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又不是第一次幹這種事情了!”胡墨一邊朝着古玩店外走了去,一邊用輕緩的語氣說道:“祖乙大墓,宇宙國,港島,教廷,哪次事件,我們最後都平安的化險爲夷,這一次,自然也不例外,而且,一旦我們成功了,恐怕,我們以後也不會再有機會再去創造奇蹟了……我們還是先抓緊時間,去燕京吧!”

聲音落地,胡墨便已經走出了古玩店,隨後,汽車發動的馬達聲,便傳入了古玩店之中。

“楚風,俺經過了教廷的修行之後,道行提升了很多,這一次,俺一定會爲你提供更多的幫助!”石毅咧嘴大笑了起來,隨後,他也追隨着胡墨的腳步,走出了古玩店。

石毅之後,石乾坤和陸茗軒倒是沒多說什麼,只是遞給了我一道堅決的眼神,然後,二人也走出了古玩店。

這時候,後堂的羽超走了出言,低聲對我說道:“小風爺,這邊的事情你放心,我會處理好一切的!”

我回過身,看了一眼淚痕未消的羽超,鄭重的朝着他點了點頭,隨後,我便一言不發的朝着古玩店外,走了去……

這一次,也許,真的是我們大家最後一次行動了……

如果順利,我解開了楚家的詛咒,那麼,我也就沒有必要再去冒險了,到時候,我會考慮,和羅藝一起,平平凡凡的過完一生,畢竟,我想成爲一名普通人!

而胡墨呢?

如果冰川區域中的大妖,真的是最後的九尾傳承,那麼,擁有了完整的九尾傳承之後,胡墨會怎麼樣?

是繼續存在於世間?

還是去往另外一個我所不瞭解的世界?

或者,再次轉生?

我不知道!

而石毅,他應該會返回湘西,照顧他的姐姐,支撐他的部落,畢竟,那裏,纔是他的根!

至於陸茗軒和石乾坤,我想,他們心中,應該和我一樣,也很嚮往普通人的生活吧?

李靈兒……我不知道!

我一邊思索着大家各自的歸處,一邊緩步朝着古玩店外走了去,也就在這時候,一隻溫熱的小手,突然從我的身後,溫柔的攥住了我的手指,霎時間,一股滲人心扉的淡淡幽香,便瘋狂的涌入了我的鼻息……

“我們一定會成功解開你身上的詛咒……放心吧!”羅藝輕吟一聲,言罷,她還用力的捏了捏我的手指,彷彿是在給我打氣加油似的。

可是,我還沒來得及仔細感覺手指上傳來的柔軟與滑膩,她便已經將那纖纖玉手,鬆開了……

我有些意猶未盡的扭頭,看了羅藝一眼,我也不知道爲什麼,我竟然會用戲謔的語氣,完全是下意識的對羅藝說道:“其實,你可以一直牽着我的手!” 羅藝沒說話,只是嬌嗔的瞪了我一眼,隨後,她便打開了甲殼蟲的車門,並且將汽車發動了起來。

當然,對於羅藝的嬌嗔模樣,我已經完全看傻了,雖然她的嬌嗔,只是保持了一瞬間而已,可是,對於羅藝這種高冷女神來說,能夠露出這種模樣,其震撼程度,絕對不弱於大地震的效果,我看傻了,也在情理之中!

“快上車!抓緊時間去燕京!” 拐個陰司生猴子 羅藝放下了車窗,朝着呆若木雞一般傻站在原地的我,輕喊了一聲。

“哦!好!”我被羅藝的聲音喚醒了,當即,我便直接跑上了羅藝的甲殼蟲。

而此時,胡墨等人,所乘坐那輛車,已經開始啓動,並且朝着燕京的方向,行駛而去了!

羅藝駕駛着甲殼蟲,緊跟在了胡墨那輛車的後面,兩輛車,一前一後的駛出了道村……

車內,我有些擔憂的盯着那張近乎於完美的高冷側顏,有些擔憂的問道:“你行嗎?要不,我來開吧!”

畢竟,我們纔剛剛從燕京來到道村,而且,全程都是由羅藝在開車,可現在,我們又要從道村返航回燕京,我真有些擔心羅藝,畢竟,連續開這麼久的長途車,可不是普通人能承受住的!

“被你這麼一說,我還真有些累,那就由你來開吧!”羅藝倒是沒和我客氣,直接將車停在了路邊,並且打開了車門,直接走下了車。

我見狀,便立刻從副駕駛的位置走了下去,轉而,坐到了駕駛位置上,只不過,我在開車之前,給李東發了一條短信,讓他把我們想要的東西直接送到燕京機場,在那裏等我們!

做完這些事之後,我便嫺熟的發動了汽車,緊跟上了前面胡墨的那輛車,兩輛汽車,風馳電掣的駛上了高速公路,朝着燕京方向,疾馳而去。

值得一提的是,剛上高速公路沒多久,羅藝便睡去了,我倒是抽空瞄了她幾眼,恬靜的俏臉上,早已沒有了往昔的冰霜和高冷,取而代之的,是疲倦與滿足……

在高速公路上開車,是很無聊的,尤其是,我的副駕駛,還坐着那麼以爲秀色可餐的美女,最關鍵的是,這美女還偏偏就睡着了……

我駕駛汽車,沿着枯燥高速公路,麻木的行駛着,逐漸的,天已經亮了,但羅藝,還沒醒,看得出,她真的很累……不僅僅是因爲她駕車,陪着我從燕京來到了河省,我想,主要還是那場婚禮,以及婚禮之前的一段時間,她應該都沒有好好的休息,甚至是沒休息,也直到此時,她纔會覺得真正的放鬆下來了吧?

就在這時候,一直行駛在我前面,由胡墨駕駛的那輛車,開始放慢速度,隨後,駛離了高速公路……

當即,我的心頭不由一震,終於要擺脫這枯燥的高速公路了!

我與胡墨的兩輛車,一前一後的駛離了高速公路,又經過了一段國道的行駛,最終,我們終於達到了目的地,燕京機場,恰好,這時候,羅藝也醒了過來……嗯,很巧,我現在有點懷疑,這小姐姐一路上有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在裝睡!

我和胡墨分別將兩輛汽車停到了機場停車場之後,我們衆人便匯聚到了一起,能夠看得出來,大家的精神狀態都很好,,最重要的是,我們氣勢如虹!

“走吧!我們疆省之行,開始了!”我的目光,一一掃過了衆人,淡淡的笑了一聲。

衆人倒是沒說什麼,只是跟隨着我的腳步,離開了停車場,朝着候機樓的方向走了去…… 當我們大家走出停車場,走到了候機樓之前的時候,一輛掛着特殊車牌的奧迪A6,本來是很低調的停在了候機樓的某處角落中,可當我們出現之後,那輛車便直接朝着我們開了過來!

吱呀!

剎車聲響起,汽車,穩穩的橫在了我們衆人的身前,隨後,車門被打開了,凌雲一臉媚笑的從車上走了下來……

“楚少!”凌雲低眉順眼的和我打了一聲招呼,忽的,這傢伙的目光直接定格在了羅藝的身上,頓時,臉上的笑容堆的也更滿了,“嫂子好!”

凌雲這一聲“嫂子”,倒是把羅藝那萬年不變的冰山容顏融化了,頓時,一抹紅暈,便悄然爬上了羅藝的俏臉……

“你想死嗎?”羅藝冷冷的對凌雲低喝了一聲,嚇的凌雲連忙縮了縮脖子。

“那個……楚少,東哥準備的東西,剛纔有人送到了我的車上,正好,我連東西,還有你們,一起送上飛機!”凌雲訕訕的笑了一聲,旋即,便低聲對我說道:“爲了不出現紕漏,龍老特意派我來護送你們上飛機的!”

“嗯!”我輕輕的點了點頭,又拍了拍凌雲的肩膀,說實話,這傢伙剛纔那聲“嫂子”,叫的很合我意,不由的,我看這傢伙,也越來越順眼了!

“走吧!”凌雲笑嘻嘻的打開了汽車的後備箱。

頓時,將後備箱塞滿的各種黑袋子,便映入了我的眼中。

貌似,強壯的胖子這次辦事效率還不錯,竟然搞了這麼多東西!

“女士不用動手,我們幾個男的每人拎幾包!”我一揮手,便率先拎起了四個大黑袋子,我掂了掂份量,還挺重。

隨後,石毅一把攬過了六大包,而凌雲和石乾坤則是每人四包,陸茗軒,羅藝和正在接電話的胡墨,則是無包一身輕的跟在了我們的身後,就這樣,我們一衆人,浩浩蕩蕩的從候機樓的側門走了進去,沿着工作人員的專屬通道,直接進入了停機場之中……

看來,龍星夜這傢伙辦事的效率也不差,他肯定已經視線打好了招呼,而且這裏的工作人員都認識凌雲,我們這才能一路綠燈,直接進入停機場!

最後,在凌雲的引路之下,我們衆人,走到了一架寫着“燕京航空”字樣的小型客機之前,當即,凌雲便招呼起了飛機上的工作人員,幫我們把行李運到了飛機上,做完這一切之後,凌雲便賤賤的湊到了我的身邊,一邊搓手,一邊媚笑……

我撇了凌雲一眼,便出言說道:“你想說什麼?”

“那個……楚少,你看,能不能提攜小弟一把?”凌雲臉上的媚笑,越來越濃。

“有屁快放!”我不耐煩的朝着凌雲揮了揮手。

提攜凌雲?

怎麼提攜?

從哪方面提攜?

凌雲這傢伙和龍星夜混了一段時間之後,雖然囂張跋扈,目中無人的態度改了許多,但這手有話不直接說的壞毛病,卻是被龍星夜給同化了,實在是讓我有些不爽。

凌雲見我語氣不善,表情連忙一凝,也不和我廢話了,而是開門見山的說道:“楚少,就在今天早上,錦繡,石氏,九仙,陸氏,聯名發聲,聲稱已經掌握了最核心的造車和電子技術,能夠讓我們神州,自己生產最核心的原件……楚少,你看,能不能帶我們凌家飛上一飛,哪怕給四大財團做個馬前卒也好,也讓我們凌家小喝一口湯?” 聽了凌雲的話,我立刻將視線跳轉到了石乾坤和陸茗軒的身上……當初在宇宙國,我們的確弄出了不少核心機密,只不過,因爲世界靈戰的原因,我們並沒有將消息外放,貌似,石乾坤和陸茗軒,從歐羅巴大陸返回神州之後,已經將東西交給了各大家族,而且,連九仙都參了一腳,不過,這幾個傢伙倒是沒把錦繡忘了,不錯!

“我乾的!”石乾坤聳了聳肩,毫不在意的說道。

既然石乾坤承認了,那我也就沒有什麼顧慮了,當即便對凌雲說道:“帶你飛?可以!看在你小子那麼會說話的份上,你自己找社會你東哥去談吧,陸家,石家和九仙的那份你們不可以染指,就從錦繡的那份之中,分你一杯羹!”

凌雲這傢伙,也幫過我們不少忙,尤其是剛纔那句“嫂子”,叫的我甚是滿意,最關鍵的是,我打算扶持同樣從超級家族跌落神壇的凌家,這樣,對錦繡衆人,在以後,絕對會有所幫助的!

“多謝楚少!”凌雲激動的低吼了一聲,看那架勢,差點就要給我跪下了,“楚少,你不知道,今天早上,燕京再次發生大地震。古老的德庫拉財團,莫名其妙的開始對……”

說到這裏,凌雲還小心翼翼的瞄了羅藝一眼,這才繼續說道:“開始對羅家旗下的產業進行瘋狂的打擊,德庫拉財團不愧是歐羅巴大陸最頂尖的財團,短短三個小時,羅家的資產便縮水了一半,按照這個速度進行下去,不出三天羅家就要破產了……”

“我知道!是我讓德庫拉家族這麼做的!”我倒是無所謂的點了點頭,我要針對的,其實只是羅藝的大伯和四姑而已,羅家不會破產,因爲羅藝的大伯和四姑,並沒有掌握全部的資產,我估計,卡羅爾把羅家的資產壓縮到三分之二,也就差不多算是把那幾脈給趕上絕路了!

不過,話說回來,通過這件事,對於德庫拉的財力,我又有了一個全新的認識……短短三個小時,便打的羅家毫無還手之力,資產縮水一半,貌似,我有點明白,爲什麼葉家那麼看重卡羅爾了!

“我知道是楚少讓德庫拉家族這麼做的,所以,可是,楚少你知道嗎?現在燕京的大家族,全都坐不住了,他們都害怕楚少下一個目標是他們,尤其是港島那些鉅富,一個個更是戰戰兢兢,根據龍軍的情報顯示,四大家族的族長,正在來燕京的路上,估計是來找你的……”凌雲笑了笑,道:“我們凌家,也坐不住了,所以,家主決定,讓我來懇求楚少,不要對凌家下手……”

“我和凌家沒有什麼仇,放心吧,我不會對你們下手的!”我拍了拍凌雲的肩膀,給了他一顆定心丸。

“這就好!這就好!”凌雲激動的差點跳起來,“如果這件事我完成了,那我就有資格去競爭凌家下一任家主了……”

“我幫你一把?”我笑吟吟的盯着凌雲,“看來,我真的有必要帶你飛一次了!”

“啊!”聽了我話,凌雲傻愣在了原地,彷彿不敢相信一般的望着我。

凌雲和我都明白,如果我願意介入,那麼,凌家下一任家主之位,有八成機率,會落到凌雲的手上!

其實,這樣做也沒什麼不好的,對凌雲,對我,對錦繡衆人,都好!

那我爲什麼不帶凌雲飛一下呢? 我朝着凌雲微微的揚了揚嘴角,隨後,便轉身,準備沿着階梯,走上飛機,因爲,胡墨等人現在已經走上飛機了,飛機下,也只剩下了我,羅藝和凌雲而已。

可是,當我剛剛踏出第一步,踩穩了第一階階梯之後,一隻滑膩的小手,便直接從後面,握住了我的手……

我全身一震,猛的回頭,毫無懸念,牽住我的手的人,正是羅藝!

而此時,羅藝卻是神色肅然,輕聲對我說道:“不要針對他們了,他們也是爲了羅家,而且,畢竟,我和他們,是一家人,以後,你和他們……”

我知道,羅藝口中的“他們”,指的是她的大伯和四姑,還有她爺爺!

當然,羅藝最後的話沒有說出來,但是,我知道她想說什麼……

頓時,一股暖洋洋的異樣感覺,便立刻襲遍了我的全身……

“凌雲,聽見了嗎?去找社會你東哥,讓他聯繫卡羅爾,照做!”我回過身,撇了凌雲一眼。

言罷,我便徑直走上了飛機,只不過,這一次,我並沒有鬆開羅藝的手,相反,我卻是大膽的加大了幾分力道,緊握住了她的手,不讓她的手,從我的手中抽出去……

其實,我是想一直前者羅藝的手,走上飛機的,可事與願違,經過羅藝幾番掙扎之後,我還是送開了手掌……

說一千道一萬,我還是有點不太好意思……

當我和羅藝走上飛機之後,機艙門便關閉了,待到我和羅藝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並且繫好了安全帶,飛機那轟鳴不止的發動機聲,也傳入了機艙之內……

這架飛機除了幾名駕駛人員之外,並沒有其他人,包括空姐之內的人,也被取消了,換而言之,不算太大的機艙內,也只有我,羅藝,胡墨,陸茗軒,石乾坤和石毅寥寥幾人而已!

龍星夜想的還算周全,知道我們在飛機上會制定一些計劃,所以纔沒有讓燕京航空公司安排其他的工作人員來打擾我們!

沒多久,飛機起飛了,一望無際的白色雲海,再次映入了我的眼中,只不過,這種景色,看過一次之後,我也就沒什麼興趣再看第二次了,索性,我乾脆和衆人聊了起來,反正距離我們到達疆省,還有好幾個小時的時間呢!

“李東送過來的裝備,齊全嗎?”我隨口一問。

“還沒看!不過,李東辦事應該不會出現紕漏,在檢查裝備之前,楚風,各位,你們先聽我說幾句話!”胡墨一邊說着,一邊解開了安全帶,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重生暴力千金 胡墨一言,立刻將我們的注意力都吸引到了她的身上,而這時候,便聽胡墨侃侃而談道:“我在登機之前,收到了鷹十三傳來的最新情報……”

“半月之前,由張道一率領的龍虎山精銳,離開龍虎山,正式前往疆省!”

“除了龍虎山之外,其餘各大勢力,也在那段時間,相繼出發,佛門,武當,崑崙等大勢力,以及一些散修,都開始朝着疆省進軍,似乎,大家都想在大虞王朝的寶藏之中,撈到一些好處!”

“總的來說,只要目標是大虞王朝寶藏的勢力,便都是我們的敵人,尤其是龍虎山!”

“根據鷹十三傳來的情報顯示,龍虎山這次出征的大軍,可謂是人才濟濟,除了張道一之外,龍虎山各大長老,以及北斗七劍,悉數跟隨張道一出征疆省,再加上,持劍長老葉月明又率領不少好手,在燕京狙擊楚風,但最後,被天機家族一口吞掉,全軍覆沒!”

“換而言之,我們在疆省戰場,所要面對的龍虎山,纔是真正的最強龍虎山,而龍虎山總部,現在卻是一場空虛,已經完全沒有了高手坐鎮……然後,就在這種形勢之下,十分鐘之前,大小燕子給我打了一通電話,她們告訴我,龍虎山總部,目前正在遭受不明身份的一衆強者圍攻,如果順利,龍虎山總部,將會覆滅!” 聽了胡墨的話,我們所有人,包括對靈異世界並不太瞭解的羅藝,都愣住了……

趁着龍虎山精銳盡出之際,圍攻龍虎山總部?

那可是龍虎山總部!

道門聖地之一!

誰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去進攻龍虎山總部?

天機家族?

不可能!

天機家族因爲我的關係,現在內部一定已經亂成了一團,怎麼可能有時間去攻擊龍虎山總部呢?

再退一步,如果天機家族真的趁機拔了龍虎山,那以後,天機家族絕對會被靈異世界中的其他勢力羣起而攻之!

這是得不償失的事情,我想,我那位沒見過面的外公,不會這麼傻,也不會這麼衝動!

那麼,會是誰,如此膽大包天,敢直接與龍虎山正面開戰,並且,還是這種不死不休的決戰?

我茫然的望着胡墨,當然,不僅僅是我,此時,所有人,都很茫然!

沉默,在略微有異響的機艙中,不斷的發酵,可是,當沉默發酵到一定程度,自然會產生質的變化……就比如說,現在!

“我的天!”石乾坤發出了一道無比吃驚的驚呼聲,幾乎是用吼的聲音,喊話道:“誰這麼瘋狂?竟然敢趁張道一精銳盡出之際,奇襲龍虎山,而且還大有要將龍虎山覆滅的勢頭,這人,絕對是瘋子,比楚風還要瘋狂的瘋子!”

“雖然俺對神州的靈異世界並不是太瞭解,但俺聽部落裏的老前輩們說過龍虎山,那可是靈異世界中的擎天巨柱,俺們湘西部落,肯定是不敢這麼幹的!”石毅瞪着雙眼,眼中寫滿了驚駭。

“神州,有資格與龍虎山相提並論的勢力,也就那麼幾個,茅山和嶗山,武當,崑崙等勢力,絕對不敢輕易與龍虎山開戰,哪怕張道一率領精銳,盡數離開龍虎山,這些勢力也不敢,畢竟,張道一還沒死,一旦張道一活着從疆省回到中原,那麼,絕對會掀起一場血雨腥風,甚至是神州靈異世界的滅門大戰,那些大勢力,賭不起,也不敢賭!”陸茗軒冷靜的分析道:“而我們陸家,現在陸家內部爲了楚風,已經產生了內亂,絕對不會在這時候節外生枝,與龍虎山開戰的,至於其他……胡姐姐,會不會是隱世的某隻大妖出現了?”

陸茗軒扭頭,疑惑的問向胡墨。

然而,聽了陸茗軒的問題之後,胡墨很乾脆的搖起了頭,“神州隱世的大妖,就那麼幾隻,雖然我沒有掌握大妖們的具體行蹤,但是,憑我對大妖們的瞭解,那些前輩絕對不會這麼做,因爲前輩們對龍虎山完全沒有一點興趣,而且根據大小燕子傳回的消息來開,襲擊龍虎山的神祕組織,並不擁有妖氣!”

“那會是誰?歐羅巴大陸的血族?狼人?教廷?美利合衆國的超能力者?世界其他勢力的異能者?”石乾坤茫然的嘀咕出了這麼一大串的名字,可是,這些勢力,哪一個,都不像是夠膽,或者有條件去進攻龍虎山的存在!

“會不會是……”我皺着眉頭,極其複雜的輕聲說道:“八部衆?”

“八部衆?”陸茗軒輕輕的皺起了秀眉,“八部衆的天,白天虹,叛出八部衆,夜叉陳泰,叛出八部衆,龍被楚青雲等人於疆省擊殺,阿修羅死於祖乙大墓,緊那羅和乾闥婆在世界靈戰之中,已經被我們幹掉了,八岐羅迦死於暗礁島,唯一活着的八部衆,便是迦樓羅卡羅爾,而且那傢伙現在也的確在神州,可是,卡羅爾,根本沒有能力召集一批人,猛攻龍虎山,他也沒有這個膽子,德庫拉家族也不會這麼做……”

陸茗軒的話還沒說完,便被我直接出言打斷了。“我說的是……八部衆幕後的首領! 我的這番話,立刻將衆人的注意力吸引了過來,甚至,陸茗軒和胡墨,還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

狂妃馴冷王 “由始至終,八部衆的首領,都沒有露過面,而且,此人所擁有的膽識,魄力,實力,都無法猜測,如果說,八部衆幕後的首領想要趁着大虞王朝寶藏出世的契機,大舉進攻神州靈異世界,也不是不可能!”

我的話音落地,機艙之中,便再次陷入到了詭異的沉靜之中……

誠然,如果出手攻擊龍虎山的人,是八部衆幕後的首領,那麼,一切,也就都說的通了,包括敢於得罪龍虎山,甚至不惜與龍虎山不死不休,並且擁有能夠在短時間內,覆滅沒有了張道一的龍虎山的實力,所有的條件,八部衆幕後的首領,都擁有!

換而言之,八部衆幕後的首領,便是現在最值得懷疑的傢伙,雖然我們並不知道那傢伙到底想幹什麼,但那人,的確是目前最有嫌疑的傢伙!

“不管襲擊龍虎山的勢力,是哪股勢力,也不管幕後之人,又是誰,總而言之,如果龍虎山真的覆滅了,對我們來說,也是好事一樁,不對嗎?”胡墨突然冷笑出聲,道:“既然有人趁着張道一不在,襲擊了龍虎山,那麼,我們是不是應該,把張道一永遠的留在疆省呢?”

“說的不錯!”我登時冷笑了起來,“如果襲擊龍虎山的人,真的是八部衆幕後的首領,那麼,就等我們收拾了張道一之後,再去研究那傢伙吧,目前,我們最應該做的事情,除了解開大虞王朝寶藏的祕密之外,便是,讓張道一,長眠於疆省!”

籃壇狂鋒之上帝之子 說完這番話,我的體內,便情不自禁的涌出了一股澎湃而浩瀚的殺意!

張道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