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成功的搶到了物資,全是各種各樣的武器,只是遇上了點兒麻煩,他們人有些多,所以我也受了點兒輕傷,這次跟我一起去的一百名弟子,只有六十多人凱旋而歸,我們誰都沒想到他們竟然暗中藏了人。”

“恩,行,回來就好,至於弟子們那邊的事兒,你自己看着辦吧!”龍十兒稍微頓了頓,在龍影隊的弟子幫助下才順利完成任務,看來這歐陽家族也的確不簡單啊。

孫迪點點頭,問道:“門主,那你們那邊怎麼樣了?”

“我們中午就回來了,也成功了啊!”

“有多少戰果?”孫迪眼睛放出綠光看着龍十兒。

龍十兒無所謂的說道:“也沒多少啦,也就十來萬上品晶石吧!”

“哦!”孫迪點點頭,倒也沒怎麼驚訝,十來萬上品晶石對於一箇中型門派來說,其實不算什麼。

本來龍十兒還以爲可以得意一番的,沒想到這小子邏輯能力這麼強悍,也只好作罷了。

“哦,對了,搶來的物資,立即分發給花龍山莊的弟子們,大家可都還沒有什麼稱手的武器呢。”

“恩,成,這件事兒我明天就去辦!”

“你們回來,那我就安心了,湘兒呢?也不知道湘兒那邊怎麼樣了,要是那邊情況也好的話,那就萬事大吉了。”

“她現在估計還在忙着吧,剛纔我們進城的時候遇到她了,好像發生了點苦難。”

“行,那你把位置告訴我,我去看看!”龍十兒點頭。

得到位置以後,龍十兒走出了議事大廳,回到房間,二女還在說着笑呢,龍十兒就有些鬱悶了。

“哎,你們說爲什麼你們一天都有話說呢?”

“那當然啦,一年多的經歷,哪能一會兒就說完呢!”徐容容笑了笑。

龍十兒好奇問道。“那你們說到哪兒了呢?”

“現在啊,已經說到你閉關的事兒了。”

“那我們路上邊走邊說,陪我去秦湘兒那邊看看去!”

“怎麼了,出什麼事兒了嗎?”公孫薰兒疑惑的問道,徐容容也將疑惑的眼神投了過來。

龍十兒搖搖頭。“現在還不知道呢,走吧!”拉着二女走出了花龍山莊。


一路上,聽着二女龍門陣似的故事,龍十兒深刻的明白了一個道理,原來,女人也是會擺龍門陣的啊,而且還擺的比一般男人牛 逼多了。

好不容易來到花前客棧,這裏現在已經擴大了不少,已經成爲秦湘兒發展商業的小本營。

走進客棧,龍十兒發現客棧比之以前,擴大了不少,配置也很好,用神識一查,發現秦湘兒正在二樓的一間屋子跟十幾個店鋪負責人說着什麼。

龍十兒帶着二女上了二樓,弟子們都認識龍十兒,所以也沒有攔住他。

走到屋子外邊,門沒有關上,龍十兒和二女停住腳步聽了聽。

秦湘兒說:“你們行業道德的方式,還有各種各樣與門派裏其他店鋪的交合,一定不能露出破綻,這是一道艱苦的過程,因爲這種模式會存在很長時間,所以你們務必都要小心,明白了嗎?”

“恩!四長老,那我們想要聯繫的時候怎麼聯繫呢?”

“既然不能使用通訊器,那這樣,最近呢,我在中心地帶開設一家另一家花錢客棧,到時候你們想要找我們,就到那件客棧去,但是記住,一定要不本人來,因爲這樣容易讓人起疑心,如果區間發生了什麼變故,危急關頭你們可以直接到花龍山莊。”

“恩,我們明白了。”

“那行,你們去忙吧,待會兒出去小心別讓人跟了尾巴。”

“恩!”

這些人走了出來,龍十兒這才帶着二女迎了上去,一個個掌櫃打扮似的弟子,幾乎都是中年人的模樣,看到龍十兒到來,他們親密的和龍十兒打招呼。

“門主!”

“門主?”

“恩,你們好好幹,但是能修煉的時候千萬別落下哦!”

“恩,謝謝門主關心!”衆人紛紛抱拳言謝。


龍十兒也朝衆人拱手。“恩,行,那你們去忙吧!”

衆人離開之後,龍十兒這才與二女跨入了房間之中,剛進房間,龍十兒就看到秦湘兒打了一個很大的哈欠。

“哇,真是累壞了湘兒大美女了,來,來爺懷裏讓爺好好安慰安慰你!”

秦湘兒聽到這話,不用想也知道是誰來了,轉過頭一看,有些驚訝徐容容和公孫薰兒也在。

“你們怎麼來了?”

“我們聽十兒她說你這邊出了點事兒,就想來看看你。”二女微笑着說道。

很顯然,三女的大腦裏同時把龍十兒說的話語也過濾了。

秦湘兒微笑着搖了搖頭。“其實也沒什麼事兒啦,就是一點小麻煩,現在已經處理好了。”

“湘兒大美女,快跟我說說,今天開業的事情怎麼樣?”龍十兒走到秦湘兒身前。

秦湘兒說道:“也不怎麼樣,因爲我們的那些店鋪都沒有受到任何門派的保護,所以安全有些疏漏,開業的生意總體來說不是很好。”

“是啊,現在又不能公開那些都是花龍門的商業,所以在這個點上,需要強人來代領啊!”龍十兒點點頭。

花龍門攻下金陵城之前,這些店鋪目前面對很大的打擊,一方面是生意問題,一方面是人家門派會不斷的騷擾,讓店鋪交保護費,然後順理成章的說這是某某某某門派罩着的店鋪。

要是北城還好一點兒,因爲那邊是不用這樣的,所以,整個金陵城,要說商業的話,最雜最亂但也是最豪華的店鋪都在北城。

北城小到一家很破舊的茶館,大到整個王幽國都存在的超級型號商行都有,裏邊的人自然也是五花八門的。

好的壞的,全擠到了一堆,對於北城的評價,龍十兒只有一個字:亂!

不過,雪嫣堂既然能夠鎮住這麼亂一個城區,說明雪嫣堂還是很有實力的。

“行了,你就別變相的誇我了,我這邊的事情不用你操心,你還是想想,鹿青天微他們出關以後,會怎麼對我們花龍門打擊吧,我可是得到消息說,鹿青已經快要出關了,至於天微嘛,可能還需要很長一段時間。”

“哇,你真厲害啊,連我都沒收到的消息你都收到了。”龍十兒誇讚起來。

秦湘兒鄙視了龍十兒一眼。“我只是意外得到的消息,這是今天金凌門的弟子在我們的店鋪裏交談的事情。” “咳咳,不扯了,那個,湘兒啊,以後呢,有什麼事兒你儘管說,雖然有些東西我不懂,但是我可以給你最大的支持,你可別自己受着。”秦湘兒表面性格開放,心裏卻是個小姑娘,這點龍十兒看在眼裏。

秦湘兒點頭。“恩,我知道!”

“這樣吧,你最近也很久沒休息了,不如今晚我們一起去逛街吧,去我們自己的店鋪,晶石算我的。”

龍十兒提議道,今晚閒來無事,還不如出去溜溜,興許能看到今天有什麼美女降臨金陵城也說不一定。

公孫薰兒高興的跳了起來。“好啊好啊!”

“你們白天不是逛過麼?怎麼感覺好像都逛不累似的。”看她這高興樣,龍十兒擦了擦自己額頭的冷汗,逛街還真是女人的天性。

“嘻嘻……”公孫薰兒調皮的笑了笑,可愛的樣子,讓龍十兒忍不住用手掛了一下她的鼻頭。“你啊!”

徐容容靠近秦湘兒說道:“你看,老公就是偏心,今天我們怎麼拉他他都不去,這會兒來找你了。”

“是嗎?”秦湘兒咯咯笑了笑。

龍十兒直接無視二女的話語,牽着公孫薰兒的手先行往前走去。“走咯!”

來到大街上,龍十兒便對秦湘兒問道:“待會兒到了我們自己店鋪的位置你可得說一聲啊,我可不知道我們的店鋪是哪些!”

“你這個門主,真實不稱職,連自己門派的產業都不知道。”徐容容鄙視道。

龍十兒撇撇嘴,的確,在這方面自己就像是一個甩手掌櫃,什麼東西都交給了別人。

要說商業經驗,龍十兒根本沒有,也就花龍客棧開業那會兒見證了一下。

大家先行來到一間酒館,這家酒館屬於小型的,裏邊只能容下三四十人,也就三桌左右,龍十兒正考慮要不要進去。

邊上的公孫薰兒聽到紫鳳的話語,感慨了一聲。“好久都沒有喝酒了,我們進去喝酒怎麼樣?”

“薰兒,女孩家家的,學會矜持點兒。”秦湘兒洋怒的看着公孫薰兒。

她卻是看着龍十兒笑了笑,親暱的挽住龍十兒的胳膊。

“不怕,反正我又不喜歡別人,老公也肯定不會在乎的,對嗎?”

“對,在老公身邊,隨便你們怎麼樣。”龍十兒笑了笑,他就喜歡率真的人,無時無刻把原本的自己呈現出來。

但是,龍十兒想要的是私有的,這種最原始的狀態,只能在自己面前呈現,在別人眼前,還是學會僞裝得好。

畢竟這個世界,沒有任何人不再僞裝,大家一直追求着的真實的自己,其實就是最原始的自己。

秦湘兒笑笑,沒有回答,龍十兒和公孫薰兒帶頭走進了酒館。

走進酒館後,唯一的一名店小二迎了上來,他不認識龍十兒他們。“各位客官,裏面請,請問你們要喝什麼酒呢?”

“你們這裏有什麼酒呢?”跟在店小二身後往一間屋子走去,這個酒館有四間屋子,其中三間都是供客人喝酒的地方,剩下一間大的作爲大廳。

“我們這裏有本地名產千金醉,還有天顏塵,幽禁酒,其他的就是一些次品的了,不知道幾位是要……”

“你們這裏還有正宗的幽禁酒?”

龍十兒驚訝的問道,這可是龍幽國時期,龍幽城最好的酒,龍十兒喝過,還是官員們進貢的。

店小二點頭,有些得意的說道:“是的,我們這裏的幽禁酒是正宗的。”

“可是,我不是記得現在王幽國不給產了嗎?怎麼這裏還有?”

這酒有一個故事,這個故事和龍家息息相關,所以龍十兒記得特別清楚。

還記得父皇說起前朝的事兒,當年龍家進軍龍幽城,“杯酒破三關”的傳奇故事說的就是幽禁酒。

龍家帶兵來到龍幽城當年的三關,由於守軍實力太強,龍家一直都被阻擋在外。

後來有一天,有一個很普通的農民闖入了軍營,因爲他實在太普通,所以不能見到父皇。

後來,在他臨死的時候,意外遇到了遠行歸來的父皇,他告訴自己的父皇說。

“這個世界,有一杯酒,可以破掉三關!”

說完這句話,他已經命喪黃泉了,他的手裏,死死的捏着一壺酒。

後來在父皇的調查下,發現這個人本來是一個產酒的農民,不過因爲酒勁力度過強過大,所以被當時佔領衆多大城的父皇手下禁了。

父皇出於好奇,就拿出那壺酒倒了一杯,喝下之後,他感覺到了先苦中甜後苦的味道。

這種感覺很神奇,中間的甜就好像分離了苦一般,這個時候,父皇聯想當下戰況。

想到一種兩面夾擊,中間突入的方法,成功的用這種方法,破掉了三關,成功的攻下了龍幽城。


事後父皇稱這種酒爲“幽禁酒”,顧名思義,就是龍幽國禁酒之一,不過,卻是已經禁過了的。

後來幽禁酒的方子被釀酒世家所獲,得到了衍生,流通到現在,幽禁酒已經成爲當年龍幽國最好的酒之一。

當然,這個故事有很多地方都是殘缺的,有的是龍十兒自己補充的。

店小二則是說道:“不錯,這酒代表着當年龍皇之強盛王皇一統龍幽之後,就禁了這種酒,可是,那是在八大城和都城,在我們這種小城,很多地方還是有幽禁酒的,官員們也默認了這種酒的存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