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從這種地方之中走進去不易,走出來更是不容易,葉辰發現幾乎是在挑戰自己的極限,不過事已至此,葉辰只得硬着頭皮往前走,走一步,算一步。 側耳聆聽,前方傳來仙鶴鳴鳴,神獸吼吼,仙鳥啼啼,一派和諧,一片生息,光是聽到這些聲音,就讓人心神嚮往,留戀往返,能夠將心中一切的雜念,所有的悲歡離合恩怨情仇擱置到九霄雲外之處。

“真是個神奇的地方,剛纔還一片混亂呢!”葉辰不由的感嘆起來。

試想,依照這種聲源和一片祥悅氣息所見,前面一定是一片淨土,一片至尊至仙至絕的仙神之地,而他現在身處的,就是通往這仙地舉步之遙之處,如果再那麼前行一步,就意味着他即將進入那萬人追慕,無數人都無法彼達的通天之路!!!

“這是不是錯覺?這難道不是錯覺?”

葉辰強行抑制住自己不要盲目向前行,不過依然被自己那種油然而發的感觸給打敗了,信步前行,整個人放鬆得如穿越雲海,翱翔在平布雲端。

這不是錯覺了,葉辰已經真實的看到了,這裏真的有那麼一個神奇的地方,如果這是仙居,那麼自從上古洪荒所言,神仙居所爲至高無上的天界即將被打破,這也就意味着,五界之中傳說,所有規律都不再規律,這種被意指爲象徵地下妖魔下三界世界的定理即將被打破,要是爆料出去,地下有個仙界,那豈不是會影響一代、甚至是代代修仙人的修行路途!!!

葉辰管不了這麼多,一腳就踏進了前面祥瑞地段,一觀這所謂祥瑞的地下仙宮究竟是個什麼樣子!!!

慢慢的前行數裏,本來葉辰想多謹慎一些,不過那種祥和之感,實在是讓他感覺周圍根本是不可能存在任何危險的,所以無法讓自己精神集中起來小心謹慎,那心情越來越放鬆了。

一段時間後……

走近一道淡淡藍色光幕,光幕發出淡淡的光輝,上面有日月星辰,天地萬物靈犀,就跟一個真的宇宙星圖一般無二,各自運轉自行軌道,各自相互獨立,各自又相互制約,一切生生不息,生生不息……

“真是奧妙!”

葉辰感嘆之間,輕輕的將手往上一觸摸,還未觸摸上那擋住去路的日月星辰屏障,就明顯感覺一陣陣溫潤,而細細聆聽,所有祥瑞,所有的和諧與造詣全都是從這光幕之中散發而出。

“這種東西,真是奇怪!就像一個巨大的世界一樣,要是我走進去,是不是又進入了另外一個世界?是不是那些走進來的人……走到這裏來的人都被度到另外一個世界了?或許,石家那位千年前的石天師現在還活着?或許他就活在那個仙界裏面!”那張屏障擋住整個路口,雖然光輝不是非常明亮,但是恰到是這種暗淡的光潤,將這洞窟照得昏黃一段,格外的引人注目。

俗話說仙人一天,地上一年,這石家先人也不足往;歷史時空走上千年而已,他若真是走入了這座地下仙宮,那麼或許人修行界間千年光陰真的就是一眨眼功夫,或許葉辰走進去還能夠遇到石家那位先人呢……

也容不得葉辰做更多的思考,他也沒有任何選擇,都走到這一步了,只好試着穿越過去。

手心剛剛觸摸到那藍色光幕,一股巨大吸力,然後就直接被吸了過去……

“刷”


葉辰整個人都消失在光幕之中,輕盈的就走了進去。


從一個極度陰森黑暗的時間忽然之間走入一個光明世界,葉辰第一感覺是一雙葉辰睜不開,整個人炫目不已。

整整的調整了上十來分鐘,葉辰才慢慢的觀察所來到的這個神奇的地方。


沒有葉辰幻想的那麼多姿多彩,也不是由此就像他所想進去或許就是一個天上人間,從此就進入了一個全新的世界。依然在古礦之中,意思是說,葉辰依然沒有脫離石山,除了一片光明世界浮現眼前,古礦由不在黑暗,柔和的光華流轉,一片祥和與聖潔之外,並沒有任何其他的異樣,上面依然是巖壁。

“不是仙宮?哎……”葉辰吐了吐舌頭,嘆了一口氣,似乎有那麼一丟丟失落感,要是真的是進入了地下仙宮那纔好呢。不過往好處想,起碼這裏應該是很和諧,沒有什麼大的危險,這總比遇到那些不詳的鬼魅要好到成百上千倍了吧。

雖然沒有看到那種自己所設想的天仙界,但是陣陣祥瑞之感依然存在,而且越來越濃烈了……


“究竟是什麼造就了這種奇怪的安詳之感?”

葉辰皺起眉頭,在走過那種兇惡之地,因爲滿地的屍體而感到心神不寧,起初、當他從石海學院踏入那亙古禁區的荒廟時候,也感受到的是那種讓人分外清靜心如止水之感,如今卻感覺陣陣祥和,之前在石山之內的心神不寧是因爲有枯骨的怨氣,荒古禁荒廟的心若止水是因爲有菩提相照,然而這裏……

葉辰實在是猜出不透,這種祥瑞到底是從何中而來,沒有理由的祥瑞,聽起來卻讓人覺得分外可怕。

不過……

石山底部,石山底部是什麼?

走了這麼遠,他即將靠近石山底部。

這是或許即將到達石山底部,大帝集結石山兩條龍嶺中所有靈石形成的雙龍戲珠之大勢所在!!!!要是將這所有靈石都集結到這麼一小塊地方,要說祥瑞,那豈止是祥瑞啊!!!!那就應該是一片天仙世界的感覺!!!

“這是靈石的氣息!”葉辰忽然之間頓悟,忍不住的大叫了起來。

真是讓人感到高興,想不到葉辰這麼輕易的就到了石山正地步的中央地帶了,離着那個集結了靈石的地方不是很遙遠了,這種欣喜是讓人足以瘋狂的!

葉辰這次要是能夠得到那塊積煉了整整兩座山的靈石,那麼即便是不尋到石家那位初祖遺落在這石山上的那件傳中極道寶物,那麼也無所謂了,因爲這麼多的靈石,足夠一個一般修士修到天帝所有靈石不止了!!

葉辰想到這裏,忍不住的往前面鑽, 權少追妻,盛婚祕愛 …… 雖然靈石就在眼前,眼前一片光明,但視線卻不能看得很遠,暮靄沉沉中,濃濃的霧奔流,阻擋了人的視線,一切就在朦朧之中,此起彼伏。

葉辰伸手拖着那朦朧的霧氣,彷彿那朦朧的霧氣因爲靈石都有了重量,然後湊近細細的呼吸了一番,忽然感覺整個人都清晰不少,自從感覺到那種祥瑞的感覺之後,他似乎都感受不到任何的疲憊了,這濃霧……

葉辰有些發呆,那些霧氣就是靈石化開後形成的,這是旺盛的生命精氣,旺盛到讓他想坐在這裏直接突破祕境了。

他想,要是在這裏盤坐數月,依照他的悟性,不說直接突破幾個祕境,起碼直接突破一個祕境是沒有任何問題的,因爲這種強烈的生命氣息,是即便在任何一個富有的大家族之中也是營造不了的。

要是真的突破一個境界,自從從石山地底下出去,那麼那就是第二境界的修士了,那可是直接將李凌這些人甩到老後面了。

葉辰不想錯過這個機會,因爲對於他而言,現在的等級實在是太爲底下了,就連和自己一起來到這個世界之上的搖光還有石海學院的田東華都不止這種境界了,想現在,他們二人應該都突破第一境界,彼達第二境界了,然而他纔剛剛步入這小小的第一境界第一進階中的填海進階。要是說出去,自己一個修爲連第二境界都不到的修士,竟然能夠進入着石山深處,即便是你說破嘴皮子大家也是不會相信的吧?

葉辰有所想法,一定要在是石山之內突破第一境界進入第二境界。

不過現在卻還不是時機,因爲現在似乎還不是靈石集結最爲強烈的地方,如果修行入第一個境界,起碼得要數月之上,而最重要的是,這不僅僅是數月的問題,在這裏,這修士成功率可能會大大折扣,而且練成的精煉程度也是大打折扣的,所以葉辰打算找到那大帝集結於這地下所有靈石的正中央靈石旁邊,直接取神石修煉!!!

於是葉辰選擇了再往前走一段距離。

越是往前走,那種靈石奧妙無窮的感知越是強烈,強烈到葉辰想將彌散在空氣之中的靈石氣息全都給收集起來。

“靈石精氣四溢,那巨大神石一定就是在附件了……”葉辰自言自語,四處尋找尋找,奇怪的是,卻沒有任何發現。

既然有這種靈石的氣息,爲什麼卻找不到?莫非走過了?

細細感受一番,他肯定絕對沒有走過,因爲葉辰感知這種氣息一直沒有斷,而且越是往前走,那種氣息越是強烈。

直到最後,葉辰感知身邊就有靈石氣拂動,流光溢彩,整個人就像泡在靈石汪洋的世界之中,呼吸的都不是空氣了,只有靈石的氣體,滋養着他的身體,似乎他的身體受到這種靈石的滋養,無時不刻都在變化,慢慢的集結得更加強大起來。

“嗷~~~~”

“撲哧、撲哧!!!!”

展翅翱翔,忽然之間,一隻仙鶴展翅而過,像是沒有看到他,在古礦中翱翔。

“這是……”葉辰相當的驚訝:“媽呀,這裏竟然真有仙鶴!!!!是真的假的!”

葉辰看到仙鶴,那當時想到不是仙鶴的靈性,而是那肚子不自覺的就叫了起來,嘴巴里面又開始吐清水了,要知道他自從進了這石山也不知是多長時間之前吃過東西了,這爲了修行,還真能夠把那吃飯那一行給戒了!!!

葉辰舔了舔舌頭,死死的盯着那仙鶴,那仙鶴轉一圈,葉辰眼睛就跟着轉一圈,一雙眼睛都要綠荷。

隨後不由的嚥了兩口唾沫,然後捂住了“呱呱”亂叫的肚子,實在是忍不住的想飛上去抓一隻下來烤了吃!!!

這輩子真是與美食絕緣啊,想到自己吃仙鶴還是在那竹林之中那次……

正在葉辰思緒不定的時候,身前聲後又叫了起來……

“嗷吼……”

接着他又看到一頭地龍,那地龍爪子透亮透亮,就跟擦了油一樣鋒利的尖頭,從葉辰額頭劃過。

接下來是蜥蜴身,身子肥大,上面長滿了許多很小斑駁的痘痘,集結在一塊,就像一片一片的遠景花海一樣,五彩斑斕,這種東西就在葉辰在不遠處爬動而過,龐大的身軀看起來非常沉重。

還有一羣火紅色的小鳥飛過,撲棱棱拍打翅膀,讓空氣都一陣劇烈涌動。

“怎麼會有這麼多生物?搞得跟個動物園一樣!”葉辰不禁生出疑惑,道。

隨後,他身穿石衣, 總裁別把我寵壞 ,他有些呆呆發愣,立在場中。

按葉辰的理解,這裏是死寂之地,不可能有什麼東西,可是眼下卻讓他有些無法理解,似乎這些東西又不是真的那般仙鶴生物一樣, 他想要是真的打下一兩種下來吃會不會鬧肚子?

應該不會吧?這仙鶴應該是更能夠補身體的不是?

葉辰管不了許多,這麼祥和的地方,打只仙鶴下來吃也不見得會吃出什麼毛病出來,於是那膽子就大了起來,往空中一竄,伸手就準備直接去抓。

那飛行之術已經是相當的流利的,那麼一竄,直接就竄上了那高高的石壁之上,要是再不小心一點,直接就把頭磕到那石壁頂端了。

追着那仙鶴後面一抓,順着最近的兩隻,就是這麼雙手一抓,那看都沒有看是否抓到了,轉身就想往地下飛行,可是這手一觸碰,直接從那仙鶴身體上抓了過去,捏得變了形狀……

“咦嘢……仙鶴會隱身?!!!”葉辰擦了擦眼睛,莫名的好奇起來,忽然拍了腦袋大叫:“不好啊!!!!這是假的吧?!!!是霧氣???!!!”

“靈石氣……是靈石氣化形而成 !這也太惟妙惟肖了一點吧?!”葉辰心中突然一驚, 穿成豪門警犬!巨萌!超凶! ,震驚道:“媽的、敢糊弄老子,這地底絕不可能有這樣的生物的!” “神石就在此地!!!!”

他想到了在石寨中聽到的那些傳說,有些神石外泄石,會化形成種種莫名生物,在周圍奔騰咆哮。不過靈石幻化出來的東西真是像真的啊,剛纔葉辰都沒有發覺出來是假的,只有將手伸過去纔將之給觸摸到,才發現一切都是虛幻中的存在。

不管怎樣,那種神奇的東西在這片大陸之上簡直就是很少人能夠見到,哪怕是見上一面的機緣都是非常的少,如今卻讓葉辰如之近的感受,雖然就在自己身邊,他還是覺得完全是不可思議。

突然,他心中頓時一陣波動,若是尋到這種神石,簡直是天大的收穫!要是拿出來,那可是各大世家,以及聖地都爲之爭搶,不惜撕破臉皮的瑰寶。

葉辰已經迫不及待了,手持着石刀,將之立在身前,在這嫋嫋而生的靈氣中慢慢的尋找。

四面張望,忽然腳底下像是踩到了東西……

“咔嚓”的一聲,腳下傳來骨頭裂開的聲響。

猛地往一邊跳開,皺起眉頭,驚愕不已,在這樣的祥和之地,竟有很多白骨,彷彿又回到了剛纔那種枯骨堆裏面感覺,這種祥瑞的地方,又是什麼東西將他們殺了?

“……”

他慢慢的又靠近那些枯骨,漸漸的將腦袋靠近,靠近,用石刀輕輕的撥動……

“還是很堅硬的!!!”

“看來這麼多年來,不時有人誤入過這裏……”葉辰心中凜然,這些人都死在了這裏,這片祥和之地不像表面看起來那麼簡單。

仙鶴、地龍、火紅色的鳥羣,還有其他生物,到處盤旋與奔跑都是另有原因。

此外,葉辰發現不少巨大的深坑,裏面全都是化石骨骼,這應該都是一些奇異太古生物所走過的腳印。光想想這種大坑,就讓人不寒而慄,那種巨大的深坑是該有多大啊?!

葉辰發現這些骨骸竟然還是很有韌性,沒有他想象之中的那種遇力則化,或者說那石刀輕輕的一撥就直接灰飛煙滅,這些人骨好像是近些年走進來的纔會如此?

那麼地上枯骨又是哪些人呢?

“啪啪”

拿着石刀又敲了敲旁邊的幾根骨頭,頓時發現,這些骨頭即便是石刀都無法將之輕易的破開,看起來都很堅硬,且有光澤流轉。

“這些骨頭不可能是十幾萬年前留下的吧!!!?”葉辰斷定,很有可能是遠古遠到讓人匪夷所思的年代所留下來的,不過年代葉辰就具體推測不出來,或許是一千年,或許是幾千年,也或許是上萬年也是有可能的,反正絕對不會葉辰誇張說法的十幾萬年,要知道人的骨骸即便是再爲強大,裸露在空氣之中,也不可能保存這麼久。

隨後他在霧氣中蹲下身來,仔細觀察,才發現,這些骨骸不像是剛纔那段石骨頭一樣鋪天蓋地,只是陸續看到了幾十具,能夠死在這裏的人不是很多的樣子。

根據骨骸判斷,這種骨骼也不是最近幾十年的,少說也得有上千年的歷史了,即便最短了,也有數百年之前的歷史,似乎他們這些的存在有着極其特殊的原因。

葉辰以前從來沒有和死屍人骨頭打過交道,這回讓他辨認這人骨頭,不禁有捏拿不準這些人都是哪些來頭。

不過當葉辰再度用那石刀在那骨頭上敲打的時候,奇怪的事情出現了,即便是葉辰再怎麼用力敲打,這些在這裏受過時間歲月磨礪,比起一般的人骨頭而言,卻顯得更加的堅硬了!!!

“乒乓!!”


葉辰用石刀猛地往一具看起來不是那麼白,顏色帶着淺淺黃色的人骨上用刀砍去,只聽見金屬碰撞的聲音,那人骨好好當當,就連一丁點的裂痕都沒有,這讓他感到驚訝不已。

“媽呀!!!這人骨頭怎麼會這麼堅固,就連鋒利的石刀都劈不開?”

葉辰有些着急了,這隻有兩個原因,第一是石刀不夠鋒利了,不過他很快否認掉了,因爲在剛剛砍人骨頭之前,葉辰還拿着劈開石壁一塊岩石,那麼只有第二個原因,就是這奇怪的靈石溫養着這些屍骨,不斷的將那種神石的分子透入了這人骨之中,從而使得這些骨頭欲煉欲堅硬。

不過,自古以來,靈石可以助人修行,提供能源,但是如果說靈石有着那麼穩固的組成結構的話,就連空氣中飄蕩的那種分子重組的話都能夠使得神石如此的堅硬,那麼自古以來,各大聖地的神石用什麼器具才能將其外皮剝開?而且……

葉辰想到這裏,然後直接可以將自己剛纔的揣測的否認掉……

因爲,因爲!!!!因爲葉辰手中的石刀是用來幹什麼的?這可是石家初祖,石家那位絕世鑑石師尋靈石所用的石刀。據石家人口口相傳,當傳到這位初祖口中,不說尋靈石,就是各大聖地請他切割絕世神石恐怕都不計其數,他用的就是這個石刀,如今鋒利如剝開石皮如同剝開豆腐花一樣簡單的石刀對付這些含有神石質子的骨骸都擊不過!!莫非是他沒有修成《石鑑書》,所以才導致無法合理的運用這種石刀?

葉辰做出了種種假設,但是最後讓他驚愕的只有一點,認爲完全可行的也只有一點,問題出現在這些人骨之上,這些人骨絕非一般常人的人骨頭,因爲能夠走到這裏的人也絕非常人。

要知道這經歷千年石刀都砍不斷的人骨是何等的罕見,這種人要是活着,真的是不知道當今世界上有多少人能夠與之抗爭?而且這些人都死在這種祥和的地方,真是讓人感到無比震驚的地步了,這裏究竟隱藏着什麼樣的東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