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想看。”江萬貫甕聲甕氣的說了一句。

“那個,法海大師,現在還不着急,估摸着我起碼還得兩個時辰之後才能開始。”楊薇也是趕緊說道。

兩個時辰之後,按她所想,也就聖女大比剛剛進入中期,內門弟子殺到差不多的節骨眼。

“啥?還得兩個時辰?”江北驚了。

往回一撇,那頭剛還在繼續着內門弟子的比鬥,按照剛剛外門弟子都玩了那麼久來說……

好像也差不多,越到後面越激烈。

“爹,既然如此,要不先去我們的南北峯坐坐?”江北摸着大光頭,一臉笑意的說道。

“也好。”江萬貫沉聲說道。

他也想去看看自家這倆兒子在那山頭上都搞出了什麼名堂,還弄了賭場?

呵呵!好小子!

我今天就名正言順的讓你們知道知道,不修煉,以後就一事無成!

肉眼可見,隨着江北的這話說完。

江南的笑容已經逐漸凝固了起來……

“爹,去,去,去我們那幹啥啊?我們那日子過得可是慘兮兮啊。”江南搓着手,一臉糾結的說道。 要是江南不說這話,可能現在這情況還能好過點吧。

沒準搪塞一下,江萬貫也就真不去了,他並沒有多堅持。

但是!一說他們日子過得不好,江萬貫的眉頭當時就皺緊了。

看得出來,他很不開心,非常不開心,甚至還有些憤怒,無能狂怒!

刀來!

當初,他可是去過造化門的,當初,他看到這倆兒子住在那種小院子裏,那個日子過得……

簡直一言難盡,他們,何曾受過這種委屈?住在那種颳風漏風,下雨漏雨的屋子裏。

看到那一幕的時候,江萬貫明白,那一刻,他的心,差點碎掉。

關於自己這兩個兒子,江萬貫是擔心的,他也是記掛的。

他們從來沒在外闖過,且不說跟在自己身邊二十年的小兒子江北,就算是自己這大兒子,待在那無極宗,也是自己開的宗門啊!

好吃好喝的有都是!

所以,在那一次,造化門之後,他已經有些忍不了了,他想要給自己這兩個兒子接回去,但是,爲了這兩個兒子的前途,他忍住了。

這次,要是還讓他看到一樣的院子,他會不高興,他會很難受。


他很可能會做出點什麼衝動的事情,去找萬魔宗的高層領導好好地理論理論。

我要讓你們知道,這兄弟倆,是有靠山的!是不好欺負的!

此時。

江南的心已經是慌到無以復加了,他後悔了,他爲什麼要說剛剛那種話,老爹要是去了南北峯,絕對得發飆!

那日子過得是慘兮兮?那簡直是……一言難盡啊!

江南還想說些什麼阻止的話,但是,只見江萬貫大手一揮,“無需多言!帶我去南北峯!”

“好的爹!”江北嘴一咧,那叫一個開心。

只是,在他看向一旁的侯煙嵐的時候,只覺得自己這小心肝當時就顫抖了一下。

而侯煙嵐,卻是完全不看他!

反倒是直接看向了一旁的楊薇。

肉眼可見,胳膊也可以感受到,楊薇的身體猛地一顫!

這個目光,着實讓她感受到了冷冰冰的殺氣透體襲來!

太可怕了,這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女人啊!

而且,這個女人爲什麼要對她有如此大的敵意,難道只是因爲自己挽住了法海大師的胳膊嗎?

法海大師可是得道高僧啊,他可是個和尚啊,這女人到底是什麼來歷!

楊薇雖然心思單純,但是她並不傻,這一看就不是法海大師的母親!絕地和他有着莫名的關係!

下一刻。

在楊薇滿是震驚的目光中,只見那臉上如同帶着冰霜的女人,緩緩朝着自己走來……

不對,不像是朝着自己走來的。

江北也懵了,侯煙嵐要幹啥!平時在家裏小鳥依人……算了,不能自己騙自己,但是侯煙嵐又不是什麼暴力狂啊!

不過多時。


侯煙嵐便來到了江北的面前,淡定的看着他。

“那個……煙嵐,咱們有話好好……”江北艱難的說着,但是還未等說完。

“哼~”侯煙嵐輕輕的哼了一聲,隨後,在江北詫異的目光中,在楊薇一臉震驚的目光中,只見,侯煙嵐如同是在宣示主權一般,直接走到了江北身體的另一側,無人的那邊。

直接挽住了江北的胳膊。

一左一右。

江北傻了。

江萬貫的臉上也是勾起了笑容,別的不說,自己這兒媳婦,在對待家庭關係這一塊還是有一定建樹的。

辣是真的牛批。

想想上回在水元珠裏,給那小魔女王昱涵都嚇成了什麼德行?再想想後來那林沐雪,每天怎麼對待侯煙嵐的?

一副你做大我做小的樣子……

人家可是冰寒閣的內門大師姐!

所以,眼下這場面,江萬貫還是極爲滿意的,自己這敗家玩意,找了這麼多的……

手心手背不都是肉?

要是起了衝突,江萬貫肯定得支持江北的決定的,要是江北決定的不對,他選擇支持侯煙嵐……


嗯,就是這樣,非常完美。

反正不管如何,自己這煙嵐兒媳婦,肯定得做大,別人?哪涼快哪待着去!

此時。

江北是傻了的,而一旁的楊薇,已經徹底懵了。

難道,得道高僧,已經有家室了?這女人,難道是法海大師的妻子?

想到這,楊薇當時就覺得自己get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重點一樣,她的心,彷彿是“咔嚓咔嚓……”隨時都可能碎裂開來一般。

但突然!不過一秒鐘而已,她就瞪大了眼睛,轉頭看向一臉呆滯的法海大師。

對啊!法海大師是有家室的!和尚也是可以還俗的嘛!難道法海大師,就是因爲要還俗,然後纔來的萬魔宗?

這樣以來,好像都對的上了啊!

法海大師是有家室的,那她……是不是也有機會了?楊薇不自覺的開始想着,心中的小鹿亂撞。

那摟着江北的胳膊,不由得又緊了一些,這個感覺,有點幸福。

“煙嵐……你這……”江北終於反應過來了,嘴角狠狠地抽了兩下。

“哼,回去再跟你算賬!”侯煙嵐白了江北一眼,冷哼一聲。

江北:???

我咋了我?一想到楊薇捏着自己的胳膊,江北下意識的就想趕緊抽開,但是又不想傷了人家的心。

完了……這是不是渣男?

江北愣住了。

可是再看看老爹那一臉滿意的樣子,好像是在看着他們仨……

半晌,江北終於吞了口唾沫,算了,愛怎麼着怎麼着吧!蒼天在上,厚土在下,呸!此蒼天非彼蒼天!

“蒼天在上,厚土在下!我江北真沒有什麼納妾的想法!這一切都是我身不由己!的”江北在心中高呼着。

是我太善良了!我應該強硬一些的!

“走吧,敗家玩意,去你們那南北峯看看。”江萬貫冷哼一聲,隨後直接轉身離開。

江南心已經沉在了肚子裏,看着老爹的方向久久無語,他不想說話……

“爹!走錯了!那邊!”江北直接喊道。

隨着老爹轉過頭來,江北又朝着另一邊指了指。

“快點, 跟上!”江萬貫冷哼一聲,直接踏空而起,一刻都不想多留。

江北看着一左一右的……

心神一動,那別在楊薇腰間的小騷騷頓時飛出。 哪個有經驗的老司機可以告訴告訴他,這種情況應該怎麼選呢?

小騷騷那麼短……就能站一個人。

好煩,要是能長點就好了。

但是這玩意明顯又不受自己控制,他就這麼短啊。

合計了一下,小孩子才做選擇題,成年人,我全都要!

江北傲嬌的在心裏冷哼一聲,一左一右,侯煙嵐還是極爲淡定的,畢竟她以前跟着江北出去旅遊什麼的,總這樣。

也不知道覺得羞恥了,什麼事兒他們沒做過?甚至覺得,這樣還很好,起碼這王八蛋還有點良心。

知道哪個是更重要的,心裏美滋滋。

與此同時,一聲驚呼聲瞬間傳入了侯煙嵐的耳中。

隨着江北的手臂用力!

二女身子頓時一側,然後,四目相對……

沉默,是今晚的康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