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洛琛親了親她的手沒說話,哪怕子澈和如意瞞著她孩子被掉包的事情,她受的委屈也未必會少,文清都跟他說了。

葉簡汐被他看的有些不好意思,連著他和寶寶一起抱住,低聲說:「阿琛,無論發生什麼事,只要我們一家三口都沒事,我就不覺得有什麼。」

她是真的沒覺得委屈,現在一家三口團聚在一起,沒什麼比這個更珍貴。

葉簡汐抱了他一會兒,開口問:「有沒有想好,給寶寶取什麼名字?」

之前慕老爺子取過名字,叫蘇慎行。

葉簡汐也一直準備叫這個名字,可梁木木忽然回來,老爺子說這個名字是慕家長重孫的,也就把這個名字給了梁木木。

後來她一直想給寶寶取名字,可一直沒時間。

慕洛琛想了想,說:「叫天佑。」

上天庇佑的孩子。

「好聽,慕天佑。」

葉簡汐勾住小寶寶的手,說:「寶貝,你有名字了,叫慕天佑,喜不喜歡?」

寶寶被她弄醒,睜開眼睛看了她一眼,又昏昏沉沉的睡去。

葉簡汐抿著嘴笑,「他很喜歡這個名字。」

慕洛琛摸了摸她的頭髮,嘴角噙了一絲笑意。

寶寶找了回來,章子芩和慕江城也都來看過,章子芩幾次三番開口委婉的提及婉如,葉簡汐知道她是想替慕婉如求情,沒搭她的話,不是因為別的,而是因為她覺得現在婉如的精神已經不正常了。

或許她和陸少安的事情,讓慕婉如介意,甚至恨她,可慕洛琛一向對這個妹妹很疼愛,從小到大,沒委屈過她什麼。

在這樣的狀況下,慕婉如能毫不猶豫的,把孩子掉包,半點不顧念兄妹之情,精神難道正常嗎?

這次原諒了她,誰知道她下次會不會背著做什麼?

葉簡汐想建議章子芩把慕婉如送回療養院,給她看看精神科,可看章子芩沒半點這個意思,也不好說什麼。

葉簡汐不想提慕婉如的事情,但提了一些關於被抱回來的那個孩子的事情,孩子是慕婉如抱回來的,慕婉如應該清楚他的底細。

可問了章子芩,章子芩說不知道,她不想再用這些事情,刺激到慕婉如。

葉簡汐看她敷衍的樣子,便沒再問,而她更不想和慕婉如再有瓜葛,所以,慕婉如那邊的線索基本就斷了。

她本來想請容子澈調查的,但容子澈忙的焦頭爛額,政府廳,公司,醫院三頭跑,哪裡能照顧的過來?

葉簡汐只好先養著,不著急找。

章子芩來找過幾次后,葉簡汐不想見到她,就去西西的病房躲著她。

西西的情況好的很快,連醫生都感慨西西的恢復速度,葉簡汐看著西西,教她跟小寶寶一起玩。

西西看著兩個小寶貝,總是很好奇,為什麼會有兩個弟弟。

葉簡汐跟她解釋,其中有一個弟弟是上天送來的。

西西便每天祈禱,老天也送給她一個寶寶,葉簡汐聽郭嫂說起這事,忍不住發笑。

過了大概一周,葉簡汐身體好的差不多了,想去仁和醫院看看老太太,前幾天她不方便去,也就沒去看。

現在能動了,便想去看看,可她剛準備好,還沒跟慕洛琛提起這事,容子澈匆匆的趕過來,跟慕洛琛說,「阿琛,不好了,仁和那邊傳出來,消息,說老爺子把手頭上一半的資產轉到了慕知寒和他兒子的名下。」

慕老爺子掌握著慕家大部分的資產,而他手上更是有慕氏集團百分之二十的股份。

笑傲江湖 慕老爺子一旦把這些轉入慕知寒的名下,意味著,慕家真的要天翻地覆了。

容子澈剛得知消息,就匆匆的趕了過來。

慕洛琛聽到消息,面色淡淡地,沒特別的反應,他早就料到了這一天的到來,只是沒想到這一天會那麼快。

以前有太太在,老爺子不好偏心偏的那麼明顯,而現在老太太因為他和蘇涼暖的糾葛而陷入昏迷,老爺子心裡有怒氣,自然不會再有任何顧忌,整個慕家也隨著老爺子的決定而變天。 第321章邀請

「你怎麼一點都不著急?」容子澈看到他這樣,急躁的問。

「有什麼可著急的?難不成我著急了,老爺子會把這些資產收回去?」慕洛琛瞥了他一眼,繼續翻看PaPa送來的嬰兒裝款式。

「不能收回去,也不能看著事情就這麼發展下去,難道你想看著自己的心血被知……」容子澈話說到一半又把到嘴邊的名字咽了回去,慕知寒和洛琛的感情一向好,包括跟他們幾個的關係也不錯,可現在洛琛出事,慕知寒非但沒過來看過,眨眼的時間,慕老爺子就把慕家的半壁江山送給了他,這怎麼看怎麼有貓膩。

容子澈咬著牙,說:「難道你不怕自己的心血被其他人奪去嗎?」

「誰喜歡誰拿去吧。」慕洛琛說著,拿著ipad問:「這款衣服怎麼樣?」

「還不錯……」容子澈看了眼下意識的回答,回答完覺得不對勁,自己在這裡替他著急,他倒好自己有閑情看嬰兒服裝,「算了,皇帝不急太監急,我看我就是多管閑事。」

容子澈說著,站起來:「我去看看隔壁。」

慕洛琛視線終於捨得從ipad上移開,微微的眯起來,帶著些許打量的說,「子澈,你最近往簡汐那裡跑那麼勤幹嗎?」

如果不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兄弟,他都要懷疑容子澈是不是要撬他牆角了。

容子澈聽他這麼問,臉忽然變得有些紅,視線也胡亂的飄,「我這不是想多看看小侄子嗎?難得咱們哥們幾個有一個生孩子的,自然要好好的看看。」

慕洛琛看著他變紅的臉,不緊不慢的說:「我記得,你以前是最討厭孩子的,以前你三叔的小兒子最喜歡跟著你了,結果有幾次不耐煩了,直接把他騙到書房裡關起來,嚇得他後來幾次見到你都害怕。」

「那是以前!人總是會變得,我現在喜歡了還不成嗎?而且,我三叔的孩子,能跟你的孩子比嗎?」容子澈大聲的反駁,轉身假裝倒了一杯水,轉移話題,「我看你真是好了,都有精力說那麼多話了,既然你好了,還是趕快把你的公司接手回去吧,我最近快累死了。」

「醫生說,我現在不宜勞累過度。」慕洛琛淡淡地說,繼續低頭看衣服的款式。

以前沒覺得這些衣服怎麼樣,現在越看越覺得可愛,每一件衣服每個款式都想買回來,給小傢伙穿一下。

小傢伙那麼漂亮,一定比這麼模特穿上去好看多了。

容子澈喝完了一杯水,見他興緻勃勃的看衣服,開口說:「我去隔壁看看了。」

說完,也不管慕洛琛是怎麼想的,轉身出了病房。

聽到關門的聲音,慕洛琛抬眸看著門口片刻,很快又低頭繼續看ipad。

毒醫養成記 容子澈走到隔壁的病房,看到溫如意正在給兩個寶寶換尿不濕,有些嫌棄的皺了皺眉頭,他不喜歡小孩子拉粑粑的時候,不過很快他走過去,問:「需不需要幫忙?」

溫如意頭也不抬的說:「拿濕紙巾過來,給天佑擦擦屁屁。」

容子澈的臉頓時成了醬紫色,轉身拿了濕紙巾,四肢僵硬的給孩子擦屁股,胃裡一陣翻江倒海。

再漂亮的孩子,拉出來的粑粑也是臭的。

容子澈現在明白了這個道理。

「你動作別那麼粗魯,會弄疼他的。」溫如意拿了新的尿不濕過來,看著容子澈別過腦袋給孩子擦屁股,有些責備的說。

容子澈連忙正了臉,虛心的問:「那應該怎麼擦?」

溫如意在心裡嘆了聲氣,輕捏住他的手腕,帶著他輕輕的擦了兩下,「這樣寶寶才不會疼,嬰兒的皮膚都是很柔嫩的,你大力氣會讓他的皮膚……」

溫如意說著話,扭頭看向容子澈,見他直勾勾的看著自己,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臉,「我臉上有東西?」

容子澈眨了眨眼,說:「沒、沒什麼……我就是忽然想起來,剛才洛琛讓我看的一款嬰兒服,挺好看的。」

溫如意聞言,繼續給慕天佑擦屁股,擦乾淨了,將新的尿不濕換上,抱著他,讓他和天寶在一起。

慕婉如抱養過來的孩子,葉簡汐給他取名叫天寶,她是真打算把這個孩子好好養,連名字都照著天佑的取。

溫如意看著並排躺著的兩個孩子,都是粉雕玉砌的,只不過天佑看起來明顯要比天寶好看許多。

容子澈磨蹭到兩個孩子身邊,沒話找話說:「嫂子真打算把這個孩子留下來了?」

「嗯,不養著能怎麼辦?不能送,又不能丟。」溫如意拿著玩具逗兩個孩子,天寶比天佑愛笑,而且笑起來有兩個小酒窩,比較討喜。

容子澈憋了半晌說,「我可以幫嫂子找找他的家人。」

「你不是很忙嗎?」溫如意抬頭看了他一眼,詫異的問。

「也不是很忙……找孩子的家人沒多大麻煩的。」 總有狐妃想睡我 容子澈含糊的說。

溫如意笑了笑說,「如果你真的能幫忙,那就太感謝你了,簡汐身體不好,照顧兩個孩子比較吃力,你能幫忙找到天寶的家人,也能讓她少費點力氣,她原本想前幾天就托你找的,害怕麻煩到你,就一直沒說……」

容子澈看著她笑,不由得也跟著笑了起來,「這點小事,怕什麼麻煩,包在我身上。」

看了他一會兒,容子澈張嘴想要說話,問她有沒有時間,再跟著他回家一趟。

結果話還沒說出來,溫如意忽然站起來,看著門口說:「簡汐,你回來了?」說著話,站了起來。

容子澈扭過頭,便看到葉簡汐抱著西西站在門口,便把到嘴邊的話咽了回去。

葉簡汐看到容子澈有些訝異,「你跟洛琛談完了?」剛才她走到門口,聽到他說慕家變天了,就沒再繼續聽下去,而是去找西西了。

容子澈點了點頭,說:「談完了,不過阿琛沒聽進去。」

葉簡汐把西西放在了床上,說:「他不是沒聽進去,而是不想爭。」

葉簡汐也不想爭這些,比起這些,她更關心老太太的身體,老太太是不是真的就這麼成植物人了,想到之前老太太對自己吩咐的種種,葉簡汐又覺得現在毫無鬥志的自己,有點對不起老太太。

若是老太太在的話,她肯定不會想看到如今的局面。

容子澈明白葉簡汐話里的意思,也明白以慕洛琛的能力,即便不要慕氏集團,到哪裡都能活的風生水起。

可從小生在世家,他更知道,有些事情你不爭,就要被人踩下去。

今天洛琛失勢了,明天就有人踩著往上爬,所以他才會那麼著急,但這些話他可不敢跟葉簡汐說,怕嚇到了她了。

容子澈扭頭,看著床上爬著的三隻小的,頭皮發麻,蹲了下對溫如意說:「如意,今晚有空嗎?」

「怎麼?」溫如意抬眸看著容子澈,面容恢復了清冷。

「參加一個晚會,我沒有女伴了,要不要一起?」容子澈有些踟躇的問。

溫如意下意識的拒絕,但一旁的葉簡汐忽然插嘴說,「你去吧,我這邊有郭嫂和文清,沒什麼可忙的,你都忙了那麼久了,也是時候休息放鬆一下了。」

溫如意有些意外的看著葉簡汐。

容子澈握緊了拳頭,雙眼鋥亮的看著葉簡汐,他決定了以後一定要好好的替葉簡汐辦事!洛琛的事情也要排在她後面!

葉簡汐淡笑著,看著溫如意,說:「你都在醫院裡悶了那麼久了,難道不覺得煩悶嗎?」扭頭又對容子澈說,「子澈,你幫我好好的照看如意,若是她有什麼事情,我可饒不了你。」

「嫂子,你放心吧,我絕對把人給你好好的送回來。」容子澈腰桿挺得倍兒直。

兩人都沒經過她的意思就這麼決定了,溫如意也只好答應。

葉簡汐看著溫如意,心裡覺得自己這個決定做的沒錯,如意排斥男性,這點她注意到了,除了洛琛和容子澈兩個人,其他的男性接近,她都會無意識的躲開,除了這點外,如意也變得不像之前那麼愛說話了。

以前的如意有多開朗,現在如意就有多安靜。

葉簡汐特地打電話給了韓國醫院那邊,確定了如意的心理狀況,那邊的醫生建議她,讓如意多接觸一些人。

參加晚宴,是認識人最好的方法。

而且,容子澈這個人不像其他人,參加那些烏七八糟的宴會,他作為政府官員,出席的一般都是比較正式的晚宴,接觸的人也大多是身家比較清白的,如意剛好借著這個機會多接觸幾個朋友。

說不定,還能和某一個看對眼了呢……

葉簡汐打的這個注意,容子澈和溫如意自然不清楚,還以為她是心血來潮。

傍晚,葉簡汐把溫如意打扮的漂漂亮亮的,送上了容子澈的車。

容子澈眼睛亮亮的,閃爍著別樣的光。

「早去早回,注意安全。」葉簡汐跟兩人告別。

容子澈說了句話,就發動了車子。

車子緩緩地駛離醫院,容子澈餘光里看到身邊的溫如意,覺得此刻的心情就像窗外的春風一樣,暖意無限。 第322章新貴慕知寒

晚宴是七點鐘開始,兩人壓著六點五十分趕到了場,晚宴外面,聚集了很多人,都是A市的上流社會人士。

溫如意見到外面那麼多人,皺了眉頭,她不喜歡和太多人在一起。

容子澈似是看透了她的想法,低聲說:「我們只過去一會兒就好,跟老爺子打聲招呼,再坐一會兒,就可以撤退了。」

已經來了,她也不可能掉頭就走。

溫如意點了點了頭,「嗯。」

從車上下來,兩人往宴會廳里走,步入宴會大廳,有幾個人圍上來,想跟容子澈說話,都被他三言兩語打發了,帶著她徑自去找沈清華。

在角落裡看到了沈清華,容子澈抬手想打招呼,一旁忽然響起一個帶著疑問的聲音,「如意?」

容子澈扭過頭,看到裴娜穿著一身低胸小禮服,挽著一個男人的手,站在不遠處。

溫如意同樣也看到了裴娜,四目相對,對方眼裡都充斥著相同的疑惑。

裴娜對身旁的人低聲說了兩句話,然後走到跟前溫如意跟前,忍不住問:「如意,你怎麼會跟容先生……在這裡?」

這組合也太詭異了。

「簡汐讓我來的。」溫如意淡淡地說,「你呢?」

裴娜臉的臉變得微紅,看了眼身後的人說,「跟著我男朋友一起來的。」

溫如意聞言,向她的身後看了看,上次簡汐跟她提起過裴娜的男朋友,說是長得挺清秀,看著也彬彬有禮,這樣乍一看之下,的確人的確是不錯,不過不知道人品如何。

「要不要過去認識一下?」裴娜怯怯的說,就像是帶著自己心愛的人去見家長一樣。

溫如意頓了下,說:「好。」然後扭頭對容子澈說,「我過去一下。」

容子澈自然也注意到了秦紹明,本來想跟著一起去的,可沒想到如意沒想過邀請他過去。

溫如意跟著裴娜,緩步走到秦紹明跟前。

裴娜簡單介紹了雙方的身份,秦紹明聽到溫如意是她的好朋友后,對她的態度更加有禮。

溫如意接觸了下,感覺的確像簡汐形容的那樣,稍稍放了心。

七點鐘一到,晚宴正式開始,溫如意只好結束了跟裴娜、秦紹明的談話,去找容子澈。

容子澈從剛才她走之後,就一直在看著她,注意到她向自己走了過來,嘴角微微的翹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