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之前的湯健,秦巖覺得高家莊園中十之八九有陰陽師。

哼!有陰陽師又如何? 匠心 你的實力和我也差不多,我倒要看看你怎麼阻止我。

想到這裏,秦巖給慕容雪菡和蔣婉兒使了一個眼色,讓她們伺機而動。

慕容雪菡和蔣婉兒微微點了點頭。

“血染天地,魂祭陰陽,問道九幽,術法歸一!現!”

秦巖再次念動咒語,揮起槐木劍向消失的金光大道指去。

腳下的路再次閃起金光,直通莊園之外。

秦巖帶着李天霸他們順着金光大道繼續前進。

看到這一幕,於老有些惱怒,冷哼了一聲念動咒語向金光大道指去。

在於老施展道術的時候,慕容雪菡立即施展鬼術,轉過身對着於老所在的方向指去。

“轟”的一聲悶響,於老的道光和慕容雪菡的鬼勁撞擊在一起,爆發出一聲悶響。

“該死的!”於老咬牙切齒地罵起來,攥緊拳頭看着慕容雪菡。

慕容雪菡雖然看不到於老,但是知道於老就藏在身後不遠處,她笑呵呵地說:“小小天師也敢出來逞強,真是不自量力。”

聽到慕容雪菡的話,於老被氣得臉色蒼白。

“無知小輩,真是猖狂!”於老憤恨無比地說。

“於老,沒有必要和這種小鬼生氣。您老消消氣!”

高金鑫嘴上面雖然這樣說,心裏面卻一頓鄙視:媽的,酒囊飯袋,如果不是看在你們於家的份上,我早就把你弄死了。

於家也是一個隱祕世家。

於家現在的家主是天尊,而且於家的道術專門針對殭屍,所以高金鑫極其害怕於家。

不過於老可不是高金鑫的對手。

高金鑫已經達到了屍王巔峯,實力可以和李天霸媲美。

於老點了點頭,咬牙切齒地說:“等你們的大陣開啓了,一定要給我把這個小鬼抓住,我要讓她嚐嚐我牀上的功夫。”

於老雖然已經七十多歲了,但是極其注重養生,特別是在性這方面,簡直就是直升機加戰鬥機,即便是三十歲的小夥也不一定有於老厲害。

“好好好!一定!一定!”高金鑫諂媚地說。

但是高金鑫卻在心中憤恨無比地想:媽的,這個老不死,這麼老了居然還想糟蹋小姑娘,真是不要臉。

高金鑫對於老這麼憤恨,那是因爲於家一直全力地壓迫着高家。

爲了方便壓制高家,於家勒令高家撤掉家族的防護大陣,這也是爲什麼秦巖他們闖進了高家,高家也一直沒有開啓防護大陣的原因。

現在高家正在重新佈置防護大陣。

“嗯!”於老滿意地點了點頭。

其實他在看到慕容雪菡的第一眼就動了邪念,因爲慕容雪菡的美極其特別,深深地吸引住了於老的注意力。

甚至於於老剛纔還在幻想抓住慕容雪菡後,一定要將慕容雪菡綁在牀上,任他欣賞加蹂躪,直到將慕容雪菡的鬼氣全部吸乾爲止。

“於老,不過他們好像快要離開我們高家莊園了!”

“你們高家的這些飯桶,居然連護法大陣都佈置不好!是不是又蠢又傻?”

“是是是!您老說的對!”高金鑫立即附和,臉上堆滿了笑容。

不過高金鑫心中卻將於老從頭罵到了腳:媽的,如果不是你們於家迫使我們撤掉了防護大陣,現在秦巖他們早就死在……

剛剛想到一半,“轟”的一聲,防護大陣開啓了。

與此同時,秦巖他們就差十多米就走出陣法了。

看到晶瑩透明的防護罩隔斷了自己的去路,李天霸忍不住破口大罵:“賊婆娘,他們的陣法居然開啓了!”

秦巖笑了笑說:“一切順其自然吧!”

“主人,你真看得開!”慕容雪菡笑着說。

“不看得開又如何?我們也出不去!”秦巖一邊說一邊轉過頭,對着隱藏在暗中的高金鑫大聲說,“高金鑫,現身吧!”

“哈哈哈!秦巖,你跑不了了!給我上!殺了秦巖!”高金鑫從迷霧中跳出來,猖狂無比地說。

高家的人憎恨秦巖殺了他們的人,紛紛跳出來,就像一顆顆炮彈一樣向秦巖他們飈射而去。

不等秦巖吩咐,慕容雪菡、李天霸和蔣婉兒同時飛身而起,向高家的人出手。

當蔣婉兒施展出鬼皇級別的鬼術後,所有的高家人都驚呆了。

包括高金鑫和於老。

什麼?鬼皇?這怎麼可能?這不符合邏輯啊!

一般情況下,天師是不可能擁有鬼王、屍王這樣的鬼僕和屍僕的。

天師和鬼王、屍王是一個級別,雖然同等級別下,天師比鬼王和屍王佔優,但是他們打不過天師可以跑,所以天師很難抓住他們。

更何況還是鬼皇。

天師雖然厲害,但是鬼皇更厲害。

鬼皇一般都可以秒殺天師,所以天師擁有鬼皇級別的鬼僕是絕不可能的。

但是現在秦巖就做到了,這讓高家人和於老看不懂了。

就在高家殭屍愣神的剎那間,慕容雪菡三個趁機殺掉了十多個高家的殭屍。

其中一多半都是蔣婉兒的功勞。

當這些高家的殭屍反應過來後,立即尖叫着開始四散逃竄。

“不要跑!不要跑!”高金鑫大聲嘶吼起來,他沒有想到自己的族人居然這麼膽小。

其實這怪不得高家的殭屍,因爲蔣婉兒太兇悍了,殺他們的時候都是一招,從來不需要第二招。

即便他們的身上加持了護法大陣,也依舊不是蔣婉兒他們的對手。

“媽的,看看你們高家這些飯桶,真是……”

於老憤怒地大聲吼起來,不過他的話剛剛說到一半,臉色就在瞬間大變。

因爲蔣婉兒身形一閃,就像流星一樣在半空中劃過一道弧線,向他和高金鑫撲去。

於老想也不想,轉過身就跑,忘了他也是一個飯桶。 高金鑫同樣轉過身就跑,他也不敢和蔣婉兒對戰。

蔣婉兒可是鬼皇,不是什麼阿貓阿狗。

和蔣婉兒對戰,那絕對是在找死。

“高家主,於老頭,別跑啊!”秦巖哈哈大笑起來。

慕容雪菡和李天霸也跟着哈哈大笑起來。

不過慕容雪菡她們即便在笑,也依舊殺掉了高家幾個殭屍。

眼看蔣婉兒就要追上高金鑫和於老道,一道閃電突然從半空中向蔣婉兒劈下。

蔣婉兒停下身形,擡起頭一把抓住閃電,就像抓住了龍頭,“嗖”的一聲向高金鑫和於老頭丟去。

啊?這怎麼可能?

看到蔣婉兒抓住了閃電,高金鑫和於老頭嚇得臉色煞白。

如果此刻被閃電劈中,無論他們中的哪一個,至少會身負重傷。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高家的二家主高居格大吼一聲,抓住兩個高家的門人弟子向閃電扔去。

“咔嚓”一聲,閃電劈在了這兩個高家弟子的身上。

他們只是血屍,剛剛被閃電劈中,就化作灰燼消失的無影無蹤。

高金鑫和於老頭乘機逃進濃郁的霧氣之中。

“婉兒,不要追了,小心有詐!”秦巖對蔣婉兒說。

蔣婉兒雖然不甘心,但是秦巖發話了,她也只能遵守,更何況秦巖這是爲她好。

“婉兒,過來,我們一起破開這大陣!”

秦巖覺得破除大陣最重要,追殺高金鑫和於老頭只是小事。

現在護法大陣剛剛開啓,正是破除大陣的最好時機,如果等到大陣鞏固起來,那個時候再想破除大陣就是難上加難。

蔣婉兒點了點頭,飄到了秦巖身邊。

慕容雪菡和李天霸也來到秦巖身邊。

他們在秦巖的指揮下組成了四人陣法。

就在秦巖他們開始破除陣法的時候,高金鑫心有餘悸地對於老說:“於老,他們有鬼皇,我們該怎麼辦?”

此刻高金鑫已經產生了退卻之意。

蔣婉兒兇悍的樣子,在他心中留下了令他難以磨滅的陰影。

於老心中明白高金鑫的意思,但是他不能離開這裏,他奉家族之命駐守在這裏,目的就是幫助高金鑫守住高家。

如果他走了,家族一旦責怪下來,他肯定吃不了兜着走。

“不行!我們不能走!”於老搖了搖頭,不願意離開。

“於老,可是秦巖太厲害了,居然還有鬼皇級別的鬼僕。我估計他們用不了多長時間就能破掉這個陣法。”

高金鑫極力地規勸於老。

於老擰起眉頭思索起來。

神醫丑妃:誤惹妖孽邪王 就在這時,“轟轟轟”的巨響接連響起。

秦巖他們開始破陣了,而且高家的護法大陣已經有些支撐不住了。

“於老,當斷不斷必受其亂啊!一旦秦巖他們破開陣法,以他鬼僕的速度,我們根本跑不了啊!”

高金鑫都要哭了,他想不到於老這麼固執。

如果不是懼怕於家的那一位天尊,高金鑫早就一掌拍死於老了。

“這樣吧!我立即給我們於家傳遞消息。讓他們派人來!”

思考多時,於老終於想到這樣一個折中的辦法。

高金鑫在心中苦笑起來:“於老,你們於家距離我們這麼遠,恐怕來不及了吧!”

於老擺了擺手,“無妨,他們肯定能趕到。”

原來於老在高家這幾年,買通了很多高家的門人子弟。

這些門人子弟在高家做了一個傳送符陣,於家人可以通過傳送符陣直接來到高家。

於老拿出一張通信符,念動咒語對着通信符指去。

“轟”的一聲,通信符在瞬間焚燒成灰。

嗯?肯定能到?這不是開玩笑嘛?

高金鑫根本不相信於老的話。

但是看到於老胸有成竹的樣子,高金鑫又有些迷糊。

施完法,燒完符,於老當即長長鬆了口氣,居然不再擔心秦巖他們了。

看到這裏,高金鑫一臉懵圈,心中充滿了好奇。

遠在千里之外的另一片深山老林,於家家主正在閉目養神,她的手心中突然閃過一道金光。

於家家主睜開雙眼,疑惑無比地向手中望去。

當她看到是於老的通信符後,不由挑起了眉毛。

之前她和於老說過,不到萬不得已不要用通信符聯繫她。

現在於老用通信符聯繫她,這說明高家發生了非常重大的事情。

她站起來,對門外的兩個侍女說:“春花,秋月,你們進來!”

春花秋月推開門走進來,恭敬無比地問:“家主,請問您有何吩咐?”

“走!跟我走一趟!”家主轉過身對着左邊的牆壁一揮手。

“轟隆”一聲,牆壁打開了,露出一段通往地下的通道。

於家家主於曉曉當即向通道中走去,春花秋月也跟着他們家主向通道中走去。

來到地下室中,在地面的正中央畫着一個八卦圖形。

於曉曉站在八卦圖形中間,春花秋月站在於曉曉身後。

當於曉曉唸完咒語之後,八卦圖中閃過萬道金光,“嗖”的一聲,於曉曉她們傳送到了高家的一間暗室中。

就在於曉曉三人剛剛來到暗室之後,“轟隆”一聲巨響,護法大陣被秦巖他們破開了。

渡靈人之天師鍾馗 隨着大陣破掉,陣中的迷霧全部散盡了。

高家莊園暴露在秦巖等人的眼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