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師傅跟着點點頭說道:“沒辦法了,我如果不用劫術,那女鬼一時半會根本除不掉,如果晚上對付鬼王的時候那女鬼在出現的話,會影響到咱們的。”

柳三爺跟着沒好氣的嘆了口氣說道:“老邱,你可知道這劫術對你的傷害?你以爲你是你師傅呢?你的道法怎樣我還不清楚嗎?”說完這句話以後柳三爺雖然是責備我師傅的語氣,但是卻透着一股子濃濃的關切之意,或許這就是男人之間的友情吧。

沒有女人那般風花雪月,卻在這責備中充斥了在乎的含義。 201 對付鬼王(1)

這個時候我看了一眼天邊的斜陽,看樣子我師傅在打坐一會差不多就該結束了,而這時間過的也很快,柳三爺這個時候突然看着我柳青兒說道:“走吧,咱們去吃點東西去吧,晚上好戰鬥。”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便和柳三爺他們一起去吃東西了,我們到村口的時候,要了三份豆腐腦,又要了二斤油條,三個人便開始吃了起來。

吃完飯的時候天色已經黑了下來,我們吃完以後便起身準備結賬的時候順便給我師傅打包了一份,當即衝着茅草屋就走了過去。

而走在這路上的時候我隱隱之中感覺整個村長好像被一層陰霾給籠罩了一樣,想到這以後我看着柳三爺問道:“三爺,我怎麼感覺現在怪怪的?”

柳青兒也在一旁點點頭附和道:“確實,我也感覺到了,好像有一種和之前不一樣的感覺,而且這種感覺很不舒服。”

柳三爺跟着點點頭說道:“因爲鬼王今天晚上要出來了,所以你們自然也能感受到,而且現在天已經黑了,那些小鬼怕是都已經出來了,而你們晚上的任務也很重要。”

我跟着嗯了一聲點點頭看着柳三爺問道:“我們要做什麼?”

“我和你師傅要除掉鬼王,而你和青兒則負責解決那些小鬼。”說到這以後柳三爺頓了一下“總之,這是一場惡戰,你們要準備好的。”

我跟着狠狠的點點頭說道:“放心吧。”

柳青兒也在一旁衝着柳三爺狠狠的點點頭說道:“師傅,放心吧,我們會努力的。”

柳三爺嗯了一聲也沒有繼續說話,不過看柳三爺的臉色也不是太好的,可能是因爲我師傅重傷的事情,所以這一下午一直到現在柳三爺的臉色都不是很好看。

這個村長有點兒彪 隨後我們三個人到了茅草屋的時候,我師傅已經打坐完了,臉色已經恢復了之前的紅潤,沒有之前那蒼白嚇人的臉色了,看見我和柳三爺回來以後,我師傅笑呵呵的拿着筷子和碗看着我們說道:“還好你們有點良心。”

說着話我師傅便開始吃飯了。

而我心裏此時也忐忑不安,我不知道這鬼王到底好不好對付,而聽柳三爺的口氣,也沒有必勝的把握,但是不管怎麼說都要盡力一試吧,如果試一試的勇氣都沒有的話,那麼我們也就不需要修道了,更不需要做什麼巫術傳人道家傳人了。

想通了這點以後我的心情也好了一些,一直到我師傅吃完飯以後,我就去把碗筷洗好了以後,我師傅看着柳三爺說道:“該準備的都準備好了吧?”

柳三爺跟着笑着點點頭說道:“都已經準備好了。”

我師傅起身以後看着我們說道:“那咱們出發吧!”

說完以後柳三爺點了點頭,我們幾個人便一起走出了茅草屋,很快,我們幾個人就往出走了,走到我家的時候,我師傅看着我說道:“小貴,這鬼王今天晚上必定會來奪你的性命,所以你要照顧好自己。”說到這以後我師傅掏出來三張黑色的剪紙遞給了我。

我接過這剪紙的時候下意識的看了一眼,這上面都是經文加持過的剪紙,我師傅能給我拿出來三張已經很不容易了,因爲我師傅加持的經文不是普通的經文,而是巫術阿曼經文裏的薩滿經,這種經文的加持難度非常的高,可以說成功率是非常低的,我是做不出來。

我接過這剪紙的時候忍不住感激的看了一眼我師傅,我師傅笑着摸了摸我的腦袋對着我說道:“行了,別想太多了。”

我跟着嗯了一聲以後便跟着我師傅一起進了我家裏的院子,進了院子的時候我整個人都驚呆了,這院子裏放着一個祭壇,還有無數的黑色紙人還有一些扎紙,扎紙應該是柳三爺做的,而這些黑色的紙人應該是我師傅提前跟柳三爺說好的。

柳青兒這個時候得意的看了我一眼說道:“這些都是我和我師傅做出來的。”說到這以後柳青兒頓了一下“黑色的剪紙是邱爺叮囑佈置的,而扎紙人是我和我師傅做的,怎麼樣,看着不錯吧?”

我師傅在一旁摸着自己的鬍子滿意的笑了起來“可以,要的就是這樣,看樣子咱們有七成的把握可以對付這鬼王了。”

柳三爺跟着在一旁哈哈哈的笑了起來:“不管今天來的是人是鬼,今天都會讓他留下來的!”柳三爺的笑聲此時也非常的爽朗。

柳青兒跟着嘿嘿的笑了笑,看着我說道:“這鬼王今天要是來的話,就算不留在這裏,也得斷胳膊斷腿的。”

我跟着感覺心裏一陣好笑,且不說這鬼王是不是實體,就算是實體,想讓鬼王斷胳膊斷腿,怕是沒那麼容易吧?

柳青兒看着在一旁笑着的話,沒好氣的說道:“你笑個屁啊,我說的不對嗎?”

柳三爺跟着在一旁沒好氣的說道:“青兒,怎麼跟你哥哥說話呢?”

柳青兒看了我一眼吐了吐舌頭便不再繼續說話了,不過我早就已經習慣了柳青兒對我這幅樣子了,所以心裏自然也就沒有跟他計較什麼了。

我們走進了院子的時候,我突然看到院子的頂處居然還有我師傅的那面銅鏡,這銅鏡高高的掛在那裏,特別的顯眼。

而這個時候柳三爺看着柳青兒說道:“青兒,跟我過來!”

柳青兒哦了一聲以後便跟着三爺走了過去,到了祭臺前的時候,那祭臺上還放着三尊雕像,想來應該是三清天尊,果然,柳三爺這個時候拿出來三炷香,柳青兒也跟着拿出來三炷香。

柳三爺跟着看着眼前的三尊像,一臉虔誠的樣子說道:“三清真人在上,弟子柳三通攜徒弟柳青兒,今日開壇做法,望三清在上,多多保佑弟子懲奸除惡。”

柳青兒這個時候也跟着開口說道:“三清在上,弟子柳青兒與師傅柳三通,今日開壇做法,望三清在上,多多保佑弟子,馬到功成。”

跟着柳三爺點點頭以後便和柳青兒一起鞠了三躬,完事以後,柳三爺便將手裏的三炷香插在了香爐裏面,柳青兒也跟着將手裏的三炷香插在了香爐裏面。

我和我師傅就在一旁看着他們,等着拜完了以後,我師傅跟着開口說道:“咱們現在就只能等了,等着鬼王和他的手下出現了。”

柳三爺點點頭說道:“是的!”

說到這的時候,突然一陣陣的冷風颳了過來,我一陣不詳的預感瞬間涌了上來,這陣冷風越刮越大,甚至開始狂暴了起來,周圍的剪紙都發出咿咿呀呀的聲音,好像感應到了什麼一樣。

我師傅跟着掐指一算以後,擡頭看了一眼那掛滿了的黑色紙人以後,跟着開口說道:“沒有想到來的這麼快。”

而周圍的狂風也越刮越厲害,甚至有些刺骨的感覺,而隨着這狂風的出現,這周圍開始發出了各種怪叫聲,這怪叫聲聽得我一陣陣頭皮發麻的感覺,我看了一眼我師傅他們,除了我師傅和柳三爺的臉色比較正常,柳青兒此時臉色也不是太好看的。

我跟着深呼了口氣,強行鎮定了一下自己的思緒了,平靜下來以後,我整個人直直的看着院子裏的一切,這狂風果然越刮越厲害,而且這狂風的顏色也漸漸的變成了黑色。

而就在這個時候,柳三爺看着柳青兒大喝一聲“青兒,接劍!”

柳青兒下意識的回過頭,一把銅錢劍衝着柳青兒就扔了過來,我看着這把銅錢劍異常的眼熟,之前柳三爺用過這把銅錢劍,子午銅錢劍,我見過的,可以說這子午銅錢劍相當於一個古董了,其劍身的陽氣不言而喻。

柳青兒結果子午銅錢劍以後,跟着衝着柳三爺點點頭說道:“我明白了,師傅。”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院子裏出現了幾個影子,而這些影子裏面都是一些飄渺的惡鬼,我根本沒有看打鬼王的影子。

慕少,別來無恙 而我師傅這個時候淡然的樣子摸了摸自己的鬍子看着眼前的惡鬼說道:“鬼王呢?怎麼?只有你們這些小傢伙麼?”

我師傅這句話剛剛說完以後,突然那鬼王的影子一下子就出現了,我師傅跟着開口說道:“鬼王,你終於還是來了。”

而這個時候那鬼王擡起頭看着我師傅說道:“邱明子,數十年前,你接替了徐半仙將我鎮壓在了亂葬崗,你沒有想到我終有一天還是會出來的吧?”說完這句話以後那鬼王異常猖狂的笑了起來“哈哈哈哈,我終於還是出來了。”

而那鬼王龐大的身軀就站在我們的面前,此時我感覺自己在鬼王的面前顯得非常的微不足道。

而這個時候我師傅跟着笑了笑,說道:“數十年前能鎮壓你,今日就能將你魂飛魄散!”說到這以後我師傅整個人的氣勢瞬間上升了不少“你當真欺負我們圈子裏沒人了是嗎?”

那鬼王這個時候哈哈哈的笑了起來“邱明子,我今天來這裏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我要這小傢伙。”說完以後那鬼王用那乾枯的手指了指我繼續說道:“我要用這小傢伙的魂魄給自己療傷。” 202 對付鬼王(2)

我師傅跟着哈哈哈的笑了起來“鬼王,你未免想的也太簡單了吧?”

“我放過你們所有人,我只要這個小傢伙!”鬼王說完以後頗有興趣的看着我。

我師傅跟着笑了起來“如果我要說不呢?”

“那就沒有什麼可談的了,如果你不同意,那麼今天你們所有人都必將葬生於此。”說到這以後鬼王的氣勢也變了“我存活了近百年,自然還是有些道行的,你們這些小輩我還是沒必要放在眼裏的。”

暴躁王妃在線種田 我師傅跟着臉色也變了“鬼王,今天既然你來了,那麼你就註定要留在這裏了。”說到這以後我師傅頓了一下“即使這小傢伙不是我徒弟,我也要保他,邪不勝正。”

我師傅的這句話說完以後,周圍的狂風又一次颳了起來,好像是在宣泄着什麼,在這無盡的宣泄之中,一場大戰即將展開了。

我看向柳三爺的時候,柳三爺也是一臉嚴肅的樣子看着眼前的鬼王,說確切點,更像是如臨大敵一般的看着眼前的鬼王,而這鬼王自然也是不在意的樣子看着我們幾個人,或許這鬼王真的有本事不在意我們的存在。

而這個時候鬼王點點頭說道:“好吧,那就動手吧。”說到這以後鬼王頓了一下“衆惡鬼隨我一起殺了他們!”

而這個時候周圍的那些虛無縹緲的惡鬼,發出嗷嗚以及嗚嗚的聲音,如同聽懂了鬼王的話一般,跟着我還沒說話的時候,我師傅和柳三爺一個箭步已經衝了上去。

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我心裏自然也明白,真的要動手了。

就在這個時候柳青兒回過頭看着我說道:“小貴哥哥,要小心了!”

果然,這句話剛剛說完的時候,旁邊離我最近的一直惡鬼衝着我就撲了過來,我完全沒有預料到這惡鬼的會這麼快就動手,跟着猛地向後退了幾步,擡手準備甩出去一張剪紙,嘴裏默唸了一句口訣以後,淡淡的吐出來一個字“破!”

跟着那剪紙“嘭”的一下子就炸開了,那惡鬼直接就被炸飛了出去,而這個時候更多的惡鬼衝着我和柳青兒撲了過來,柳青兒那邊還好點,手裏有子午銅錢劍,而我則是閒的狼狽了許多,沒有法器,只能依靠這剪紙,動作上首先就慢了下來。

柳青兒這個時候也意識到我這裏比較吃力了, 跟着她一個箭步衝到了我的旁邊,看着我說道:“小貴哥哥,我們一起!”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看着柳青兒說道:“要小心了!”

這句話剛剛說完以後,一個惡鬼衝着我和柳青兒的身前就撲了上來,我看着這惡鬼異常醜陋的嘴臉以後,下意識就是一張剪紙扔了過去,那剪紙扔過去以後,頓時將那惡鬼的臉上炸出了一個大洞,跟着邊上的另一個惡鬼又一次衝了過來。

我還沒有掏出來符紙的時候,那惡鬼已經到了我的身前,而柳青兒這個時候一下子就擋在了我的面前,揮舞着手裏的銅錢劍,一劍就刺到了那惡鬼的鬼門上,頓時那惡鬼發出嗷嗚的慘叫聲以後,渾身冒着白煙就開始消散了起來。

這個時候趁着可以喘氣的功夫,我下意識的看了一眼我師傅那裏,而柳三爺和我師傅此時兩個人對着鬼王你來我往的戰鬥着,而那鬼王看着也是頗爲吃力的樣子。

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我就放心了不少,就在這個時候,我剛剛回過思緒的時候,一隻飄渺的惡鬼衝着我的身前就撲了上來,指甲異常的尖銳。

我正準備掏出來剪紙的時候,柳青兒一把就將我推開了,嘴裏嬌喝一聲“小心!”

被柳青兒這麼推了一下子以後,我整個人險些倒在地上,這柳青兒的力氣還真不小呢。

而那撲向我的惡鬼,直接就撲了個空,而周圍此時的惡鬼像是殺不完了一樣,源源不斷的出現着,但是我手裏的剪紙終究是有限的,如果想解決這惡鬼,單憑我手裏的剪紙,怕是沒有那麼容易的,而現在我還有一個辦法,那就是施術,或者太極步。

而施術我並不擅長,甚至我根本不會多少術法,那就只有一個辦法了,太極步,但是太極步需要時間,而周圍如此多的惡鬼,我即使可以分心,也很容易被中斷的,想到這以後我看了一眼柳青兒,此時只能依靠柳青兒了。 203 對付鬼王(3)

我當即深呼了幾口氣以後,衝着柳青兒搖了搖頭說道:“我沒事,你呢?”

柳青兒依舊是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對着我說道:“我感覺太累了,這些惡鬼像是殺不完一樣。”

我跟着哈哈的笑了起來“是啊。”說罷,我掃視了一眼這周圍的惡鬼。

而這些惡鬼依舊是虎視眈眈的樣子看着我們,很是畏懼我和柳青兒了,我跟着看着他們哈哈哈的笑了起來“來啊,繼續動手啊!我要讓你們一個個全部魂飛魄散!”

而此時那些惡鬼虎視眈眈的看着我柳青兒,卻依舊是沒有動手,而經過我和柳青兒剛剛和這些惡鬼的惡戰到現在,這些惡鬼已經有所畏懼了。

趁着這些惡鬼還沒有回過神的時候我和柳青兒衝着我師傅和柳三爺那邊看了過去,而那惡鬼此時龐大的身軀還在遊刃有餘的對付着我師傅和柳三爺,而此時柳三爺和我師傅的臉色也好不到哪裏去,而我此時也決定了,只有快些解決了這些惡鬼才能去幫我師傅和柳三爺。

想到這以後我看了一眼柳青兒,柳青兒很快理解到我的意思,衝着我點點頭,跟着就在這個時候我和柳青兒趁着那些惡鬼還沒有想動手的時候再一次動手,我剛剛走上前以後,掏出來自己的剪紙順勢衝着一個惡鬼就扔了上去。

那惡鬼下意識的躲開了我的剪紙,周圍的惡鬼看到我們動手以後,再一次奮不顧身的衝了上來,柳青兒依舊是在那裏揮舞着自己手裏的子午銅錢劍,我則是站在遠處,那着剪紙對付着那些惡鬼。

夏日的小雨 而此時整個院子裏非常的亂,剪紙到處飛舞着,而柳青兒則是揮舞着自己手裏的銅錢劍,這些惡鬼源源不斷的衝着我和柳青兒撲了上來。

就在這個時候我剛剛準備擡手扔出一張剪紙的時候,突然之間,一個惡鬼衝了過來,一下子就竄到了我的面前,一把就耗住了我的脖頸處,我跟着猛地從自己的口袋裏摸出來一張剪紙,順勢衝着那惡鬼就扔了過去,那惡鬼一下子就被我的剪紙炸到了。

跟着嗚嗚嗚的聲音發了出來,這個聲音聽起來甚是詭異,而這個時候柳三爺回過頭衝着我和柳青兒看了一眼,跟着一邊對抗着鬼王一邊對着我們嘶吼道:“青兒,小貴,用紙人和紙紮對付這些惡鬼!”

聽到這以後我看了一眼柳青兒,對啊,院子裏還有無數的剪紙和紙紮呢,我怎麼就沒有想起來呢,想到這以後我此時腦子裏瞬間就想起來我師傅教過我的東西,怎麼來操控這些紙人了。

跟着我點點頭以後,嘴裏大喝一聲“剪紙控魂!衆魂速速聽命!開!開!開!”隨着開字唸完以後,那些周圍貼在院子裏和樹上的剪紙紛紛飛了出去。

衝着那些惡鬼就飛了上去,而那些惡鬼現在的對手就不是我了,而是這些剪紙了。

柳青兒這個時候見我將這些紙人操控起來以後,嘴裏也跟着嬌喝一聲“急急如律令!”

這寫紙紮人的如同魁梧的將軍一樣衝着那些惡鬼就撲了上去,看到這一幕幕的時候我心裏一下子就放鬆了不少,看來這樣可以減輕我和柳青兒很多壓力了。

而這個時候柳青兒將自己手裏的子午銅錢劍收了起來,很快,她從自己的口袋裏摸出來幾張符紙,我也跟着掏出來自己的剪紙,隨後對着這些惡鬼的面門上猛地就貼了幾張上去。

一時之間,這些惡鬼分身無暇,所以只能被動讓我和柳青兒將剪紙和符紙貼在他們身上,最後這些惡鬼面對的就是魂飛魄散。

而就在我貼的整起勁的時候,突然之間身體裏的力量開始流失了,我一下子就意識到了,這是天道的力量,馬上要流失了,這力量一旦流失了,我怕是就會很虛弱了。

果然,當這些天道的力量流失了以後,我整個人虛弱了很多,而柳青兒這個時候一眼就看出來我的異樣了,跟着下意識的問道:“小貴哥哥,你沒事吧?”

我咬了咬牙,衝着柳青兒倔強的搖了搖頭說道:“沒事,速戰速決,一定要將這些惡鬼全部解決掉。”而趁着現在這些剪紙和紙紮還有靈力的同時,如果這些剪紙和紙紮一旦失去靈力,我們則需要面對的就是惡鬼了,而我體內天道的力量已經流失了,身體多少已經有些匱乏了,所以只能趁着這些紙人以及紙紮沒有失去靈力前奮力一戰。

柳青兒看着我的臉色跟着嘆了口氣說道:“小貴哥哥,你還是別倔強了!”

我搖了搖頭,手裏卻還在拿着剪紙不停的貼向這些惡鬼,此時體內已經沒有什麼力量了,我甚至非常的困,但是還是要憑着腦海裏的一股意念讓自己堅持了下去。

柳青兒此時的速度也不慢,我們兩個不知不覺中已經對付了很多惡鬼了,現在剩下的只有十來只惡鬼了,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我心裏算是放了下來,剩下的惡鬼應該就好對付的多了。

想到這以後我擡手拿着自己的剪紙順勢就貼在了一個離我最近的惡鬼身上,那惡鬼被我的剪紙貼上以後,嗚嗚嗚的慘叫了起來,跟着渾身冒着白煙,漸漸的消散了起來。

而這惡鬼魂飛魄散以後,卻還是異常猙獰的看着我,我看到他猙獰的表情以後,下意識擡手又是一張剪紙貼在了面門,跟着“嘭”的一下子,這惡鬼徹徹底底的煙消雲散了。

看到這惡鬼煙消雲散了以後,我跟着冷笑了一聲,拿着手裏的剪紙準備衝着另一隻惡鬼貼上去的時候,那惡鬼率先就反應過來了,衝着柳青兒那邊就撲了過去,而柳青兒的反應也是非常的快,拿着手裏的剪紙一下子就貼到了那惡鬼的面門上。

跟着那惡鬼直接煙消雲散了。

而這個時候周圍的惡鬼也越來越少了,但是我的身體卻越來越虛弱,這就是天道力量的後遺症,每次用完天道的力量以後我的身體都會匱乏,疲憊,甚至進入非常虛弱的狀態。

現在的我就是這樣一個狀態,虛弱,疲憊的感覺,只想好好的躺下來睡一覺,但是我卻知道,此時的我不能躺下來,更不能倒下,因爲眼前還有這麼多的惡鬼要處理。

就在我走神的這一陣,就聽到了柳青兒的一聲嬌喝聲“小心啊!”

我下意識的回過頭,只見一隻惡鬼不知道什麼時候從我的身後竄了出來,看着那惡鬼猙獰的臉龐,我準備掏出來自己手裏的剪紙的時候發現已經晚了,那惡鬼已經抓到了我的脖子上,順手就將我拎起來了,外加此時的我非常虛弱,想要掏出來剪紙都非常的困難。

柳青兒看到這一幕以後,跟着一下子就把自己的子午銅錢劍拔了出來,衝着那惡鬼的面門就刺了上去,那惡鬼慌忙之中就將我扔在了地上,我一個沒站穩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柳青兒跟着嬌喝一聲“急急如律令!破!”說着話,柳青兒的符紙隨手就扔了出去,那符紙剛剛觸碰到那惡鬼的時候,“嘭”的一聲巨響,那惡鬼便被這符紙炸的魂飛魄散了。

柳青兒這個時候趕忙走到了我的身旁,一臉關切的樣子看着我問道:“小貴哥哥,你沒事吧?”

我有些虛弱的搖了搖頭說道:“我沒事。”

柳青兒跟着臉上閃過一絲不忍“你的臉色真的很難看,你別戰鬥了,剩下的交給我吧!”

我回過頭看了一眼那惡鬼,除去被剪紙殺死的,還剩下三隻惡鬼,於是我衝着柳青兒點了點頭說道:“好!”

而這個時候柳青兒點點頭以後,將我攙扶了起來,扶到了院子的樹下,跟着柳青兒擡手拿着剪紙順勢就貼在了惡鬼的面門上,速度也非常的快,我不得不說,短短几天的時間柳青兒符紙的造詣就上升了一個臺階,這種飛速的進步是我沒有預料到的。

不得不說,柳三爺收的徒弟絕對不是平常人,柳青兒自然也不是什麼普通人,要麼聰慧過人,要麼慧根極高的。

想到這以後我深呼了口氣,看了一眼我師傅那邊,而我師傅和柳三爺兩個人此時也是非常的狼狽,衣服都被那惡鬼抓破了,頭髮也特別的亂,就連那之前整齊的鬍子現在都非常的凌亂,看來了狼狽,甚至有些邋里邋遢的感覺。

第一次見到我師傅和柳三爺聯手對付一樣東西到現在還沒有結束,除了之前的山精,這鬼王絕對算得上了。

柳青兒這邊還在對付着那兩隻惡鬼,手裏揮舞着銅錢劍,而那惡鬼撲上去的那一瞬間,柳青兒手疾眼快的揮舞着銅錢劍衝着那惡鬼的面門就刺了上去。

那惡鬼被刺中面門以後,直接渾身冒起白煙,然後魂飛魄散了,看到柳青兒的樣子我心裏放心了不少,開始還有些擔心他對付不了那惡鬼呢,沒有想到柳青兒對付起來居然也是如此的輕鬆。 204 對付鬼王(4)

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我心裏放鬆了不少,跟着我長長的出了口氣,而此時還剩下最後一隻惡鬼,院子裏此時也顯得非常的凌亂,整個院子裏滿地的剪紙還有碎裂的符紙,看起來頗爲的狼藉。

我打眼望去的時候我師傅和柳三爺還在和鬼王對峙着,只見我師傅這個時候猛地一跺腳,手裏一下子飛了好幾十張的剪紙,黑色的剪紙嗚嗚啦啦的飛了出去,看的特別的詭異。

而那剪紙剛剛飛過去的時候,柳三爺在一旁跟着默唸了一句口訣以後順勢寄出去一張符紙,跟着那符紙隨着那幾十張剪紙一下子就都貼在了鬼王的身上。

就在這個時候那幾十張的剪紙和符紙如同一個炸彈一樣“嘭”的一下子就爆炸了,整個院子裏都傳來了一聲巨響,好在我家周圍沒有什麼別的人住,索性沒有引起太大的動靜,不然的話這麼大的動靜,肯定會引起別人的注意的。

而那鬼王被這些符紙剪紙傷害到了以後,只是一會的功夫,那煙霧之中的鬼王再一次出現在了我們的視線裏,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我心裏一陣心驚,如果這是一個普通的小鬼或者惡鬼這個時候估計早就炸的連沫都不剩了,可是這鬼王居然跟沒事人一樣,煙霧過後又清晰的出現在了我們的視線裏。

我此時也爲我師傅和柳三爺他們捏了一把汗,我也不知道他們到底能不能對付的了這鬼王了,這七成的把握在我看來怕是沒有那麼容易了,想到這以後我不禁深深的吸了口氣,心臟都快跳到了嗓子眼裏了。

很快,我便起身了,而柳青兒這個時候手裏還在揮舞着手裏的子午銅錢劍,而那最後一隻惡鬼彷彿沒有那麼容易對付,而柳青兒此時也是非常的吃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