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夢到……戰場。”我遲疑了一下,只說出這兩個字。

蕭晟擰起眉:“你剛纔一直在夢裏叫着要離開,要走。”

“對,我看到了古代的戰場屍橫遍野,眼睛能看到的位置全部都是士兵的屍體,交疊着,鮮血染紅了地下的泥土,每一個能下腳的地方,而且諾大的戰場,只有我一個在那裏走,我一點兒也不想留在那裏,只想快點醒過來。”

“難道是因爲白天在公司裏看到的那些畫面,所以刺激到了你的記憶?”蕭晟自語道,“按理來說在幻境中,記憶層不應該冒出來,梓童,你是不是在練習了精神力之後,就真的像你說的那樣,給自己和記憶層開了一個後門。”

我愣愣地看着他:“我只是會想要是夢裏能看到什麼就好了……沒有真的期待過做夢和回憶。”

蕭晟斂眉:“你還是把這扇門關掉吧,你之後會夢到的東西也絕不會有多少好夢。”

我盯着蕭晟的臉,眼前再次回放那柄刀和染滿鮮血的胸口:“蕭晟……我還夢到你……你……”

蕭晟擡眼看我:“夢到我什麼?”

我現在的臉色一定是很難看,所以蕭晟也在仔細地觀察我,他遲疑地問:“你見到了什麼樣子的我?”

我張了張口,垂下頭:“一把刀。”

“……那就把那把刀忘記吧。”

“什麼?”我擡頭。

“已經不重

要了,之前的那些都不重要了。”

這種話,蕭晟說過一次,可當我見過那樣的畫面後,還如何能當做什麼都沒有發生,只在蕭晟一句輕描淡寫的“不重要”中忘記。

“我明天會找崇武,讓他想辦法把你的精神力和記憶分隔開——”

“不可能的。”我鎮定地說,“精神力一旦開始練習,就是永遠刻在腦子裏的,是本能。雖然我還不是太明白你的意思,但我想,之後會陸陸續續把曾經的事情都想起來,那個時候恐怖不是一句忘記就能忘記的。”

“你都已經忘記幾百年了,還在乎這次——”蕭晟的話戛然而止,隨後他懊惱地深吸一口氣。

蕭晟說,我忘記了幾百年。

我的呼吸逐漸加重,這麼說,在這一世之前的我都是對曾經的事情毫不知情的,然後就不知道因爲什麼原因,恢復記憶這種事情,被這一世的我攤上了,於是就有了這麼長時間以來的折磨和遭遇。

不,更有可能這一切都是註定的,原本我就是要在這一世想起所有的事情。

想到這裏,我忽然生出一個更離譜的想法,結果蕭晟竟然把它說了出來。

“或許有人知道你這一世會想起所有的事情,所以我們現在經歷的一切都在那個人的安排之下。”蕭晟說,“你的這個想法,我覺得非常可能。”

然而我依舊一頭霧水:“能有誰知道這一切呢,一直以來在我身邊的都是你,和我關係最密切的也是你。除了你,我想不到任何人。”

蕭晟眯起眼睛:“不,還有一個。”

他的口氣低冷,我總覺得他已經有了明確的目標,可惜憑直覺,我也知道他不會說給我聽,我依然不死心的問了:“那個人是誰?”

蕭晟看了我一眼:“我的猜測而已,在沒有確切的定論之前,我什麼都不會說。”

“那個人你和我都認識嗎?”

蕭晟的瞳孔一縮。我立刻明白自己猜對了,蕭晟瞪我:“你,躺回去,要麼睡覺,要麼練習精神力,不要再試圖從我這裏瞭解信息。”

我撇嘴,原本因爲自己的設想感到震驚,一看蕭晟這個態度,自己倒失了興趣,我無意間說道:“如果那個人就是鬼域的老闆,或者鬼界的老大,我們的對手就清楚多了,那樣局勢也更容易看清。”

蕭晟忽而湊近我,我眨了眨眼睛,不知道他要幹什麼。

“你要幹什麼?”

“讓你睡覺。”

我的本能告訴我有危險,於是自覺往邊上挪了挪:“我自己會睡的,不用你做額外的事情。”

蕭晟冷笑:“你以爲我會做什麼。”

我沒說話,只在那腦海裏吐槽,你一貫做的事情,非要我說出來嘛!

結果,蕭晟擡手直接壓在我的額頭上,我一驚,剛想抵抗,一股濃烈的睡意就將我整個包圍,想掙扎都無力施展,我大概是直接睡着了吧。

眼前留下的最後影像,是蕭晟深沉的眼神。

(本章完) 這一覺醒來,腰痠背痛。

純粹是精神力的消耗導致的自然反應,我拿起手機看了一眼時間,果斷決定再躺會,就算八點多了,還是睏倦地不行,漸漸的昨晚的記憶翻涌上來,我後知後覺地想會不會是昨晚蕭晟下手下重了,才害得我現在像睡不飽似的。

包子昨晚的時候,蹭到小莫的房間,習慣了平時早上有包子毛茸茸的尾巴叫醒我,這天早上沒了那尾巴的觸感還真是有些不習慣。

我聽到隔壁的白子晗起牀洗漱的聲音,想着自己還是儘快起來的好,去看一看小莫怎麼樣了。我換好衣服走出房間,和子晗打了個照面。

逗逼,別那麼激動 “早。”

枕邊的男人 “早,小童。”

我繞過她去洗漱臺洗臉,子晗去了廚房似乎是要準備早點。她問道:“小童,牛奶和豆漿果汁,你選哪一個?”

“誒,你們每天早上都有這麼多選擇嗎。”我好奇地走過去圍觀,手裏還拿着沾溼的毛巾。

冰箱裏有一大玻璃杯的鮮奶,新鮮的水果也在相應的位置放着。

我說:“牛奶吧,這天氣有點冷,一大早喝涼的有些作死。”

白子晗微微一笑,拿出鮮奶倒入小鍋中煮。另一邊的鍋上燒熱了油開始煎雞蛋,我看着子晗熟悉地做着這一切,眼花繚亂。

“去洗漱吧,過會就好了。”白子晗說。

這種感覺就像是被照顧地特別好,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明天早上早起一會,我來做飯吧。

收拾好自己去廚房幫忙只趕得上把熱好的牛奶端出去,雞蛋盤拿出去。這裏最不缺的就是麪包,有時候她們想出哪一種了,就會在前一天晚上做好,方便的很。

今天是簡單的麪包吐司芝士片,麪包的口感比外邊賣的一些要好得多。

“小莫他們早上也是自己做嗎?”

白子晗說:“一般都是小莫自己做,這兩天有林宇在的話就交給了林宇了應該,其實明天你可以嚐嚐林宇的手藝,他做的早餐花樣比我多得多。”

於是在我們快吃完的時候,收到了隔壁房的微信,小莫發的:“兩位美女是否願意過來共進早餐?”

我回道:“已經吃完了,明天吧。”

我對白子晗說:“小莫他們剛吃早飯,我們現在下去店裏嗎?”

子晗說:“我可以先下去打掃一下準備開門,你在樓上看看電視什麼的都可以。”

“我還是去店裏和你一起忙吧。”

每天早上的流程,打掃店裏的衛生,檢查廚房食品材料,收拾檯面,之後打開店門掛上營業中的牌子。白子晗去廚房裏做今天的“當日甜點”了,我駐守前臺隨時恭候進來的客人。

沒一會,小莫林宇他們就下來了,今天的店裏顯得格外熱鬧,我和大利兩個編外人員忙得起勁,尤其是在林宇也進了廚房後,前邊的店裏就只剩下我和大利了。

小莫不算在內,他坐在一張沙發上閉目養神呢,偶爾冒出一句:“今天有四個預定了蛋糕要來取的,上午兩個做好在保險櫃裏,還有兩個林宇去做了。預訂單在抽屜裏,小童

你可以找找看。”

“好。”我應下一聲,拉開抽屜,抽屜裏的擺放井然有序,一眼就能看到。

我的手機鈴聲在這時想起,接過來一看,是蔣導團隊的麥子。

“小童,你那邊現在有空吧?”

“誒,可以的,是劇組的事情嗎?”

麥子說:“嗯,下午把包子帶來吧,有一組小鏡頭拍攝,可以作爲提前的適應,下午兩點開始,你看看時間安排一下。”

“好的,我下午帶包子過去。”

掛了電話,我便問小莫:“包子呢?”

小莫懶洋洋地說:“趴樓上窗口曬太陽呢,你在這喊他,他會聽見的。”

“小包子~”我還真試着喊了一聲,過了一分鐘,包子顛顛兒地跑下來,還是狐狸的形態蹭到我腳邊,我蹲下/身抱起他。

“小童?”

我揉揉他的毛:“走吧,今天要去劇組了,下午有你的戲份。”

小傢伙差點興奮得直接變成孩童,我趕忙說:“等等!我帶你回去換身衣服。”

“回那邊的住處嗎?”小莫問。

“嗯,包子的衣服都在那裏,沒拿來。”

小莫嫌棄道:“隨便給他穿一身好了嘛,昨天那身就可以啊。”

我說:“這是去亮相,雖說到時候也會換上戲服吧,可外邊穿的還是要好看一些的。”

小莫從沙發上站起來:“我跟你一起去。”

“你躺着養傷吧。”

“不行,外邊蹲點的人還不知道會怎麼樣呢,怎麼讓你一個人去?”

我還真沒有注意他們有沒有繼續在外邊蹲守。

包子說:“莫哥哥,下午拍戲你也跟我們一起嗎?”

小莫摸摸下巴:“你們去,我在車上或者哪個角落裏靠着等你們,這種特殊時候放你們出去,我還真是不放心。”見我還是有些猶豫的神色,小莫說:“我傷口已經癒合了,你忘記有靈力和精神力兩種都在幫我嗎?現在就是靈力沒有恢復,容易感覺累而已,放心吧,我保證陪你出去也是乖乖的坐在哪裏歪着。”

我無奈的笑了:“你總是這麼辛苦,如果我能再厲害一點,就不用這樣了。”

小莫說:“你已經很厲害了小童,除了崇武,這世界上懂精神力的就只有你,你還想要怎麼厲害呀?”

我們一起走去我的家,路上倒是沒有看到可疑的人,小莫還是說:“過兩天我一定要和崇武出來把結界範圍擴大,不能把咱們自己圈在這麼小的範圍裏。”

我說:“你說他們鬼窩的位置是不是也會改變?”

“很可能,那幫傢伙那麼狡猾,讓蕭晟問問秦海,秦海不是被蕭晟關在籠子裏嘛。”

“籠子?”說起來,去幻境時,我沒注意蕭晟把秦海關起來的位置。

“我就是比喻一下,反正秦海被關起來了,在鬼窩眼裏可能是已經死了,把他放回去,他也活不成,用些手段讓他說話。”小莫雙手撐在後腦勺的位置,“對了,崇武不是會精神力進入別人的夢境嗎?應該也能看別人的記憶

吧!”

“等我們回來去問問崇武吧!”

小盼看到我和小莫包子一起回來,直接殺到我面前,攬過小包子:“好長時間沒看到你了!”

我嘴角抽搐着說:“明明只有一個白天加一個晚上吧。”

小盼瞪我一眼:“你啊,怎麼又跑外邊去住了,家裏不好嗎?”

小莫替我解圍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店裏最近太忙了,新店剛開業你懂的,所以小童過去幫忙,晚上就不方便回來。”

許盈盈往我們這裏看了看:“我還以爲小莫同志以及忙暈到起不來了,原來還能正常走路哦。”

小莫瞥她:“多謝關心,我就當你這是擔心我,收下了。”

“喂!不要自作多情啊!你哪隻耳朵聽到我說擔心了?”

“兩隻耳朵都聽到啦,就在剛纔。”小莫得意的說。

我和小盼雙雙扶額,沒辦法,這兩人無論什麼時候碰到一起都是嗆起來的節奏。我帶着包子上樓挑衣服,沒想到等我們下來,他們還在爭論着什麼。

“你看看你在家裏多邋遢,果然不是女人吧!”

“是不是女人要你管?再說了,我在自己家裏穿睡衣怎麼了?你看你,灰頭土臉的。”

“我灰頭土臉也是帥哥一枚。”

“呵呵,笑掉大牙。”

小盼一臉黑線,顯然是被這倆人折磨得不輕。我走過去一伸手戳戳小莫:“好啦,我們要回去了。”

小莫對着許盈盈哼了一聲,許盈盈也以同樣的動作迴應,小盼掩着嘴笑:“這倆人算是真歡喜冤家。”

“要是以後能成了,也是一段佳話。”

我和小盼互視一眼,彼此能理解對方的意思,於是哈哈大笑。

小莫眯起眼睛戳了戳我的頭:“就你最開心。”

包子跳起來讓我抱,被小莫攔住:“你都多大了?不重嗎?”

包子癟嘴:“哼。”

小莫說:“下午劇組裏有一堆等着要關愛你的哥哥姐姐,讓他們抱去吧。”

我拉着包子的手,三個人回到甜品店。

小莫看了看我:“讓包子留在這,我們去崇武那裏。”

我跟着小莫走後門上到樓上,我問到:“師傅還不願意搬來嗎?”

小莫聳肩:“隨便他咯,反正我這有足夠的房間,他習慣住在自己的位置也很正常啦。修行者總是要與常人格格不入纔算是修煉。”

我還沒有吐槽,崇武師傅就打開了門:“相比狐狸不算是常人吧。”

小莫吃癟,一撇嘴走進了屋。

崇武最後關門,小莫便直說了來意:“昨天有鬼窩還是鬼界的人在門口看着,我想找你把這邊的結界範圍再擴大一點,你看怎麼樣?”

崇武說:“這樣是可以,不過需要提前準備,計算大小然後我去東安寺準備符咒和硃砂。”

小莫說:“好說,今天我陪小童去劇組,明天開始測算吧?”

“嗯。”

崇武單獨叫住我:“小童,我有些事和你說。”

(本章完) 崇武師傅的話,讓我隱隱有些期待,之前他已經決定重新考慮是否要收我做徒弟的事,或許現在考慮好了。忐忑加期望並存,崇武算是趕走小莫,不過小莫還是賴在了崇武的客廳,堅持等我一起走,於是崇武也便不管他了,直接對我說事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