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像逃離,可我卻沒辦法站起身,因爲破碎的衣服根本就遮不住的我身體,我蹲着遮都有些困難,更何況站起來。

可就在這時候,安風陌突然假好心的伸出了手,想要拉我起來。

卻是被我撕心裂肺的吼聲給拒絕了“你還要怎樣?你還要我怎麼出醜你才覺得滿意?安風陌!是不是全世界人看見了我文若的這幅狼狽的模樣你就開心了,爲什麼?你爲什麼要這麼做?明明該充滿恨意的是我不是嗎?”

“對不起……”安風陌表情內疚,他好像也沒有想到會是這個狀況。

裝的像的樣子要不是我自己經歷過來了,我肯定會被他的外表給迷惑,可此刻,我對他除了厭惡和恨意,早就沒有了其他。

而安風陌卻是繼續裝模作樣的把所有的矛頭都指向了電梯跟前那些拿着手機衝我指手畫腳的人。

我只看見了他揚了揚手,也不知道他做了什麼,突然之間,那些人的手機就全部碎成了渣渣。

接着,就似乎有一股無形的力量推着他們一樣,將他們全部推進了電梯裏面,除了還算正常的舒之夏。

其他人早就喊得一聲比一聲高,眼看着電梯要關上的那一刻,我看到了他們每個人眼中的恐懼,就像他們預料到自己會發生什麼一樣。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直帶着辦公室裏面的安安突然出現在了電梯口,緊跟着,我看見那些人的眼中都露出了驚恐的表情。

可在安安踏入電梯的那一刻,電梯門卻突然關上了,周圍安靜的就好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除了捂着臉坐在地上的舒之夏,和捂着身體蹲在地上的我…… ?我看着身旁舒之夏和安風陌兩個人,也就不害臊的站了起來。

反正安風陌早就見了我所有的醜態,而我的這些醜態都是他一手造成的,所以我也沒有什麼好害羞的,現在心中也只有一個念頭,就是趕緊離開這個地方,離開這個讓我想想就噁心的地方。

可是偏偏安風陌這個王八蛋他不肯放過我,哪怕我已經不要這張臉了,準備就這麼走出去他也不肯放過我……

“不許走!”安風陌拉着我的手臂,像一個王者一樣命令着我。

可是我怕卻並不是他的僕人,也不是他的奴隸,更不會什麼都聽他的。

“怎麼?你還沒看夠嗎?”我冷眼拋開了安風陌的手。見他眼中的內疚又多了些,可我卻是認定了他就是裝的。

可偏偏他像個泡泡糖一樣粘在我身上怎麼都撕不掉。

“文若,對不起……”

“放開她!”正在我裸露着身體渾身發抖,卻又無能爲力的時候,我的耳邊突然響起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緊跟着,我就落入了一個冰冷的懷裏。

“對不起,我來遲了。”他說話間一件衣服已經搭在了我的肩上。

我有一瞬間的失神,但是回頭間看見的卻不止是他一個。還有段淺淺……

“你們,你們怎麼來了?”我的驚訝沒辦法剋制,但同時,我也慢慢的退出了蕭流的懷抱,可偏偏他卻在我剛退出他懷抱的時候就將我撤回了自己的懷裏,禁錮的死死的,讓我無法動彈。

“安風陌,我們下週一就打算結婚了,希望你以後不要再騷擾我的妻子。否則,我不敢保證自己會做出什麼事情,比如毀了你的公司……”

“你以爲我會怕嗎?”

“那你的兒子呢?”蕭流的一句話將安風陌堵得啞口無言。而我這回也是徹底的清醒了,我與安風陌,此生怕是再無可能……只是,心口有點莫名的疼。

後來,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被蕭流抱着回到段淺淺家裏的,我只是滿腦子都在思索,我和安風陌到底那裏出了問題,纔會讓我們如今變成這幅模樣。

最終,想來想去,我還是想清楚了一件事,我們之間的問題怕是還是出在孩子身上,只是不知道爲什麼,想起我的安安,我的腦海裏就不由的出現那個小屁孩的樣子,他傲嬌的表情,和他罵我臭女人的樣子。

只不過,那終究不是我的孩子……

“文若,你先換衣服吧。”蕭流將我放在了一個房間裏,轉身看向了段淺淺“可不可以先把你的衣服給她找一套,改天我買一樣的還給你。”

“蕭流,你的眼裏只有她嗎?”段淺淺沒有動,卻是一雙眼睛裏的悲傷讓人觸目驚心。

“她是我的命,只要我還在,就不會讓她受到任何傷害。”蕭流說完頭也不回的走到了外面,隨手關上了門。

只留我和段淺淺四目相對,誰也沒有開口,誰也沒有先收回目光……

“文若……”突然段淺淺先開了口,可她的眼神卻是改成了探究“你到底給他下了什麼**藥,讓他這麼死心塌地,寧願傷害自己也不願讓你受到絲毫的創傷?”

“我……”

“是我太自信了,雖然這次我輸給了你,但我是不會放棄的!”

我剛準備開口,可段淺淺就突然打斷了我的話,說完之後她也不等我的回答,不看我的反映,轉身就從衣櫥了拿出了一套運動服扔到了我身邊。

“自己能動手嗎?”她冷聲說道。

我麻木的點頭“謝謝!”

換好衣服之後我剛要打開門出去,可門就被人一把給推開了。

我慌忙後退了兩步,纔沒有被他手裏的熱湯給灑到,可他卻是緊張到臉都白了。

影帝不撩:國民男神是菇涼 “文若,你沒事吧?是不是燙到你了?”蕭流慌忙放下了手中端的碗。抓住我的手就是一通亂吹……

“我沒事!”看着面前這個男人這麼緊張的樣子,我那顆逐漸冰冷的心也開始熱乎了起來。

“蕭流,我們儘快結婚吧!”我看着他那一頭墨發如今只有幾寸長,這一次,發在內心的說道。

他捧着我的手一愣,擡頭間卻是像個孩子一樣“真的嗎?”

“嗯。”我點了點頭,反握住他的手,這一刻,我似乎懂了,嫁的人不一定是你愛的,但一定要是愛你,這樣,我纔不會一次次的受傷。

“妙兒,我等着一天好久了。”蕭流激動的將我抱入了懷中,可他叫出口的卻是妙兒,雖然我知道妙兒是我,我就是妙兒,但他這麼叫出來之後,我心裏多少還是有點彆扭。

忍不住推開了蕭流,再一次重複遮說道“蕭流,這一世我叫文若。”

“好好,文若,文若……不管你是文若還是妙兒,你都是我蕭流最愛的人。”蕭流繼續語無倫次,我也放棄了糾正,反正不管怎樣,就像他說的,我是妙兒,妙兒就是我,蕭流愛的也是我。

與其被這樣一次次的傷害,還不如找個愛我的,一心一意愛着我的人好好的過日子。

想着,捧着蕭流放開我之後遞給我的湯,就被蕭流拉着出了段淺淺家的門。

我們離開的時候,段淺淺的眼光始終落在我和蕭流的身上,可是我卻沒有一點的辦法,這次,我不打算讓別人給蕭流幸福了,我會努力着自己試試……

可事情往往跟想想的天壤之別……

久久沒有見到蕭流的我爸媽,看見蕭流就彷彿看見了絕世珍寶一樣,恨不得把他扒光衣服檢查一遍。

直到檢查了一番,發現蕭流還像以前那麼神采奕奕之後,我媽也看着我欣慰的點了點頭,我知道,她肯定是以爲我和蕭流已經結束了,所以現在看見蕭流重新出現在她的面前之後才露出這個表情的吧。

“快快快,我們去買菜,你這孩子,也不知道早點說蕭流回來的,你看我和你爸爸什麼都還沒有準備。”我媽侷促的像個孩子一樣,不停的埋怨着我。

我知道自己讓他們二老操盡了心,但此刻,也更加決定要讓他們二老看見我過上安穩的生活。

可我心裏想上千萬遍,還不如蕭流的直接開口……

“爸媽,不用做了,今天咋們全家去外面吃,就當是爲我接風洗塵了。”立在一旁一直任由我爸媽打量的蕭流突然猛不迭的說道。

不止我爸媽,連我都被他突然的稱呼給嚇了一跳。

“蕭流,你怎麼叫我爸媽……”

“不應該嗎?”我話還沒有說完,蕭流就搶先說道“我們馬上就要結婚了,你的爸媽自然也是我的爸媽,遲早都要叫,我本來第一次見面就想叫呢,就怕嚇着爸爸媽媽。”蕭流說着衝我爸媽歉意的笑了笑。

我也被他的細心再一次感動了。

看着我爸媽欣慰的目光,我也努力着扯出了一絲笑容“是啊爸媽,我們去外面吃吧!”

“好好好,你們說什麼就是什麼!”我爸媽笑的合不攏嘴,我媽更是搶先說道,那種感覺,就好像蕭流已經是她的正經女婿一樣。滿臉都是壓抑不住的笑容。

可就在我們收拾好,準備出去的時候,我兜裏面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看着電話上面顯示的陌生號碼,我猶豫了一下還是接了起來。

卻聽見對面響起了一個低沉的聲音。

“怎麼?你真的想和蕭流結婚嗎?你以爲,你真的是妙兒嗎?”

“你什麼意思?你是誰?”我被電話裏面陌生的聲音說的摸不着頭腦,什麼叫我以爲我是妙兒?我本來就是妙兒好嗎? “要想知道真相,來電影院找我,今晚這裏正在播人鬼情未了,相信你會感興趣的。【≤八【≤八【≤讀【≤書,.▽.o√”

那人的聲音很低,是那種刻意的低沉還帶着沙啞,就好像藉助了什麼東西發出的聲音一樣,完全辨不出是男是女。

可這些都不是我該在意的,我此刻在意的是我到底該不該去,但我卻不得不承認,這個人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就成功的勾起了我的好奇心,讓我沒有選擇的餘地。

“好,你等我,我馬上來。”

我說完之後,那人沒有回答就掛了電話,倒是蕭流一臉不解的抓住了我的胳膊。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

看着他一臉焦急的模樣,我慌忙搖了搖頭“沒事,你先去和爸爸媽媽定位置吧,訂好了發短信給我,我去去就回來。”我說着就要往外走。

可蕭流卻抓住了我的手臂“我陪你去。”

他的目光堅定的不容拒絕,但不知道爲什麼,我不想讓他跟我一起去見那個人,明明我都有了妙兒的回憶,但我的潛意識裏面卻還是有點擔憂。

“哎呀,就是我的一個同學聽說我結婚特意爲我做了一個禮物,讓我去取一下。”

“你告訴你同學我們結婚的事了?”蕭流猛地眼睛放光。

我一愣“對呀,不然還要藏着掖着嗎?”

“謝謝你文若,謝謝你願意將我說給你的同學。”

有些時候,蕭流真的像個孩子一樣,比如現在,他就這樣直勾勾的看着我,眼睛裏面除了感激就是無盡的寵溺,我真的沒想到,這麼一個不成形的謊言都能讓他感動到這個底地步,那萬一……萬一我真的不是妙兒怎麼辦?

文若,你胡思亂想些什麼呢!我慌忙擺了擺頭,搖掉了腦海中雜亂無章的思想,握緊了手裏的手機,衝爸媽交代了一番就往外走。

電影院裏我們家不遠,我沒花半天功夫就到了電影院售票的地方,卻是忘了自己身上一分錢都沒帶,根本沒辦法進去。

而就在這個時候,那個售票員突然衝我搖了搖手。

“你是文若吧。”她看着我擺了擺手中的一張票“有位小姐幫你把票買好了,她讓你找到座位先進去等她,她一會就來了。”

售票員笑意滿滿的將一張票遞到了我的手中,但我心中卻有些忐忑,我到底該不該進去呢?進去之後等待我的又會是什麼呢?

此刻,我心中無比的雜亂,我沒有想到電話裏那個發出低沉聲音的會是一個女人,更沒有想到她會先幫我買好票。

而且,到了播放廳的時候,我才發現,偌大的演播廳就我一個人。

現在我就怕那個女人會在暗處偷偷的觀察着我,所以爲了讓自己看起來冷靜鎮定,我還是選擇了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坐了上去。

我的座位號在第二排的十五座,正好在中間,只是我沒有想到的是,我屁股剛放上去,電影突然就開始了。

那個女人說的不錯的,演的電影確實是人鬼情未了,只是當我看見主演的時候,雙手就下意識的抓住了兩旁的扶手。

我怎麼也沒想到這部電影的主演會是付錦和舒之夏,我也沒想到叫我來這裏的人也是舒之夏……

這部電影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拍的,但從電影的開頭那個女主人公被自己的老公和閨蜜矇在鼓裏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不管這部電影是誰演的,這裏面講述的就是我和安風陌……

“怎麼樣?這一幕是不是覺得很熟悉?”突然,一雙柔弱的手附上了我的雙肩,說話的人卻是聲音甜美……

“你爲什麼要引我來這裏?你是怎麼知道妙兒的事情的?”我眼睛死死的頂着屏幕中那對癡纏在一起的狗男女,一幕幕的思緒直衝心頭。

而我身後的人,我卻是不用看,就能通過她身上名貴的香水聞出她是誰。

可那人卻是沒有準備要回答我的問題,反倒是反問道“那你爲什麼會來這裏?想必就算你有了妙兒的記憶,你也覺得一切都不真實對嗎?“

身後的女人一語道破了我的一直困擾在心頭的問題,說實話,哪怕我已經經歷了妙兒的一生,但我卻總是在懷疑,我真的是妙兒嗎?如果我是妙兒的話,爲什麼她的那些記憶就好像只是我的一場夢而已?爲什麼她那一世的感受我都回憶不起?可是這些話,我從來沒有跟任何人說過,每當我產生懷疑的時候,我就會一遍遍的告訴自己,我就是妙兒……

再加上,也沒有人質疑過這件事情,也就讓我認定了自己是妙兒的事實,可如今,身後的女人的質疑聲一出來,我就再也壓不住自己心頭那份不安分的躁動了。

但儘管如此,我還是一本正經的肯定“我就是妙兒,妙兒也就是我,那是你一句話就能讓我猜忌自己。”

“既然你這麼相信自己,那你爲什麼要來這裏?”那女人又重複了一遍她的第一個問題。

我的渾身卻是隨着劇情的轉變跟着顫抖起來,猛地一下子就轉過了身,看着身後的女人吼道“舒之夏,你好好守好你的安風陌就好了,幹嘛還要來找我?”

“舒之夏?”

我話音剛落,舒之夏突然冷笑了一聲,重複了一遍自己的名字?卻是開始嘲笑起我來“你還真不是一般的蠢?你真的覺得安風陌和我結婚了嗎?你真的以爲那個安安是我和安風陌的兒子嗎?”

“你什麼意思?”她的話讓我渾身一震。

“什麼意思?”舒之夏似乎特別喜歡重複我的話,但她重複完卻是沒有急着回答“文若,你和安風陌到底是怎麼了?是不是我承認,你們就都忍不住我嗎?”

舒之夏說着,突然伸手抓住了自己的左耳,猛的一扯,她的整塊麪皮就被扯了下來,而她的假面皮下面,卻是一張我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臉。

“龍香?怎麼會是你?”

“怎麼不會是我?怎麼?你不會天真的以爲我死了吧?”龍香的臉上被惡鬼咬傷的傷痕還那麼醜陋,可此刻,更加醜陋的是她囂張的好像所有人都在她的掌控之中的表情……

“還記得你和謝容城掉下海里之後看見的那些水鬼嗎?你知道爲什麼自己會在夢裏經歷過一切有關妙兒的一切嗎?你真的以爲你就是妙兒嗎?”龍香說着步步向我緊逼,我一時沒有後路,啪的一下就掉到了凳子上。

卻聽她繼續說道“有一種幻術,可以完成被施術者最迫切的那一個願望,會讓她活在自己編織的幻境當中,以爲自己就是幻境裏的那個人,直到有一天……她真的和幻術裏的那個人合爲一體,那樣,她的靈魂就會啪的一下子徹底被施術者吞噬掉。”

龍香說的喪心病狂,還不忘賠上動作,可她說完之後卻猛地停頓了一下,深吸了好長的一口氣才勾着殘破的脣繼續說道“然後,施術者就會徹徹底底的代替她,變成她的樣子,和她愛的,愛她的所有男人都在一起。”

“神經病!你瘋了吧。”我被龍香一驚一乍的神情嚇得不輕,同時心臟也開始狂跳了起來。

我知道我不該相信龍香的鬼話連篇,可偏偏她說的一切都有板有眼,就算我不願意相信也似乎都是事實,讓我根本就喘不過氣。

“你覺得我瘋了嗎?”龍香突然將那張腐爛不全的臉猛的湊到了我的面前“我還覺得你瘋了呢?那有人會爲了嫉妒一個死了千百年的死人而想要變成那個死人呢!” ?“你到底在胡說些什麼?”我看着龍香那張已經不復從前的臉,下意識的就往座位上靠,可偏偏她又湊了上來。

“我胡說些什麼? 婚後再愛,老公乖乖就範 呵呵,那我就讓你看看真真的妙兒的吧,比起你這個假貨,我倒是更想見見那個真正的妙兒。到底是個什麼模樣。”她說着突然一把抓住了我的衣領,一直手向我的腹部探了過去。

也不知道她用了什麼巫術,霎那間,我肚子就好像被她拋開了一樣,刺眼的紅色光芒從腹部四散而開,可龍香的臉卻越來越難看。

我也不知道她看見了什麼?只見她突然就好像受了驚恐一樣,手一鬆就放開了我,步步後退。

還不停的搖着頭“不可能,不可能……怎麼可能? 御史不好當 魂珠怎麼可能和你合二爲一,你明明不是她,你明明不是她的!”

龍香一收手之後,我身上的力氣就好像隨着她的收手瞬間被抽光了一樣,而且腹部也開始劇烈的疼痛,疼的我眼前一陣陣的發黑,腿一軟就坐回到了座位上。

大屏幕上還在播放遮舒之夏和付錦版的人鬼情未了,但我現在根本就無心觀看,此刻,我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趕緊逃,逃出這個恐怖的地方。可偏偏我卻站不起來。

眼看着對面情緒失控的龍香慢慢平靜,我的心也跟着被提了上來……

“哦……我差點就被你騙了,你果然不是妙兒,你果然不是……哈哈哈,我就知道你不是!”龍香好像瘋了一樣,情緒剛剛算是穩定的她再一次站了起來,步步朝我靠近。

我拖着發軟的身子一個一個座位的挪,可終究還是被她鉗住了衣領。

“文若,你想不想知道你的安風陌到底愛不愛妙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