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能有什麼辦法,夜天都對付不了這個大傢伙,更別說我們了。”看着空中一追一逃的一人一獸,大家都是有心無力。

梵霸天不禁一陣好笑:“你們管的還真寬,自己都難保自己了還顧及着別人。”說罷便一揮手,傀儡頓時增加了一倍不止。


“梵大哥,我和他們沒關係啊,我一直都是你這邊的,我願意效忠於你,做牛做馬都願意啊。”祖牙見梵霸天要大開殺戒,身體一軟跪了下來討好道。

梵霸天走到祖牙跟前,直接一掌拍向了毫無準備的祖牙頭上,腦殼都被這強勁的一掌拍炸了開來,頓時**四濺,祖牙還不清楚怎麼了就失去了知覺。

“這種懦弱之人我梵霸天不需要,亡靈軍團,給我殺了他們。”說罷便對着身後的亡靈招手喊道。

幾人趕忙拿出兵器,戰士攔在了前面,魔法師直接施放起了魔法攻擊,準備先下手爲強,只是亡靈衆多,即使先下手擊殺了一批,後面還有更多的亡靈等着。

“噗…”上官冥終於不敵紫金翼獅王,被紫金翼獅王噴吐出的能量擊中了胸口,頓時一口鮮血噴出,一頭栽進了水池中,失去了蹤影。

“夜天!”

“夜天大哥!”

衆人見夜天中招驚呼道,被A級魔獸正面擊中,看來已經是凶多吉少了,A級魔獸的攻擊可不是開玩笑的。


上官冥沉入了水中,慢慢的越沉越深,已經到了魔法燈無法招照進的深度,這裏一片漆黑,什麼都上沒有,上官冥氣息萎靡,神識也變的恍惚了起來,不知不覺間便進入了一種奇怪的狀態。

“幽冥,你終於來了!”

迷茫間,一道溫柔動聽的女子聲音傳進了上官冥的耳中,上官冥似乎被受控制的清醒了過來,一位身着淡藍長袍的女子赤足站在自己的面前,女子的面容好似蒙上了一層水霧,讓人看不清虛實,一頭順暢的烏黑長髮直披腰際,光是這飄逸的長髮就讓人心生好感。

“你是誰?”上官冥疑惑的說道。

女子蹲下了身子,靠近上官冥眉頭微皺說道:“你已經忘記我了嗎?黑暗之神!”

上官冥聞言一驚,這位女子知道自己的身份,那想必也是天界的人無疑了,難道她就是水神雅熙?上官冥心中冒出了一個奇怪的念頭,都不知道雅熙這個名字怎麼來的。

“你是雅熙?”上官冥試探性的問道。

雅熙聞言微微的露出了笑容,臉部也變的清晰了起來,這是一張多麼完美的臉啊,美的讓天下所有女人嫉妒,美的讓天下所有男人瘋狂,完美的五官搭配的是那麼天衣無縫,清純的要滴出水來的皮膚吹彈可破,讓人忍不住想要衝上去咬上一口。

“啊,我的頭好痛!”上官冥看着這張近在咫尺的美麗臉龐,突然腦袋劇烈疼痛起來,好像有什麼事情就要呼之欲出一般。

“難道是封印沒有根除?”雅熙若有所思的說道。

上官冥運起鬥氣將疼痛逼了下去,這纔好了許多,“你是雅熙沒錯吧!”上官冥似乎是要進一步確認問道。

雅熙點了點頭,頹然的嘆了一口氣道:“沒想到我們都落到了這般下場,這難道就是對我們天界的懲罰嗎?”

上官冥聞言不免疑惑起來,自己正好有很多的不解,急忙爬起身來問道:“雅熙,天界究竟怎麼了,光明神和你爲什麼會隕落?”上官冥看了一眼略顯虛幻的雅熙說道,顯然這只是一道靈魂。

雅熙搖了搖頭,遲疑了一下說道:“這些你還是不要知道的好,你只要知道我們的職位已經被替換了,天界已經和我等沒有任何關係。”

“什麼?替換了,這究竟是怎麼回事,父神呢?”上官冥是越聽越糊塗。

“好了,你的朋友有危險,你還是趕緊去救他們吧,這個項鍊你拿好,一定不能落到他人手中,我會寄居在項鍊中的。”說罷便化爲一陣清風飄進了項鍊中。

上官冥一個激靈驚醒了過來,奇怪的說道:“是夢嗎?”只是此時上官冥手中的確攥着一個心形項鍊,“原來是真的。”上官冥平靜了一下心情,朝着水面游去,葉陽若菡他們現在很危險,根本不能有一刻的耽誤。

ps:靈異小說《靈異之門》已經起稿,每天一到兩章次寫,望大家多捧捧場! 這一日,洛冬天像往常一樣,輪休在家,便陪著兒子待在家裡玩,打算晚一點兒的時候帶著兒子出去玩。

便好好的打扮了一下自己,剛剛穿好衣服,門上便傳來了敲門聲。

洛冬天應聲道:「進來!」

推門進來的是家裡的女傭,女傭進來便對著洛冬天說道:「夫人,下來來了好多的警察,帶著搜查令。」

洛冬天一聽,立馬放下手中剛剛拿起的化妝品,便直接抱著兒子下樓了。

便見來的警察的確不少,看了一眼,大概有十幾個人,洛冬天微微蹙眉,問道:「你們做什麼?」

「你是這兒的主人?」

領隊的警察問道。

「我是!」洛冬天有些不解的看著他們,完全不清楚他們到底是想要做些什麼?

而且看到他們手中的搜查令時,洛冬天開始擔擾了起來,難道真的跟關久久說得一樣不成,陸子熙黑幫的事情,真的出了問題嗎?

「我們懷疑陸子熙是黑幫首領,所以要來搜查一下他的家中,還請配合。」領隊的警察還算禮貌,至少沒有直接把搜查令甩給洛冬天,便帶著人進行強行的搜查。

洛冬天有些擔擾,但此時也不好給陸子熙打電話。

「麻煩你們快一點兒,不要嚇著我的孩子。」洛冬天相信陸子熙,不會往家裡帶一些不該帶的東西。

而她也想找機會給陸子熙打個電話,好問問陸子熙有沒有在家裡藏些什麼不該藏的地方。

雖說在美國,一戶一槍並沒有什麼奇怪,但洛冬天還是有些擔心。

「謝謝你的合作!」

待他們進去之後,洛冬天便趕緊給陸子熙打了電話,可是打了好幾通,都沒有人接,而且打給他的助理也是如此。

這讓洛冬天越發的擔擾了起來。

他們搜發許久,出來的時候都是兩手空空,並沒有從家裡找出些什麼東西。

「打擾了!」很快,他們便直接離開了,並沒有讓他們找到什麼東西。


家裡雖然有些亂,但洛冬天也覺得,這亂有什麼關係,只要沒有找到什麼東枉,那她就可以鬆口氣,他現在最怕的就是被他們查到什麼東西。

對他而言,沒有查到任何東西,就是敢好的結局。

而要是真的查到什麼東西,她真不知道該要怎麼面對。

「你待在家裡,我去公司一趟。」

打給陸子熙不通,公司的電話也沒人接,這讓洛冬天怎麼也放心不下,只想趕緊去看一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她別的都不要,只要陸子熙沒有任何的事情。

這對她而言,就是最大的安慰了。

「夫人,您小心點兒!」女傭從她的手裡接過孩子,便見洛冬天急急忙忙的出了門,開車直接往公司里去查。

到公司的時候,公司外面果然停著幾輛的警車,這把洛冬天給嚇得不輕。

而公司外面拉著警界條,讓她也不能進去,只能站在外面干著急。

過了沒多久,便見陸子熙跟著幾個警察一起出來。

陸子熙出來的時候,一眼便看到了不遠的洛冬天。 洛冬天剛要張嘴叫陸子熙,只是陸子熙卻對著她搖了搖頭。

洛冬天跟陸子熙在一起這麼久,怎麼可能看不懂丈夫的意思。

只能看著陸子熙被帶上了警車,看著車子遠去,洛冬天這才進了公司。

一見洛冬天來,陸子熙的助理,便趕緊的上前,「夫人!」

「跟我去辦公室!」洛冬天知道現在這個時候,自己可為能夠慌,她要想法子把陸子熙給救出來。

現在她並不清楚到底是什麼情況,但自己若不趕緊的了解一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那也只能夠干著急。

還不如趕緊的了解一下情況,好想法子救陸子熙。

「是!」趙助理應了一聲,便直接跟洛冬天去了辦公室。

公司里的職員都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對於自家總裁突然被帶走,這讓他們開始擔擾了起來,總裁被帶走,接下來他們該要如何?

最擔心的其實就是他們擔心到時會丟了工作,可現在這個時候他們也只能先看看。

再見總裁夫人也來了,他們這才算是稍稍的鬆了口氣,或許總裁夫人有別的方法,可以把總裁救出來,也是說不準的,現在這個時候,他們也只能安心的待在公司里。

不去多想,或許事情還有轉機,也是說不準的。

洛冬天進了辦公室里,便見辦公室內被翻過的跡象。

心中也越發擔擾了起來,看著趙助理問道:「說吧,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她現在完全不了解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也只能夠先理清楚這件事情先。

她也才好想法子如何去救陸子熙。

之前關久久給她的東西,或許也是時候可以派上用場。

她不能夠讓陸子熙進去,他們的兒子還小,他受不了這樣的日子。

「我也不清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只是今天上班不久后,警察便來了,說總裁跟某個黑道有關,要把總裁帶回去,接受審查。」洛冬天點點療,她就知道是這件事情,她也想不到是別的什麼事情?

不過現在這個時候,她要找機會去局裡見一下陸子熙,她不希望陸子熙在裡面過夜。

「公司里的事情,接下來你好好的看著,有任何的問題,馬上跟我聯繫,我現在去局裡一趟。」言罷,洛冬天便跟著起身。

今天這事情一出,只怕很快新聞也會出來,那個時候公司的股市也一定會受到影響,但現在這個時候,她也只能夠把陸子熙給救出來先。

錢沒了可以再賺,但陸子熙若是出事,她和兒子該怎麼辦?

這些,現在她都不敢想,只想趕緊見到陸子熙,這樣或許她才能夠稍稍的安心一點兒。

「是,我明白!」趙助理點點頭,送了洛冬天離開。

洛冬天離開后,他也只是跟著嘆了口氣,趕緊回公司看著公司股市的情況。

只是不過半天的時間,股市已經開始往下跌,真是擔心公司會因此而破產,還有這麼多的職員要處理,一時之間趙助理也沒了主意。 “我早就說過,跟着夜天只有死的下場,路是你們自己選擇的,可怨不得我了。”梵霸天居高臨下的看着葉陽若菡等人,黑暗噬魂術對着幾人施放而去,打算直接抹殺了衆人的靈魂。

“住手!”上官冥直接破水而出,躍上半空。身上似乎一下子充滿了力量,閃電般的速度一拳擊向梵霸天。

梵霸天被上官冥這突然的一拳直接擊中了胸口,直接飛到了石臺的另一邊,重重的砸在了石臺上,一口夾雜着些許內臟碎片的鮮血噴吐而出。

“混蛋,這傢伙居然還沒有死,好吧,就讓我看看你的命有多硬。”梵霸天艱難的爬了起來,咬牙切齒道,對着紫金翼獅王大喝道:“紫金翼獅王,快點給我殺了他們,快點。”

紫金翼獅王聞言不滿的撇了一眼梵霸天,不過依然沒有違背梵霸天的意思,不屑的衝向上官冥。

“夜天,你要小心啊!”葉陽若菡見紫金翼獅王衝了過來,擔憂的說道。

上官冥點了點頭,意識連接雅熙說道:“雅熙,能聽見嗎?”

“能,你是要我幫你對付紫金翼獅王?”雅熙迴應道。

“沒錯,我現在實力還太弱了。”上官冥有些尷尬的說道。

“你還是和以前一樣的笨,光明神牌在你手中居然還打不過區區一頭A級魔獸,你既然已經被光明神牌認主,傳承不傳承已經無所謂了,你用意念控制和光明神牌成爲一體,你的光明魔法實力應該能達到靈魔導師的境界,真是服了你了,有寶貝還不知道怎麼用。”雅熙沒好氣的說道。

上官冥聞言一驚,急忙控制着光明神牌運作,光明神牌在眉心中急速的轉動,噗的一聲化作了無數的光點遍佈了上官冥的全身,說時遲那時快,上官冥想都沒想就在跟前施放了一個八級的聖光護盾,紫金翼獅王一頭撞到了聖光護盾上,強大的衝擊力註定會產生巨大的反彈力,紫金翼獅王被強大的反衝力給掀飛了出去,狼狽的落到了地上。

“這怎麼可能,八級的聖光護盾?夜天他已經是魔導師了?”梵霸天不可思議的吼道,就好像看到了世界上最不可思議的事情。

葉陽若菡幾人目光呆滯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半天都沒有反應過來。

“嗷…”

紫金翼獅王是何等的高貴,此時竟然在一個弱小的人類面前吃了癟,這讓高貴的它如何忍受的了,一個猛子站了起來,口中濃郁的能量彙集,一個同樣達到人類八級的魔法正在醞釀中。

大家都不是什麼弱者,自然知道紫金翼獅王這一擊的恐怖,心中不由替上官冥捏了一把冷汗。


上官冥嘴角邪邪的翹起,很久沒用的招牌式笑容再次顯現,這是徹底動手的象徵,也是動怒的象徵,上官冥雙拳緊握,大喝一聲道:“神降術!”

如果這裏有一個懂光明魔法的人一定會大吃一驚,神降術是九級高階的光明魔法,威力通天,堪比禁咒。

上官冥在葉陽若菡四人身上施放了一個九級的神光防禦,以免待會遭到池魚之殃,做完這些這才肆無忌憚的衝向空中的紫金翼獅王。

此時紫金翼獅王口中的能量已經彙集完畢,毫不猶豫的對着上官冥噴吐而去,眼中盡是煞氣。

上官冥不由一陣好笑,神降術一出,周圍頓時一片光華,所有的邪惡之物頓時煙消雲散,下方無數的亡靈瞬間消散,包括梵霸天十分看好的暗金傀儡王。

“什麼?這怎麼可能,我的傀儡!”梵霸天不可思議的吼道,上官冥接二連三的讓他震驚,如果換做心臟不好的人還真的受不了。

兩股能量在空中悄然相觸,紫金翼獅王的攻擊毫無懸念的敗下陣來,狂暴的能量漣漪向着紫金翼獅王的方位席捲而來,將紫金翼獅王全身的毛皮全部絞殺殆盡,翅膀也是被無情的削掉了一半,雖然沒有致命的傷害,但也是無力再戰,此時看上去,極其狼狽,全身血跡不說,氣息也是萎靡了下來,狂暴的能量漣漪同樣傷及了一些經脈。

毫無準備的梵霸天自然是免不了漣漪無情的催噬,不過不得不說他的命很大,也同樣只是一些外傷,沒有傷及性命。

上官冥自然是要遵守乘你病要你命的美好傳統,毫不留手的衝向梵霸天。

梵霸天咬了咬牙說道:“夜天,今天我認栽了,不過,希望以後不要讓我在碰到你。”說罷便拿出了一個魔法卷軸,猛地一打開,人和紫金翼獅王就這樣憑空消失在了衆人的視線中。

“空間魔法!”上官冥驚呼道,沒有想到梵霸天居然還攜帶了空間魔法卷軸,空間魔法在大陸上已經絕跡數千年了,魔法卷軸自然也變的極其稀有,至少高貴如上官冥這樣的貴公子都沒有擁有過。

“你們沒事吧。”上官冥來到衆人跟前,直接施放起了光明治癒術,以上官冥現在的光明魔法的實力,完全能夠一次性治療幾十人,只是一盞茶的功夫就治好了大家的傷,上官冥隨後來到了寒冰玄獸的跟前,此時寒冰玄獸氣息也有些萎靡,身上的羽毛殘缺凌亂,雙翅還佈滿了血跡,顯然是受了不輕的傷。


“寒冰玄獸,幸苦你了。”上官冥有些肉疼的治好了寒冰玄獸,只是傷勢好了的寒冰玄獸和上次一樣,大戰過後顯的無精打采,上官冥也不知道什麼情況,只好收進了神牌印記中。

上官冥忽然想起了什麼,懊惱的一拍腦袋,接過力氣用大了,拍的腦袋都有些眩暈了。

“夜天,你怎麼了,幹嘛打自己?”葉陽若菡見上官冥行爲奇怪,疑惑的問道。

“沒什麼。”上官冥隨便敷衍了幾句,意識潛入了項鍊中大喊道:“雅熙,雅熙!”

“幹嘛,一驚一乍的。”雅熙有些不滿的回道。

“水神神牌被梵霸天拿走了,這下怎麼辦,現在他估計已經用空間魔法到家了!”上官冥有些糾結的說道,自己要是上點心,也不會讓梵霸天溜掉了。

雅熙聞言撲哧一笑道:“你真會說笑,水神神牌這麼重要的東西我會放在這裏嗎,你放心好了,水神神牌並不在這裏。”

上官冥聞言一驚,“不在這裏?那在哪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