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將陳文睡大覺不管龍鱗的事情跟張嫣說了,張嫣卻微微笑了笑:“因爲我們不去找龍鱗,張家家主肯定

會去找的呀,他們肯定又拿不到龍鱗,但是張家家主很厲害,到時候肯定會逼得蕭宏將龍鱗拿出來拍賣,好脫手的。”

我瞬間就明白了,伸手過去摸了摸張嫣臉蛋,因爲在建文帝陵墓之中將手割破了,現在依舊有效果。

胖小子和謝嵐兩人隨後也跟着韓溪一起出去玩兒去了,這裏魚龍混雜,只讓他們在附近走走,沒敢讓他們離得太遠。

整個晚上,我都坐在椅子上坐着,無聊了將金蠶蠱取了出來,給它弄了些鮮血。

次日一早,陳文在敲了敲門,再次揹着手進來,張嫣等人一見陳文,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陳文皺了皺眉,率先走到了張嫣面前,也滿臉笑意看着張嫣,而後伸手擡起了張嫣的下巴:“來,擡起頭來,讓寡人看看。”

我皺了皺眉,他調戲張嫣這毛病又犯了,不過逗了一句後,說:“笑什麼?”

我幫張嫣回答了:“你進屋的姿勢太滑稽,跟七十歲來頭似得,不笑纔怪。”

陳文卻稍微愣了下:“我還以爲挺帥的呢,不過自信的人最帥,是不是,姑娘?”

“恩。”張嫣憋着笑點頭。

陳文而後舉起了手:“各位,準備了。”

張嫣、代文文等人全都擡頭看着陳文,陳文彈了一下手指:“收。”

她們全都在瞬間進入了我的扳指之中。

陳文而後對我說:“走,去大宗交易商會見見昨天那個小年輕去。”

“這麼快?”我說,我還以爲要等幾天呢,至少要等到張家家主將蕭宏騷擾到他無法忍受的時候,我們再去接手龍鱗。

陳文說:“龍鱗只要一現身,張家家主就絕對會現身。蕭宏身邊有一個擁有白色天罡戰氣的鬼魂,是很厲害的級別了,如果見過張家家主,就應該知道他們不是對手,不會再抵抗,現在可以去看看。”

“那是張家家主的執念。”我提醒陳文。

陳文笑了笑:“到那個境界了,身上的頭皮屑都是他自己,更別說是執念。”

早上在路邊攤吃了幾籠包子,而後到了大宗交易商會,在門口有接待的人,攔住我們說:“現在還沒到交易的時間,請回吧。”

我將陳家家主的專屬的一枚祖母綠扳指戴在了右手拇指上,這個人眼光毒辣,馬上認了出來:“原來是陳家主,我馬上通知會長。”

進屋打了個電話,我們隨後進去。

一樓陳列的是各種的金銀玉器,琳琅滿目,奪人眼球。

在旁邊看見了交易中心的地形圖,一樓是金銀玉器交易中心,二樓是名人字畫交易中心,三樓是古董交易中心,四樓是拍賣中心,五樓纔是大宗交易商會

的辦事地點。

僅僅第一樓,就將近兩個足球場大,要是這棟樓買出去,還不知道得多少錢。

“羨慕了?陳家也可以。”陳文說。

我笑了笑:“怕是得好幾百年的積澱。”

陳文笑了笑:“你現在是轉輪王,動用陰司力量,陳家可以在半年時間就超越蕭家。”

“可以這樣?”我忙問,如果可以動用陰司力量的話,我爲什麼不用。

陳文卻呵呵一笑,而後嚴肅說:“不可以。”

不到兩分鐘,一位身着西裝的中年人從樓上下來,見我們後忙伸出了手:“聽說陳家現在換了一位本事了得的少年家主,兩位都是人中之龍,還不知道哪位是陳浩家主?”

“我。”我上前說。

這中年男人一下來就將目光放在陳文身上,因爲我太嫩了,即便聽聞陳家家主是少年,也沒想過是我,問那句話,只是同時來拍我們兩人馬屁而已。

他驚呆住,不過好歹也是見過大世面的人,馬上笑了笑:“果真是少年俊傑,我們會長已經在等待兩位了,請隨我來。”

看他胸前的牌子,是這大宗交易中心的大堂經理。

光從談話能力來看,這人本事不錯,可以勝任此職。

我們隨他到了五樓,進入會長辦公室,蕭宏本滿臉笑意,但是看見是我和陳文後,頓時就愣住了:“是你們。”

“又見面了。”我對他揮揮手。

蕭宏眼中有些懷疑,不過卻從辦公桌後面走了出來,說:“我猜到你們是陳家的人,但是沒想到陳家家主在你們兩位之中。”

說完看向陳文,說:“這位應該就是陳浩家主了吧。”

確實,陳文長得帥,武功高,法術高,一般人都會把他當成陳家家主,我又一次尷尬糾正:“我,我是陳浩。”

所以,永遠不要跟太出色的人站在一起,否則,會很沒有存在感。

蕭宏想得比那位大堂經理要寬廣得多,他是見過陳文的能力的,這樣的人都不是陳家家主,他的身份就很詭異的。

“那麼,這位是?”他目光灼灼看先陳文,想要打聽陳文的身份。

陳文笑了笑:“道士。”

陳文沒有展現全部實力,不過蕭宏知道他是道士的身份之後,釋然了,道士有這份能力不奇怪。

“兩位親自來找我,有何貴幹吶?”他問。

陳文直接說了:“大宗交易商會拍賣的規矩我瞭解一些,接下來龍鱗的拍賣,我們要黑金席位。”

蕭宏擰着眉頭:“你怎麼知道我們要拍賣龍鱗?”

“比起命來,龍鱗就不是那麼重要了。”陳文說。

(本章完) 蕭宏是何等精明的人,聽陳文此言,便猜出陳文已經知道了一切了,問道:“你知道有人來找過我?”

陳文說:“張家家主,世家之中無人可敵,如果你不將龍鱗賣掉的話,你會沒有半點收穫。”

蕭宏笑了笑,而後讓剛纔帶我們上來的那個大堂經理過來,蕭宏到他耳邊說了幾句話,大堂經理稍微有些詫異,隨後轉身出去,不多久時間取回來兩張黝黑的卡,卡上只有07和08兩個編號,再無其他東西。

這兩張卡送到我們手裏,蕭宏說道:“我們大宗交易中心一共只設立了九個黑金席位,這麼久以來,能坐上這個位置的人寥寥無幾,作爲世家家主,你們有資格坐上這個位置,但是,希望你們能做得起。”

“還有坐不起的?”

不就一個位置嗎,既然是拍賣會,位置應該不用給錢吧。

陳文拍了拍我的肩膀,讓我跟他出去了,離開之後,讓大堂經理帶我們去了四樓的拍賣中心看了看,進入其中就逮住了,這裏面足足可以容納數千人,裝修古樸典雅,神祕莫測。

陳文在這裏打量了會兒地形,然後才帶着我回了旅店。。

路上我實在忍不住了,問道:“那黑金席位到底有什麼祕密?爲什麼會說我們坐不起。”

陳文笑了笑:“我還以爲你能掩蓋你的好奇心呢。”而後將大宗交易中心的祕密告訴給了我。

大宗交易中心是蘭陵蕭家出資建立,孔氏家族、琳琅王家、謝氏家族都有入股,是我國現在最大的奇幻之物的交易中心。

大宗交易中心迎來過無數大家族的家主,也應該過無數道門的領袖,他們都沒有選擇坐那黑金席位。

黑金席位又名百夫長黑金位,是身份、財富、尊貴的象徵,一旦坐上那個位置,就證明對拍賣的寶物志在必得,不管別人出價多高,都要用高出對方一倍的價格來拍下寶物。

“要是沒那麼多錢買呢?”我問。

陳文說:“那麼,你就要幫別人負擔三分之一的價格。”

“就是白白幫別人付三分之一?這黑金位也不見得有多好。”我說。

陳文卻搖搖頭:“有好處,這是你一舉成名的機會。”

陳文之後不再多說,我對他最後一句話細細品味了一下,也回屋歇息了。

這一日,龍鱗出世的消息在銀龍古鎮不不脛而走,幾乎所有人都知道傳說中可以讓人長生的龍鱗出世了,有人心生歹意,但是當知道龍鱗現在在大宗交易中心後,馬上就打消了這個念頭,因爲那個地方,不是他們可以沾染的。

龍鱗將要拍賣的消息,也開始流傳開來,大宗交易中心也放出了消息。

接下來僅僅兩天的時間,銀龍古鎮突然熱鬧起來了,絕大

部分是衝着龍鱗而來的。

到了第三天,大宗交易中心開始發放邀請卡,或者別人可以申請邀請卡,只在短短半天時間,就已經完成。

第三天晚上十一點多鐘,大宗交易中心打開,我和陳文進入其中,蕭宏已經在等待我們了,見了我們後說道:“這次你們有競爭對手了,還有人也拿到了我們的黑金席位。”

陳文笑了笑,沒有多過問,蕭宏隨後讓人將我們帶到了黑金席位。

這是是獨立於一般席位的小房間,大小不過二十幾平米,但是進入其中,真如進入了上古祭祀殿堂,即便是茶杯,也都蘊含古樸氣息,桌椅散發自然清香。

從這裏,可以俯視觀看到整個拍賣場的情況,對面也是黑金席位,可以搖搖相望。

我和陳文在這裏坐下,旁邊身着青花瓷旗袍的美貌女子上前輕聲細語問道:“兩位先生需要將光幕打開嗎?”

“一會兒。”陳文說。

光幕就如同單向玻璃,我們可以看見外面,外面卻看不見我們。

這女子退了回去,站在我們身後,唯唯諾諾,看起來頗爲緊張,給我們倒茶的時候身體也在微微顫抖。

陳文看了她一眼。

她馬上恐慌無比說:“對不起,對不起,我是剛來服侍黑金席位這邊的客人的。”

陳文笑了笑:“無妨。”

既然這個位置尊貴無比,如果遇到脾氣不好的,想玩兒死她很簡單,危險和機遇同樣存在,她以前應該訓練過很久時間了,但是真正來了,見到真人了,卻緊張無比。

這時候蕭宏走了進來,對我們說道:“還有十分鐘就要開始了,你們兩位的號碼牌……你們號碼牌呢?”

蕭宏眉頭緊鎖,剛纔給我們倒茶的那女子嚇得噗通就跪在了蕭宏面前:“會長,我……我忘記了,沒拿過來。”

蕭宏呵呵笑了起來,彎腰將這女子給扶了起來。

看她不過剛好二十歲,能混到這個地步,說明有本事,但是畢竟涉世未深,第一次就出了這麼大岔子,還被蕭宏給抓住了,怕是扣工資免不了了。

這樣也好,讓她長長記性。

不過蕭宏卻突然將她提起來,丟得撞到了屋子的牆壁,這女子鼻子中馬上流出了鮮血,疼得流出了眼淚,嘴裏卻還是一句:“對不起。”

蕭宏正要過去扇她,我說:“有必要嗎?牌子忘記了我們自己去拿就是,好歹是你員工,這樣真的合適?”

蕭宏對我笑了笑:“正是因爲你們身份尊貴,所以才必須萬事小心,一丁點誤差都不能出……”

蕭宏的笑容嚇得這女子臉色鐵青,我看了看陳文。

陳文點頭恩了聲。

我這才站起身扒開了蕭宏,說:“牌子

在哪兒?我陪你一起去。”

這女子卻不敢,蕭宏說:“去呀,難道我帶你去?”

她這才一瘸一拐帶着我離開了這屋子,出去後,到了這裏的後臺,見一古樸的盒子,盒子爲沉香木做的,珍貴無比。

她要去取盒子,我見旁邊有一盒紙巾,抽了些紙給她:“擦擦。”

“謝謝。”她低聲說,語氣誠摯無比。

名門夫人之先婚厚愛 等擦完鼻血後,她再說:“對不起,我沒做好。”

“人就是人,沒什麼尊貴不尊貴的,自信的人最尊貴。”我套用陳文前些天那句話,“別把自己放在太卑微的位置上。”

她有些呆滯,看了我幾眼:“恩,以前服侍過黑金席位客人的姐姐們告訴我,說黑金席位的客人很難纏的。”

“能坐上黑金席位的人,至少也是家主級別的,沒那麼不講道理吧。”

我說完後,她搖了搖頭:“我有一個好朋友,就是被黑金席位的客人打成殘疾的。”

我聽後吸了口涼氣,這也太殘忍了。

我看了看她一瘸一拐的腿,剛纔腳踝位置撞在了牆上,受了些輕傷,我彎下腰握住她腳踝,她卻突然抽了回去。

“別動。”我說。

然後念起了咒,這咒是我第一次對外人念。

唸完後說:“走吧。”

她驚奇看了看自己腳踝:“不痛了誒。”

我恩了聲,她這才抱着盒子跟我一同離開,多半是感動的,路上一直忍着沒讓眼淚掉下來,畢竟別人從沒把她當人看帶過。

不過她卻不敢哭出來,因爲蕭宏還在裏面。

等我們進去時,蕭宏剛好從裏面出來,見我後笑了笑:“陳家主,要不然我給你們換一個服務生?”

“不用了,這個挺好。”我說。

蕭宏恩了聲:“預祝兩位拍到心儀的寶貝。”

進入後,她將盒子裏面的號碼牌取了出來,這牌子竟然是玉石打造的,精美無比,上雕刻一個‘肆’字。

蕭宏沒多久時間,就到了拍賣臺上。

很多人認識蕭宏,當蕭宏出現,下面震驚了,沒想到他會親自來主持。

這下滿坐了上千號人,皆發出唏噓聲音。

蕭宏笑了笑:“拍賣開始之前,介紹兩位特別的客人。”

“陳家家主陳浩。”他看向我們這邊。

沒有介紹陳文,因爲他不知道陳文的身份。

當這閣樓的光幕打開,下面人驚呆了。

“我的天,多少年沒人坐那個位置了。”

“另外一位……張家家主。”

張家家主的名字怕是隻有陳文知道。

當我們對面的閣樓的光幕打開時,衆人再一次驚呆了。

(本章完) 這席位的全名叫做百夫長黑金席位,既然是百夫長,就證明它很稀少,但是現在竟然開啓了兩間,共四個黑金席位,怎麼能不吃驚。

“江南的陳家和張家?”他們發問。

隨後他們自己在討論之中得到了答案,確定就是我們。

而我和陳文卻將目光放在了對面的閣樓之中,裏面坐着的正是張家家主和王琳琳。

不過王琳琳現在已經被趕屍術控制了,無法動彈。

當衆人的目光還鎖定跟在我們身上的時候,蕭宏已經開始介紹起了這次拍賣會的重點。

“各位來這裏的目的都是爲了龍鱗,這次也不拍賣其他的東西。”蕭宏說完走到旁邊,將龍鱗上的紅布掀開,“就是這塊玉石,是我親自從鎖龍井之下的建文帝玉棺中取上來的,不會有假。當然,這也要感謝陳浩家主,他們在這其中出了不少力。”

我呵呵笑了:“樹不要皮,必死無疑,人不要臉,天下無敵。”

那塊龍鱗分明是搶過去的,如果不是我們的話,他能從建文帝身上拿到龍鱗?

爲了證明這龍鱗的真假,蕭宏在它旁邊念起了法咒,不多久時間,一股股碧綠色的氣體從裏面蔓延了出來,整個拍賣中心都冷了不少。

蕭宏收回了法咒,說:“我拿到它時間也不久,更多的能力我也無從知曉,你們各位可以自己拿回去好好研究,下面開始拍賣,起價一千萬,每次舉牌最少五百萬。”

“我們怎麼辦?”我問陳文。

陳文說:“你還有多少錢?”

我去查了一下,王家給我的這張卡里面還剩下三百多萬,加上我在巴蜀陳家,奉川趙家的,一共應該還有好幾千萬可以用。

“那你可以舉牌,不過現在舉牌沒用,他們又會叫上去,可以等一會兒。”陳文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