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到這種情況,雲凝也是不再擡頭,就這般靜靜的將頭和葉封的頭靠在一起,雙手時而擡起,爲葉封擦拭臉上的汗珠。

見到這般情景,葉封沒有別的反應,司鴻也是漸漸放下心來,起身去準備幾人的晚飯。

在這個森林中存活,必須得保持着充足的體力。這是毫無疑問的。

因爲一直堅持着這般的動作,雲凝也是漸漸的有些支撐不住的感覺,滿頭的汗水都是冒了出來,而在這般情況下,汗水終是順着臉龐滴了一下。

啪。


汗水滴到葉封的嘴邊,似乎是在睡夢中驚醒,葉封輕輕的動了動嘴脣,似乎有着醒來的意思。

見狀,雲凝也是一陣着急,他不知道睡着了葉封會怎麼樣,但是葉封在剛纔至少是安靜甚至是舒適的。

可是她一着急,反而是讓臉上的汗水更是有着幾滴滑落而下。

“下雨了嗎?”就在雲凝想動彈一下頭部,擦拭一下汗水的時候,葉封突然閉着眼睛這般輕輕的說道。

說完這句話,葉封突然擡頭,在雲凝陡然睜大的目光中,親在了雲凝的嘴上。

“唔……”愣愣的看着近在眼前的臉龐,緊貼着自己鼻子的鼻子,貼在自己嘴脣上的嘴脣,雲凝的大腦突然像是停止了運轉一般,沒有做出任何的舉動。

而這時葉封卻依舊還是沒有睜開眼睛,似乎感受到自己接觸到了一個很是柔軟的東西,不自覺的臉部微動,貼着雲凝的細膩的臉擦了幾下,而緊貼在雲凝那小巧的嘴脣上的嘴,當然也是在這般舉動下,將那小巧的嘴,給嚐了個遍。

不知道是餓了,還是渴了,葉封竟然想一個孩子般,張嘴含着雲凝的下嘴脣,吮吸了起來。

從雲凝嘴中被其吸取的香津,帶着淡淡的香味,一時竟讓葉封似乎是回到了孩童那時,有種吃奶般的感覺。

被這一幕徹底驚呆了除了雲凝外,還有站在一邊正好向着這邊看來的司鴻,有些反應不過來的看着葉封和雲凝的動作,隨後想起村裏人結婚時候爹說的話,急忙轉過頭去,沒有再看。

竟然是以爲葉封和雲凝他們和村裏結婚的人一般,晚上的時候大人不許觀看的那些,似乎要在雲凝和葉封身上發生一般。

而因爲鳥蛋中蘊含的那種靈性的精華,和這般迅猛的修爲增進,在這種激發下,那些靈性精華也是爆發而出,滲透進了葉封的意識中。葉封的精神力也是在這種生命的力量下,快速的修復了起來。之前的暈倒,只不過是因爲意識突然第一次的受傷,身體的一種自我保護罷了。

有些迷糊的睜開眼睛,葉封突然發現自己的近前貼着一張紅彤彤的人臉,當看出是雲凝的時候,方纔沒有跳起來。

可是當發現自己和雲凝嘴親着嘴的時候,緊緊的貼在一起。雖然葉封不懂這些,但是他怎麼說也和司鴻偷偷看過那些村裏人的結婚啊,即使村裏人不在乎這些,很是大方,但是在這方面也都還有些羞澀呢。

當即就是向後一仰,有些詫異,又似乎是帶着些令人想不通的委屈似的說道:“你……你竟然……竟然偷親我!”


噗。

連站在一邊轉過身子的司鴻,聽到這話都是險些一口血吐出來。就更別提當事人雲凝了。

本來看到葉封睜開眼,還慌亂無比,不知所措的雲凝,突然聽到葉封這句話,簡直就是連一頭撞死算了的心都有了。

這什麼人啊,上次摸了自己,說自己的沒他孃的大,現在親了自己,還……還那麼做,醒來第一句話竟然是說自己偷親他。而且還擺出那麼一副委屈的樣子,自己是招誰惹誰了啊自己。

雲凝現在的心裏是真的別提多麼憋屈了,到底是誰該委屈啊。雲凝內心喊道。

可是葉封卻對此毫不知情,依舊睜大眼睛看着雲凝,大有你不給我個解釋,我就不原諒你的意思。

看着葉封這種表情,雲凝也是知道和葉封肯定是解釋不清,氣急之下,頓覺委屈,乾脆起身跑到了一邊。

看到葉封依舊愣在那兒,無奈之下,司鴻只好上前,將事情跟葉封說了一下。

聽完司鴻的解釋,葉封也是明白過來,想到自己之前的那般舉動,難得的紅了臉,但是又不想在司鴻面前丟了臉,嘀咕着說道:“我娘說,嘴靠嘴第一次很很重要的,好像是叫什麼初吻來着,那可是我的初吻呢。”

wWW● Tтka n● ¢O

不遠處聽到葉封這一嘀咕的雲凝,當即就是身體一顫,險些轉頭對着葉封喊去。,“那也是我的初吻好不好。”不過還是剋制住了自己,沒有說話。

自知自己理虧,葉封也是不敢上前去觸黴頭,乾脆起身舒展了下身體,想起自己之前突破到師境巔峯的練氣修爲,也是有些激動。

興奮的一個轉身,來到身後的這顆樹前,大約需要一人抱過來的樹木,凝聚起氣力,因爲不會什麼招式神通,出於對自己煉體靈級身體的自信,乾脆就是猛的一拳轟在了樹上。

咔!

一聲很是清脆的聲音響起,面前的樹木應聲而斷開。竟然用葉封擊打的地方,斷裂了開來,倒了下去。

這般威勢,簡直驚人。這要是一拳轟在人的身上,那威力會是怎樣,司鴻呆呆的看着面前的這一幕,而遠處的雲凝也是被這聲勢驚的看了過來,看到葉封一拳將一顆樹都是轟的倒了下去,捂着小嘴,半天說不出話來。

“嘿嘿,今天晚上倒是不用麻煩再去找木頭了,就它了吧。”葉封也是對自己的這一擊比較滿意,傻傻的摸着腦袋,回頭對着司鴻和雲凝說道。

“呃……”看着之前還如天神般發威的葉封,一轉身卻是露出這般傻乎乎的笑容,清秀的臉龐和純淨的眼眸,司鴻和雲凝都是有些反應不過來,似乎是有些接受不了的樣子。

不過,似乎這樣的葉封,反而讓人更加的喜歡啊。想到這裏,雲凝的心理突然冒出了這個念頭。

難得的,幾個人晚上湊在一起,心情放鬆的吃着東西。在紛紛突破的喜悅下,心情都是有些激動興奮。 第十三天,清晨,幾個人早早的起來,簡單清洗一下後,看着周圍,也是有些猶疑。

雖然在這個地方呆了不短的時間,但是說實話,除了斑花蛇羣這一片,他們都還真是一點都不瞭解。

唯一知道的,就是在這片叢林中,似乎只有斑花蛇,這對於一個森林來說,幾乎是不可能的。

比如說,斑花蛇羣們吃些什麼?它們一定是有一個進食的地方。而這個地方,或許就是他們要去的地方。

幾個人在周圍搜查了一番,終於是在河的對面依稀看到了一些兇獸的痕跡,幾個人略作商議,還是決定渡過河去,到另一邊看看。

沒有尋找出路,或許,也是想既然在這邊有個一個如此大的收穫,在另一邊,或許也有些什麼在等着他們吧。

這是一種屬於年輕人的闖勁。

幸好幾人的實力都還算不錯,找了個略微窄一點的河流處,很是順利的跳了過去。

跳到河對面,看到滿地的兇獸蹄印,幾人也是略微振奮了一些,但是隨後幾人的臉色就是變得謹慎起來,在森林裏三個人生活了十幾天,對於森林的法則,他們從一個小白,早已經開始變得越來越有經驗。

或許還不能和那些老冒險者相比,但是卻在同齡中,或許還算是個頗爲了得的人物。

森林中的生活培養他們的對待敵人的謹慎,對周圍環境的觀察和小心,還是其他的什麼,這些都將是他們這一生受用的東西。

畢竟,無論怎麼說,人類終究是獸變化來的。更嚴肅的說,有時候,人類比這些兇獸更不講感情,更加的狠戾。

這些,都是他們還需要去學習的。或許,這些學習甚至要他們付出血一般的代價。

深呼吸一口,不知道爲什麼,葉封覺得,雖然只是差了這麼一點的距離,但是這邊的空氣中卻似乎是頗爲的令人舒爽,一種很是清香的味道撲鼻而來。


幾個人相視對望一眼,都是有些疑惑。河對面是成堆的斑花蛇羣,充斥這撲鼻的腥味,怎麼這邊會是這個樣子?

對於這種出奇的事情,幾人反而沒有放鬆下來,緊繃着身體,緩慢的向前走去。

從河邊密集的樹木和人高的草叢中冒出頭來,雲凝捂着嘴巴,臉上流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這時劈砍草叢開道的葉封和雲凝身後的司鴻也是冒出頭來,當場幾個人就都是有些迷糊。

森林中央,和斑花蛇羣所在的地方一樣,有着巨大的空地,只是這空地上,卻是遍佈各色的花草,絢麗至極,而在這些花草見,則是一頭頭奇形怪狀的兇獸。

不,或許不應該稱呼它們爲兇獸,因爲就在葉封他們出現在場中的時候,一頭大約有半人大的像獅子般的動物就是一路翻滾着來到他們的身邊,貼着雲凝蹭了起來。

毛茸茸的身子,加上那雙巨大的水汪汪的眼睛,雖然身體和那些大家族中少女養的無戰鬥力的寵物相差太多,但是卻是一點也不失可愛之色。

就是一邊的葉封和司鴻也是有些意動,葉封更是忍不住的伸手摸了摸這頭小獅子一樣的動物。

而云凝則更是不堪,兩隻大眼睛幾乎是眯成了一條縫,笑得像是一道月牙般,低頭不停的摸着小獅子身上的毛髮。

而這頭小獅子則更是乾脆趴在地上,竟然很是享受的樣子,時不時還低聲的“嗚嗚”兩聲,似乎很是舒服。

可以看到,在這片森林中,這樣的獸類真的是很多,不過不仔細看,還真是見不到多少,眼前的花草都是有着半人高。甚至中心處還有着幾丈高的幾顆樹木,而這些獸類雖然種類繁多,卻是都和腳下的小獅子一樣,都是隻有着半人高的樣子,或許是早上陽光好的原因,都是慵懶的躺在地上,曬着太陽。

而從那些花草上,也是陣陣撲鼻的清香傳來,沁人心脾。

深呼吸一口,葉封也是忍不住的向前走去,雲凝和司鴻也是急忙緊跟上前,反倒是那頭小獅子見到雲凝突然離開,突然睜開眼睛,“嗚嗚”的幾聲,追了上來,貼着雲凝的身子前行着。

但是小獅子不知道是不會走路還是怎麼樣,竟然都是滾着走的,滾起來的時候,只能看到一個毛球,金色的毛髮在陽光下發出一陣刺眼的光芒,跟一個小火球般。

“呵呵。”雲凝也是被它這種走法給弄得失聲笑了起來,放緩腳步,等着小獅子的到來。

而隨着葉封他們的行走,他們也是看到了很多種兇獸,可是卻是和小獅子不一樣,都是懶懶的在哪兒,動也不動,只有經過它們的時候,纔會擡起頭向着這邊看一眼,當看到小獅子的時候,又會低下頭,繼續曬着自己的太陽。尾巴晃來晃去的。

“這裏的兇獸怎麼都這麼懶的感覺啊?這不是早上嗎?”雲凝突然開口說道。

摸了摸頭,葉封也是說道:“我也是有着這種感覺。不過,這還是我第一次這般大大咧咧的在兇手羣中走着呢。”

司鴻也是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葉封,你看,前面還是一些一二級靈藥,雖然多,可是你看前面,竟然有三級靈藥。”這時,雲凝突然激動的指着前方對着葉封說道。

“真的?”葉封激動的眼睛一亮,急忙向着那個方向看去,他對於靈藥並不瞭解,所以級別之類,也只是聽雲凝說過劃分和珍貴。對於能夠遇到三級靈藥,他也是十分的激動。

因爲,他總是覺得,還是找到一顆五級靈藥,給司鴻服下,才能夠安心。

而這兒,他們也不過纔剛進入這片花叢罷了。

幾個人激動的向前跑了過去。反而是苦了跟在後面的小獅子,它“嗚嗚”叫了幾聲,看到幾人沒有反應,急忙捲起身子,一路滾了下去。

“砰。”

“嗚嗚……”

還不等葉封他們到那,幾人就是聽到後邊一聲沉悶的聲音,和小獅子似乎有些委屈的叫聲。對於這頭小獅子,幾人還是很喜愛的。此時急忙轉過頭來,然後就是見到。

一頭形似馬匹樣子的兇獸,躺在地上,倒是要比那些兇獸要大了一下,但是此時其肚子那兒,卻是有着一頭小獅子趴在地上,用爪子不停的揉着頭。

看這樣子,這頭小獅子竟然是一頭撞到這頭形似馬兒一樣的兇獸上去了。

對此,葉封和雲凝他們都是一陣無語,有些發呆的看着小獅子,還有這麼笨的兇獸?

但是對於小獅子那人性化十足的舉動,幾人也是覺得可愛的緊,葉封跑步上前,摸了摸小獅子的頭,將其抱了起來。


“好重啊。”剛入手,葉封就是發現小獅子的重量很大,若不是他修習了煉體,還真是抱不起來。不過現在,倒是沒問題了。

而在葉封懷裏的小獅子聽到葉封的話後,卻似乎是能聽懂一般,竟然掙扎着有要跳出來的意思,不滿的嗷嗷幾聲。

“原來你也不只是只會‘嗚嗚’的叫啊,還會‘嗷嗷’呢?“葉封卻是不管它,好笑的說道。

此時葉封看了看身邊一直盯着自己的獸,突然不好意思的說道:“那個,小獸不懂事,勿怪,勿怪。”說完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急忙抱着小獅子就是跑了上去。

反倒是在葉封懷裏的小獅子突然冒出頭來,對着那頭兇獸哼了一聲,似乎對於它擋着自己的路很不滿意。還伸出小爪子揮舞了一下。

“哎,你有爪子啊,不過怎麼這般小啊,難怪不會走路呢。”只是還不等小獅子揮幾下,葉封突然像是發現新大陸似的,突然伸出一隻手抓着小獅子的爪子摸了幾下。柔柔的,軟軟的,很是舒服。

看到葉封摸自己的爪子,小獅子卻是似乎不開心的樣子,縮回爪子,竟然將爪子縮在了自己的身下。

呵呵笑了幾聲,葉封也不在意,抱着小獅子就是向着雲凝他們走了過去。

可笑的是,到了雲凝身邊的時候,雲凝伸出手想摸一下小獅子的時候,小獅子卻是頭一偏,大有誰讓你剛剛不等我,不給你摸的意思。將雲凝給活生生的鬱悶了一下。

看到小獅子將頭埋在自己的懷裏,沒有要出來的意思,葉封也是沒有去管,而是急忙向着裏面走去。對於那些靈藥,他可是還惦記着呢。

“三級靈藥清心草?這可是能夠煉製清心丹的東西啊,不是說已經消失了的嗎。啊,這是四級的麻沸草?可以煉製回氣丹的東西?這是……”一路走來,雲凝就幾乎是一路的吃驚,而葉封也是十分的激動,但是卻還是心急的沒有停下,依舊向着裏面走去,對於這些,他反而是更在乎和司鴻有關的五級藥草。

對此,雲凝和司鴻也是明白葉封的意思,司鴻看了葉封的身影一眼,一句話沒有說。

幾個人依舊繼續向着前面走去,只是雖然見到了許多的四級藥草,卻是沒有看到一顆五級藥草,葉封幾人也是着急了起來。

反倒是小獅子愜意的躺在葉封的懷裏,不時的發出幾聲“嗚嗚”聲。 森林中,一片靈藥草的中間處,一行人片刻不停的向着中間行進着。

葉封和司鴻還好,對於這些靈藥,他們都是並不瞭解。而云凝這個和雲家前任家主,也就是在楓林學院一站時候出現的那個少婦,在一起生活了不斷的時間的人,對於這些基本的知識,當然是要懂得多了。

何況,對於兇獸,女生或許還不太願意去學習瞭解,對於這些花草,卻是多多少少有着一些興趣。

可是在眼前這幾乎成片成片生長着的各種在外界幾乎滅絕的靈藥,就是雲凝這個知情的人,也是有些看的麻痹了的感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