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是心疼的看着江離,心中不伐擔心,這是我第二次看見江離受了這麼重的傷,上一次是江離爲了救小胖子,逆天改命,遭遇了天譴,受了重傷,而這一次,江離是被降魔杵所傷。

不過這次江離真的是拿命想要換回塗靈。

迷迷糊糊之中,江離閉着眼睛嘴裏喊着,“師父……別走。”

我愣了愣,師父?莫非是陰長生?

我好奇的看着江離,問了句,“去哪裏?”

江離含糊不清的說了聲,“師父去哪,我去哪。”

我心裏不由的覺得這個樣子的江離,好可愛,我還從來沒見過他這般模樣,他總是在別人面前都是保持着一副冷漠的模樣。

這外面還是大晚上,不方便趕路,我就乾脆留下來照顧江離發燒的事情,大夫也旁邊悉心煎藥。

我有趣的看着江離說,“我們去青丘國好不好?”

江離忽然不語,隔了許久開口說,“師父,救塗靈……”。

我嘿嘿的笑了笑,雖然我也很擔心塗靈的安慰,可是江離此時的樣子實在是太可愛了。

江離忽然開口,“師父……你們都不要離開我,好不好。”

這發燒燒糊塗了,果然有趣,我立即說,“我們不會離開你的。”

江離忽然安靜了下來,沉穩的睡着了。

我心裏愣了愣,其實江離,我好像很瞭解他似得,但是實際上我並瞭解他,他給我永遠都是強大,而我從來看不到他內心的活動,唯一知道的,就是他心中執念這陰長生的復活,而關於陰長生和江離之間的情分,我大概永遠不懂。

可是我反過來仔細一想,也許,江離和陰長生,就像是我和江離吧,如果有一天江離像陰長生這般消失不見,我也一定會發了瘋,拼了命,爲了能夠找到江離,哪怕和枉生門交易不生不死不傷不滅的體質,來換取更多尋找江離的機會,我自然也是

願意。

有那麼一瞬間,我突然很理解江離對陰長生的執着。

桃三千走了過來,看了我一眼,對我說,“你還好吧?”

我嗯了一聲,“三界的事情實在太過於複雜,如果陰長生能夠快點復活,好好整頓三界,是不是就不會有那麼多的人受傷了。”

桃三千看着我說,“鬥爭永遠不會結束的,陰長生的復活固然對陽間的百姓來說是最好,可是對於其他人而言,陰長生就是最大的威脅,他們會爲了威脅不斷鬥爭,你明白嗎?”

我低頭思考了一下,好像說的很有道理一樣。

桃三千繼續說,“其實有句話江離在的時候,我不好說。”

我好奇的看着桃三千,問她是什麼話。

桃三千告訴我,“公元前1046年,陰氏脫離大周王朝,陰氏先祖陰長生編著《逆陰陽》一書,陰氏迅速崛起,後收鬼谷子、江離爲徒,收攝世間魑魅魍魎,併爲道門統一打下基礎。商周之戰雖已經結束,但萬千枉死之魂依舊遊離於天地間,民不聊生,周武王憫天下蒼生,集王朝之力開闢陰司,將遊蕩之魂盡數送往陰司,任命武成王爲陰司第一任東嶽大帝,代大周統管陰司。”

“這個……我知道。”我說。

桃三千繼續說,“你先聽說完。”

我嗯了一聲,點點頭。

桃三千說,“陰氏一脈與周武王一脈合力將世間恢復清明,陰氏統管道門,周氏統管陰司,各自爲政。後因周氏羽翼漸豐,一山不容二虎,揮兵鎮壓陰氏一族。陰長生急流勇退,蟄伏千年,期間先收鬼谷子,後收江離爲徒,東漢時授意江離正式統一道門,推動正一道形成,而後因爲塗山狐妖而剔除仙骨消失於世間。”

停頓一會,桃三千繼續說,“同時大周王朝姜尚,耗費數十年編著《天藏》一書,推算出陰長生將於三千多年後重生。姜尚曾來我神仙村多次,問我關於陰長生的事情,一開始我對他有所防備,後來我發現,他是爲了陰長生的重生而來的。也是你來了以後我才知道,你就陳家的人。”

“陳家怎麼了?” 天降老公美色撩人 我好奇的問。

桃三千告訴我,“當年姜尚來這裏,曾經將陳家三兄弟簡單佈置爲天地人三才陣,才推動了陰長生的復活,而這其中的祕密,只有姜尚一人知道,所以你們的目標不應該停留在陰長生的一線生機上面,而是姜尚身上。”

我聽的有些迷糊,“你是說,姜尚知道陰

長生的復活嗎?”

桃三千告訴我,“他若知道,早就會暗示你們,不過我知道他所知道的一些事情,比你和江離都還要清楚。”

我好奇的問桃三千,爲什麼江離在的時候,這些話不好說呢?

桃三千告訴我,因爲江離的身份與姜尚有些衝突,道教一直有個傳言,當年江離曾以一己之力將整個斷魂崖搬至陰司,限制陰司行爲,姜尚被困在陰司多年,與江離和鬼谷子都不太和氣,江離和姜尚的關係並不算好。

如果江離知道了姜尚清楚的話,擔心江離因爲是關於陰長生的事情,會控制不好自己,反倒影響結果。

刁蠻女主播:霸佔兵哥成癮 桃三千心思周密,不希望有不必要的麻煩,所以才趁這個機會來告訴我。

我愣了愣,原來如此,不過但凡是關於陰長生的事情,江離的確就沒那麼冷靜了。

第二天早上的時候,江離總算是退燒了,我拜託桃三千好生照顧江離,我立即去找高僧舍利。

剛準備出去的時候,狼妖忽然攔住了我,一臉嚴肅的看着我說,“陳蕭,我有話要問你。”

我愣了愣,“什麼?”

狼妖極其嚴肅的表情看着我說,“我娘當初真的不是故意拋棄我的嗎?”

我告訴狼妖,西玄女妖當年的確不是故意拋棄他的,而這些年西玄女妖的不容易,我也告訴了狼妖,楊玄將軍不大對勁,只怕是和魔軍有關係,如果他還希望自己的父親能回來的話,就跟着桃三千一起想辦法幫助我們吧。

▪TTKΛN ▪¢ Ο

狼妖思考了一會,低沉着聲音告訴我,“好,我知道了,如果你看見我娘,麻煩你告訴她,我在神仙村等她。”

我嗯了一聲,轉身朝着外面走了出去,離開結界後,再一回頭,果然看不到神仙村的位置了。

剛走出來約莫走了十來分鐘,小高和馬瑩瑩就看見了我,連忙跟我一塊去,我想了一下,正好缺個幫手,就帶着他們一起,朝着寺廟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問了下當地的村民,按照指引的方向,走了半天左右,總算是到了寺廟底下,我擡頭看了看天,一臉好奇的問了下馬瑩瑩,“馬瑩瑩你看,你說這好端端的寺廟,應該是正氣佛法十足,怎麼覺得有些陰沉?”

馬瑩瑩擡頭順着我說的方向看了去,眨巴着眼睛說,“會不會是天氣原因啊?”

我疑惑的看着寺廟頭上,“人家說了,寺廟有金頂會有佛光,這裏陰森森的,怕是不對勁啊!”

(本章完) 多高的修為,來到了雲之巔,只能按照雲之巔的要求走!別的路都行不通……」老頭兒直接說道。

「大爺,你能跟我說說這雲下界和雲海學院嗎?」墨九狸聞言點點頭,看著老頭兒問道。

暫時她急需連接的不是雲之巔和其餘的雲中界和雲上界,她必須多了解的是雲下界和雲海學院。

老頭兒聞言微微點頭,看著墨九狸開始慢慢解釋道:「這雲下界也比你們所在的界面,大了數千倍……」

墨九狸這才知道,這雲之巔是一個獨立的地方,四面環海,單獨屹立的一個界面,而且是一個巨大無比的界面,下面連接神界同等級的數千萬個界面,上面則是天界,一個無比強大又讓人無限嚮往,又無比神秘的地方……

她早就知道世界像凌天大陸,浩天大陸的大陸有很多,卻沒有想到,神界不過也是一個等級高一點兒的界面罷了,像神界那樣的界面世間也有無數個……

按照老者的話說,無數界面的人,突破到神帝之後,都會來到雲之巔,而且都會來到雲下界,只是落地的地方不同罷了,像她這樣的算是運氣很差的了,老者還是第一次在這裡遇到飛升到雲下界的人族……

而整個雲下界的地域遼闊到難以想象和計算,就是整個雲海山脈也是遍布雲下界各地的,到處都有雲海山脈,老者說自己活了十萬多歲了,從來都沒有走到過雲下界的邊際,可想而知雲下界有多大了……

雲下界最主要的領域是按照圓形分為八大城的,這八個城池是早就存在的,至於存在多久沒有人知道,八大城池外都是一望無際的雲海山脈。這八大城池分別是雲下界東部的金靈城,東南部的木靈城,南部的水靈城,南西部的火靈城,西部的土靈城,西北部的冰靈城,北部的風靈城,和東北部的雷靈城……

八大靈城的中心位置,則是雲海學院,八大靈城距離雲海學院飛行獸的話需要三年的路程,乘坐傳送陣也需要三個月的時間,可見雲下界有多大了……

而且這八大靈城,每一個城下都管轄著少則數十個城池,多則數百個城池!除此之外,老者說除了雲之巔,雲中界和雲上界的結構也都差不多,同樣都是雲海學院在中心,周圍都是八大靈城的,至於雲之巔老者也沒去過,加上雲之巔的傳聞也不多,極少有人知道雲之巔到底什麼樣子……

「原來以為神界就很大了,沒有想到跟這雲之巔比起來,神界簡直就是雞肋啊,那怪那些黑衣人那麼強,都不知道他們是在雲下界還雲中界,還是雲之巔的啊!」小書在空間聽到老者的話,忍不住咋舌道。

就連帝溟寒也是臉色微變,他沒有想到神界之外,還有這麼大的世界,而這個世界對於他們來說是未知的,還是陌生的,這麼大的地方,到底九狸的爹娘在那裡,他們要如何尋找呢! 這麼一說,我倒也覺得很是奇怪了,佛教是聖地,金光普照纔對,而這裏顯然被一股濃烈的陰氣所覆蓋,這顯然不是正常的事情。

我略有些擔心,怕是有什麼東西在佛教裏作祟,這也能說明爲什麼降魔杵會到了青丘國的手中,這裏面的事情,肯定不簡單。

馬瑩瑩一臉好奇的看着我說,“師父,爲什麼我沒看到什麼你說的那個東西啊,雖然天氣是有些不好,可……好像我沒看到你說的那種陰沉。”

我愣了愣,“啊?你看不到?”

我立即轉身看着小高,“你能看到嗎?”

小高一臉尷尬的看着我說,“我也只是看到了今天的天氣的確是很不好,不過好像和你說的不是一件事情。”

聽到他這麼一說,趕緊揉了揉眼睛,懷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出問題了,揉完眼睛後,我定眼一看,寺廟上,果然是一團黑氣所籠罩,我指着寺廟的頭頂,“你們看,就是這裏,有一團黑氣,你確定你們看不到嗎?”

馬瑩瑩和小高基本上是異口同聲的回答我,他們完全沒有看到我說的那種東西。

我心裏不禁有些納悶,這麼明顯的黑氣,竟然看不到,爲什麼偏偏只有我一個人看的見呢?

我心裏一沉,此時我回頭看了一眼小猴子,小猴子反倒是滿臉傲嬌的模樣看着我,我趕緊對着他說,“大聖,你幫我看看,你看的到這團黑氣嗎?”

小猴子得意的揚起下巴,一臉得意的看着我,然後咧着嘴笑了笑,點點頭。

果然,小猴子能看見!

我就知道,雖然其他人看不見,但是小猴子一定看的見,就憑它這一身讓我都看不透的本領,我就曉得這小猴子必然無敵。

看來,不是我眼睛有問題,這黑氣是真真實實存在的。

我不清楚佛教的事情,就連我們道教自己的事情,我都弄不清楚,更別是別人了。

龍泉寺是這附近最大的佛教聖地,而這裏位於西玄山、神仙村、我老家都是非常近的,而這附近本就是各界騷動的位置,難免不會有其他的人混進來。

我趕緊帶着他們朝着龍泉寺的大門口走了去,剛走到寺廟門前,就感覺到了這寺廟中有一股奇怪的陰氣竄涌在裏面。

馬瑩瑩立即說,“師父,雖然我看不到你說的那個黑氣,可是走到這門口,真的有一股很明顯的陰邪之氣,好像就在這龍泉寺中。”

“嗯,我也感覺到了。”小高也附和着說。

我雖然有些好奇,爲什麼他們會看不見黑氣的存在,顯然這裏面住的人,肯定不是一般人,準確的說,是混進這寺廟中的人,肯定不是一般人。

我們三人小心翼翼的走了進去,一進去,就聽見不遠處有和尚誦經的聲音,遠遠傳來,四周空曠至極,建築古樸素雅,看得出來,以前建造這個龍泉寺的人,必然是個極其淳樸的人。

剛走進去沒幾步,就有正在掃地的和尚看

見了我,一臉客氣的對我點點頭,估計是以爲我來上香的。

我連忙上前詢問,“你好,我想問一下,你們這裏有沒有舍利?”

在佛教中,僧人死後所遺留的頭髮、骨骼、骨灰等,均稱爲舍利;在火化後,所產生的結晶體,則稱爲舍利子或堅固子,但不是每一位高僧圓寂後就能化作舍利子,大部分還是和普通人一樣。

這和尚微微一愣,一臉好奇的看着我,然後指了指外面說,“那裏有賣的,你去吧。”

我們幾個人面面相覷,這東西還能賣?

我說了聲謝謝,就朝着他指的方向走了去,一直走到左邊,看見一羣的人擺着攤位,販賣着各種佛珠佛像,還有很多打着開光旗號的東西。

我愣了愣,“原來舍利可以買?”

馬瑩瑩聳了聳肩,似乎也顯得是一臉迷茫的樣子。我們都覺得舍利應當是極其高貴難求的東西,怎麼可能會在這種攤位就買的到的,不過我還是很是好奇,就朝着這些小販走了去,連忙問了聲,“你們這裏有沒有舍利賣啊?”

一個大嬸趕緊吆喝着讓我過去,“哎呀!舍利我這裏多着呢!有手串,有頸串,還有汽車擺件,你過來看看吧!”

我愣了愣,總覺得哪裏不對勁,可又總是說不出個原因來。

我趕緊跟着大嬸走了過去,她的桌子上擺滿了各式各樣的東西,看的我都覺得眼花繚亂,東西做出來,看上去還真是好看,我從來還沒見到過這樣漂亮的珠串。

我定眼看了一眼,“舍利在哪裏呀?”

大嬸連忙指了指她面前的一長串珠子,對着我說,“這些東西就是你想要的,都是開過光的,我看你面相好,你看挑中哪個,我給你打折!”

我略有些好奇,這舍利難求的很,怎麼在這裏竟然有這麼多。

馬瑩瑩忍不住的說,“天哪,好漂亮,五顏六色的,帶在手上肯定好看的很!”

小高連忙說,“你喜歡哪個,我給你買?”

小高一說話,把大嬸給嚇了一跳,因爲小高本身比較矮,他要是不說話,基本上不會特別注意到他的存在,可小高一說話,這事情就真的會嚇到人了,畢竟這小高的樣子,只適合待在枉生門那種地方,陽間裏肯定是會嚇死人的。

那大嬸,嚇得的臉色憋青,一臉害怕的看着我說,“你……你要哪個……我我送你。”

我心裏一沉,這舍利如此貴重,大嬸既然是做生意的,自然是不能隨表拿人家的東西,我連忙掏出一張一百元的錢遞給了大嬸,“這舍利貴重,你不收我錢自然是不行的,這舍利你賣多少,我都出。”

大嬸一臉震驚的看着我,“一百多了,這個我賣十元一串。”

我嚥了咽口水,“什麼?”

“額,那這樣,十元兩串!”大嬸見我臉色不好,又立即轉口。

我一臉懵逼的看着大嬸,十元一串這麼便宜,轉眼間就變成了十元

兩串。

我整個人都有些不知所措了,大嬸見我一語不發,連忙說,“這樣吧,你們是三個人對吧?這東西可都是開光的好東西,我跟你們有緣分,不說多了,十元三串,你自己挑吧!”

話音一落,大嬸接過我的錢後,立即找了九十塊錢給了我。

我一臉懵逼的選了三個所謂的‘舍利’,選完之後就屁顛屁顛的離開了龍泉寺,朝着神仙村裏走了進去,我讓小高他們還是在之前的地方等我們,按照江離之前教我的方式,一點一點破了結界,然後走進了神仙村,直接奔向大夫家裏。

大夫見我走了進來,一臉好奇的問我,“你這麼快就拿到東西了?”

我嗯了一聲,趕緊把三串珠子擺在他的面前,“可便宜了,十元錢三串,夠江離用了。”

那大夫臉色一陣陰沉的看着我,伸手接過了我的珠串,仔細的看了一下,然後用着極其嚴肅的口吻對我說,“小道士,你這是被人騙了啊!”

我愣了愣,“怎麼了?”

大夫一臉陰沉的看着我說,“這可不是什麼舍利子,就是用木頭雕刻後加工磨圓的串珠,帶着手腕上好看用的。”

我一臉尷尬的看着大夫,“這……不是舍利嗎?”

大夫立即對我說,“小子,你真是涉世不深,什麼都不知道啊,這寺廟裏的東西不要隨便買,特別是在裏面擺攤位的小販,那十有八九是來騙你錢的,這舍利是什麼東西啊,能隨便讓你買,還十元錢三串!這是要氣死人啊!”大夫越說越激動,我一臉尷尬的低下了頭,自然是意識到了自己犯了一件愚蠢的錯誤。

桃三千走了進來,一臉沉穩的對着大夫笑了笑,“陳蕭平日裏不接觸生活,跟着江離東奔西走,都是混跡在陰陽兩界,這生活上的小事情,他未必就知道,這孩子心裏善良,被人騙也很正常,這有了這次的經歷,他下次就不會遇到了。”

我一臉尷尬的看着桃三千,本來是爲了幫江離,以爲自己買到了好多舍利,沒想到竟然是假的。

只是我以爲寺廟裏的東西,按理來說,不應該會有問題的。

我忍不住的問了句,“這寺廟聖地怎麼會有假東西賣呢!”

桃三千笑了笑,“寺廟裏佛教心腸慈悲爲懷,自然不會趕走任何一個進寺廟的人,所以這些小販和寺廟多來往幾次,就到裏面常駐買賣。”

我心裏一沉,“那舍利到哪裏去買呢?”

桃三千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陳蕭,你還真是可愛,你也太單純了吧!這樣好了,我跟你一起去龍泉寺,免得你小子又出差錯,好在我的神仙村的結界好的不得了,除非陰長生在世,否則沒人能破了這結界,我不在村子裏,倒也無妨。”

塗嬰赫然開口,“沒事的,我在這裏,我可以保護江離,你們去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