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幾個點點頭說行,這樣叫着也顯得親切一些。

“張叔,你說一會我們往那個方向走?”我邊吃着東西,邊好奇的問道。

他說自己剛剛用風水羅盤看了一下,在根據這附近的風水來看,我們一會最好先往西南方向走一段,然後再轉向東南方,這樣走應該會安全一些。

“這平陽山果然名不虛傳,從進山開始我背上的斬鬼刀就一直在蠢蠢欲動,看來山裏的陰氣對刀的影響很大。山中的鬼物應該不少吧?”冰窟窿忽然開口說了一句。

我們幾個都點了點頭說沒錯,山裏的確鬼物不少,上次我們就在山裏遇到了不少殭屍,而且平陽山裏的殭屍比外面的普通殭屍要厲害有些,屍毒的毒性也更強,如果遇到了一定要小心才行。上次劉宇和李慕顏就都中了屍毒,要不是有張家的幫忙,估計兩人很難熬過去。

“斬鬼刀果然是把亦正亦邪的寶刀,既能探查到鬼物,也能被鬼物的邪性所影響,看來傳聞中的一點也沒錯。龍天小兄弟這麼年紀輕輕就能使用這等寶刀,真是讓人由衷的佩服。”張旺感嘆道,雖然他們張家常年待在這裏,不過對外面術士界的消息還是知道不少的。

休息了大概二十分鐘,我們有開始繼續前進。走着走着,樹林子開始變得密集,陽光基本上被擋住了,山林裏變得有些暗。忽然,我們聽到前面樹林子裏傳出來唦唦唦的聲音。

我們停了下來,謹慎的前方傳來聲響的地方,我微微皺眉,心想該不會是遇到山裏的殭屍了吧。“會不會是殭屍?”我小聲的問道。

張旺搖了搖頭說應該不可能,他用風水羅盤算了,這邊的陰氣是最少,按理說很難遇到殭屍這類的鬼物纔對。當然,也不排除有另外,所以我們還是小心爲好。

“來了。”他剛說完,冰窟窿就抽出了斬鬼刀,冷着臉說道。

果然唰的幾聲,幾個身影從樹林子裏衝了出來,不過不是殭屍,而是三頭野豬。

大家也知道野豬發起狂來也很恐怖,一不小心就足以要人的性命。這三頭野豬明顯是受了什麼刺激,大叫着瘋了一般的朝我們這邊衝過來。

沒辦法,我們只能對它們出手。野豬再厲害,也不會是我們幾個術士的對手,三兩下就被我們給打到了。

“這些野豬不可能無故發狂,可能前面有什麼東西讓它們變成這樣,我們小心爲妙。” 豪門禁:永恆之愛 張旺看了一眼地上躺着的三頭野豬,皺着眉頭,目光看向前方說道。 冰川很快又恢復平靜,裂縫也完全沒了。

唐宋從空中落下,頭皮有些發麻。真的感覺像是,冰川放了個屁。

又往前走了一段,唐宋發現自己好像迷路了。或者說,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在前進還是後退,因為周圍都是冰川,沒有太陽也沒有任何方向。

越來越冷,體內的力量幾乎都用來抵抗冰冷,懷裡的聖蓮釋放出來的生機在減少,冷得他直哆嗦。

媽蛋,為毛人家被空間扭曲之後直接死掉,自己卻總是被扔到各種千奇百怪的世界?

想了想,唐宋將墨俠拿出來,拖著劍柄,讓劍尖觸碰冰面,然後繼續往前走,這樣能在冰川上留下一道划痕。這裡沒有下雪,划痕應該能留下很長一段時間。

可又走了很長一段時間之後,唐宋發現自己並沒有在原地轉圈,而是繼續往前。冰川依然無窮無盡,沒有任何凸起的冰山,就是是一馬平川,平得讓人發毛。

草啊,這特么都什麼地方,唐宋都感覺自己走了兩天,愣是沒有任何盡頭的跡象。再這樣下去,他得冷死!

停下來,唐宋低頭看著腳下的冰川。會不會,出路在冰川下?

可這冰川看起來似乎很厚,想要打開冰川估計也沒那麼容易……

轟隆隆……

正想著,冰川又開始顫動,一道縫隙又裂開了,冷氣從底下噴涌。唐宋剛要飛身起來,腦子猛地一熱,天眼打開盯著那噴起來的冷氣。

這一看,讓他差點沒高興的叫出聲。表面是冷的,實際上蘊含著一股能量,是暖的……

不及細想,唐宋飛奔到冰川裂開的縫隙。那縫隙很大,足足有一米。一直往下,看不到盡頭,兩側都是冰塊。

硬著頭皮,唐宋直接往縫隙裡邊跳。反正走不出去,倒不如豁出去試一下……

果然不出所料,噴出來的冷氣是暖的,縫隙里暖洋洋的,一點都不冷。只是,下落速度很快,快得唐宋釋放出元氣想要控制身體,居然沒有用!

眼瞅著冰川縫隙開始癒合,唐宋心頭頓時一陣發涼。身子依舊下落,也依然不受控制,就看到兩邊冰塊在癒合。

很快裂縫上方已經癒合在一塊,唐宋感覺周圍活動空間越來越小,卻依然在下落,讓他無比的絕望。

完了,這裡雖然溫暖,卻要被夾在冰塊里……

轟!

冰塊突然癒合,唐宋還真被鑲嵌在冰塊內。可是,並沒有預想的壓力,就好像周圍冰塊不存在。唐宋頗為驚愕,眉頭緊鎖的抬起手,發現自己居然能在冰塊里自由活動。

這,這又是什麼原理,冰塊居然像是水?

腦子有點懵,唐宋嘗試了一下,還真發現自己就像在海里,而且是溫暖的大海。

這也太奇怪了,上邊可是冰川,下邊的冰塊居然跟水一樣,他居然能在裡邊游泳!

確認沒事,唐宋才繼續往下游。按照這個趨勢,出口肯定是在底下,指不定跟上次一樣會得到什麼寶貝……

游啊游,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終於看到下邊有亮光。唐宋喜上眉梢,趕緊加速衝過去。

很快,腦袋從冰塊里冒出,終於又有空氣了。

唐宋大口大口喘息,喜不勝收的扭轉腦袋張望。是個封閉的空間,周圍是白色的冰塊封鎖。空間不是很大,也就五十平,更像是一個圓形房間。

從冰塊爬出來,唐宋又發現腳下的冰塊變成僵硬,自己能站在上邊不陷入。

環視周遭,就是一個空間,周圍全都是白色冰塊。唐宋走過去用力推,可伸出手才發現,四周圍的冰塊跟腳下的冰並不一樣,是真真切切的冷,而且非常堅硬,墨俠劈砍過去居然一點痕迹都沒有。

就連頂上也都是堅硬無比,根本就打不開。這特么就坑爹了,一頭是無邊無際的冰川,另一頭是個封死的空間?

玩兒呢!

鬱悶的四處環視,唐宋將天眼打開。可是,天眼根本看不透周圍的冰塊,感覺真的就是一個封閉空間,沒有任何出口。

媽了個蛋,這都什麼鬼,讓他怎麼出去?

正愁著,唐宋猛地想到什麼,趕緊再次將天眼打開。周圍的冰塊雖然看不透,天眼卻能看得到有一縷一縷的力量往這個空間散發,這些力量進來之後居然會變成空氣。

不是吧,這些冰難道會形成空氣?

腦子靈光一閃,唐宋將腳下一塊軟冰鑿開,然後收到自己的世界內。然而,並不能生存,進入就直接氣化,變成的不是空氣,而是一種奇怪的力量,很快就被世界內的力量吞噬了。

難道自己想錯了?還是說,只有那些堅硬無比的冰塊才能生成空氣?

硬著頭皮,唐宋握著墨俠,形成巨大的劍芒全力劈砍。然而,不管他怎麼用力,最多也就是留下一道細微的痕迹,這些冰塊當真是堅硬。

這特么都什麼冰啊,又冷又硬,啃不動!

砸了好一會,唐宋累得氣喘吁吁,不得不是停下來。根本沒用,就一道道痕迹,連一點冰渣都沒落下。

太硬了,感覺比墨俠還要誇張。要是直接用墨俠鑿,指不定墨俠都碎了。

肯定有什麼辦法切割,唐宋一直堅信,沒有任何材料是堅硬無比。就算是墨俠,即便他現在還不知道是什麼材質,卻也知道有某種力量能跟它對抗。

對了,能量!

能量才是最堅硬的東西,從某種意義上說,任何材料都是能量聚合而成……

想著,唐宋盤腿坐在冰牆跟前。沉了口氣,雙手按在冰冷的牆面上,同時將天眼打開,分析跟前的冰塊。

很快手冷得實在受不了,不得不把手縮回。用元氣轟暖,過了一會之後,又繼續按在冰牆上。

就這樣,唐宋都不知道嘗試了多少次,兩個手不停的在冷熱交替,都已經變成了熊掌。

還好,總算讓他摸到了門路。這冰塊確實有縫隙,從中流出的空氣並非雜亂無章,而是互相之間形成一個小小的六邊形。

等到雙手休息好,唐宋用墨俠順著紋路輸送劍芒進去。 華山神門 果然不出所料,冰塊順著六邊形紋路開始裂開了…… 叮叮叮……

封閉的冰冷空間內,唐宋不停的用墨俠鑿開一條條細微的紋路。很冷,再加上擔心墨俠會斷裂,他也不敢太用力。

很快,一塊拳頭大的冰塊掉出來。唐宋直接將墨俠扔在地上,然後盤腿坐下,神念籠罩住冰塊,進入到世界內。

先用力量將冰塊包裹起來,等到平穩之後,再一點一點的將冰塊撤掉。讓唐宋驚喜的是,冰塊居然不會融化。

準確的說應該是,依然會融化,只不過速度非常慢。在融化的過程中,冰塊依然能釋放出空氣!

這可是天大的發現,這些冰塊絕對是寶貝,堅硬無比,還能釋放空氣。他的世界一旦有空氣,那些植物保不準真能生長。

神念退出來,唐宋繼續鑿冰。反正現在也想不到什麼辦法出去,先把自己的世界完善了再說……

就這樣,唐宋也不知道忙了多久。反正這裡沒有黑暗,他一直在鑿。從一開始一次只能鑿開一塊拳頭大的冰塊,到後來一下子鑿出人一樣大,再到最後挖了足足有好幾米深。

隨著世界內的冰塊越來越多,唐宋真能感覺到世界內有空氣。雖然還是比不上外邊,卻已經比之前好很多了。

轟!

這天,唐宋正繼續鑿冰,心神猛地一顫。喜上眉梢,唐宋趕忙進入到自己的世界內。

發芽了,小綠豆居然真的發芽了!

原先只是裂開,現在終於冒出細微的嫩芽。真的很像是綠豆,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

伴隨著嫩芽出現,整個世界的能量開始運轉,冰塊釋放出來的空氣慢慢擴散,居然自動形成一層空氣層。

大概有十米高,空氣依舊有些稀薄,還沒有到人體呼吸的地步。整體環境已經在改變。

更讓唐宋驚喜的是,原先插在地上的那些樹枝也開始發芽,很小很小的嫩芽,雖然只有三苗,卻已經讓他狂喜不已。

世界內的力量在增加,不,準確說應該是在壓縮。實力在增長,速度肉眼可見。

以後,他的實力將會跟著這些嫩芽的生長而增強,等到世界內變得蒼翠,也許,他就是一百級甚至更強了!

越想越是激動,唐宋小心翼翼的給小綠豆和樹枝鄰水,還要確保太陽一直高高掛著,好讓它們能進行光合作用。

至於那些冰塊,他沒敢太靠近樹苗,畢竟冰塊太冷。說來也奇怪,那些冰塊一開始還會融化,現在放進去多了居然都不會融,就像是一座永恆的冰山。

吐了口氣,唐宋退出世界。右手輕輕一推,元輪出現。

七十五級,提升還挺快……

沒有細想,繼續鑿。只有足夠的空氣,才可能讓植物生長。雖然現在沒有太多種子,可哪怕成功長出一苗,對他而言都是極大的驚喜!

完全沒有時間概念,都不知道過了多久,冰塊都被他鑿出一個十幾二十米深的隧道,足足有兩米高。

世界內的空氣越來越多,小綠豆跟樹苗開始發綠,只不過生長速度有點慢,這麼久都還沒見有葉子出現。

嘣!

正鑿著冰牆,墨俠忽然深深插入,唐宋愣了。把墨俠拔出來,嘴角不自然抽搐。居然,被他鑿空了?

氣沉丹田,拳頭幡然轟出。隧道盡頭的冰牆忽然崩碎,還真打通了。

狂喜的跳出去,熟悉的元氣,濃厚的空氣,讓他差點沒敢動得哭出來。只不過很快唐宋又發現自己高興得太早,周圍依然是冰牆。只不過這次空間更大,應該有五十平,而且有十幾米高。

哭瞎,這都什麼鬼地方,鑿那麼久居然還是封閉空間?

苦澀的沉了口氣,唐宋將天眼打開,四處掃視。很快就發現,這裡的冰牆跟後邊的冰牆不同,這裡的冰牆不能散發空氣,釋放出來的是元氣。

呀,好像有一扇門?

唐宋趕忙跑到前邊,先是用天眼仔細觀察,然後雙掌運轉元氣滿滿按在冰門上。

轟隆隆……

冰門開始顫動旋轉,唐宋喜上眉梢,用力的繼續推。不多會,還真開了,趕緊從冰門穿過去。

我去,這特么玩兒呢!

外邊是另一個更大的空間,兩百平左右,更高更寬,四周還是冰牆。

還好,這次不是封閉,盡頭有一扇門,而且門是打開的,看不到外邊到底什麼情況。

唐宋沒有急著過去,因為他發現,這裡的冰牆很奇怪。從最開始最小的空間,到現在空間越來越大,冰牆反而越來越弱。最裡邊的冰牆不但能釋放元氣,還能釋放空氣。剛才那個只能釋放元氣,到這裡釋放出來的元氣已經削弱很多。而且,越是出來,冰牆越不冷,溫度都變成正常了。

怎麼感覺,這裡像是一個升級制的修鍊之地?

深吸了口氣,唐宋將自己的氣息收斂,小心翼翼朝著門口走去。不出所料,穿過大門,外邊是一個更大的空間,元氣又薄弱了一些,但還是比天靈大陸濃厚很多。這些空間里什麼都沒有,只有元氣和冰牆。

嘭嘭……

忽然聽到細微的悶響,唐宋立即警惕起來。 爆寵八零:重生嬌嬌女 奇怪,聲音好像是從外邊傳來?

對,前邊那個緊閉的大門外邊……

屏氣凝神,唐宋慢慢走到緊閉的大門後邊。大門有一道細微的縫隙,外邊還有亮光照射進來。

外邊的悶響不是很大,但聽得出應該是對打的聲音。唐宋趴在地上,謹慎的把頭挪到縫隙一看,臉頰不自然抽搐。

沃日,這特么不是,天南大會?!

縫隙很小,可唐宋看得到外邊有很多人,還設立了一個舞台,舞台上有兩個人正在對打,分明就是火家跟南宮家!

這下唐宋懵逼了,意思是,他現在是在天南神殿內?

我滴媽呀,這要是的打開門,他保不齊要被打死。外邊的高手可不比南宮家那些留守的人,這裡是南宮家跟火家的人都在,要死人的!

頭皮發麻,唐宋躡手躡腳的再次往裡邊走。出去個卵,死路一條。

可是,這天南神殿的盡頭好像就是那一片暖冰,然後就是白茫茫的冰川,他能去哪?

坑爹啊,怎麼會被扔到天南神殿內,還讓不讓人愉快玩耍…… 經過剛剛三頭野豬發狂的事情,我們走的越發小心,沒了之前那種輕鬆狀態。

又往前走了大概十來分鐘,還是相安無事,什麼都沒發生,也沒遇到什麼奇怪的東西和事情,我們稍稍放鬆了一些,也許讓三頭野豬發狂的東西已經不在這附近了。

“行了,我們準備往東南方吧。”這時候,拿着風水羅盤的張旺提醒道,說我們該換個方向走了。

於是我們轉了個方向,正準備走,忽然冰窟窿停了下來,而且還做出了戒備的動作,手已經放在背上揹着的斬鬼刀上,似乎隨時準備出手。

“怎麼了?”我緊張起來,問道。

冰窟窿皺着眉頭,目光不停的往四周掃,但四周什麼都沒有。一時間,樹林裏變得很安靜,除了風吹動的聲音之外,其他任何的聲音都沒了。

“你們有沒有聽到什麼奇怪的聲音?”過了一會,冰窟窿才又開口問了一句。

我們不敢大意,屏住呼吸仔細聽了一會,但除了風聲,根本沒什麼奇怪的聲音。

“沒有啊,你聽到了什麼?”我心裏奇怪,問道,覺得是不是他太緊張了,聽錯了。

不過劉宇和張旺似乎很在意冰窟窿說的話,臉色凝重的不斷往四周看,搞得我也緊張起來。

“冰窟窿,到底是麼情況?”李慕顏也有些緊張了,開口問道。

冰窟窿沒回答她,而是趴到地上,耳朵貼到地上聽了一會,然後說道:“好像有什麼東西正在向我們爬來,而且聽不出方向。”

接着劉宇和張旺也趴了下去,和冰窟窿一樣耳朵貼到地上,認真的盯着,沒一會兩人的臉色都變了變,顯然冰窟窿說的是事實,真的有什麼東西在向我們爬來。

很快,我和李慕顏不用向他們三個一樣趴在地上聽,也漸漸能聽到了四周傳來的聲音,那聲音很微弱,不仔細聽根本就聽不到。聽起來的確像是有什麼東西在地上爬發出來的,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輕楚,好像是從四面八方傳過來的一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