓秦的,趕緊鬆開我們,否則爺爺一定要把你大切八塊!」

石月虎冷聲罵道。

秦穆然眉頭一皺,失望的搖搖頭。

在這種情況下,他們似乎還沒有搞清楚狀況,居然還敢出言不遜,簡直就是作死。

咔嚓!

咔嚓!

兩聲骨頭斷裂的聲音后,石月天兄弟二人發出殺豬般的慘叫聲。

他們的下場和石月彪一樣,金剛拳被秦穆然捏成了粉碎性骨折,這輩子算是廢掉了。

「啊……」

「你特碼混蛋,居然敢廢了爺爺的手,你,你特碼死定了!」

石月虎忍痛怒罵。

「沒教養的東西,實力沒多少,嘴巴倒是臭的厲害,那我就替你爸媽好好教訓一下你們!」

秦穆然淡然笑道。

話音落下。

秦穆然兩手快速一松,緊接著手掌快速回來,速度極快,快到讓石月天和石月虎都根本來不及反應。

啪!

啪!

兩聲耳光聲后,等眾人反應過來后,在石月天和石月虎的臉上,已經出現了兩道紅色的五指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