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知道你們今天肯定會來看守所接葉阿姨,所以一直在這裏等你們,剛纔我……”王曉雨說着,用一種羞澀的眼神看了眼劉波,說道:“就是太激動了。”

劉波頓時感覺到頭皮發麻,大姐,你說話就好好說啊,你用那種眼神看着我幹什麼?

“劉波,我能想到的,就是你了,只有你能救我媽媽。”王曉雨開口說道,臉上幾乎是梨花帶雨。

看到劉波好像還有些猶豫不決,她連忙又說道:“劉波,我知道這件事情,我家做的不對,我爸爸不應該陷害葉阿姨,可是現在我爸爸已經主動承認這件事情是他做的,他也要坐牢。我爸爸已經坐牢了,如果我媽媽再出事的話,我以後就是孤兒了。”

“劉波,要不然,你幫幫她吧。”葉藝林心地善良,聽到這樣的話,頓時起了惻隱之心,雖然王家對不起他們,但這畢竟是王軍犯的錯,王曉雨不應該承擔這個後果。

“好了,你不要着急,這件事情,我會幫你解決。”劉波搖了搖頭,遞給王曉雨一個放心的眼神。

王曉雨這才鬆了一口氣,對着劉波連續鞠躬:“謝謝,謝謝你。”

“昨天那幾個人……”劉波口中呢喃着,事情,有些不好辦啊,首先,要找到那個花臂大哥。

這般想着,劉波直接撥通了胡剛的電話,胡剛很快了解清楚了狀況,給劉波打了保證,一天之內,保證找到那個花臂大哥。

王曉雨懸着的心,這才放下來大半,但依舊很是擔憂,不知道那些人會不會喪心病狂,對母親做出一些不好的事情來。

花臂大哥畢竟是放高利貸的,經常在外面跑,並不是什麼神祕人物。

胡剛很容易就找到了花臂大哥的所在,請示了一下劉波,就要直接把花臂大哥給擄過來。

不過,劉波卻是攔住了他:“先不要打草驚蛇,看看他們的大本營在哪裏。”

花臂大哥有一個小額貸公司,不過,那個公司,只不過是表面而已。

在花臂大哥背後,有一個賭場,那,纔是他真正賺錢的地方。

王軍就是在這個賭場裏面,被花臂大哥坑了,才欠下八十萬,一個月的時間,利滾利就是兩百萬。

劉波,胡剛,小武等幾個人,一路跟蹤花臂大哥,很快,就找到了花臂大哥的地下賭場。

“怎麼進去?”看着周圍一片荒涼,還有門口守着的那幾個人,劉波就知道,他們進不去。

“大哥,你還想進去啊?那個花臂認識我們,進去,豈不是送死?”胡剛有些無語的看着劉波。

啪,劉波在他的腦袋上面拍了一下,說道:“我當然知道進去很不妥,但是畢竟救人要緊。”

“那也不能以身涉險。”胡剛咕噥着。

“好了,劉少做出的決定,我們自然要無條件完成,我們現在,需要一個領路人,帶我們進賭場。”小武在一旁開口說道。

幾個人頓時抓瞎了。

京城他們並不熟悉,更何況是地下賭場這樣高端的地方了,他們更是找不到領路人。

“胡剛,你是在京城混的吧?應該認識一些人。”劉波突然看向了胡剛,其餘諸人,也看向了胡剛。

夫人每天都在線打臉 ,說道:“說起來,我還真的認識一個人,不過,對方知不知道這個賭場,我就不得而知了。這個人很喜歡賭博,而且賭技很好,就是運氣不怎麼好。”

在劉波的眼神下,胡剛打了一個電話。

“喂?”電話那頭,傳來了一個萎靡的聲音。

聽聲音,是一個女子,估計氣色不太好。

劉波倒好,但小武等人,面色微微一沉,就這樣的病秧子,能幫上忙?

“趙小藝,你知不知道京郊有一個賭場?”胡剛對着電話那頭說道。

“賭場?知道啊,怎麼了?”趙小藝的聲音傳來,胡剛頓時激動道:“那你能不能帶我進去?”

“你算什麼東西,我爲什麼要帶你進去?再說了,你也沒錢,進去立刻就要被趕出來。”趙小藝說道,完了還低聲咕噥了一句:“我也沒錢。”

胡剛苦笑,他的確沒錢,否則也不會幹綁架這種事情了。

這時,劉波直接伸手,把電話拿了過來,說道:“喂喂,聽得到嗎?”

“你是誰?”趙小藝問道。

“你不用問我是誰,我聽說你很喜歡玩?我這裏有五千萬,你立刻過來,帶我們進這個賭場,這五千萬今晚就隨便你怎麼玩。”劉波呵呵笑着說道。

“你想用錢收買我?”趙小藝那萎靡的聲音陡然見一收,變得有些冰冷。

“一個億。”劉波直接無視了她冰冷的聲音,報出了一個數字。

“你們在哪?”趙小藝的聲音瞬間變得溫柔,說道。

劉波直接一個定位發過去。

趙小藝丟下一句十分鐘就到,掛斷電話,朝着這邊趕來了。


可是,劉波他們剛剛纔等了五分鐘多一點,就聽到劇烈的發動機咆哮聲由遠及近,一道光從遠處照射過來,緊接着,就是刺耳的剎車摩擦聲,一兩造型誇張的不像話的車子,停在了劉波面前。

車門打開。

從上面下來兩個人。

兩個美女,其中一個,劉波還認識,直接瞪大了眼睛,說道:“你怎麼來這裏了?”

“呵,我說是誰,要給一億出來,原來是你,那就不奇怪了。”秦璃一看到劉波,就直接呵呵冷笑道。

“這位就是趙小藝了?”劉波看向了另外一名美女,笑着說道。

“嗯。”趙小藝點了點頭,道:“我的錢呢?”

“你賬號。”劉波問了一下,然後手機轉賬,趙小藝拿起手機一看,自己多了一個億。


“還真是。”趙小藝點了點頭,道:“我現在帶你們進去。”


“不用了,你帶我和她進去就可以了,胡剛,你們幾個在外面等。”劉波搖了搖頭,人太多了反而不好,有秦璃在,就完全沒有問題了。


“這…”胡剛有些猶豫。

不過,小武卻是連連點頭,開玩笑,他可是見過秦璃這個女魔頭出手的,太可怕了,劉波不讓他進去,他完全同意。

“你這兩天跑到哪裏去了?知不知道我差點被斧頭砍死?”

走在路上,劉波瞪了一眼秦璃,這個女人,一消失就是兩天。

“不是你說你跟女朋友見家長不需要我嗎?”秦璃看着劉波,好笑的說道。

劉波對這個女人頓時無語,可能這就是高人吧,對什麼都不在意。

對於秦璃,劉波也格外好奇,秦璃,好像就只喜歡車子。

三個人很快來到了大門口。

“喲,這不是趙小藝嗎?有一段時間沒來了吧?”守衛的人顯然認識趙小藝,笑呵呵的打招呼。

趙小藝指着劉波還有秦璃,說道:“這兩位是我的朋友,一起進去玩玩。”

“知道知道,你帶來的人,就絕對沒有問題。”守衛笑看着趙小藝。

這時候,從劉波他們後方,走過來一個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摟着一個花枝招展的女人。

中年男子看到劉波他們,一臉輕蔑的說道:“哪裏來的小屁孩,身上有幾百塊回去買棒棒糖吧,跑到這裏來幹什麼?”

“我進去玩玩。”劉波笑眯眯的說道。

“玩玩?看你們三個一身破爛,小心待會兒輸光了,被人丟出來。”中年男子絲毫看不起劉波,在身邊女人背後用力的揉了揉,對着劉波挑釁道:“看到了沒有,這樣才能進去。”

劉波見狀不由看了一眼秦璃,後者冷冷道:“你敢亂想,我把你第三條腿打斷。”

“我想個屁啊,是這個傢伙,他侮辱你,你不揍他?”劉波聳了聳肩,這個女人,還真是想的多。 “他怎麼侮辱我了?”秦璃有些好奇。

就連那中年男子,也有些好奇,看向了劉波。

“你看,他剛纔做出那樣的動作挑釁你,意思就是讓我做同樣的動作,這還不算侮辱?”劉波說道。

中年男子聽了,頓時氣結。

特別是看到秦璃一臉凝重的點頭之後,更是氣的渾身發抖。

吧嗒,秦璃一腳踹了過去,中年男子還有那個女人頓時慘叫一聲,滾做一團。

動作之快,就連那幾個守門的,都沒有來得及阻止。

“啊!”中年男子在地上痛呼。

“你幹什麼?敢在這裏鬧事?”幾個守門的瞬間反應過來,對着秦璃怒目而視。

秦璃一臉無所謂,說道:“他挑釁我,就應該承受代價。”

“啊,我要你死,你們幾個,還愣着幹什麼?我可是你們的大客戶,在這裏被人打了,你們要給我一個交代,否則我以後再也不來了。”中年男子從地上爬起來,冷着臉叫囂。

那個女人也爬了起來,身上好幾處裸露的肌膚,都被擦傷了,滲透出來一絲絲鮮血。

幾個守衛瞬間也知道事情的嚴重性,朝着劉波三人就圍了過來。

“你們幹什麼?我可是你們的大客戶,他侮辱了我們,你們反而要幫他?”劉波冷冷的看着那幾個守門的說道。

“你算什麼大客戶!還有趙小藝,我們都認識,窮鬼一個,要不是看到你經常帶人過來送錢,你以爲你能帶人進去?”守門的一臉冰冷看着劉波他們,口中說出更加讓人心中發冷的話語來。

“廢話少說,動手!”幾個守門的,直接衝了過來。

只見到,劉波大手一揮,道:“停下!”

他看着幾名守衛,道:“你們這是在犯罪,我今天可是帶了一億過來,你們要是得罪了我,我轉身就走。”

“你?一億?”幾個守衛顯然不信。

那中年男子也在叫囂:“小子,你能夠拿出一億,我他媽把這道大鐵門給吃了!”


“呵呵,老子現在就進去換籌碼,希望你待會兒能夠吃得下。”劉波冷冷道丟下一句話,直接朝着裏面走去。

“站住。”一名守衛喊道。

可是,劉波頭也不回,丟下一句話來:“你讓我站住,我立刻就走,我若是真的囊拿出一個億,你明天就要餵魚你信不信?”

冰冷的話語使得那守衛頓時沒有了聲音。

一行人跟着劉波,直接進入了地下賭場。

劉波直接來到前臺。

前臺站着一個漂亮的小姐姐,看到劉波過來,也沒有在意,她一眼就看出劉波不是什麼有錢人。

可是,劉波下一句話,就給她嚇懵了:“給我換一個億!”

“什麼?”那小姐姐直接懵了,一個億?她沒聽錯嗎!

“就是一個億,趕緊的,我怎麼給錢?”劉波一拍桌子,豪氣無比。

“呵呵,說的老子都差點信了。”後面那中年男子冷着,走了過來,對着那幾個守衛說道:“你們還不趕緊把他抓起來毒打一頓,否則老子今天這五百萬就不換了。”

幾個守衛一聽五百萬,頓時冷眼看向劉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