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倒要看看大哥這個廢物,磨磨蹭蹭的到底搞什麼鬼。”

沙可法嘴角上揚,嘲諷笑道。

他素來就沒把懦弱、無能的大哥當回事,軟柿子捏慣了,自然就有恃無恐了。

沙可法大步走了進去。

剛進宮殿長廊,他就聞到了一股子血腥味。

好端端的怎麼會有鮮血的味道。

沙可法下意識覺的不妙,轉身就要走。

這一轉身,險些撞在了一個人身上,他驚魂未定的一看,卻是自己的大哥沙禮傑。

“老弟,你這是要幹嘛?”

“既然來了,不進去坐坐?”

沙禮傑陰森森的笑問道。

“不,本王子還有事,我過來就是想告訴你,父王正在大殿宣你與你的貴賓,你最好麻利點,省的他老人家不耐煩。”

沙可法直接搬出了沙毒,想要讓大哥知道厲害。

然而,跟往常不一樣的是,沙禮傑非但沒有絲毫的懼色,反是一副不以爲然的樣子:“老弟,宣不宣的,也不差這一會兒的功夫,你娘魅姬也在我這做客,你就不想進去跟他打個招呼?”

“我娘怎麼可能會在你這,沙禮傑,你到底搞什麼鬼?”

沙可法越來越覺得不大對勁,怒喝道。

“走吧,老弟,進去了不就知道了。”

沙禮傑說話的同時,精魁十七堵在了他身後的大門,沙可法意識到他進入了一個兇險的虎穴,不過他仍然相信,在父王的眼皮子底下,大哥玩不出什麼花招。

“好,大哥,希望你的腦子是清醒的。”

沙可法一甩衣袖,走了進去。

“嘿嘿。”

沙禮傑冷笑了一聲,緊跟而去。

沙可法進了大殿。

裏面一片昏暗,空蕩蕩的,哪裏有母親的身影,他頓時惶恐大叫了起來:“沙禮傑,你到底想幹什麼?我母妃呢?”

“就在桌子上,打開看看。”

沙禮傑道。

“桌子?”

沙可法鼻翼間那種濃烈的血腥味更濃了,心寒如冰,目光投在了桌子匣子上,一種不祥的預感在心頭瀰漫。

“打開看看。”

沙禮傑靠在大柱邊,淡漠道。

沙可法顫抖着走到桌子邊,緩緩打開了匣子,當他見到自己母親的人頭時,嚇的尖叫了一聲,“母妃,沙禮傑,你,你殺了我母妃,你瘋了嗎?”

“我,我要告訴父王,將你碎屍萬段。”

沙可法連退了好幾步,才穩住身形,惶恐大叫了起來。

“只怕這隻能成爲你的奢望了,老弟,要怪就怪你們母子倆平時太囂張、太招搖了,兄弟我對不住了。”

沙禮傑拍了拍手。

屠夫與十七從角落裏走了出來,啪的一聲,丟了一個空匣子丟在沙可法面前。

“嘖嘖,看起來裝沙茲王子的人頭,正好合適。”

“王子殿下,是你自己來,還是要我代勞?”

屠夫舔了舔刀鋒上尚未乾涸的血水,猙獰笑問。

“放,放肆,這裏是王城。”

“你們難道就不怕父王嗎?”

“來人啊,來人啊。”

沙可法知道掉入了大哥的陷阱,走投無路,唯有大叫了起來。

“別叫了,不會有人的。”

沙禮傑聳了聳肩道。

“噗通!”

眼看着屠夫與十七凶神惡煞的逼了過來,沙可法無二話,膝蓋一軟跪了下來,痛哭流涕道:“大哥,我錯了,我錯了,王位是你的,我不跟你爭了。只要你放了我,我馬上跟父王主動申調去外地,絕不跟你爭權了。”

“你當我傻啊,你這話只怕三歲小兒都不會信吧?”

沙禮傑拍了拍沙可法那張白皙、英俊的臉蛋,嘿嘿笑道。

“大哥,我真的不想死,求你看在咱們體內都流着父王的血脈,你就給我一條生路吧。”

沙可法苦苦哀求道。

“血脈,你他媽把老子當狗一樣羞辱的時候,有想過我是你大哥嗎?”

“你不是尊貴無比嗎?”

“今天我就要一點點的折磨死你。”

沙禮傑從屠夫手中借過屠刀,唰的一刀剁掉了沙可法的胳膊。

“啊!”

沙可法慘叫連連。

“我讓你他媽罵我是廢物,罵我是狗!”

沙禮傑每罵一句,就廢掉沙可法一肢,在沙可法的痛苦中、慘叫求饒中,猙獰的狂笑。

“小王爺,差不多了。”

“裝人頭吧。”

十七陰冷提醒道。

“別了,我的王子老弟。”

沙禮傑屠刀一揚,沙可法的人頭剛好落入盒子中,屠夫合上匣子,一行人往外面走去。 秦羿早已經在門外等候。

三顆人頭用鍍金的匣子裝的穩妥,外面用黃綢子包裹着,整齊的放在大木箱子內。

“屠夫,你待會隨曹芳跟那些地下的使者談談,讓他們的大軍堵住內城大軍軍營的出口,至於王宮裏的事,全部交由我來解決。”

秦羿眺望着沙茲城,江山依舊,城中熙熙攘攘,誰能想到一場驚天風暴就要平地而起,這股風暴將會摧毀整個沙茲王朝。

沙禮傑想的太簡單了,秦羿要的不是沙茲王城換個王,而是整個黑水地獄換一個主,這個主叫黑三,而不是姓沙的人。

“小王爺、秦先生,你們商量啥大事呢,我們這都等了大半天了。”

野拔與野先二人在門外,早已是等的不耐煩了。

“對了,我剛剛看到王子進去了,他不會壞了咱們的事吧?”

野拔想了想,擔憂問道。

“他在裏邊享樂,放心,從現在起,他跟咱們是一路人了。”

“走吧,父王已經等得不耐煩了。”

沙禮傑當先上了馬車。

“那就好,那就好。”

野拔乾笑了一聲,趕緊也上了自己的馬車。

秦羿單獨上了一輛馬車,神識進入了三界石中。

一進去,裏邊早已是熱火朝天,鬼手、勾魂兩位魔教長老的加入,大大提升了幾人的生產力。

掃把星這傢伙嘴裏叼着個水煙壺,眯着眼哼着小曲,那叫一個美滋滋。

秦羿一進來,掃把滋溜就跳了起來,笑眯眯的迎了過來:“喲,大爺來了,抽一口不,我新種的菸葉,抽一口保管你提神清智,百事不愁。”

嗯!

秦羿吸了一口煙氣,果真是神智清明,當即也不客氣,要了一把磨好的菸葉子,有了這玩意在,攝魂一類的術法對他基本上就是浮雲了。

但凡方寸山出品,那就是地獄的絕品,絕對值得信賴。

“掃把,我眼下要一人獨挑沙茲王宮,對手的實力是我的兩倍,有沒有什麼法子,能讓我短時間內,修爲提升,發揮出我真身的實力?”

秦羿呼哧的抽了幾口,不疾不徐問道。

“真身,你真身實力咋樣,現出來讓我看看。”

掃把星道。

秦羿當即現出了秦武候真身,掃把星一看,不屑的撇了撇嘴,“看來你們後天期是真辣雞啊,就這點本事也敢稱王稱霸,在我們先天期,也就是方寸山的一個入門弟子吧,不,就是個掃地的,入門的資格恐怕都不夠。哎,可恨我掃把星一身通天神通,卻只能困於此,要是我能出去,橫掃天地,也做一回玉皇……”

掃把星還沒說完,秦羿照着他臉上呼的吹了一口仙氣,“喂,我說你,清醒點了沒?誰是大爺,誰是你大爺來着?”

“嘿嘿,那當然是大爺你啊,吹一吹而已,大爺別生氣。”掃把星很清楚眼下方寸山那都是秦羿的,惹毛了這位大爺,毀掉了原石,他也得跟着灰飛煙滅。

“快給我想點法子,你不是神仙嗎?這點小事應該難不倒你吧。”

秦羿沒好氣道。

“那必須的啊,大爺,跟我來。”

掃把星撇着八字腿,在前邊叉巴着引路。

一旁的鬼手、勾魂兩個新來的,看到掃把星堂堂神仙對秦羿如此恭敬,也是佩服的不行。

“鬼手,看吧,那位主就是咱們主子的主子,連神仙都能使喚,咱們天魔宗跟他作對,只怕是要涼了。”

勾魂一臉鬱悶道。

“是啊,咱們宗主也夠倒黴的,生不逢時啊,遇到了這麼個妖孽。”

鬼手也是喟然長嘆。

話音剛落,韓青擡手就給了他後腦勺一記脆亮的巴掌:“瑪德,什麼妖孽,那是你大爺,咱們的大爺懂嗎?得罪了大爺,你們兩個就等着吃屎吧。”

一想到吃屎,鬼手二人臉色大變。

他倆剛到這時,因爲心中不滿,就被掃把大神罰着連吃了一星期的翔,眼下一提到這個字眼,胃裏就一陣翻騰。

“是,是,我們錯了,大爺主子萬歲。”

“韓總管,求你,千萬別罰我們吃……”

兩人想死的心都有了。

韓青在地獄的修爲是比他們低,但來到這後,每待一天,修爲都會突飛猛進的增長,再者,先來爲爺,韓青如今已經晉升爲總管了,鬼手、勾魂兩位長老也只能老老實實的聽話。

“麻溜的,趕緊翻地。”

韓青沒好氣道,心裏卻是美滋滋的,想在地獄就這二位,一根手指頭都能戳死他,如今被他管的服服帖帖,那種膨脹的自豪感,甭提多爽了。

而且,這裏邊的人會越來越多,到時候他就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超級大總管。

哇嘎嘎,想想都能爽死。

秦羿跟着掃把星進了小茅草屋。

掃把星指着牆角,幾粒老鼠屎一樣的東西道:“大爺,這就是想要的東西了。”

“啥意思?”

“真把你大爺當撿破爛的了?”

秦羿沒好氣道。

一看那就是掃把星掃屋正準備清除的垃圾,這傢伙不會是在忽悠自己吧。

“大爺,這確實是當年菩提祖師門下弟子煉丹的殘渣、廢丹,對於我們來說,確實是垃圾,你不來我就清出去當肥料了。”

“但你也知道,你們後天期地獄實在太沒品了,不是我吹啊,就這些廢丹、殘渣,在你們地獄也是絕無僅有的。”

“這個叫狂神丹,煉丹的這位師兄叫丹徒子,在七星觀裏排行老七,他曾經煉出過神品丹藥,連老君都想收他爲徒。”

“這雖然是他早期初學煉丹時的殘次品,又是最低級的黃品丹藥,但藥效多少還在的,畢竟是方寸山的靈藥提煉的。”

“你拿回去,最近天熱有點黏化了,你拿回去回下爐,保管你每一顆都是天價。”

“哎,可惜咱們的煉丹房還沒打開,先天期的靈藥種子也找不着了,要不然,我每天煉一大堆給你當飯吃,保管你秒殺一切地獄的渣渣。”

掃把星撫須感慨道。

“廢話少說,這狂神丹有什麼好處?”

秦羿忙問道。

掃把星嘿嘿一笑道:“狂神丹也沒多大用處,就是能將人的潛力瞬間提高到一萬倍,而且僅限於入門級弟子使用。” “一萬倍!”秦羿雙眼都直了。

一萬倍是什麼概念,他現在能打出將近八百萬到一千萬斤的氣力,一萬倍那就代表着達到了歸真巔峯後的渡劫期。

渡劫期是沒有底線,沒有限制的,由於天道縮在,渡劫期是所有修真之人的極限。

但在這個極限裏,又有無限的可能。

比如他此前的巔峯境界,也能發揮出四龍之力,達到歸真巔峯期,脫凡入聖後,施展的氣力已經不能用斤來計算,而是用龍。

龍代表着極限的力量,秦羿能打出四龍,據說秦廣王能打出地獄最強的九龍之力。

至於渡劫昇仙後,天界力量是如何算法,則是秦羿未能只曉得了。

天地之間,地獄裏唯一一個對先天期、以及後天天界有所瞭解的人,那就是秦廣王了。

而這些祕密,他是不可能透露給任何人的。

如果瞬間提升一萬倍,秦羿估摸着最起碼也得是二龍、三龍之力了。

如此一來,他完全有能力單殺沙毒。

“一萬倍很多嗎?一個入門弟子就算是增長一萬倍,也依然是個菜。”

“丹徒子當年煉這丹藥,是因爲孫悟空剛入門,有些造化,老欺負入門的師兄弟,大家氣憤不過,這才找丹徒子煉製了狂神丹,能在瞬間氣力倍增,以防止被猴子欺負。”

“不過,這不是真正的狂神丹,而且是殘渣、廢丹,能提升多少倍的氣力,我也說不好,搞不好還有副作用。”

“丹藥我已經給你了,剩下的你自己看着辦吧。”

“總而言之一句話,你不要掛了就行,我還指望你重振方寸山呢。”

掃把星道。

“成,沒有一萬倍,給個五千倍,也夠我對付沙毒了。”

秦羿收起殘渣、廢丹,美滋滋的就走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