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邵峯幾乎可以肯定。

“慕容邵峯,你品貌非凡,又才高八斗,早死對於你來說,可是非常不划算的。”

黑袍男子聲音及其諷刺的說道。

“好大的口氣,你認爲你現在還能輕而易舉的把朕給殺了嗎? 霸愛女友很囂張 你已經錯失了殺朕的機會了。”

“所以本尊後悔了,剛纔就應該殺了你。”

黑袍男子恨恨的吼道!

“讓開!”

黑袍男子突然吼道!

他要找的東西還沒有找到,而這倫攸敘宮殿在太陽落山的時候就會再次消失,他必須抓緊時間才行。

慕容邵峯一聽,皺了皺眉頭,側身讓他過去。

而黑袍男子也不和慕容邵峯糾纏,而是猛的跳進了日月池裏。

慕容邵峯一看,斟酌着自己要不要跟着一起去,他需要的東西已經找到了,而且太陽一落山,倫攸敘宮殿就會消失,到時候不用別人殺,他們也會死在這裏的。

慕容邵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最終還是經不住誘惑,跟着跳了進去。

跳入日月池以後,又是另一番場景。

慕容邵峯微微驚訝!這日月池下居然另有玄機。

而黑袍男子還站在原地,似乎在猶豫往哪個方向進去。

看到慕容邵峯的瞬間,黑袍男子快速的怒吼道:“慕容邵峯,你不要太得寸進尺了,你已經得到了日月乾坤鼎和無量鞭了,你還想和本尊搶鳳絕吟嗎?”

鳳絕吟?

慕容邵峯蹙眉,那又是什麼玄器,他怎麼沒有聽師傅說起過呢?

“各憑本事而已,朕從來沒有想過要和你搶,要怪只怪你來晚了一步,這裏邊的東西,是劉馥前輩和她的愛人留下來的,每一百年出現一次,想要裏邊的東西,各憑緣分和本事,朕哪有搶你的。”

慕容邵峯聲音清冷的道,他一定會查出此人的身份的,此人的存在,會成爲一個很強大的敵人,他居然敢用陌陌來威脅他,這個天下,要是有誰敢動陌陌一下,他絕對會讓他碎屍萬段。

“好一句各憑本事!慕容邵峯,這裏有四道石門,鳳吟絕就在這四道門裏,你有本事就進去拿呀!”

黑袍男子似乎是在激慕容邵峯。

可慕容邵峯做事一向謹慎,怎麼會受他的挑唆。

“既然是給憑本事,那閣下先請吧!”

“哼!”

黑袍男子甩了甩袖子,快速的往有一隻雕刻着烏龜的石門走了進去。

雖然說是一道石門,但黑袍男子進去的時候,居然像水流一般,沒有任何阻擋。 慕容邵峯看了看四道石門,看到上邊的圖案,慕容邵峯微微疑惑了一會。

“龍,鳳凰,龜,虎,這是……。”

慕容邵峯蹙眉思索,突然,腦海裏快速的閃過一絲亮光。

“這是一個陣法門,分別是是玄武陣,青龍陣,白虎陣,朱雀陣,而那個黑袍男子進去的是玄武陣。”

慕容邵峯一看,往白虎陣裏走了進去。

一走進白虎陣,一道白光襲來,慕容邵峯快速的用擡起手來擋住光芒。

當光緩和下來以後,慕容邵峯看到不遠處有一個熟悉的身影。

慕容邵峯蹙眉,努力的看向前方。

突然,一抹熟悉的紫色出現在慕容邵峯的眼底。

一股無盡的思念瞬間溢滿了全身,慕容邵峯的脣角不由自主的斂起了笑意。

“陌陌。”

慕容邵峯眼眸裏全是喜悅!

只是在叫出陌陌的同時,慕容邵峯的身子猛的一怔。

陌陌怎麼可能會出現在這裏呢?

“邵峯,你去哪裏,怎麼現在纔回來?”

站在離慕容邵峯不遠處的蘇紫陌笑意絕絕的看着慕容邵峯。

慕容邵峯喉嚨微微動了一下。

這裏是一個幻陣,他腦海裏,心裏,想的全是陌陌,所以陌陌纔會出現在這裏的,慕容邵峯雖然深愛蘇紫陌,可是現實和幻想,他還是分的清楚的,不過能在這裏見到自己幻想出來的她,他的心裏非常的開心。

慕容邵峯偏頭,猛的,只見離他不遠處,幾個金光閃閃的大字若隱若現。

“圓夢幻陣……。”

慕容邵峯幽幽的唸了出來。

“邵峯,你還愣着幹什麼?你去哪裏了?我去水車鋪裏回來以後就看不見你了。”

只見那頭的蘇紫陌撅嘴不悅的看向他。

“水車鋪?”

對了,慕容邵峯突然想起來了,在皓月國邊境的時候,陌陌她說要去水車鋪看看做水車的進度,她說過晚一點會回來給自己最好吃的,只是那天他接到星月國的傳信,星月國裏有重要的事情,他沒有來得及和她告別就離開了,只是,怎麼會從那個地方開始呢?

慕容邵峯往前走去,映入眼簾的是蘇紫陌在皓月國邊境的別院,熟悉的一幕幕讓慕容邵峯的心底震驚得無法形容。

“慕容邵峯,你要是在磨嘰,我就把這些菜倒給狗吃去,我不是讓你等着我回來給你做好吃的嗎?我辛辛苦苦的把飯菜做好了,卻不見你的人影,別總把別人的話當耳旁風好不好?”

蘇紫陌一邊盛飯一邊瞪着慕容邵峯。

慕容邵峯突然笑了,精緻的無可挑剔的五官上綻放出幸福的光芒。

會長跪地唱征服 “陌陌,我在院子裏澆花呢?是你沒有看到我。”

“那是我眼睛瞎了纔沒有看到你,因爲剛剛我就是從花園旁邊過來的。”

慕容邵峯低頭抿脣一笑。

即使是幻想出來的陌陌,這性子依然沒有改變,這個幻陣好真實,他似乎想永遠的待在這裏,和陌陌永遠的在一起。

只是慕容邵峯纔剛剛有了這個想法,腦海裏卻突然想起了一股聲音。

“公子,這裏只是幻陣,公子有緣走進來,便能瞭然公子心裏最大的遺憾,如果你想留下來,只是死路一條。” 慕容邵峯一聽,心裏痛苦襲來,既然是圓夢幻陣,他今天就把心裏的遺憾都了去吧!

“陌陌今天給我做了什麼好吃的?”

慕容邵峯笑容滿面的走到桌子邊。

“當然是你最愛吃的酸菜魚,糖醋排骨……,這些都是你最愛吃的。”

蘇紫陌一邊說,白皙修長的雙手快速的幫慕容邵峯夾菜,隨即端到慕容邵峯面前的還有一碗麪,裏面還放了一個雞蛋。

慕容邵峯看着她利落的動作,再次幸福的笑了笑。

“你幹嘛只笑啊!快點吃吧!我很忙的,今天新來了兩個木匠師傅,手藝很不錯,那邊我也就不用擔心了。”

“陌陌,今天就別忙了,陪我一天好不好?”

慕容邵峯擡眸,溫柔的笑看着她。

哪知蘇紫陌卻風華絕代的笑了笑。

“你今天是壽星,你說什麼就是什麼?陪你一天就陪你一天唄!”

蘇紫陌一臉很給面子的說道,蘇紫陌給自己盛了一碗飯坐下就吃。

壽星?

慕容邵峯猛的想起來,那天是他的生辰,難怪她會突然對他說晚上要回來給他做好吃的。

看着面前的長壽麪,慕容邵峯心裏滿滿的全是感動,他只說過一次,陌陌卻記住了他的生辰。

“陌陌,謝謝你!”

“謝我幹什麼?這都是我應該做的,你幫了我很多忙,這點事情根本不算什麼?今天你想去哪我都陪你!”

蘇紫陌邊吃邊說。

“那好!陌陌,吃完以後,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嗯,嗯!”蘇紫陌低頭吃東西,快速的點頭應道。

ωωω▲Tтkǎ n▲℃ O

慕容邵峯看着她吃得開心,便靜靜的看着她。

陌陌,這一切要是真實的那該有多好啊!

你就永遠都不會離開我了。

“邵峯,你幹嘛不吃啊!爲了給你桌這頓飯,我可是跑了好幾個地方呢?”

慕容邵峯看着滿滿的一桌子菜,全是自己愛吃的菜。

“辛苦你了,陌陌,陌陌做的菜最好吃了,我會全部把它們吃完的。”

說完,慕容邵峯低頭,優雅的吃着。

蘇紫陌一看,會心的笑了笑。

吃過飯以後,慕容邵峯帶着蘇紫陌來到了琉璃天藍花海里,而此時,琉璃天藍的花瓣已經盛放到了極致,化作藍色的海洋,流光溢彩。

無上丹尊 “哇!邵峯,這個地方真的很美!”

蘇紫陌換了一身白色的衣裙,在這如水晶般漂亮的琉璃天藍裏,她美得就像仙女下凡一樣。

慕容邵峯站在她身後,絕美的脣邊的笑得風華絕代的。

金光下,藍色光澤繚繞,極致炫目,豔麗得出奇。

滿天金光撒在花海中央的兩人身上,一個美如天仙,一個美如嫡仙。

兩人肩並肩,談天說地,在一望無際的花海里你追我逐,快樂幸福的笑聲更是迷人,看着一望無際的琉璃天藍,而兩人時不時的對望,雙眸裏都充滿了濃濃的情意,而慕容邵峯也第一次擁抱到了蘇紫陌。

兩人站在花海中央,慕容邵峯修長的手臂緊緊攜着她纖細的腰,每一次對望,慕容邵峯的心中都無法寧靜,他好希望時間永遠的停留在這一刻。 只是在美麗的時光,也有結束的時候,且美麗的時光過得更快,看着落日的餘暉已經出現,慕容邵峯看着懷中的快樂的人兒,心裏滿滿的不捨。

藍色的花海光彩點點,而後,突然間,砰然一聲,所有藍色琉璃天藍怒放後,竟然在一瞬間同時凋零。

妖豔的花瓣枯萎,接着整株的植物開始乾枯,它們失去色彩,耗盡生機,迅速發黃,而後碎裂,像是在一瞬間失去了數十年。

“邵峯,這是怎麼回事?”

一胎兩寶:高冷老公呆萌妻 蘇紫陌吃驚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慕容邵峯擡眸,溫潤的雙眸極盡傷痛的看着她。

極盡溫柔的笑着說道“陌陌,我愛你!”

蘇紫陌震驚的看着慕容邵峯,美眸深處,震驚無比!

只是慕容邵峯話剛剛說完,只聽“砰!” 種地從1992開始 的一聲。

最後的剎那,遍地乾枯的琉璃天藍寸寸斷裂,化成了粉末。

這詭異的景象,讓人看了很難解釋。

щшш▪ t t k a n▪ ℃o

它們如同煙花般,短暫的絢爛,美麗到極致,而後便凋零,成爲灰燼。

枯黃的粉末落在沙地間,在暮色中很難辨出,而此時金光也在漸漸消失,慕容邵峯眼前的蘇紫陌也慢慢變得透明。

“陌陌,謝謝你!讓我有機會說出這句話來。”

慕容邵峯幸福的笑了笑。

“邵峯……!”

只是,佳人的身影早已經消失,慕容邵峯的心裏突然落空起來。

同一時間,桃源村裏。

蘇紫陌住的房間裏,牀榻邊,沐雲軒正着急的看着牀榻上睡了快一天一夜的蘇紫陌。

“陌兒,陌兒……。”

沐雲軒輕輕搖晃着她。

蘇紫陌緩緩睜開眼眸。

疑惑的看了看周圍。

“陌兒,你終於醒了?”

蘇紫陌擡眸,一臉奇怪的看着沐雲軒。

什麼叫做她終於醒了,她睡了很久嗎?

“雲軒,我睡了很久嗎?”

蘇紫陌動了動有些痠痛的身子,她好像夢到邵峯了,她給邵峯做飯吃,還和邵峯去了一片很漂亮的藍色花海里,然後,然後邵峯對她說了………說了他愛她,這是怎麼回事,還有,她還夢見自己在邊境給邵峯做飯的事情,她記得那天是邵峯的生辰,只是她做好邵峯最愛吃的飯菜以後,卻發現邵峯已經離開了,而且一走就是三個月,蘇紫陌用力的甩了甩頭,她怎麼會做這樣的夢呢?

“陌兒,你已經睡了快一天一夜了,怎麼都叫不醒你,你可把我急壞了。”

“這麼懸!”

蘇紫陌微微震驚!不得不懷疑她剛剛做的那個夢。

“怎麼了?陌兒,可是有哪裏不舒服?”

蘇紫陌搖了搖頭,“沒有,雲軒,我做了一個很奇怪的夢。”

“夢!”

沐雲軒皺了皺眉頭,是什麼夢,讓陌兒睡了一天一夜呢?

“陌兒,你應該餓了,我這就去給你端吃的過來。”

蘇紫陌卻搖了搖頭,“雲軒,我不餓。”

蘇紫陌覺得有些奇怪,她應該很餓纔是,可是她怎麼一點都不覺得餓呢?

夢裏的那頓飯是那樣的真實,邵峯也吃了很多。

蘇紫陌搖了搖頭,真是太奇怪了。 在慕容邵峯站在的地方,突然,一股藍色的光芒從沙漠中升起,一朵藍色的如花朵般的藍水晶出現在他的手掌之中。

慕容邵峯微微驚訝的看着手中的東西,如水晶般堅硬,能倒映出他俊逸的模樣。

藍光裏,有一名女子在慢慢的朝着他走來。

“你是……?”

慕容邵峯震驚的看着女子,女子身材玲瓏有致,一身藍色衣裙映襯這一張花容玉貌。

“恭喜公子,你在圓夢幻陣裏做到了你心裏永遠做不到的事情,公子,你剛纔所看到的,也不全是幻想,你早已經入對方的夢境而不自知而已。”

一聽,慕容邵峯驚訝無比。

“前輩,你的意思是說,對方也會見到剛剛的一切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