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嘴角冷笑,他是在做比較嗎?

是啊,現在的凌幽打扮時髦,身上穿着法國某奢侈品牌的高級定製,臉上畫着精緻無可挑剔的妝容。

把那張古典美的臉型和現代很好的融合在一起,是個男人都會多看她兩眼。

而我,出來時穿着職業套裝,剛纔撲到地上,衣服上全沾染灰塵粒子,高跟鞋的跟歪了一隻。

臉上也的妝因爲哭了,此時怕是臉上張兮兮的,像個大熊貓。

現在我和她比,哪怕我們長的一模一樣的臉,我就好比地上的毫不起眼的塵埃,她是那天上璀璨耀眼的日月。

我一下被她比下去了。

君無邪是在比較我們,然後來個二選一嗎?

我冷笑等待他的回答,兩隻手摺疊在一切,左手已經在扭動無名指上的鬼王之戒。

只要他敢說不認識我,說我和他沒關係,說任何詆譭我的話……

我就立馬把鬼王之戒摘下來,丟到大馬路上去。

凌幽站上來,挨在君無邪身邊,他們在我面前靠的很近,就像剛纔逛街那般親密。

君無邪稍和她保持了一點距離。67.356

凌幽委屈的說道:“無邪……你還沒告訴我,她到底是誰?”

我眼淚在眼眶裏打轉,倔強的不讓淚水流下來。嘴角依舊在冷笑,靜待他的回答。

我倒是想看看,我在他心裏算什麼,凌幽在他心裏重量幾何!

君無邪無視她,手指伸過來,想擦乾我眼角的淚珠。

我把頭一扭,倔強的拒絕他手指觸碰。

我嫌棄的表情惹惱了他,他怒道:“龍小幽,膽子肥了?”

我咬牙冷冷道:“不要用摸過其他女人的手碰我,我嫌髒。”

他咬牙切齒道:“龍小幽,膽子越來越大了,敢嫌棄本尊?”

我恨恨的瞪了他一眼,沒吭聲。

他身邊的凌幽緊逼他做表態:“無邪,她到底是誰啊,你好像和她關係很好。”

君無邪手一頓,看了身邊凌幽一眼,冷冷道:“龍小幽……”

“這位龍小幽長的可真漂亮,和我一模一樣呢。”

西游之一拳圣人 “是,她是你的重生轉世,不過你們性子一點都不像,如果她有你一半的聽話,本尊倒不至於這麼爲難。”

我聽見他和凌幽有一句沒一句的說着,連帶着埋汰嫌棄我,卻沒有正面回答凌幽的話。

他是在凌幽面前介紹我真正的身份都不敢了麼?

他就這麼在乎凌幽的感受嗎?

我和她之間,忍讓的,委曲求全的那一個永遠是我?

我已經不用在問了,也不想問他我和凌幽之間,他到底選擇的是誰。

剛纔他一翻迴避了凌幽的話,我已經徹底失望了!

不,應該是絕望了。

我從靠着的牆上,從君無邪的面前一瘸一拐的走出去。

鳳子煜見狀,伸出手扶我,關切的問道:“怎麼樣,身上是不是傷到那裏。我送你去醫院看看。”

我含着淚搖頭:“不,我們幫薛紅買幾身合適的衣服就回去。”

我實在待不下去了,他在我面前演戲也好,秀恩愛也罷。

我眼不見爲淨!

鳳子煜擔憂道:“你還能走嗎?”

我把鞋子一脫,光腳站在地上:“走把。”

鳳子煜見狀,皺眉道:“我抱你先上車把。冬天地上涼,會生病的。”

我想說,地上在涼也沒有我的心涼。我的心涼透了!

可是話到嘴邊我又咽下去了。

“不用了,我只想離開這裏。”

妃常機智之王爺難纏 離開了就不用在看見他們。

相比第一次的絕望,我這次已經淡定了很多不是嗎?

可是,我的未來在那裏,沒有君無邪的日子我要如何過下去。

漸止的淚水,無聲息的流下來,我的心真的很難受。

凌幽在他心裏就真的這麼重要嗎?

重要到連我是他妻子這樣的身份,他都不願意說!

我和凌幽之間,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還沒開始我就已經輸了。

我不知道輸在那裏,反正我已經輸了。

果然,一千五百年後的自己,抵不上一千五百年前的凌幽。

他先是喜歡了凌幽,纔對後世的我感興趣。

總之,我輸了!

鳳子煜看見我這樣,眉頭緊鎖,空靈俊秀眼眸滿是擔心。

他什麼都沒說,只是長長的嘆了一聲。

剛走了兩步,突地,毫無防備的我被人打橫抱起,我尖叫一聲轉頭,看見君無邪黑着臉在抱我。

他憤怒道:“我的妻子我自己來照顧,鳳子煜請你遠離他。”

我對君無邪冷冷道:“放我下來,從今天起,我不在是你妻子,我要和你離婚,我永遠接受不了背叛,哪怕你說這一切都是個誤會,我絕對接受不了,我只要乾乾淨淨的感情,你已經被我甩了,君無邪!” 冷少的億萬逃妻 君無邪冷冽的聲音帶着威脅之味:“龍小幽,你在說一句?”

我不管不顧的喊:“我要和你離婚,我們之間完了!”

他一下把我放到地上,面色凝寒,幽深鳳眸裏是風雨欲來之前兆,眼睛死死的盯着我。

我想往後退去,想迅速逃離這裏,他給我的壓力太大了,我根本受不住。

我剛退了幾步,君無邪一把鉗制我的手臂,他捏的很緊,疼到我的手臂升起淤青。

我眉頭皺在一起,臉上覆了一層冷汗,不削看,我的臉色一定很蒼白。

我想狠狠甩開他,可他的力氣是我的幾倍,我根本掙脫不了。

我只能不停的拍打他,煽罵他:“放手,君無邪你給我放手。”

他一手掐住我的下巴,把我拉近他,他的薄脣,貼的我很近很近,陰戾的眸光了狠鶩的盯着我。

我害怕的把頭往後仰,試圖跟他拉開距離。

人來人往的大街上,行人的視線都放在我們身上,或許他們感受君無邪那駭人氣息,帶着惋惜同情的目光看我,又沖沖的離開,沒有人上前來幫我一把。

鳳子煜奔上前來,他奮力把君無邪推開,怒罵道:“你想掐死她嗎,她是人,肉體凡胎,你想眼睜睜的看她死在你面前,你才甘心嗎?”

君無邪有一瞬間的恍惚,他放開了我。

而後很快回過神來,節骨分明的手伸向我,伸向我的臉,似帶着一抹憐惜。

我看見他的手,害怕的往鳳子煜身後躲去。

他見我這樣條件反射般的動作,鳳眸凝冷,臉上帶着蕭大怒氣道:“龍小幽,你給本尊過來,本尊纔是你的夫君。”

我害怕的躲在鳳子煜的背後,雙手捏着他的白色外套,手指瑟瑟發抖。

我除了眼裏溢出的淚水,我不知道怎麼辦,我從來沒有這樣無措過。

我現在很害怕他,那種害怕就像受到家庭暴力般。我甚至連看他一眼的勇氣都沒有。

君無邪見我不動,暴怒道:“龍小幽,過來!”

鳳子煜冷冷打斷他的話:“夠了,你還想折磨她到幾時,你沒看見她很害怕你嗎?”

凌幽上前一步,挽住君無邪的手臂,楚楚可憐道:“無邪,你說你是她的夫君,爲什麼?你之前答應過我一定會娶我的,爲什麼會和她成婚。”

君無邪沒有回答凌幽,他鳳眸盯着鳳子煜背後的我。

凌幽委屈輕泣道:“無邪,如果你和她成婚了,那我又算什麼?”

我聽見凌幽那番話,雖然君無邪沒有什麼表態,可是我的心在滴血。

是啊,凌幽又算什麼?我又算什麼?

況且凌幽還爲他生過孩子呢,我呢?

在他心裏到底算什麼?

我討厭他這樣不清不楚,敷衍的態度。

君無邪沒有回答,站在那一語不發。

我想他根本沒辦法回答,一千五百年前的舊情人,今日已成婚的妻子,他選誰?

況且舊情人還爲他懷過孩子……67.356

想到這裏,我淚水把視線模糊,一顆豆大的瑩淚墜下,從無名指上掏出鬼王之戒,放在手心裏看了一眼,嘴角苦澀的笑了。

我上前一步,和鳳子煜平行的站着,把鬼王之戒朝君無邪身上丟去。

“君無邪,我們之間完了,記住,不是你甩了我,而是我龍小幽不要你。”

戒指砸到他身上,落到地下,滾了好幾個圈,發出叮鈴鈴的清響。

我冷冷轉身,不帶一絲留戀,一瘸一拐的往回走去。

鳳子煜轉身,扶住我的手臂,關心的問我道:“手心又流血了,我們先把傷口清洗一下。”

我視線被眼淚模糊,看不清地上的路,淚像珠子一樣,不停的往下墜。

我吸了吸鼻子,用衣袖把淚水一擦,哽咽道:“不了,我們買幾身衣服就回去把。”

“真的不要緊嗎,還是去醫院縫合把?”鳳子煜問道。

我搖搖頭,我現在最痛的是心,而不是手上的傷。

在說住的地方還有家用醫藥箱,回去我自己處理傷口就好了。

身後,君無邪破天荒的沒有追過來,而是充滿悲慼的聲音對我喧囂道:“龍小幽,本尊是不會放過你的。”

我咧嘴冷笑了,以往不管在怎麼吵架,他都會追上來對我說對不起,而這次他沒有追上來,沒有挽留我。

他身邊有了凌幽的關係麼。

原來,我們之間的感情在不知不覺中變了質。慢慢的越離越遠了。

鳳子煜扶着我來到他的車子前,打開車門扶我上去。

而我閉着眼睛,強行把眼淚水逼回去。

在爲那個男人流淚,真的不值得。

因爲高跟鞋崴了,鳳子煜扶着我到裕景商場買雙鞋子。

他蹲下爲我試穿時,我透過豎起來的鏡子,反射背後櫥窗,櫥窗外面站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天色已經暗下來了,外面璀璨華光印着他的背影,他面色蕭寒,眼眸深邃的在注視着我,注視我的一舉一動。

我讀不出他眼裏是什麼,很複雜,什麼感情都有。

不捨,難過,淒涼,孤單,落寞……

我瞬間轉頭,身後櫥窗裏並沒有看見他的身影。

wWW ▪Tтkan ▪C○

彷如他剛纔站在櫥窗下,只是我的錯覺。

鳳子煜擡頭問我:“這麼了,是不是鞋子不合腳。”

我站了起來,踩了試試:“謝謝,鞋子很好。”

他吩咐店員把當這款鞋子不同顏色全部包起來,買購買上班的套裝時,他讓店員根據的我身材比例,不某品牌冬季新推套裝直接打包,送到車上。

忙完後,差不多晚上6點鐘了。

他幫我把東西提上樓,是薛紅開的門,她見到鳳子煜送我回來,很吃驚。

面帶微笑對他很恭敬:“南陰皇,您把小幽送回來了?我把飯菜做好了,一起留下來吃個晚飯把。”

鳳子煜把大包小包遞給薛紅,轉頭看了我一眼。

我把手袋放下,對他說:“你留下來吃飯把。”

鳳子煜嘴角輕漾,表情高興,把外套脫下,薛紅接手掛在衣架上。

我說道:“我先上樓換身衣服。”

鳳子煜點點頭:“快點下來,別等飯菜涼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