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雪菡笑着從別墅二樓走了下來。

“雪菡姐姐,花精給你打電話了吧,是花精沒有修煉,真是對不起。”花王不好意思的說。

“好了,我們知道原因了就好,客氣的話就不要說了,你們吃晚餐了嗎?一起吃吧。”

此時狐小仙小白詩詩三人已經坐在了餐桌上,“對啊,一起用晚餐吧,嚐嚐我們大美女詩詩的手藝。”

“小仙姐姐還有我呢?”小白忙着向大家邀功,畢竟晚餐是他跟詩詩一起做的。

“好啊,我們出來的時候恰好沒有趕上。”花王笑着說。

子涵彆彆扭扭的坐在了餐桌上,他感覺自己吃什麼都咽不下去,只好強忍着。

狐小仙看着子涵的表情知道子涵不自在,故意扯開了話題。

“花精是不是拍戲去了,過一段時間我們就能在電視上看到她演的戲了。”

“花精長得漂亮人也機靈,到時候一定很火的。”狐小仙說道。

“賺不賺錢出不出名無所謂,她開心就好。”花王笑着說。

幾個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很快大家用餐完畢,子涵跟小白一起收拾餐桌。

幾位女孩子一起在客廳看電視聊天。

“秦巖不在我們自由了,現在想做什麼做什麼。”狐小仙笑着說,但是內心還是爲秦巖擔心的。

“他現在不知道去了哪裏,我用法術搜了他兩回了,一點痕跡都沒有。”慕容雪菡拖着下巴無奈的說。

此時花王聽了大家的話有些不好意思,她最近一心想着早點回大世界,她一點都沒有爲秦巖擔心。

“秦大哥如果還在大世界不會有事情的,畢竟他的法術在大世界可以說是數一數二的。”花王安慰着其他的人,在她的意識裏秦巖是無所不能的,秦巖什麼都會。

所有的人點了點頭,這時小白跟子涵收拾好衛生來到了客廳的區域。

花王跟子涵對視了一眼,示意子涵說離開,她們也道歉了,事情也說明白了。

子涵笑着說:“衛生我跟小白搞好了,我跟花王姐姐就先回去了。”

“你們不多坐一會了嗎?現在法術也提升了,不用天天修煉了。”小白在子涵的身邊說道。

“我們回去還有點事情,太晚了回去也不好。”子涵尷尬的說道,他跟花王能有什麼事情啊。

“最近是有些不太平,你們回去後給我們發個信息。”慕容雪菡說道。

晚上是所有的冤魂鬼魂出沒的時候,冥界人來人往,子涵跟花王並不是普通人,這些小鬼爲了尋求庇護會跟着他們的。

如果他們不答應,會一直的騷擾他們,雖然他們有法術,但是從來沒有殺過鬼的二人沒有殺這個概念。

“好的,那你們看電視吧,我們兩個先走了。”花王起身笑着說。

花精等人在外聚餐,海海以花精的名義請客,所有的人知道後紛紛對花精表示感謝。

今日花精的表現又很經驗,很多的演員開始跟花精攀近乎。

“花精姐,你真的好厲害啊,你怎麼可以脫離劇本的,你記憶力真是太好了。”在劇中飾演花精閨蜜的李蕊問道。

她雖然是女三,平時跟花精的戲最多,她是通過網絡來認識的花精,第一天對她很不好,但是完全被花精的實力征服了。

“我只不過是多看了幾遍,提前把自己的臺詞背過了,我沒那麼厲害的,你們都可以做到的。”花精說完笑了笑。

花精自己都心虛了,畢竟她說的不是實話,那麼多的臺詞,包括對方要說的她自己全部記住了,根本就是靠自己的法術記住的。

有幾個人看幾遍能夠記住的,花精說的這話估計只有她自己相信。

“花精姐,我這腦袋看幾遍可記不住,你長得好看,人也這麼聰明,真是太讓我們嫉妒了。”李蕊笑着說道。

“哪裏哪裏,你們問問海總,是不是你們都很好看。”花精笑着說。

“對,花精說的對,你們個個都是美女。”海海順着花精的話開心的說。

吃飯的人裏面,也有雪兒的支持者,她們看到花精此時得意的樣子就生氣。

本以爲雪兒也會來的,沒有想到雪兒竟然沒有出現。

“海總,我們雪兒姐怎麼沒有來呢?集體用餐難道不請我們雪兒姐嗎?”王文文問道,王文文在劇中飾演的是雪兒的姐姐,這個角色是靠雪兒得來的。

“我通知她了,她說身體不舒服不出來吃了。”海海微笑着說。

說完看了花精一眼,花精衝着海海點了點頭,她根本沒有跟雪兒聯繫,這頓飯也是海海張羅的,只不過是以她的名義而已。

“原來是身體不舒服啊,我還以爲雪兒姐名氣大,不願意跟我們這些十八線的在一起吃飯呢。”李蕊笑着說。

海海知道這個李蕊明顯是在挖苦他手下的藝人。

李蕊不是輝騰的藝人,雖然沒什麼名氣,但是在一個劇組,海海多少是要看在她公司的面子上給她一點面子。

“我們公司的藝人都是很有素質的,怎麼可能會看不起人呢?你們這些人當中說不定以後就會紅的發紫了。”海海喝了一口酒說道。

“海總你怎麼獨飲了,來我敬您一杯,以後我們的前途還需要海總的扶持。”李蕊起身走到海海的身邊,拿着海海的酒盅給海海倒了一杯酒。

“你這小丫頭嘴是真厲害啊!太會哄人了,以後你要是不紅天理難容。”海海笑着說。

“海總你纔會說話呢,竟說我喜歡聽的。”李蕊笑着說。

其他的人都在看着這兩個戲精你一言我一語的虛僞的誇獎。 花精突然覺得身邊的一切好假,她既然選擇了這個行業就一定要做出一番成績,如果現在放棄了,肯定會成爲笑柄的。

以後功成名退可以,但是遇事退縮不行。

吃完飯後花精跟小薇坐着海海的車回的酒店。

海海車開遠後,“還說自己靠實力演的女主角,你們看她跟海總親密的樣子就知道了。”

王文文見到花精坐着海海的車走了,眼紅極了,她覺得花精在她們面前就是裝清純。

“你這是眼氣吧,你想做你也可以做啊,我倒想看看海總稀不稀罕你,你有沒有這個本事。”李蕊說完哈哈大笑了起來。

“你說誰眼氣呢?你個馬屁精。”王文文毫不示弱的還擊李蕊,今天李蕊跟花精海海那麼熱乎明顯的是在巴結着這兩人。

“你說誰是馬屁精。”李蕊生氣的大聲呵斥道。

“我說你呢?你能怎麼着?”

兩人眼看就要打起來,其他的同事趕緊把他們拉開,“你們都少說兩句吧,以後大家還要一起工作呢?被別人知道了以後你們怎麼在圈裏混。”

“對啊,再怎麼說你們兩個都是有幾十萬粉絲的公衆人物呢,這以後戲播出了,你們沒準就更紅了。”

“趕緊回酒店吧,都別說了。”

大家一邊勸一邊把兩人分開了,分頭回了酒店。

“今天我就給你們面子,要不然我一定撕爛王文文那個賤人的嘴,太特麼討厭了。”

“今天我暫時饒了她,看我以後怎麼收拾她。”王文文生氣的說。

“海總,我坐你車回來,那幫人不會說我什麼吧。”花精明顯感覺這幫人一定會議論她的。

“你是女主角,送你回來天經地義,他們願意說什麼就說什麼吧,惹出事情來後果他們擔着。”海海笑着說。

“他們能惹什麼事情啊!搞點緋聞出來最受傷害的還不是我?”花精嘟着嘴說。

“你說這話不對,這次的事件雖然你受了委屈,但是你得到的也很多啊,已經有好多家公司跟我聯繫請你拍廣告了,我全都回絕了。”

“爲什麼回絕啊,接廣告不是可以賺錢嗎?”花精有些不理解這個海海竟然有錢不賺。

“你現在的身價他們能給多少代言費啊,你戲播出後,到時候你在再看看那時候你的身價。”

海海是覺得現在代言費用太低了,以後花精戲播出後身價肯定大漲,給她接廣告不急於一時。

“我明白了,你做主吧,本來我的事業都是你說了算。”花精笑着說。

“花精,以後你只要安心的拍戲就好了,其他的事情有我呢!以後媒體再胡亂的寫你,我一定不會饒了他們的!”海海坐在副駕駛,頭向後對花精說道!

“那這次的事情沒有陳總,網上肯定還在熱議呢!也沒見你怎麼爲我主持公道啊!”花精嘟囔着說道!

“我不是一直在找嗎?只不過陳總先我一步了!”說完,海海高興的笑了起來!

“再有這樣的情況我就看你能不能辦!既然今天你說這話了,我想娛樂圈沒有海哥辦不了的事!”

“不不不,你太擡舉我了,我儘自己最大努力幫你!以後你一定星途璀璨!”

“海總如果幫姐的話,姐一定能夠紅透半邊天的,我到時候也跟着沾光!”小薇笑着說!

“對,你跟着花精好好幹,以後少不了你的好處!”海海帶着點醉意說,但是說的確實事情。

花精如果火了,不但小薇的工資水漲船高,在業界也會有一定的地位,以後就算是不跟着花精也會有很多的藝人請她。

“海總,您放心,我一定會盡心盡力的照顧姐的。”

第二天拍戲的時候,導演在開拍前告訴大家有神祕嘉賓探班!

平時探班的人大多都是粉絲會的粉絲,或者某主角的男朋友或者女朋友!

但是在開拍前導演這麼光明正大的說了出來,肯定不是普通人探班!

“李導,你現在告訴我們有人探班,是不是希望我們表現的好一些呢!”王文文笑着問道!

“文文,你果然聰明!我給你們說的目的就是希望你們好好表現!”李導笑着說,說完目光看到了花精這裏,李導衝着花精笑了一下!

花精非常的驚訝,因爲昨天的時候導演見她還是冷冰冰的,看來昨天她的表現,直接征服了這個導演!

這麼看來這個導演不算是比較勢力的人,他想拍出好的作品!跟各路關係沒有關係!

“李導,你不透漏出來誰過來,我們怎麼能夠好好的表現呢!”王文文笑着問!

王文文早已經猜出了來探班的不會是普通人,有可能就是幕後的投資人想來看看!

“我如果說出來了探班人的身份,他突然有事不來了,我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臉嗎?你們誰表現好,沒準有加戲的獎勵!好了,開工!”

就在這時候負責道具場務小於跑了過來,“導演不好了,早晨我帶過來的卡迪一克拉鑽戒不見了,只剩下這個空殼了!”

導演聽了立馬急眼了,這可是他拖朋友借出來的真鑽石,是最好的成色,市價十幾萬呢!

“怎麼會丟呢?你是不是放在哪裏忘記了?”李導焦急的問道!

小於有些委屈的說:“一直在這個盒子裏,都沒有動過!我能確定百分百丟了!”

所有的人一片茫然,他們雖然不是主角,但是也是在各大片場呆過,道具丟了他們還是頭一次遇到!

“誰會偷道路呢?李導真有面子,道具還拿真的!”

“你懂什麼?這叫藝術,爲了追求完美真實而已!”

“道具房門口不是有監控嗎?調一下監控就知道是誰了!”這時雪兒走了過來說道!

“雪兒姐說的很對,導演去查看監控吧!看看哪個人這麼大膽!”王文文有些生氣的說,王文文可是雪兒的頭號大粉絲!

花精感覺這一出明顯是針對她的,但是她沒有做過的事情她一點都不擔心受影響!

李導隨即吩咐助理小王把監控拷貝過來! 小王到了監控室才發現正對着道具室的監控壞掉了,只有道具室很遠的地方監控可以查看到!

唯一的遺憾就是看不清進出人員的臉!

但是人員身高服飾還是能夠看清楚的!根據身高衣服找人也是可以的!

很快小王發現道具室除了道具師小於進去外,還有一位那就是花精也進去過,花精進去後很快就出來了,走路的姿勢感覺特別的着急。

小王此時心想:這個花精真是人不可貌相,長得那麼好看竟然幹這麼偷雞摸狗的事。

小王直接把花精進入的視頻拷貝了一份,發給了李導,此時李導正坐在椅子上等結果呢。

當他看到花精的樣子後由衷的不敢相信,但是事實畢竟擺在眼前,即使他很看好花精,但是花精幹了這樣的事情,讓他非常的寒心。

“戒指在誰的手裏,只要你們主動承認,這件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李導說這句話的意思是還想給花精一次機會,他不想把事情鬧大了。

雪兒嘴角微微笑着,她知道花精這次肯定在劇組呆不下去了,就算她臉皮再厚,所有的人員也不會願意跟她這種人在一起共事的。

花精看了小薇一眼,小薇也看了花精一眼。

小薇撇了撇嘴說:“姐,跟我們沒有關係的,我們來片場開始就沒有進道具室呢?你現在穿的戲服都是道具師自己拿出來的呢!”

花精微笑了一下說:“不管是誰,出了這樣的事情挺不好的。”

所有的人都小聲的在議論着什麼,李導見沒有人承認,只好主動的把視頻放了出來,所有的人看到服飾後,全部認爲是花精做的。

“怎麼會是她呢?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原來是個小偷啊!”

“她膽子太大了,監控下竟然偷東西。”

“警察來了以後肯定把她抓走,她這輩子算是完了。”

所有的人紛紛議論了起來,花精不可置信的看了眼視頻。

小薇直接說:“不是我姐,她沒有去過道具室,那個人根本不是她。”

花精急忙說:“李導,我真的沒有去過,你可以問小薇啊!”

“得了吧,小薇可是你的人,她當然替你說話了。”王文文冷嘲熱諷的說道。

“是不是花精妹妹,搜一下她跟小薇的包包不就知道了嗎?哪那麼麻煩呢?我們可不能冤枉了花精妹妹。”雪兒假好心的說道。

小薇向她投去了憎恨的眼光,“不行我們的行李誰都不能搜查。” 半謀江山半謀卿 小薇是想護住花精的面子。

畢竟她是女主,如果她們的行李被外人隨意的翻騰,那還得了,花精一點面子沒有了。

“小薇,讓他們搜,我們身正不怕影子斜。”花精隨即把自己身上的包給了小王。

小王在花精的包裏翻騰了兩下,從包裏搜出了戒指。

“李導,戒指果然在花精的包裏。”隨後小王把戒指給了李導。

“原來她真的是小偷啊,長得那麼好看竟然做這種事情。”

“她以前不是做小三嗎?看來那個人沒給她多少錢,現在竟然做這麼丟人的事情出來。”

“長得這麼好看,心怎麼這麼壞呢?我生平最討厭的就是小偷。”

“花精,你還有什麼話說嗎?”李導生氣的問道。

“李導,不是我偷的,我也不知道爲什麼戒指在我的包裏,您一定要相信我。”花精感覺自己濛濛的,她沒有想到人類竟然這麼壞。

她本以爲自己有法術,誰都不會拿她怎麼樣的,沒想到這幫人壞心眼子太多了。

她第一次覺得自己甘拜下風,她自己永遠都學不會算計人的,這次她栽這麼大的跟頭,不由的笑了起來。

“她是不是精神有問題啊,偷東西被發現竟然還笑?”王文文覺得花精就像個精神病。

“你笑什麼?”李導不解的問。

他第一次見到小偷被抓包還偷笑的,讓他有種冤枉人的感覺。

“我覺得你們好笑啊,我要見我的經紀人。”花精不想跟這幫人白費口舌。

花精被抓包的事,早已經被王文文等諸多網紅轉發出去了,網絡上又是一片譁然。

大家都不敢相信,這一次很多人去莫雨欣的微博罵人,說她撒謊。

大家是聽了她的聲明才原諒花精的,沒想到花精竟然幹出了這種事情。

可見花精就是一個品行有問題的人,莫雨欣竟然維護着這種壞人,所以招來了很多不必要的是非。

“姐,我現在給海總聯繫。”小薇隨後拿出手機給海海打了電話,海海此時正在酒店內休息,接了電話後,立馬趕到了片場。

由於這件事情,所有的人都處於停工狀態,花精是輝騰的人又是女主,導演不敢隨意的報警抓人。

但是網絡上已經有人艾特公安了,很快派出所的也趕到了現場瞭解情況。

海海到了片場聽了李導的話,然後從李導的手中接過視頻看了一眼笑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