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想,她輕輕地下床,沒有找到小九的照片,拿著手機去了露台上,撥打了存在手機里的一個號碼,「好幾天了,查的怎麼樣了?」

「幫你做剖宮產的醫生,前幾天突然跳樓自殺了。」

【求求求推薦票】 「確定是跳樓自殺?」

「是,已經排除了他殺。」

宋伊一想了想,將她做的那個噩夢複述了一遍,「你跟著這條線查查,看看有什麼出入。」

掛了電話,她走到傅瑾身邊,低頭,目光落在男人性感的脖頸上,還能看到一圈淤痕,是她留下的。

眼神躲開,氣場自覺不足,「狗男人,對不起。」

然後,又輕聲說了一句,「你快點醒來吧,這樣很不負責的,好不好?」

頓了頓,看到一邊的醫藥箱,找了找,從裡面翻出來一瓶活血化瘀的藥膏,擠了一些在指尖上,輕輕地塗在他脖頸的淤青處,指腹一點點地暈開。

這幾天的事有些蹊蹺,現在的傅瑾還真的沒有一點抵抗力,她都能把他掐成這樣,是有人想要借用她的手除了他?

如果真的是那張照片有問題,傅琛也參與了。

傅琛的話,目的很簡單,傅家!

正出神,手腕突然被捏住了。

熟悉的體溫,她僵住,看向握著她手腕的手,幾秒后,目光落在傅瑾臉上,「你醒了?」

傅瑾沒有睜開眸子,聲音很疲憊,「我渴了。」

宋伊一連忙出聲,「稍等,我去幫你倒水。」

手腕上的力道鬆開了。

宋伊一又看了一眼傅瑾,他沒有睜開眸子,不過有意識了,應該很快就能醒了吧?

心跳有點快,眼眶竟然不知不覺地紅了。

站了一陣,想起他渴了,連忙去飲水機那邊打水。

端過來的時候,看了一眼傅瑾,有些為難,「我撫你起來你自己喝?」懶人聽書

傅瑾,「喂我。」

喂…喂他?

怎麼喂?

宋伊一紅了臉,「哦」了一聲,想了想,站到一邊給張阿姨打電話,「張阿姨,廚房裡有吸管嗎?」

張阿姨,「有的,我這就拿上來。」

宋伊一,「謝謝。」

掛了電話,她走過去,看向傅瑾,這麼喝會嗆住吧?

床上還有枕頭,她看了一眼,很吃力地扶起他的頭,拿過來又跌了一個,放下,剛要直起腰,突然腳下一滑,摔在他身上,唇好巧不巧地擦在他薄唇上。

那一瞬間,她僵住,呼吸都停止了一樣。

幾秒后,假裝什麼都沒有發生地站直,撥了撥頭髮,側頭看向另一邊,臉頰才涼快了一些。

敲門聲響起,她過去,拿了張阿姨送來的吸管進來,一頭放在水杯里,蹲在床頭,一頭輕輕地擠入他的薄唇里,「你吸著喝吧。」

可半天,一點動靜都沒有!

她不停地看杯子里的水,一點都不少的樣子。

想到剛才他說話的語氣很疲倦,握著她手腕的手也沒有一點力氣的樣子,難道沒有力氣喝水?

那……

她紅了臉,又等了幾分鐘,水還是一點都沒有少,看了一眼旁邊的傅小宋,正在午睡,沒忍心叫醒。

反正親也親過了,人工呼吸也做過,還是合法夫妻,喂水就喂水吧!

挪開杯子,喝了一口水,看了一眼他的臉,覆過去,用吸管輕輕地抵開他的薄唇,送入口中,另一手在他脖子下,輕輕地抬了一下他的脖子,看著喉結滾動,應該咽下去了,又餵了一口。 喂完了,又含了一大口,依葫蘆畫瓢地餵給了他。

想了想,正常人每天需要攝入了飲用水量,將一整杯水都餵給了他。

最後一口水喂完,她沒有動,看著他近在咫尺的俊臉,有些頭昏腦漲。

他的唇軟軟的,就像果凍,讓人想吸一口。

這個想法剛劃過腦海,就這麼做了!

熟悉的上頭感覺,心跳漏了好幾拍,竟然鬼使神差般地閉上眼睛。

不知道過了多久,敲門聲響起。

她才猛然驚醒,看了一眼還在沉睡的傅瑾,連忙站起來,擦了擦唇,站起來。

要命,自己在幹什麼!

到衛生間,用冷水拍了拍臉,走過去開門,是傅家老太太和三夫人。

傅家老太太看宋伊一臉色不太正常,「伊一,這幾天是不是累到了?」

前幾天,小宋宋不讓她們來。

剛才聽張阿姨說小宋宋睡著了,她們才偷偷來看看。

宋伊一,「可能吧。」

怎麼感覺傅家老太太和三夫人不知道她暈厥的事?

目光落在傅小宋身上,多看了好幾秒。

三夫人,「伊一,阿瑾怎麼樣了?」

宋伊一聽了,連忙出聲,「好像有醒來的跡象,剛才說他渴了,還喝了一杯水。」

餵了一杯水?

不是在沉睡嗎?怎麼喝的?

傅家老太太和三夫人看了一眼,果然在傅瑾身側的床頭柜上看到了一個水杯子,已經空了,旁邊還放著一根吸管。

能用吸管喝水了?

老太太看向宋伊一,「他自己喝的?」

宋伊一神色複雜,「我幫忙的。」

老太太「哦」了一聲,沒有想明白怎麼幫的,幫忙拿著杯子?天合小說網

三夫人卻發現了不對勁,伊一臉好像紅了。

要是能自己喝水,現在應該已經醒了,所以……

她臉上不由地浮上了笑意,「好了,媽,我們看看就行了,讓伊一早點午睡。」

老太太看向宋伊一,「好孩子,這幾天辛苦你了,快睡一陣吧。」

宋伊一,「沒事的,我不困,現在離不了人,總要有人看著。」

老太太,「那你睡,我和你媽看著。」

宋伊一,「……」

三夫人看了一眼,看伊一臉色不好,「伊一,快去睡吧,我和你奶奶看著。」

宋伊一拗不過她們的熱情,躺到傅小宋旁邊,闔上眸子休息。

老太太和三夫人等了一陣,以為她睡著了,才悄悄地聊天。

傅家老太太,「肖雲呀,你說阿瑾脖子上的傷是怎麼回事?」

三夫人,「不知道,我記得之前好像沒有。」

傅家老太太,「我也記得沒有,奇怪了。」

宋伊一聽得心虛。

所以老太太和三夫人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小睫毛精幫她遮掩了?

想到他的好心,心裡越發愧疚。

就算小九真的還活著,找到了,她以後也會一樣對小九和小睫毛精的,絕對不厚此薄彼。

傅家老太太突然那出聲,「阿瑾的唇色還挺紅潤著,真的看著好多了。」

三夫人,「好像是。」

宋伊一,「……」

好像是她咬的!

她剛才怎麼回事,怎麼會那麼禽獸呢!

不科學,太不科學了!

一定是幫他喂水喂出來的上頭後遺症! 可是只要他不醒來,以後還需要攝入人體正常的水攝入量。

怎麼辦?

以後還是讓傅小宋來吧!

她不要再喂他水了,狗男人,簡直會勾女人魂!

傅家老太太和三夫人,沒有再出聲,靜靜地守著他們。

傅小宋睡醒的時候,下午三點了。

他揉了揉眼睛,發現自己靠在伊一的懷裡,伊一還沒有醒,動作很輕地從她懷裡鑽出來,回頭看到傅家老太太和三夫人,皺了皺眉頭,小聲問,「你們什麼時候來的?」

傅家老太太心虛,「張阿姨說伊一幾天沒有休息,看起來累了,我和你奶奶上來幫忙看著你爹地,讓她睡一會兒。」

傅小宋看向三夫人。

三夫人連忙出聲,「小宋宋,你要困,再睡一陣,我和你太奶奶看著你爹地。」

傅小宋想了想,伊一好像沒有再出現攻擊爹地的事故,「好吧。」

他肝了好幾天,的確累了。

「那我再睡一陣吧。」

他湊過去,靠在宋伊一懷裡,小胳膊輕輕地摟住了宋伊一的手臂。

傅家老太太和三夫人相互看了一眼。

小宋宋和伊一關係這麼融洽,實在是太好了!

晚上六點的時候,伊一醒了,和老太太和三夫人打了一聲招呼,親傅小宋的臉頰,「起床了。」

傅小宋應了一聲,爬了起來,還閉著眼睛,小樹袋熊一樣靠到宋伊一懷裡撒嬌。

宋伊一,「該吃晚飯了。」

傅小宋小腦袋在她懷裡蹭了蹭,「再抱抱。」伍九文學

宋伊一「嗯」了一聲,寵溺地看著他,縱容他。

小睫毛精就是這樣,總是讓人沒法抗拒。

傅家老太太輕聲道,「伊一,你和小宋宋去樓下用晚餐吧,我和你媽在這裡看著就行。」

宋伊一遲疑,低頭看向傅小宋。

傅小宋想了想,不安全,「不要,還是讓張阿姨送晚餐上來吧。」

傅家老夫人和三夫人,「……」

她們只好出了卧室。

到一樓的時候,傅家老爺子看向老太太,「剛才接了不少電話,都想來探望阿瑾,我回絕了。」

老太太聽了完全沒有放在心上,「回絕了好,清閑。」

傅家老爺子看了一眼老太太,「裴家我也回絕了。」

裴家!

老太太看向傅家老爺子。

別的家族還好說,只有這裴家,比較特殊,因為總統先生也姓裴。

傅家老爺子,「裴家想讓那位大小姐來南蘇市探視阿瑾的病情,我說老四的媳婦日夜照料的很仔細,現在不太方面探視。」

老太太「哦」了一聲,坐在旁邊,很鄭重地出聲,「既然這樣,阿瑾和伊一結婚的事要公開。」

傅家老爺子,「我的意思是,等阿瑾醒來,我們給阿瑾和伊一辦一場婚禮。」

老太太,「好呀。」

這樣,外面的那些野女人們就不會再惦記她家阿瑾了,對了,可能還有野男人!

張阿姨在旁邊聽到,「老爺子和老夫人英明。」

話音剛落,聶奕輕咳了一聲,放下了手裡的水杯,看向傅家老爺子和老太太,「我覺得現在辦婚禮不太合適。」 傅家老爺子和老太太看向聶奕,傅家三爺和三夫人也看向他。

夜司琛和霍賜,「……」

聶奕,「傅爺爺,那我就唐突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