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着這股熟悉的氣息,焦傲現在只有滿腹的擔憂,自己能感覺到這股陰氣,滅世當然也能跟着陰氣尋來!

“我們快進去看看!”急叫着焦傲就衝了進去。

嫣蘭在後大聲問道:“我都還沒說這就是困仙谷的祕道,驕傲你怎麼就這麼肯定地闖了進去,要是裏面有猛獸你不是要……”一句話沒有叫問,想起焦傲的強大,要是裏面真有猛獸,倒黴的自不會是焦傲,而是那可憐至極的猛獸了。

眼前豁然開朗,青山綠樹撐人眼目,西邊一座山丘上,殭屍非凡的視力可以看透重重林木,看到丘上的累累白骨,那是焦傲、嫣蘭、小冰以前的“御用用餐檯”了,不知多少飛禽走獸於那喪身……一切還是那麼的親切,只是……

“這麼靜,這裏真是驕傲哥哥長大的困仙谷?”小閻一雙美目掃過來,掃過去,似想找到一絲殭屍的氣息。

焦傲拳頭握緊,“我們快去地宮看看!”蝠之身法當先劃出一道紅光,朝深溝滑翔而下,直奔地下宮殿。

計軍師在後急呼,“駙馬小心有埋伏啊!”

克倫、伊莎都不禁給了這所謂“軍師”一個鄙夷的眼色,這困仙谷可是他們自己的地盤,還“小心埋伏”,再說了,滅世何等人物,他會使偷襲的卑鄙手段?

撥開地下宮殿入口處的重重荊棘,焦傲剛剛入洞,舒適的刺骨陰氣中,一個怒罵聲就撞進了耳朵:“我操你老母個蛋!本王看你同類,好心招待你來我殭屍王朝,你卻要殺我們,我操你十八代祖宗!我操你十八代孫子孫女!我操跟你有關的所有人……”

豪邁的聲音卻盡帶地痞無賴的口氣,這不是屍王是誰?能讓屍王敢罵不敢打的,當然只有滅世了,總算王爺還健在,焦傲不禁鬆了口氣,心覺奇怪,怎麼原先一直沒聽到丁點兒聲音,怎麼一進來就聽到這麼大的怒罵聲,好半晌才反應過來:“對了,這洞口布了一層防止萬年陰氣外流的結界,看來隔音效果還不錯!”

跟着屍王始終罵不出個新花樣的吼叫聲尋找下去,以前的宮殿此時竟已成爲一片廢墟,巨石當道,攔住了去路,看來屍王已經跟滅世在這裏大戰了一場,引得殿倒洞塌。而眼下,屍王的聲音,正是從這不知不厚的石堆後傳出的,很明顯,屍王等已被困在了裏面,焦傲心下焦急萬分,一時卻不知如何是好,以“血符咒”或是“血道天雷”轟開巨巖?不知巨巖之後的情況,萬一引得整個地下宮殿都傾塌下來,那不是要把王爺他們都活埋了?

很快,阿啞、小閻、計軍師、嫣蘭、小冰、克倫、伊莎也都趕了來,聽着裏面屍王的怒罵,嫣蘭急叫道:“鐵鬍子,你們都在裏面麼?母后和你在一起麼?其他的人也在麼?”

怒罵突然頓下,顯然屍王忽然聽到女兒的聲音,吃了一驚,不過殭屍的腦袋也不會多想問題的,大呼道:“乖女兒小嫣蘭,你回來了啊!你可回來的正是時候,前一陣子,家裏忽然來了個瘋子殭屍,說什麼你老公駙馬搶了他東西,要我們賠命!我操他大爺的,居然打掉了我一顆門牙,還把我和你母后還有所有的人都困在了這裏!不過還好,惡有惡報,他自己也給困住了,你快想辦法救我們出去,都餓了好幾天了,餓得我都沒力氣罵他了!”

跟着屍王妃微弱的聲音道:“那瘋子要找驕傲,嫣蘭、小冰、軍師,你們找到驕傲了麼?”


焦傲應道:“王妃王爺,驕傲回來了,驕傲和公主他們在一起,你們放心,我一定會救你們出來的!”

“驕傲,真是驕傲的聲音!”王妃的聲音大了一點,不過不知是餓久了還是受了傷的原因,聲音還是甚微,“驕傲你快走,那瘋子厲害得緊,他說要殺了你!快走,快走……”

她話音未落,滅世的聲音也響了起來:“驕傲!驕傲!你小子終於出現了,我要把你碎屍萬段!是男人就別跑!!!”不過他的聲音顯得甚是沉悶,卻不知道是爲何,按理說,屍王雖強,但要傷滅世那好像不大可能。 焦傲叫王妃放心後,衝滅世冷喝道:“滅世,你把二哥雙臂斬斷,又來欺負王爺、王妃,你不找我,我也放不過你!”

裏頭滅世先是一驚,接着一番放心冷笑,“嘿嘿,不知你這一年裏又進步了多少,你不跑,那是最好不過!”

屍王哪會相信自己兩百多年的修煉當不得驕傲這一年所得,急叫道:“驕傲,你別聽這瘋子的,他厲害得緊的,身高十丈,牙長十尺,口大如盆,眼大如燈,看了就叫人害怕的,你快走,我們會自己想辦法出去的!”

嫣蘭、小冰都沒見過滅世,聽到父親誇張的描述,都驚嚇地張大了嘴巴,雖知焦傲厲害無比,卻也不敢相信焦傲打得過父親口下描述的大怪物。

焦傲又是感動又是好笑,滅世力量雖強,可外表哪是那樣子的?甚至不知道滅世的,還會覺得他生得有幾分英氣呢!

他語氣堅決道:“王爺、王妃,不管怎樣,我都會救你們出去的!”看向“足智多謀”的計軍師,“軍師,你看這下如何救出王爺、王妃的好?”

計軍師一手後負,一手輕擡,“照目前情形,絕不能貿然用強力轟開這石堆,不然只怕會引起地宮更大的崩塌。”

焦傲、阿啞、嫣蘭、小冰紛紛點頭,以爲他說的極有道理。

小閻卻在旁暗哼,“這是個人就知道!”


計軍師繼續說下去:“所以,強力不行,便用弱力,一點一點地挖出條通道,便可救王爺、王妃出來了。”說完泰山壓頂,仍舊面不變色地點點頭,一邊欣賞着小冰等人敬服的眼色,一邊自以爲是道:“其實這也不算什麼,非強即弱,一般推理而已。”似乎覺得哪裏有點不對勁,扭頭看向小閻、伊莎、克倫,還以爲他們也敗倒在了自己的智慧之下,正想說上一兩句謙虛的話,只聽伊莎委婉的口氣問道:


“一點一點地挖出條通道,那……要什麼時候去了,殭屍雖然用不着呼吸,不會悶死,不過殭屍也要吃東西,時間久了的話,軍師,那王爺他們……”

軍師乾咳一聲,撓撓頭道:“心急則亂,心急則亂,太過擔心王爺、王妃,瞧我把這都忘了。”

小閻、伊莎、克倫俱翻白眼,剛纔還那神清氣定自以爲是的,哪有半分着急的樣子?

“軍師,那現在我們該怎麼辦,硬的不行,軟的也不行,難道我們真要眼睜睜看着王爺王妃在裏面……嗐!”焦傲在石堆前走過來走過去,當日他自己困在犬族陵墓下的時候,都還沒有現在着急。

小閻忽然“哧”的一笑,跳到焦傲面前,“驕傲哥哥,我倒是能救他們,你要怎麼報答我?”

“你能救王爺王妃?!”焦傲一下捧住了她雙肩,“小閻,有什麼法子你說啊,只要能救出王爺王妃,我什麼都答應你!”

“你說的?”小閻嫵媚一笑,“那我要是讓你娶我呢?”

焦傲心底一下抽搐,捧着小閻雙肩的手不禁鬆了下來。

一絲傷心從眼中閃過,小閻還是鼓氣笑道:“本姑娘跟你開玩笑的!哼哼,想娶本姑娘,還要看你有那誠意才成!”說完肉身化作一片虛無,從石堆中穿了過去。

焦傲大喜,“是啊,我怎麼忘記了小閻連大地都可以隨便穿上穿下,要穿過一堆石頭又有何難!”

看他那興奮的樣,嫣蘭小巧鼻兒哼了一聲,咬緊的玉牙在小閻虛無的身子完全穿過石堆後,終於開啓:“不許你娶她!”

焦傲心中叫苦,拉起嫣蘭柔滑小手,“我什麼時候說要娶小閻了?況且小閻自己也說了,是開玩笑的。”

“哼,她纔不是開玩笑的!”嫣蘭絕對相信女人的直覺。

焦傲求助似地看看其他幾人,終是伊莎稍有良心,給解圍道:“公主,現在咱救人要緊,其他的事先放一邊吧。”

嫣蘭倒也聽話,最後瞪了焦傲一眼,不再在這問題上糾纏下去。

十幾分鐘的苦等後,小閻終於從石堆後穿回來了,焦傲過去一把拉起了她的白嫩雙手,“王爺王妃呢?他們沒跟你一起出來?”

小閻見他也不先關心自己一下,終究裏頭還有滅世那個大“魔頭”在,不禁皺起了可愛的小鼻子,“他們又不是神體,我穿得過石頭,他們又穿不過!”

焦傲急道:“你不是說有辦法救他們的嗎?”

聽他只關心那些殭屍,完全不問問自己有沒碰到滅世,有沒受傷,小閻心裏更不平衡,賭氣道:“你又沒答應娶我,我幹嗎幫你救他們!”

“你……”一股怒氣衝上,焦傲還是及時收住教訓她的衝動,狠狠地甩開她的手,“你不是說了開玩笑的麼!”正氣着,石堆後屍王的叫聲傳了出來:“驕傲小子,你朝誰發脾氣呢!剛纔那小姑娘好着呢,進來送我們每人吃了粒藥丸,王妃傷一下就好起來了,我們肚子也都不餓了,比以前還有力了!你要敢欺負那小姑娘,等我出來,看我不教訓你小子!”

小閻公主的藥,自然不是凡品,明白了小閻進去是爲送藥,焦傲臉一下紅了不少,重新拉起小閻的手道:“對不起啊,小閻。”


小閻氣由不消,用力甩開他的手,“你不是認爲我就是一個十足的惡魔麼?!”

焦傲心下愈發愧疚,柔聲道:“你也知道,我本來就不聰明,你不好生跟我說,我怎麼會明白?”

小閻叫聲中帶上了幾分哽咽,“那你怎麼不好生問我就罵我!你怎麼不問我進去後有沒碰到滅世,有沒受傷!”

焦傲再蠢這下也該聽明白了,急聲道:“你碰到滅世了!?”

小閻帶着哭腔道:“我一進去就碰到了他,要不是看我閻王爸爸的面子上,我現在連命都沒有了!嗚嗚……”

焦傲這才發現她一隻衣袖已破,拿起她手腕一看,其上明顯留有五條青腫指印,心中抽的一痛,去年奈河之下從閻王那吸來的部分神氣就從她手腕上輸了進去,輕輕揉摸漸漸變回白嫩的手腕,憐惜道:“還疼麼?”

小閻吸下鼻子,小嘴微嘟,秀長睫毛上猶掛淚珠,輕“嗯”一聲,也不知是痛還是不痛,惹人生憐。

一旁嫣蘭見他們兩個如此親密之態,臉頰又“氣”鼓了起來,不過小閻爲給父母送藥才受的傷,卻不好發作了。 不止嫣蘭生氣,伊莎看着焦傲跟別的女孩親密,心裏也不好受,過去打破二人之間的柔情,“驕傲,我有一個法子,只是本身力量弱了,不知道行不行得通。”

又聽到救人的法子,焦傲精神又是一振,鬆開小閻,轉向了伊莎,“什麼辦法,你說來聽聽!”

伊莎被小閻殺人的目光瞪得一陣不自然,半晌纔回過狀態,“驕傲,還記得當日我們初次見面的情形麼?”

焦傲猛然一怔,不知她爲什麼突然提到許久以前的事情,以前他對女子胸前兩座高峯倒沒什麼,不過這年多以來在人間的生活,他卻已明白當日伸手去抓伊莎胸前的矜持地帶的過分,難道,她,是要自己……負責任來的如此一問?

正自神馳不定間,又聽伊莎道:“當日我們跟你大打了一架,還記得麼?”

原來是說這事啊,焦傲繃緊的心總算鬆了下來,“嗯,當日你和克倫還有威爾……”提到“威爾”,忽然意識到至友已去,登時沒了聲音。

伊莎面色也是一黯,醉人眼眸終於重新擡起,道:“還記得當日我如何抓住你的麼?”見他一副想不起來的樣子,暗自嘆息一下,接着道:“我有扭曲空間的能力,或許我能憑此救王爺、王妃他們出來。”

“是啊!當日你手突然飛到我背後把我抓住,原來就是靠的扭曲空間!”焦傲終於想了起來。

“嗯。”伊莎瑤首一點,“不過我力量不夠,便是全裏而施也只能將自己身體手腳穿裂空間,所以,要想造成供人出入的足夠大的空間裂口,還得要人幫忙才成。”最後的話雖然沒有說明,但也意思明顯,能有足夠力量幫忙之人當然就只有焦傲了,一張美臉不禁便紅了。

嫣蘭臉頰“氣”鼓得比原先更大了;小閻的目光也更鋒利了,應了那句著名的話,“如果目光可以殺人,伊莎身上現在就已經千瘡百孔了”。

見焦傲還在思索到底要找什麼人來幫忙,伊莎不禁暗罵呆子。

轉向小閻,她道:“小閻公主,你說一進去就撞到了滅世,裏面到底什麼情況啊,萬一我扭曲空間後卻將滅世放了出來……”

小閻哼了一聲,沒好氣道:“崩塌的只有這一段而已,裏面一間大殿還好着。這裏陰氣強得很,屍王他靠這裏強大無比的陰氣布了道結界,把滅世困在了角落裏,就在那邊的一個角落。”說着小閻隨便把手一揚,指向了右邊。

“難怪聽滅世聲音那麼沉悶,原來是被困在了結界裏。”伊莎心裏明瞭,只要避開右邊那一塊就是了,便不會撞到滅世了。

當下便叫焦傲相助一臂之力,朝左邊扭曲空間。

焦傲雙手按在伊莎香滑的背心上,大股屍氣源源送入,只見眼前愈發虛幻,那石堆好像成了水中的倒影,一顆石子下去,都要波盪半天。如此強大的力道透入,石堆彷彿被不斷拉扯變形,一道道紅黃之色交映其中,雖然盤繞金龍的硃紅大柱看上去發生了極大的扭曲,但焦傲認得這正是石堆後的“屍王殿”中的“盤龍柱”,顯然石堆後的空間已與石堆所在的空間發生了扭曲移形。

扭轉空間所需的力量越來越大,焦傲雙手越按越緊,只差沒把整雙手都陷入了伊莎身體之中,看着眼前虛幻的一切,焦傲只覺頭腦愈發昏沉,清楚感覺到手掌之下那微微凸出的兩條絲帶,彷彿是某種內衣的吊帶,不知伊莎裏面穿的什麼型號的……

“驕傲,你亂想什麼,別分神,我快支持不住了。”伊莎得他真元入體, 重生寵妃攻略 ,終於忍不住出聲責怪。

焦傲聞聲猛然清醒過來,趕緊閉上眼鏡不管眼前虛幻的一切,用心傳功。

旁邊小閻、嫣蘭當然聽得出伊莎話中含義,要是換個地點換個時間,兩女真會毫不猶豫就衝上去一人揪住焦傲一隻耳朵。

眼睛所見雖然虛幻,但伊莎還是感覺出了空間裂口差不多了,硬撐着開口道:“屍王王妃,你們快出來,我只支撐得了一分鐘。”

顯然是被眼前花花綠綠的扭曲空間給怔住了,好半晌屍王叫了一聲:“大家快出去!”一股粗大的濃黑屍氣從一團混沌中穿出,屍王抱着王妃當先出現在了焦傲等人眼前。跟着一道道黑光首尾相接,猶如黑墨奈河一般毫無間斷地穿了出來,一個接一個的殭屍跳上了廢墟,竟有百來個之多,這一切都只發生在一分鐘之內!


“哈哈,終於出來了!誒,這不是那三個蝙蝠殭屍嗎?”屍王腦子還真不是蓋的,這麼久了還沒聽出伊莎、克倫也來了,說完一句他又抓抓腦袋,“還有一個小夥子蝙蝠殭屍呢?怎麼沒跟你們一起來啊?嗯嗯,想不到本王今天竟是被你小姑娘給救了,我可一切得好好報答你們!嗯,那小夥子殭屍不知上哪鬼混去了,不過這回他肯定要後悔死了,他最喜歡強大的力量,難得本王今天想發善心賜他點力量,他卻沒來了,哈哈!”

聽他提到化爲灰燼的哥哥,伊莎精神一沉,沒控制住最後的力量,遭其反噬,“噗”地吐出口血來,石堆上原本逐漸閉合的混沌裂口跟着力量的消失,瞬間合攏。所幸這時力量已消耗大半,最後只所剩了這一小部分力量,否則,伊莎就不只是吐出一小口血的事了。

“伊莎!”焦傲順手抱住了吐血的伊莎,“你怎麼了?”頭也不回地繼續大叫:“小閻,小閻,你還有藥嗎?伊莎受了傷,你快來看看!”

“哼,她受傷你就這麼急!”小閻嘴裏嘀咕着,還是走了過去,隨便看了一眼,“小傷,死不了。”不過還是拿出一粒黑得發亮的藥丸給她服了下去。

片刻的功夫, 帶著造物主闖異世 ,還是羞紅的臉,看着周圍羣屍異樣的目光,趕緊從焦傲懷裏掙扎着站了起來。

屍王雖然感謝她把自己從困境中救了出來,可也不能看着女婿跟別的女子鬼混,一把拉開焦傲,對伊莎道:“今天你救了我,你們三個蝙蝠殭屍有什麼要本王報答的,儘管說!本王一定給你們全部辦到!”別人受人恩惠,也就說“必當報答”之類的話,他屍王卻腦子太過簡單,絲毫不顧對方的感受,完全一副對方有求於己的言辭。

伊莎、克倫此時卻沒顧他的言辭口氣了,只爲“三個蝙蝠殭屍”低下了頭,“威爾已經不在了。” “我當然知道他現在不在,當我瞎子啊!”屍王完全沒明白其話中含義。

倒是王妃還聰明那麼一點,看出了伊莎、克倫面色黯淡,雖不知威爾到底遇到了什麼事,但也知道不該在這問題繼續糾纏下去,打岔道:“王爺,現在最要緊的應該是如何處置裏面那瘋子的吧?”

屍王乾咳兩聲,伸手示意大家安靜下來,事實上,除他自己剛剛的叫喚,根本就沒人出聲,“嗯,這瘋子虎口拔牙,敢惹到本王頭上來了,可不能輕饒他!水淹火燒毒攻冰凍拳打腳踢,我就不信搞不死他!”

便是同樣愚蠢的其他殭屍,也都以一種看待白癡的目光看着他,人家那麼厲害,殭屍又不用呼吸,別說身子金剛不壞,就是那比城牆還厚的屍氣,那些水淹火燒之類的雕蟲小技,能對人家造成半點傷害?

計軍師用擺出了“軍師”的風範,從廢墟中抓起一根木頭當摺扇輕搖,“王爺,要殺來犯之人,又何必親自動手?咱只要棄他不顧,想來不用多長時間便能餓死了他。”

屍王樂得哈哈大笑,“不愧是軍師,如此空前絕後的絕妙招數都想了出來!對,咱就餓死他!哈哈哈哈……”仰天大笑間只覺嘴中漏風,纔想起自己給滅世打脫了一顆門牙,趕緊閉住了嘴巴。

焦傲卻覺這樣餓死了滅世,也太過便宜了他,不禁皺起了眉頭。

只聽石堆之後滅世冷聲道:“哼,你們以爲這樣一個山洞困得住我滅世?”接着就是轟的一聲大響,整個地下宮殿爲之搖晃,頭頂又有不少沙石掉了下來。

屍王本來還想說幾句狠話,不過忽然想了起來,當時自己在裏面的時候,仗着兩百年來跟這裏萬年陰氣的密切聯繫,以己身力量催壓萬年陰氣的結界才能困住滅世,如今自己已經出來,結界失去後力,又哪還困得住滅世?急道:“不好!丫頭蝙蝠殭屍,快放我進去,我再困住他!”

伊莎強壓下鄙夷的神色,“王爺,你不是想一直守着他直到把他餓死吧?”要知道,即使滅世殭屍之軀不能像傳說中的神仙一樣餐風飲露,但到底要多久才進一次食,鬼知道啊!“再說,剛纔的一分鐘已經是我的極限了,又受了傷,哪裏還能大範圍地扭曲空間?”

兩人說話間,又是轟的一聲大響,地動山搖,看來結界已經接近破裂了。

焦傲不驚反奮,挺胸道:“嫣蘭、小閻、伊莎,地宮看來是要塌了,你們帶王妃他們先出去!這裏有我、王爺和二哥就夠了!”

嫣蘭、小冰他們都清楚焦傲、阿啞、王爺的厲害,他們的金剛之軀或許還承受得起數萬斤的巨巖,但他們些小殭屍的卻萬萬承受不起,當下叫着王妃一羣殭屍疾速出去。

屍王卻朝焦傲叫道:“驕傲,你小子跟那瘋子一樣也瘋的啊?!那瘋子厲害得緊,你根本不是對手,快跟王妃、嫣蘭、小冰他們一起出去,這裏我擋着那瘋子就成了!”

焦傲微微一愣,明白王爺還沒看出自己這一年以爲來的突飛猛進,道:“王爺,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我已經不是以前的驕傲了。”

屍王的腦子卻根本里邊裝的什麼,聞言竟然想到焦傲跟伊莎、小閻之間的種種,吼道:“你已經不是以前的驕傲了哈,好你小子,難道你想不要我嫣蘭了不成?!今天你小子就是想走,本王也放不了你了!”一爪便向焦傲肩頭抓了過去。

焦傲急忙舉爪招架,愈發震耳的轟隆聲中,兩爪撞在一塊,巨響被轟鳴掩蓋,焦傲身子一晃,忍不住退了一步,屍王往後一個踉蹌,石地之上卻出現了三個深深腳印,竟是退了三步之多。

“好你小子,一年的功夫,就比本王還厲害了啊!”剛纔的憤怒一下全部化作了滿腹驚奇,殭屍的變臉絕活着實堪稱一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