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殺了眼前這人的種種好處,弓箭手老大心中一喜。一時間出手的速度,也猛的快上了幾分。

呼呼!

一道道鬼魅槍影幻現,其中每一道似乎都帶上了,一聲惡鬼般的厲嘯,向葉一鳴轟殺而去。

但面對弓箭手老大的鬼魅槍影,葉一鳴卻是神色平靜,安如泰山,體內股股規則之力,一波又一波。永無窮盡。

此刻的葉一鳴,就像永不疲倦的機器,不停的向弓箭手老大發起進攻。

那一道道魔手印,在葉一鳴的雙手的飛舞下。根本沒有減少過。

時間慢慢的過去,這一場規則之力的消耗戰,漸漸進入白熱化階段了。

「這個小子。到底練的什麼功法,怎麼體內規則之力竟然這麼濃厚?」

弓箭手老大感覺到。自己體內的規則之力,正在大量的消耗。

然而。對方的魔手印,卻是依舊沒有絲毫減少的趨勢,這讓他心中有些感到不對勁了。

這一感覺到不對勁,這弓箭手老大的出手的動作,明顯慢了一絲。

感到對方的攻擊,減慢了一絲,葉一鳴神色一動,心中有些明白了什麼,繼而也慢慢減少自己的攻擊速度。

葉一鳴這麼一慢,讓那心中有些驚疑的弓箭手老大,眼中猛的一亮,心中大定。

這小子體內的規則之力明顯大不如先前,已經開始慢慢被削弱了。

哈哈,我還以為你能支持多久呢,現在終於支撐不住了吧!

心中大笑,這弓箭手老大竟然一改之前的疑惑與遲疑,反而不顧消耗的爆發那鬼影神槍。

甚至在看到自己對手臉上驚鴻一現的一絲『慌意』,弓箭手老大心中更是確定,對方已經明顯支撐不住了。

勝利在望了!

支撐不住?

這可能嗎?

這當然不可能!

這一切都是葉一鳴故意為之,為的就是迷惑那弓箭手老大,畢竟對方再怎麼說,也比他的境界,要高上許多,若是硬碰硬,葉一鳴可沒把握,在不受傷的情況下,將對方斬殺。

更何況那暗中可還隱藏這一人呢!

為今之計,最妥當的就是將這弓箭手老大的力量,慢慢消耗光,然後在趁其不備給他一擊。

時間慢慢過去。

弓箭手老大體內的規則之力削弱了許多。不過,看來對面的葉一鳴一眼,發現對方一次爆發的魔手印,已經大不如前,只是四五十道了。

弓箭手老大兩眼一亮,心中的喜意更加濃重了起來,死命催動體內的規則之力,爆發出鬼魅槍影,以求快點結束這一消耗戰。

當葉一鳴一次拍出的魔手印,不足四十道的時候,弓箭手老大的槍影,也明顯的下降許多了,但見對方遠不如自己,他依舊沒放棄。

又是一會過去之後,弓箭手老大開始感覺有些吃力了。

不過,當他抬頭看向葉一鳴的時侯,只見對方一臉蒼白,額頭更是汗流不止,完全已經是一副強弩之末模樣。

快了,就差一點了!

儘管自己體內的力量,也已經消耗了大半,但看到對方如此模樣,弓箭手老大一咬牙,繼續堅持下去了。

同時弓箭手老大,心中也是一狠,鼓動著自己體內的規則之力,將體內最後的規則之力運轉起來,灌入手中的長槍

他想要在下一刻,直接來個大爆發,將對方轟殺成渣,結束這一場拼殺。(未完待續……) 「喝啊!怒槍一擊——!」

突然那弓箭手老大一身暴喝,手中長槍一震,那爆發出的無數鬼魅槍影,竟然在一瞬間合而為一,爾後,氣息滔天的向葉一鳴衝出。

雖然弓箭手老大的這一槍怒槍一擊,融合了上百道槍影,但此刻弓箭手老大的實力,和之前相比,卻是大不如前了。

所以儘管這怒槍一擊的威力強大,將葉一鳴爆發出的魔手印盡數摧毀,但最多也就是比之前他射出的透金箭一般強大。

這對早有準備的葉一鳴來說,卻是根本危及不到其性命。

唰!

一道黑光閃現,葉一鳴的身影突然消失不見。

這是?

不好!

看著葉一鳴的身體突然消失,弓箭手老大心中先是一陣驚疑,繼而臉色大變,又驚又駭。

唰!

施展黑幽血遁躲過那弓箭手老大的怒搶一擊后,葉一鳴猛的閃到弓箭手老大身前不遠處,一掌打出,整整七十道魔手印幻現,盡數向那弓箭手老大拍去。

此刻若是他還不知道,葉一鳴之前是故意擺出虛弱模樣的話,那他可真的是蠢到家了。

雖然對葉一鳴規則之力濃厚的程度,非常的驚疑,但此刻弓箭手老大卻是顧不上其他,在魔手印來臨之際,他急忙調起體內最後一點規則之力,準備抵擋住葉一鳴的攻擊。

但之前的比拼,他體內的規則之力可是過度消耗,現在他已經是強弩之末。而葉一鳴卻像是一點消耗都沒有一樣。還是全盛的狀態。

結果已成定局!

「啊——!」

就算是奮力揮槍抵抗了,但最終弓箭手老大。還是被一道魔手印擊中,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如斷線風箏般飛了出去。

「小子!我不會放過你的,你給我等著!」

弓箭手老大發出一聲凄厲的嚎叫,借著被這魔手印擊中退去的力道,半空中身形一折,便立即向遠處倉惶遁去。

但就這此刻,一道金色弧光掠來。

轟隆!

那金色弧光的速度,非常的快,眨眼間就追上了那弓箭手老大,直接擊中其背部。然後,一巨響,那弓箭手老大半空中又是一聲慘叫,全身炸開了一樣,鮮血飆飛,揮灑一片。

撲通!

最終在這一擊下,那弓箭手老大身受重傷,從半空中直接砸落到地面。

「嚯嚯!」

一落到地面,弓箭手老大口中鮮血直淌。嘴裡一個字也吐不出,但他依舊還是掙扎的想要起身,可試了好幾下,始終沒有成功。

唰!

一聲閃爍。葉一鳴來到其身邊,卻是看也沒看那弓箭手老大一眼,右手就向其一拍。一道魔手印拍去。

嘭!

這一道魔手印直接向那弓箭手老大腦袋拍去,將其腦袋拍了一個稀巴爛。

這一下。這個擁有九十多道規則之力的弓箭手老大,死得不能再死了。

儘管之前他心中充滿了無比的不甘心。可最終還是身死道消了。

時至此時,這暗殺葉一鳴的四人小隊,全軍覆沒了!

咻——!

就在此時,一道半月形的青色弧光,如糾纏著的閃電,劃破空間,極速朝著葉一鳴劈來。在飛射中一路將兩人中間所有的灌木和大樹,一一摧毀。

唰!

這攻擊來的如此之快,如此的突然,威力又是如此的驚人!

但早就暗中提防的葉一鳴,卻是身體一晃,就躲過了這一道半月形的青色弧光。

轟隆!

那一道被葉一鳴躲過的半月形青色弧光,眨眼間便一閃而過,直到一息之後,老遠的一地方,這才轟隆一巨響,大地微微顫了顫。

但此刻葉一鳴的注意力,根本沒在那一道半月形的青色弧光,所爆發的威力上,此刻葉一鳴雙眼死死盯著一處,一動不動,心中警惕到了極致。

「啪啪!」

兩聲拍手聲響起,在葉一鳴盯著的那地方叢林,慢慢的走出了一人。

這人正是那讓葉一鳴忌憚,一直躲藏在暗中的那個高手。

不,不應該說躲藏,而是應該說,他沒興趣對自己出手。

這一點葉一鳴非常肯定,若不是那四人暗殺小隊,全被葉一鳴斬殺了,估計這人恐怕根本不會出來。

因為這人是一個神師級別的高手!

「你是誰?」

雖然對方遠比自己強大,但葉一鳴心中並無害怕,而是沉著聲音問了一聲。

這人不是他人,正是當日與楚二一同發現楚三屍體的其中一人,此人名賀長青,是投靠楚方天的手下之一,在得到楚方天的幫助,突破到了神師境界,如今已是領悟一百零七道規則之力的神師了。

賀長青沒有直接回答葉一鳴的疑惑,而是讚賞的看了葉一鳴一眼,笑道:「小子,你挺不錯的,竟然在這雲氏四兄四人聯手之下,不但保住了性命,反而還將對方一一擊殺了。我賀長青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情況呢!」

葉一鳴不為所動,依舊緊緊盯著這賀長青,暗中時刻提防著。

「呵呵!」看著葉一鳴那提防自己的樣子,賀長青呵呵一笑,道:「小子你束手就擒吧,雖然你殺了雲氏四兄弟,可我與他們不同,神師境界的力量,絕對不是高級神武士可以抗衡的。」

聽了那賀長青的話,葉一鳴臉上一陣冷笑,有些不屑的道:「大言不慚,就算你是神師又如何,若是……」

可就在葉一鳴還沒把話說完,就突然間渾身汗毛突然豎立,一股極為危險的氣息突然來襲。

想也不想。葉一鳴幾乎是下意識的左腳蹬地,一股黑光閃現。身軀猛地朝著一邊橫移了數米。

唰!

又是一道半月形的青色弧光險之又險地從他身側掠過!

轟隆!

那一道半月形的青色弧光以摧枯拉朽之勢,掃蕩了葉一鳴身後。數百米內的所有事物,這是一波比之前攻勢更加凌厲,更加強大的致命襲擊!

葉一鳴背脊冷汗滲滲,心中有些駭然!

原本他就對神師境界的力量,心中有些估量了,想到自己的實力與數種技能,葉一鳴心想,就算是不能力敵神師境界的高手,但是過上了幾招。那也應該沒問題。

但是現在看著對面那賀長青,一臉的輕鬆寫意,葉一鳴卻不是這樣想了。

這神師境界的力量,果然比自己強大得多了。

不能在呆下去了,這在呆下去,遲早出問題。

而且自己這血神變的時間,也要馬上就結束了,到時候自己進入虛弱期,對自己就更加不利了。

自己應該跑路了!

心中念頭電光石火閃過。葉一鳴片刻就下了一個決定。

似乎看出了葉一鳴心中有逃跑的念頭,那賀長青冷冷一笑,道:「小子別想逃走,在我面前你是逃不掉的。你還是老老實實的投降好了,然後在交出你修鍊的功法,與那相似的秘術。這樣的話,我或許還可以留你一命!」

說著。那賀長青眼中閃過一絲貪婪。

之前葉一鳴與那雲氏四兄弟交手之間,賀長青可都是看得一清二楚。這明明是境界低了那麼多,可實力確實異常的強大,可越級殺敵,這可是很少見的情況。

但賀長青卻是猜定葉一鳴修鍊的功法,一定非同小可,於是他便心動了。

至於葉一鳴施展的,在賀長青看來,就不是真正的了。

他可不相信葉一鳴擁有的是真正的,因為這真正的完整版的,也只有進入聖城的弟子,才可以修鍊。

而是進入聖城的弟子,那修為可就是了不得了。

可葉一鳴卻是一個高級神武士,這自然就不可能了。

所以在賀長青看來,葉一鳴之前施展的招式,最多也就是與那相似的秘術罷了,絕對不可能是完整版的。

功法?

葉一鳴心中一動,心中立馬明白了什麼。

感情這賀長青之所以與自己啰嗦了這麼久,那都是因為想到得到自己修鍊的功法啊!

哼,異想天開!

心中不屑的冷哼一聲,葉一鳴直接冷聲道:「想要我修鍊的功法?可以啊,只要你自己拿得到!」

葉一鳴這前一句話,那一聲『可以啊』剛一出口,賀長青臉色就立馬狂喜,可還未等他那狂喜徹底的展開,葉一鳴下一句話,便是讓他臉色一沉,心中怒到了極點。

「很好!」賀長青冷冷的說道,眼中的怒火一起,一股殺意自他身上爆發出來。

「既然如此,那我就自己來取!」

猛的暴喝一聲,賀長青便飛身而出,向葉一鳴掠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